第73章 唯一幸存者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79字
  • 2022-01-01 02:06:03

长老凌空随手丢出一块飞毯,自己先盘坐上去看着景天几个。景天他们仨互相看了眼,大嘴巴提着景天肩膀飞上飞毯,小乌龟也落在飞毯收了龟甲盾,飞毯快速朝两分城飞去。

“你还不会飞?”

长老好奇的问景天,景天脸红拿出了古剑,

“刚筑基古剑现在还没灵气,也没来得及修习飞行。”

“拿给我看看。”

长老拿过古剑掂量了一遍,接着输入法力,

“好剑,级别够高你还不能完全使用。”

“隔离带清剿妖兽,在妖兽手里夺的,以前就一个方印,我嫌打架不趁手,就把这古剑留下了。”

景天说着又厚脸皮的拿出了方印,长老边输入法力,又接过黑方印,

“这好像你爷爷景轩长老用过的吧,啧啧,还真舍得啊。嗯?封印了,是啊这印封印了你也只能拿来砸,难怪不趁手!哈哈哈……”

长老看来认识景天的爷爷,还熟悉。

“两分城被袭击已经超过一天了,你们再去有什么意义?”

“两分城离隔离带近,最初知道妖兽冲破警戒大阵,我就猜测可能会去两分城。现在还不清楚妖兽去了哪里,先去看看周围情况。”

景天解释道,长老看着他:

“你说妖兽有没有可能去界河坊市?”

景天低头思考着,大嘴巴接过话:

“长老,我觉得不大可能会去坊市,因为界河坊市挨着界河,妖兽去了如果被人族围住会很被动的。”

长老饶有兴趣的又看向大嘴巴:

“看不出来,你们还是很有头脑的嘛!”

大嘴巴挠头不好意思,这个时候小乌龟身边突然灵光一闪,小乌龟随手一抓,输入法力就听见九斤大声在喊:

“小天,我们现在跟海坤师姐在朝九方家外围而去,根据了解的情况,那里会有妖兽聚集。你们快点来啊!”

长老瞪着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小乌龟,

“你这是传讯符吗?”

“是的,刚弄好就跑出来了。”

“这,这,这要是早点有这东西我们五大宗门,不,是整个人族也不会这么狼狈,至今还不知道妖兽的行走路线,都是袭击过后判断,损失太大了!”

“这东西现在还只是单向传讯,没长老说的那么好!”

小乌龟跟长老解释清楚,

“行了,你们要去九方家外围,我也只能送你们到两分城,之后我还有任务。要是早有你这东西我也不至于跑这一趟!”

长老无奈的摇头,半个时辰两分城在望,长老把古剑、黑方印丢给景天:

“差不多了,能用了。两分城也到了!”

他们在城外停下来,到处是残垣断壁,整个城都毁了,没有一点生机。

“看来妖兽早走了,你们不要分开,直接去九方家外围。小心!”

“多谢长老!”

景天躬身行礼,拜别,长老挥了挥手腾空朝界河坊市而去。景天收起方印,提着古剑慢慢靠近两分城。

“什么都没有了,几个月前还是很热闹的啊!”

大嘴巴一手抓盾,一手拿刀小心戒备的说。小乌龟跟在两人身后,慢慢摸进城里。

开始有血腥味了,已经过去了一天血腥味还没散去,走了很久都不见生灵,光闻到血腥味,也没看到尸体。

几人慢慢放下了警惕,来到合三江酒楼,俩人一龟站立在原来酒楼的门口,小乌龟贼溜溜的摸进酒楼里。大嘴巴跟景天还在周围查看,太惨了,看着到处是血迹,可以想象当时那些还在城里的人经历了什么。

“咕咚……哗啦……”

突然走在街道上查看情况的景天,好像听见了什么动静。他单指靠在嘴巴上,手提古剑,示意大嘴巴靠过来,两人拿着法器围着一个破败的铺面,慢慢摸进去。

铺面里也是大片血迹,都干了散发浓浓的腥味。穿过柜台,从柜台后面破门进去,走廊里有具早已死去僵硬的尸体。胸口被破开心脏空了,是个老人,眼睛依旧盯着院子角落。只是不再那么瞪圆了,微眯着。

“哗啦……”

从井里传出的声音!景天、大嘴巴马上判断出,围了上去,景天慢慢探头朝井里看:

一个小孩闭着眼睛,双手抓着凸起的石砖在打瞌睡。看得出来他太累,手慢慢滑开,他就人仰面躺水里,挣扎着再次抓石砖。妖兽袭击一天多了,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的!

“是个孩子!”

两人都看到了,小孩睁开眼睛,恐惧的看着井沿上的两个脑袋。景天伸手法力禁锢孩子,慢慢从井里把孩子提上来,

“妖兽,我不怕你们,我不怕你们!”

在这夜色里,虽然不是那么黑,但已经很久没有人了,怎么会有人?小孩乱蹬乱叫!

“我们不是妖兽。”

景天慢慢说道,轻轻放下了孩子,小孩一身水,小身子颤抖的厉害,惊恐的看着景天、大嘴巴。他发现这两个人也不是大人。

孩子好像想起什么,晃晃悠悠跑向走廊那里,大嘴巴想拦下来被景天阻止,

“爷爷……爷爷……”

小孩扑在老人尸体上大哭,撕心裂肺,直接晕过去了,也许惊吓过度,也许是饿了,也许太累,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应该是整座城唯一活着的……

景天查看了小孩的呼吸抱起他,走出了铺面。离铺面不远的合三江酒楼里有火在闪动,景天跟大嘴巴走了过去。可恶的小乌龟不知道哪里搞到的肉在烤,香味四溢。

大嘴巴把盾放地上,景天把孩子轻轻放在盾上。

“小二,来十斤长生酒。好嘞,客官这是您要的长生酒,每斤两千灵石,一共两万灵石。”

小乌龟在那里自演自说,拿出了一个酒桶。肉烤的“滋滋”作响,它又拿出了三个碗倒上酒,送到景天、大嘴巴面前。

“邪子!”

景天说完端起碗一口干了,

“你说的对!”

大嘴巴接完话也端起碗一口干了。

小乌龟看着盾里的孩子问:

“哪里来的孩子?”

“两分城里唯一活着的,在井里发现的,泡了很久了,大概累了吧。”

景天回复小乌龟的话,大嘴巴撕扯着肉:

“嗯,妖兽的肉,哪里搞得?没想到你这吃货还有些门道。”

“这灵酒逃不过我的鼻子,我在地下储藏室里找到的。封的挺严实的,费了好大劲才弄到的。”

大嘴巴对着小乌龟竖起大拇指。

盾里的孩子睡的不踏实,小身子还在抽抽,嘴里嘟哝着听不清说什么,

“也许吓得不轻,还在做噩梦!”

这时小乌龟身边又是灵光一闪,小乌龟伸手一抓,符箓在手,输入法力,九斤大喊:

“小天快来啊,福海也来了啊,哈哈哈哈!”

“玛德,符箓不好画的,这家伙太不当回事了!”

小乌龟边吃肉边骂道,九斤的声音太大,小孩被吵醒了,爬起来看了几人一眼,就躲景天身后,瞪着大眼睛。

“别怕,这里没妖兽了。”

说着拉住小孩子冰冷的手,小孩子挣脱。景天拿了块烤好的妖兽肉递给孩子,小孩看了眼景天跟大嘴巴、小乌龟,抓起肉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慢点吃,多嚼啊,这是妖兽的肉。”

大嘴巴连忙劝小孩,小家伙饿了,还管这些。

“你叫什么?”

大嘴巴问小孩,小孩没有回答只顾自己吃。不一会儿就吃完了,小孩眼睛还盯着在火上烤着的肉,

“不能再吃了,你还太小会受不了的!”

大嘴巴又劝阻孩子,景天、小乌龟看着大嘴巴:你多大啊?

“这么看着我干嘛?我是为他好!”

小孩等了一会儿掉头就跑,

“小孩……你……”

大嘴巴又要拦,景天伸手拦下了大嘴巴,两人一龟跟着孩子回到了铺面后院走廊里,老人尸体还躺在那里,孩子看着地上的老人尸体,两眼泪水不停的往下滴……

景天走过来再牵小孩有了温度的手,小孩没有挣扎,

“我们帮你把爷爷埋了好吧?”

小孩看了很久,点了一下头。

大嘴巴把盾放大,把老人尸体移上来,慢慢走出了铺面。景天牵着孩子,小乌龟跟着,出了城。

不知道走了多远,路旁有颗大树,

“就这里吧,”

景天操起古剑开始挖坑,大嘴巴也帮忙,坑挖好后,景天走到尸体边,清理了一下老人的白发,微闭的眼睛抹的闭上,整理了一下老人的的衣服,慢慢把遗体放进坑里,填上土。

古剑砍石头,火花乱飞,不一会儿一块石碑就好了,

“你叫什么?”

“武庆”

小孩总算开口了,景天剑指石碑画下:武庆爷爷之墓。

“我也没经验,只能做这么多了,老爷爷勿怪。放心吧,你的孙子还活着!”

景天做完这些找小乌龟要了碗酒,在墓前倒下,武庆跪在墓前磕头。

事毕,小乌龟放出了龟甲盾,景天把武庆抱起来放进龟甲盾,大嘴巴都上了龟甲盾朝九方家外围飞去。

武庆眼睛就没干过,一直回头看着那颗大树下的墓,直到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直到看不见……

“武庆你几岁了?”

大嘴巴问小孩,

“四岁。”

“你怎么会跑到两分城来的?”

沉默,等了好久景天问他:

“你家在哪里你知道吗?”

“武王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