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出发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18字
  • 2022-01-01 02:03:32

跟在他身后的修为弱一些的人,都被数倍于他们的妖兽包围,随时间的推移,打斗声慢慢平息,到处是大片的血迹,不光这里,城中也一样。

能抵抗的都被围住了,最后的结局是被几只妖兽撕扯吞食。妖兽死了也同样被吃。没有尸体,大片血迹慢慢聚集,流动汇合,成小溪。流到水沟最后成血河,满城的血腥味。

有些地方失火,烧起滚滚浓烟。合三江酒楼的招牌被砸成了几段,大门被扯下扔在街道上。满楼到处乱七八糟,没有活人,也许有人提前跑了,但是面对妖兽群扫过,能活下来真的是幸运儿。

前面经过的妖兽在城中到处寻找食物,来人族地界不就是为了吃人吗?后面跟进的什么都没有了,在主街道上双臂胡乱拍,走过后街道的铺面、阁楼、亭台都被毁,残垣断壁,一片狼藉。

一只妖兽冲进一座楼里,拍飞桌椅,柜台。

“噗呲”

一把剑从它的下巴刺透后脑,一个老人收剑,妖兽扑倒在地。老人白发凌乱,一身麻衣被撕破,到处血迹斑斑。身后站着一个小男孩,瞪着眼珠子浑身发抖。也许是祖孙俩今天城里来购买一些东西,顺便带孙子见见世面,没想到会碰到妖兽袭城。

被刺死的妖兽倒下,外面的妖兽听到动静冲进来,老人拉着孙子朝后堂跑去。后堂有个小院,这里应该是主家招待贵客的地方。

“快跑,往里跑!”

老人推着吓傻的孙子,提着剑断后。刚退出门口,妖兽冲进来了,老头猛的一剑劈下,妖兽后退躲开,身上划开了一条口子。老人借机连连催促孙子,

“爷爷……爷爷……”

孙子被爷爷甩掉手,显得无助,顺着走廊一步三回头。老人堵在门口为孙子争取逃命时间,可是能跑到哪里去呢?

“咵碴”

妖兽扯开了门框,老人回头看见孙子跑到了院子角落,老人着急挥剑劈开妖兽扫来的木框。妖兽起脚踹在老人腹部,老人倒退几步,身形不稳,妖兽接连几脚,老人剑脱手再次看向孙子,孙子满脸泪水的边跑边喊:

“爷爷……爷爷……”

孙子见爷爷倒地,停下来了,老人被一脚踩在地上,嘴里吐血看见孙子边上有口井,用尽力气喊:

“快跳到井里去!”

孙子见爷爷嘴角吐血,大哭,妖兽双爪撕开老人胸膛,扯出还在跳动的心脏,丢进嘴里吞下,露出满意的狞笑。老人眼睛还在看着孙子……

妖兽嘴角带血,望向小孩,小孩正钻过围栏,走到井边。妖兽冲了过来,小孩跨过井沿掉了下去。妖兽冲到井边,双爪乱刨,井沿一周被掀翻,又朝下挖了会扯出几块砖头,歪着脑袋朝井里看,小孩双手抓着一块凸起的砖眼噙泪水,咬着嘴唇仰头惊恐的看着妖兽。

妖兽伸手探身,最后放弃了,跑了。

两分城外,还有零零散散的妖兽经过,一杆长枪斜插在地,枪身血水未干,由上而下流动,记录着这一战的惨烈。

它的主人曾经站在抵抗妖兽的最前沿死战不退,虽然没能阻止这场浩劫,作为人族的修士,他已经做到了最好!孤零零的长枪不倒,像是在跟人们述说着他主人英勇的过往!

九重山。

离妖兽冲破隔离带已经两天了,九重山收到方维新传回来的消息,就派出了弟子阻击。首批弟子以海坤、雷岩、九方允等为队长,每队带领着五十名筑基境弟子,总共一千零八十人。

其他四大宗门都得到消息,都派出了弟子加入到了这场阻击战,福海也参战了,自从来了灵玉寺修行就没有出寺走动过。景天他们应该也会参加吧,到时候一起打妖兽,已经有几个月不见他们了,不知道景天有没有筑基?

洞府里就小乌龟一个,在摆弄着几件法器,虽然试验成功了,但换成长老级别法器,传讯距离更远,会不会出问题它不知道。

“景天师弟回来没有?”

洞府外传来万德财的声音,他来了好几回了,都没碰到人,为了景天的生意他推脱没去参加阻击妖兽,让他在众多九重山弟子面前抬不起头来。

小乌龟打开洞府防护阵,万德财进院里来,

“景天说要修炼五天,今天是最后一天,要不你等等他吧?”

“也好,我着急啊,阻击妖兽人人有责,上次隔离带清剿我就没去,这次再不去,九重山弟子不知道会怎么看我,做生意讲口碑的,我要落个只知道赚灵石,贪生怕死的名声,以后就没活路了。”

万德财一进来就倒苦水,小乌龟没心情听他扯淡,它只关心自己的传讯符文阵,

“对了,反正景天马上回来,要不你先把法器给我看看?”

万德财有些迟疑,虽说不是不放心,可再怎么也是几千万灵石的买卖。

“不是已经给你了两千万定金了吗?你怕什么?”

小乌龟继续鼓动,万德财考虑了一下,

“好吧,反正迟早要交货的。”

小乌龟赶紧跑过来,万德财把四件长老级别法器放在石桌上。玉佩、金属环、小旗跟一面镜子,

“玉佩炼化神魂用的,金属禁锢对手,镜子禁锢神魂,小旗最厉害,据说曾经是老祖级别用过的,看到上面的‘令’字了吗?主旗,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缺失了其他的副旗,所以掉阶了。

这些有的法器功能片面,有的被另外的法器取代淘汰,就算这样找全也不容易,因为再怎么不好,对低阶修行人也是宝啊。”

小乌龟听完万德财的话,对他竖起了大拇指,真不是一般人能弄到的。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印记,法力也有正好可以现在取代它跟景天的法器。

小乌龟开始拿四件法器组祭坛,刻画符文。万德财没有离去,坐石桌边看着小乌龟捣鼓。

天色快暗下来的时候,火溶洞府外,景天刚从里面修炼了出来,精神饱满的深吸一口气:

“妖兽啊是你们该死,不是我要跟你们过不去!”

大嘴巴也出来了,刚好听到他的话:

“妖丹是个好东西,到了开杀戒的时候了。”

两人对视一笑,朝洞府走去。到洞府院子外景天见防护阵开着,恼火:

“这邪子一天到晚闲的没事干,又把洞府封了,拿灵石不当回事,烧着玩呢?”

大嘴巴边拿符箓开门边不怀好意的拱火:

“对对对,我说它好几回了,有人在家它都开着符文阵,你说它是不是有病?”

院门开了景天、大嘴巴进院子里,万德财起身,

“景天师弟你可算回来了,望穿秋水啊!”

“万师兄,跑不了你的灵石,用的着这么着急吗?”

“景天师弟呀,法器先给你灵石以后再说都行!我等你只是为了把法器交你手上,我要赶紧参加宗门阻击妖兽的战斗,上次清剿没去这次不去,以后难做人的。”

万德财把这次妖兽冲破隔离带,进入人族地界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大嘴巴张着大嘴愣了,景天也一样,怎么感觉进火溶洞府修炼了五天就好像过去了百年。

景天看着小乌龟捣鼓符文阵,问了万德财还需多少结清,万德财把法器价格说了一遍,还需一千六百万灵石,景天马上结清让他离去。

“大哥跟九斤呢?”

景天问正在忙碌的小乌龟,

“他们两个说不等你了,跟海坤师姐随第一批阻击弟子出发了,我们随后再去找他们。”

景天点头,大嘴巴扯着喉咙问:

“我们找他们,怎么找?到哪里去找?”

“没看我正忙着吗?他们跟海坤师姐一起没问题的。”

景天马上走到小乌龟边上,古剑、黑方印已经解除符文,景天滴血认主开始炼化。古剑法力不多,反正拿手上砍就是了,要求不高。

景天还没练习御剑也不会飞,现在没时间了,方印怕是也只能和以前一样,砸。好在储物袋能用了,蕴物于身也会了,没有以前那么麻烦就好。

一个时辰后,小乌龟跳起来大叫:

“好了,现在就是隔离带发出符箓,我也能收到!”

说完马上启动,一道光柱冲破防护阵直射空中,九重山剩下的弟子长老们都朝这里看过来,掌门盯着光柱:

“几个小家伙又搞什么鬼?”

刚说完,光柱消散。掌门在跟一位长老交代事情:

“两分城被袭击,你先去查看,再去界河坊市传消息,坊市没事就去隔离带看看情况,如果妖兽又袭击坊市你去就算增援吧!”

“领命!”

长老躬身行礼,出了议事大殿。

光柱消散后,防护阵自然修复,又消耗了不少灵石。小乌龟以法力包裹祭坛,张嘴吞入口中。景天催促:

“好了,我们走!”

小乌龟在洞府防护阵阵脚补充灵石,扔出龟甲盾放大,大嘴巴,景天都跳上去,小乌龟控制着龟甲盾朝宗门外务处飞去,报备了后出宗门就奔两分城。

没飞多远,刚才在议事大殿领命的长老赶上了景天他们,都穿九重山的服饰,长老认识景天,相反景天倒不认识长老。有名气就是不一样。

“你们这是去哪里?”

“去两分城。”

“那里据说被妖兽袭击了,我刚好被掌门安排去查看,我带你们一起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