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大阵破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20字
  • 2021-12-31 01:23:42

“本来是想请大家来先商议一下的,但是时间紧迫,我就不啰嗦直接点名,第一批增援的长老由方维新长老带队,到了隔离带与驻守的长老共同应对突发情况。接下来是否轮值替防,视情况而定!”

掌门开始第一批增援长老的点名,隔离带围着大半个西启域,平常只是分段警戒,一个长老级别可以负责一千多里的警戒任务,但是战时或者有突发状况,就必须加强警戒,甚至提升至防御,这就需要增派力量。

掌门点到名的长老有十六位,虽然发现被妖兽攻击的方位,两边都会增援,但是由于线段太长,而且攻击方位无法提前预知,所以这次派出的力量算很强了。

“出发!”

掌门一声喝,方维新领着众长老出了议事大殿,直接朝隔离带飞去。

“情况有这么紧急吗?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不清楚就去了?”

殿内有长老小声说道,

“众长老先留在宗门待命,海坤,贴出公告:说明情况,隔离带的妖兽聚集或有大战,九重山所有弟子做好战备!”

“弟子遵命!”

小乌龟用了两天的时间,总算把景瑞、九斤两人的剑、刀隐形符文画好了。院子里修习阵法的景瑞九斤两人高兴坏了,两人分别控制着三把隐形刀、剑,上下翻飞,只是旁边的人看不见。

“能杀死姓常的吗?那个抓福海、小天的家伙?”

九斤激动的问小乌龟,

“姓常的觉脉境了,你筑基境的用筑基的法器想杀他?做梦的吧!”

小乌龟一脸鄙夷的说道,

“境界高、神魂强大的人能感受到飞过来刀、剑的法力波动,即便隐身了。要能屏蔽法力波动就好了?”

小乌龟好似发现了什么,低头沉思。

“即便屏蔽法力波动,也不可能太离谱的,法器级别,使用者的境界,还有我的境界三大局限就注定了。你们的刀、剑阵法的威力才是自己真正的本事,靠小道成不了气候的。”

“那弄这隐形符文不是太鸡肋?”

“起码同境界神魂肉身不是太妖孽,你们想杀不难吧。现在都谈不上神魂,算神识吧。”

两人不激动了,理性了。小乌龟继续说:

“剑阵、刀阵的威力才是你们修行的方向,别整歪了,平时不要轻易用到隐形刀、剑,留着算是你们的绝招、杀手锏,保命的!”

大嘴巴风风火火从外头赶回来,手拍储物袋,一张符文纸出现,伸手一抓然后贴在洞府防护阵人,防护阵破开露出院门。进了院子回头嘟哝:

“玛德,弄个防护阵真不方便,以前叉进叉出多好,洞府又没有什么好宝贝,搞得神经兮兮的。”

转身看见小乌龟:

“小归,你这大阵有什么用?现在进出多不方便,有人在的时候就关了吧!”

“说过很多次了,九斤在洞府孵化红蜘蛛卵呢。”

小乌龟爱理不理的,大嘴巴也没纠结此事,

“宗门公告栏里说,隔离带的妖兽聚集,九重山已经派了十六个长老去增援了。掌门要求所有弟子备战!”

景瑞、九斤停下修炼,围了过来,小乌龟也站起来了,

“打起来了吗?我们也要去?”

九斤看着大嘴巴问道,

“现在还不清楚,公告栏里只是要求我们备战,也就是准备战斗!”

“就是不备战我看小天回来了也呆不住的,他会喊上福海去打妖兽取妖丹修行!”

景瑞看得很准,所以备不备战没所谓的。

“对对对,妖丹是好东西,打起来最好!”

“那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筑基境的顶卵用啊!”

小乌龟望着几人一顿吼,景瑞、九斤马上开始修炼,着重修习刚得来的隐形符文剑、刀。大嘴巴又出去了,说是去火溶洞府。

隔离带。

高墙外,密不透风的枝叶下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稍远一点的地方,透过缝隙可以看见高大的树下乌压压的全是妖兽。偶尔与抬头的妖兽眼睛对上,瘆人的绿光泛着寒意。

九重山一直驻守在这里的长老,神情紧绷的站立在亭台里,他没有理会高墙外树林里的动静,而是一直盯着远处。

一群群飞蝠、飞禽、飞兽在空中盘旋,嘴里发出怪叫,有暴躁的甚至捉对撕扯,身体打着旋的下坠,薄雾偶尔的散开才发现,更多的站立在一座座山峰峰顶鹰视环顾。有胆大的开始组队冲击高墙,只是快要撞上高墙警戒大阵的时候就掉头而去。

高墙下树林里开始躁动,无数各种兽吼甚嚣尘上,树木剧烈颤动,有的被妖兽连根拔起朝高墙上扔过来。有妖兽边疯跑边吼叫,有的甚至爬上古树树顶露出身形,望着高墙跃跃欲试。

一只身体青灰无毛,耳朵小尖,嘴露犬牙,四肢健硕,五指细长的妖兽爬上树顶,纵身跳起,扒在高墙边沿欲登上高墙,长老两指并剑对着妖兽斜斩而下,妖兽一声惨叫身体从肩到腹被切开,分成两部分掉落高墙脚,血水溅洒高墙,引得树下一阵骚乱。

血液引起更多的躁动,周围陆续出现强闯高墙的妖兽,长老凌空亭台外,见露头妖兽就是一剑。高墙一侧三只妖兽贴着墙体快到高墙边沿,长老甩手一剑,三只被整齐斩成六节,残体掉落。

越来越多的妖兽开始了冲击高墙,空中时有俯冲而来的飞禽,长老也不客气一斩而下,被斩掉半边翅膀的飞禽翻滚的掉落,有妖兽冲上高墙了,开始攻击警戒大阵,大阵泛着霞光涟漪,似有破裂征兆。长老赶到一剑解决。

轮番冲击长老有些应接不暇,虽然都没有一招之敌,可是妖兽太多,且散的越来越开。

空中六道身影朝高墙这里走来,都是化形成功的妖兽,人身兽头,血气蓬勃,散发着阴森森的气息,他们的到来就似乌云压向高墙。

六只王境妖兽逼近高墙,长老转身剑指高墙上的妖兽一个横扫,然后召出法剑面对六只妖兽。四只王境妖兽拿着法器围住长老一顿猛攻,两只直接无视他,走向高墙。同时出拳打在警戒大阵上,

“库啦”

大阵被破,本就是警戒,只有些微的抵御作用,经不住两位王境妖兽的攻击,下面妖兽借势争先恐后的冲上高墙来,撞着已破开的大阵跳下高墙,奔人族居住地而去。

越来越多的妖兽跳上高墙,大阵已经没用了,天空中的飞禽飞兽等等再没了束缚,直接飞过高墙,扎向人族居住地。

长老被围在空中,受伤严重,疲于应对,他突破包围,被破阵后赶回来的两只妖兽拦截,其中一只手拿重锤,锤在长老胸口,长老胸口塌陷,嘴吐鲜血,身体撞向高墙,落在墙上,又是一口血吐出来。

刚从长老身边爬上来的妖兽脸露惊骇,长老随手一把抓住,捏碎脑袋,猛的扔向不远处刚爬上高墙的另一只妖兽。一声惨叫,两具尸体摔下高墙。

一两只王境的还好,六只围着打,等待救援的机会都没有。长老拖不住了,看着成群结队的妖兽冲入人族居住地,他悲愤,无奈!

两只王境妖兽再次围上来,重锤抡飞法剑,接着另一只妖兽一拳打穿长老胸口。长老嘴角血沫流下来,眼神迷离,他至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他,已经尽力了!

拿锤子的王境妖兽,眼神冷漠,单手举起重锤面露狰狞,就要对着长老头部一锤砸下,

“住……手…!”

天空中传来一声惶惶大吼,夹带着音波攻击,两道身影大步空踏朝这边赶来。奈何距离太远,重锤还是砸下了,头颅破碎,长老形神俱灭。

音波如狂风吹过,两王境妖兽后退数步,后面四王境妖兽赶来与他俩站立在一起。赶来的两人,一位是扶天山门长老,是个老妪,一身麻衣,还有一个是灵玉寺法师。

刚才的大吼正是法师喊出的,两人见地上躺着头颅破碎的九重山长老,双眼怒睁。

“嗡……”

法师单手竖起在胸,嘴里禅语唱起,音波泛着涟漪,卷向六只王境妖兽,六只妖兽全身乌光咋起,拧着眉心抵抗着音波攻击。

“杀了他俩!”

六只王境妖兽顶着音波攻击围上来,各种法器砸向两人,音波攻击虽然能给敌人的神魂肉身制造麻烦,但是面对王境,级别不差长老的妖兽,想杀伤还是有点差强人意的。

扶天山门长老一手提花篮,抓一把篮里花瓣撒向空中,飘舞的花瓣包围着六只王境妖兽。击穿法力防护,挨上像烙铁一样,烫起一阵青烟。

“嗯?攻击神魂的花瓣?”

有妖兽已经发现,紧接着老妪手捏一把剑就刺向他,妖兽急忙闪躲。法师音波攻击后就握拳加入了战斗,几次拳头硬撼王境妖兽的法器,每次碰撞声势浩大,下方的树顶被气浪震动的颤颤巍巍,四周妖兽自觉绕开战斗区域。

俩人虽然难缠,六只王境妖兽依然围着攻击,不过没有开始时九重山长老那么容易杀死了。俩人不占优,但可以跟他们纠缠下去。

高墙大阵被破已经有些时间了,因为法师音波攻击,倒在墙上的不少,冲过高墙的也很多。法师着急,不得不接连的攻击跃上高墙的妖兽,这样也造成俩人非常被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