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回景族得功法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11字
  • 2021-12-30 09:53:39

“不能找景愣子试啊,你这家伙太出格了。龟爷我的不破符文大阵要出世了,呵呵,要是有长老级别的法器做阵脚,景愣子你也休想破!”

小乌龟说完挑衅的对着景天点头,景天、景瑞、大嘴巴三人震惊,没想到这家伙真的整出个符文阵来。这个符文阵完善后可以用到很多方面,九重山的防护大阵不就是吗?道理都是一样的。

景天走出了小院,他想去买支画符箓的笔跟纸,他也很期待自己的符箓,也是符文的运用。就是没法力啊,没法力符文作用不显,没法力炼丹不能升级,像利用妖丹炼丹也不行,看来得回族里想办法了。

一个人到了坊市,他没有买练习用的笔跟纸,而是花了点代价买了直接画符箓用的。当他回到小院天已经暗下来了。

远远的看见景瑞、大嘴巴盘坐在院子门口,整个洞府被一个朦胧光罩着,小乌龟围着光罩忙前忙后。

“这是怎么回事?”

景天问不能进洞府的景瑞、大嘴巴,

“龟爷要给洞府加符文阵,结果开不了进不去了。”

大嘴巴回复道,景天走近举拳准备轰开:

“景天,别打,好不容易弄好的阵,相信我,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景天盘坐在大嘴巴、景瑞身边,看着小乌龟忙碌的身影:什么都没有的洞府你抽什么风,加哪门子的符文阵?搞得自己都进不去了!

在小乌龟的‘再等一等,马上就好,再等一会儿,相信我’……一系列略带愧疚的话语中,漫长的夜晚过去了,景瑞、大嘴巴起身找地方修炼去了。景天也走了,他想去藏经阁看看有没有炼丹的书,先熟悉一下拿妖丹炼丹,也许将来还要加神血。

本来等回族里请教丹爷爷也可以的,现在先熟悉有助将来掌握快点。在藏经阁一直呆到了晚上,才又回到小院。还没过小桥,景天发现洞府不见了,小桥对面就是洞府,现在没有了!

景天几步跑过小桥,扯着喉咙喊道:

“乌小归,你个王八蛋,你把洞府整哪去了?”

在景天面前,一个很大的光罩闪现,接着隐去,洞府出现,景瑞、大嘴巴、九斤、小乌龟从院里走出来,脸上带着笑。

“我把洞府加了符文阵,又加入隐形符文,景愣子你看怎么样?”

景天进了院子,到处查看,

“你这符文阵的法力就靠你画的符文怕是不够吧?”

“所以你要开始赚灵石,拼命的赚灵石,。要想它长久且扛打,就要法器做阵脚,最好是长老级别的。”

“我的黑方印可以吗?”

“黑方印被封印了法力,你自己用的不知道,一直拿它当铁疙瘩砸?”

“那就赶紧回族里,现在的我什么都做不了,正好九斤出来了,现在就走!”

四人一龟隐藏了洞府,登上法船去外务处报备了一下,景瑞控着法船朝景族飞去。出来的时候靠脚走,现在飞回去,说起来景天自打出来这是第一次回景族。

“福海跟着我们一起出来的,现在就他没能回去。”

九斤嘟哝着,大嘴巴宽慰道:

“我们出来是修行来的,福海虽没跟我们一起,他在灵玉寺也不错啊,跟着我们瞎跑说不定还耽误他修行呢。”

“等我有法力炼好丹药就去看他,我们现在炼体丹药作用不大了,但是九重山就是注重炼体。福海在灵玉寺也有,以后我们要用的是增长法力的丹药,还有炼体汤药要准备。我们的成长一定不会差的!”

景天心情不错,筑基成功了,这次回来看能不能想办法弄到功法。还有炼丹要请教丹爷爷,还打算去自己的药园采药。

回到景族已经是晚上了,法船来到丹峰丹老的院子里。见到丹老几人又是打招呼又是行礼,丹老很高兴,让人去请景天的爷爷。丹老看着小乌龟,

“这是那只小龟?”

景天赶紧回复:

“是的,它现在化形了,也能修行,差不多也是筑基境界。”

丹老摇头笑着说道: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也算神血汤药没白费。”

景天让景瑞拿出了化形草,让他跟大嘴巴先回家,交代他们把未买的疗伤丹药给村里留一点,少量的用。再怎么说加了点灵药,普通人承受不住。

景天的爷爷赶来的挺快,景瑞、大嘴巴打过招呼了就回家了。景天的爷爷只关心景天筑基了没有,景天点头,并且说了想要族中的功法。景天的爷爷很高兴,连说没问题。

该说正事了,

“丹爷爷可知道化形丹?”

丹老很平静,抹着胡须:

“知道,当初还在方家的时候,有一天方家家主找到我说想要我帮着炼制化形丹,这东西人用的少,丹师也没人炼制,所以市面上根本没有这种丹药。

但是这丹药炼制不难,我找到了很多关于化形方面的丹方,结合妖兽化形所需的化形草,终于完成了化形丹的炼制,当时方家家主非常满意。

从方家出来的时候,我没在意这个丹方,留在了方家。”

没想到所谓的化形丹就出自丹爷爷之手,这问题就简单了。景天给两位老人讲了大花蛇所说的事情。景天的爷爷神情严肃:

“如果真的如那大蛇所说,凶兽侵扰就可能是人为,而且问题比想象的要严重、复杂。”

丹爷爷点头,

“大花蛇说深山里那些化形了的妖兽,没听说也从没见过,那是从哪里来的?而且都是王级,如果冲联盟而来,将来绝对是大灾祸!”

景天的爷爷让景天先在丹老这里歇着,明天再带他去族里要功法。他现在要把这情况跟族长说说,有些事要早做准备,以防不测。

丹老让景天把化形草带着根须的种进药园,然后领着景天进炼丹房,看着自己炼制化形丹。

景族大殿里,族长听着景天的爷爷反映的情况,也是神情紧绷:

“看来方家背地里准备了不少,这是打算彻底撕破脸皮了吗?”

“这次的凶兽侵扰,难道只是试探?”

景天的爷爷在一旁猜测道,

“也许是前奏,那些化形成功的妖兽在深山笼络势力,如果和目前侵扰人族的凶兽,对联盟形成夹攻之势,再加上以方家为首的联盟成员袖手旁观,我们应对会非常吃力。

如果这个时候东启域再次攻来,后果不堪设想啊!”

“他们到底是为什么啊?我看不明白,方家以及跟他们一起的不说了,东启域到底为什么?打了三次了,难道都是因为仇恨?”

景天的爷爷非常不理解,

“为什么?哼哼,方家不服气景族当联盟老大,不服气景族为林家说话,不服气景族护着丹老……反正就是不服气。东启域为什么说不清楚,绝对不是仇恨这么简单,而且他们会不会联手也不一定。

其实我也想弄明白东启域为什么?所以让雨淳潜伏在那边,就是要搞清楚为什么,还有到底有没有跟联盟的成员有联手。

东、西两域第三次大战林家老祖死的不明不白,一点动静都没有人就没了,那可是联盟数一数二的高手啊,既然能杀死他,为什么不继续打下去?太多的疑问都需要解释。”

景天的爷爷知道自己儿子潜伏在东启域,并不是因为孙子天赋差,族里不给功法,他才出去想办法,那些都是掩人耳目的。族长早就和他说了,族长本来想继续瞒下去的,奈何景天的爷爷天天闹。

“老五,这些事情先别传出去。对了,让景天继续盯着深山里的情况,需要什么族里都会支持的。”

“小天现在筑基成功了,族里应该给他功法了。”

“哦,这小家伙还真不赖嘛,好事,该给的都会给。这样,你带他去找你们老祖,我看老祖挺喜欢他的,对他的事也挺上心。”

景天的爷爷嘴角抽抽,上次老祖发脾气赶他滚了都,唉,脸皮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

次日早上,景天来到族里找到他爷爷,爷爷带着他来到老祖闭关的地方。景天的爷爷有点别扭,都不待见你了你还来?好在正在为难之际老祖声音传来:

“小天来啦,进来!”

洞府门自动打开了,景天走了进去。气息古老,氛围静谧祥和,和以前来过的一样,白袍白发白须的老祖坐在平台上,正笑着看着景天。

“后辈景天拜见老祖!”

景天进洞府就跪拜,

“你筑基了?看不清修为为何法力也不显?明白了,景轩带你来要功法的!起来吧。”

老祖让景天走近些,

“你六岁不到就出门修行,仅凭拳头在外头拼杀,几经生死,族里的人都不如你,比老祖我都强!”

“老祖过誉了,不止我一个人,还有福海、大哥、大嘴巴、九斤他们。”

景天谦虚的说,老祖抚须点头:

“哦,对,还有几个,都是我这一脉的小辈。年纪不大就在外闯荡,让老祖我都觉得汗颜啊!”

老祖盯着景天,接着郑重的说:

“想要成为强者,就注定会经历磨难,不必太纠结这些。所谓的磨难只是你成为强者的成长过程中的养料,只是你成为强者的垫脚石。强者的路上多枯骨,只要不死,只要还活着,就该不畏艰险困苦勇往直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