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龟爷不破符文阵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83字
  • 2021-12-30 09:50:40

“先祖留下玉简后,宝体碎裂成粉消散……”

帝无欢似陷入进了某种情绪中,低头声音慢慢变小,直至没有。等了好久,景天轻声的问:

“之后你们家族就没人修行此功法吗?”

帝无欢抬头看了景天一眼,又望向远处,

“先祖陨落,家族日渐式微,族里再也没有出现过强大的炼体之人,慢慢这功法在族中不再被提起,由族长封藏。

哪里知道家族不提却有人惦记,拥有无敌功法的家族在众多高手贪婪的眼睛里,无异于是块肥肉。在家族毁灭之时,族长把玉简交给了那时还很幼小的我。我师尊混在众多高手中偷偷带出了我。”

景天随帝无欢的讲述思绪飘飞,这是一个人族大能的缺憾,一个家族悲哀,一个属于过往时代精彩纷呈的片段……

小乌龟终于赶到了,它盯着帝无欢走到景天身边。帝无欢看着小乌龟,就这么一直看着,小乌龟心里发毛,躲到景天身后,

“这是从小和我在一起的伙伴,乌小归王者归来的归。”

景天介绍道,帝无欢站起身来没理会这些,走到景天身边抓起景天的手,把玉简放在他手心里。景天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那个,前辈,我不确定我炼体最强,我怕……”

其实景天觉得这功法所背负的太多太多,太过沉重,再说,这种绝顶的无敌功法就这么给他,他有点占了人家大便宜的感觉。

“谁都不知道这功法在我这里,我一直在找一个人,我要让先祖的功法有个传承。好好修行,别让它蒙尘,将来让它再次大放异彩!”

景天不知道怎么说了,帝无欢不再说话,转过身迈步走出了山顶,走到空中慢慢消失……

“多谢前辈!”

景天躬身行礼,久久不起。

“美女给你什么了?你跟她说了什么说这么久?”

景天扭头看着小乌龟,看得小乌龟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人家已经走了,你怎么不跟去,你不是能飞吗?”

“这个美女太厉害了,人家一个指头就可以杀了我,我不敢,”

景天转身离开山顶,朝山下走,小乌龟好不容易上来了,又要下去,

“那女子给你的玉简是什么?”

“一部功法,无敌功法。”

“能不能给我看看,或者我也可以修行一二?”

“你说有没有功法,只能一个人修行,修行之后再书写、刻画都不能显现?”

“有的,不过都是传说中绝顶的功法,没有见过。”

小乌龟说完,景天看着它,它看着景天,忽然明白过来,

“那算了,龟爷我的功法也不差的。”

难得这个家伙不争,是了,要是有好吃的跟丹药,特别是疗伤丹药它肯定不会客气。帝无欢的离开,笼罩在整座山峰的威压消失了,九重山弟子都御空上了山顶。认识不认识的跟景天打着招呼,景天点头,一边走一边跟小乌龟聊天。

“你知道帝启吗?传说很厉害的人族。”

“不知道。”

“你知道修行传说中的境界是什么境界吗?”

“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你就知道吃!”

“你就一张嘴!”

“我……”

“景天!”

一人一龟正抬杠斗嘴,突然有人叫景天,

“是海坤师姐啊,找我何事?”

“跟我来,掌门有事找你。”

“哦,”

景天赶紧快走几步,接着跑起来:

掌门找我有什么事?爷爷为他们几个打了白成武、方维新一顿,这事不都已经过去了吗?正想着掌门会有什么事找他,海坤嫌他跑的慢,一把抓住他飞到了第九座山山腰处。

跟着海坤来到一个庭院,院子里四周摆放着各种花草树木,掌门一身素服束着围腰,像极了乡下大妈,背后的大黑辫子非常醒目,正拿着剪刀给一株半人高的树整枝。

“弟子景天拜见掌门。”

景天抱手躬身行礼,

“嗯,来啦。”

掌门笑着说道,收起剪刀解下围裙递给海坤,

“进去说话。”

掌门先进了里屋,茶几上首坐下,喝了口茶。景天跟进来,小心的站在一边。

“不用拘谨,只是喊你来聊天,了解一些事情。”

“遵命。”

景天站直了些身子,掌门笑着问:

“今天,也就是刚才你最先到山顶,可曾看见她?她来九重山干什么?”

“弟子看见她了,说了几句话,她说这是第二次见到我,第一次是在东启教打擂台,只是我当时没注意到她。”

“这么说她是为你而来?你们还说了些什么?”

“我不知道是不是为我而来,她只是问我筑基没有,为什么看不清我的修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不清修为。”

“前几天九重山闹腾了一晚上是你吧?”

“弟子筑基,没有想到会这样。”

掌门依旧笑着,喝了口茶,

“景天,白迅五人到底怎么死的?他们的法器怎么在你们几个身上?你可以不回答,因为我说过此事已经过去了,不追究了。之所以问你,你该清楚他们五人再怎么不对,也罪不至死,而你们几个多少知道点什么,我只是想这五人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你明白吗?”

景天没有犹豫,一五一十的把他知道、经历的都说出来了,最后只能猜测被飞蝠杀了。掌门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挥了挥手,景天离去。

“师傅相信他说的话?”

海坤一直在旁边看着,

“相信,景轩长老了解的可能跟我们现在知道的一样,不然景族不会大动干戈,景族甚至出动景轩长老这脉的老祖,堵在白家把白家两老祖打了。

从侧面看,景族非常在意这几个孩子,包括灵玉寺的那个。不愧为大族啊,底蕴深厚,一下出了这么多好苗子。

再看今天的事,所有弟子都御空飞行,这孩子跑来的,并且威压下一路跑到山顶,整个九重山就这孩子和她说了话。难道不是为他来的?”

“师傅,那白衣女子是何来历?”

海坤好奇的问道,掌门看了海坤一眼:

“算是我们西启域的守护者吧,实力不可知,大概超出这片天地的承受极限。好了,打听这些没意义。以后多关注景天几个小家伙,不能再让他们在宗门出事了。”

景天回到洞府小院,小乌龟已经回来了,画着奇怪的符文。终于有功法了!景天拿出了玉简,他沉入心神什么都没有,模糊一片。反复试了很多次依旧如此。

景天失望透顶,整个人都显得垂头丧气的,原来想着有功法了,可以修炼了,按说帝无欢不会骗我啊,怎么看不了?

什么绝顶无敌功法,不能看就是渣渣,垃圾!气的景天都想扔掉,最后一想也可能是自己没天赋或者太弱,所以看不了,算了,先留着吧。

景天把玉简收进布袋,小乌龟从外面抱进来一块大石头,然后手指在空中以法力画着各种符文,再以法力连接这些符文,组成类似符文阵。小乌龟神情专注,以法力拉扯符文阵,覆盖石头上,

“景愣子,看你闲的蛋疼,跟你找点事做。”

景天本来一直好奇的看着,走了过去,

“用你的拳头打碎它!”

“小归,你应该知道我打碎它轻而易举,打碎你的龟壳有些难度,要不还是试试你的龟壳?”

“滚,让你打你就打,哪来的那么多话!”

景天举拳就打在石头上,“轰”石头四分五裂散了一地,景天转身回到石桌边坐下,拿出了《符箓大全》学着画符。

小乌龟坐回地上又开始反复的琢磨,手在空中虚画着。过了一会儿它又从外面抱了块石头进来,然后画符文连接成阵,隐入石块中,

“景愣子再来!”

小乌龟有些不服气道,景天抱着《符箓大全》走过去,一拳打碎,然后又回到石桌旁。

小乌龟又开始改良它的符文阵,接着又出去抱石头,景天过来一拳打碎,就这样反反复复,院子里的碎石堆的越来越多。最后景天就坐那里看书画符文,小乌龟说打他看也不看就打,都是一拳头的事。

不过,从开始的随便一拳到现在用五成力才能打碎,景天没说什么心里还是很震动的,开始慢慢关注了小乌龟捣腾。它真的能搞出个打不破的符文阵?

小乌龟扒了扒景天肩膀,指了指他面前的石头,景天明白举拳就打,“砰”石头周围符文虚显,这次出乎意料的尽然没碎。景天加力七成,“轰”石头符文显现碎裂消散,石块也碎了。

“哈哈哈哈,我知道了!”

小乌龟很兴奋,大声叫喊着,景天感到惊讶,他是一拳一拳的打过来的,符文阵每次的承受能力增强只有他能体会到,最后一拳他打出了八成力,才能打碎石块。

这时候大嘴巴、景瑞回来了,看着满院子的碎石头,又盯着景天、小乌龟,不知道这俩个家伙整什么名堂。

小乌龟跑出去抱了块石头进来,快速画好符文阵隐入石块,

“大嘴巴,来打碎它。”

大嘴巴握拳法力加持,一拳头打在石块上,石块符文显现,纹丝不动。大嘴巴不服气接连几拳都没能碎开石头。景瑞上去也试了几拳,一样无功而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