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帝无欢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92字
  • 2021-12-29 00:07:40

“我们没有意见,董掌门处事公允,我们无话可说。不好意思啊,打扰董掌门闭关了,我们几个还有事,就先行一步了。”

老四拉着景天的爷爷,推着老六纵天而去。掌门刚准备喊:走正门!景天的爷爷几人都看不见人了。她对着还在观望的九重山众长老、弟子喊道:

“开启防护大阵,都打起精神,九重山不能再颓废下去了!”

景天四人一龟被放出了地牢,储物袋也还给他们了,万幸啊。几人刚摆脱牢狱心情不错。

九斤继续去浑力空间炼体,他有自己的目标,在筑基前一定要能够承受浑力空间甲字门的拉扯揉搓折磨。

大嘴巴修习十八斩,景瑞在尝试控制法剑,现在只有四把,十八把法剑才能简单组阵,看来想修炼剑阵是个高消费项目。

小乌龟没有发呆,在院子里画它的符,不知道它打算干什么。大家都在忙修行,唯独景天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坐在院子石桌边看着小乌龟发呆。

一阵清凉的风吹过,夹带着淡淡的香味,就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又像近在咫尺。一个脸庞清秀的美女从景天他们的洞府飘过,似飞似走。

美女一身白袍,白袍上绣着大小不一、错落有致的紫色梅花。一头白发,头戴黑丝浅沿帽,帽沿两边有黑带贴着脸庞系于下巴。脚穿花边云靴。

“快,快点跟上,看她要去哪里?”

九重山众多弟子御空飞行,追赶着天空中的女子,一道道身影从景天洞府上空飞过。

小乌龟扔掉了书,盯着女子飞过,跟着跑出院子,景天也跟了出去。小乌龟御空飞走,景天飞不了,只能在地上飞快的跑着跟上。

女子一直飞过九座山峰,等于横穿九重山,视开启的防护大阵如无物。九重山本就处在大山中,在九重山宗门后面一座最高的山顶,女子隐去消失不见。

众弟子的骚动也引来不少长老,追到最高山峰那里都停下,静立空中观望。

所有追来想看一究竟的弟子都是飞行,只有可怜的景天在地上跑,还好筑基了力量增长了不少,运用《三步无影》速度倒是不慢。

这里算是宗门的后山,有山道通往山顶。平常有弟子到山顶修行,据说山上风景不错。

平时弟子们都是御空飞上山顶,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整座山无法御空。开始有弟子想步行上山,但是有股无形压力让众弟子行走艰难。

九重山弟子可都是炼过体的,虽然难行但也有很多在尝试上山,景天在山脚望了望,也顺着山道朝山顶走去。

山外的空中观望的很多,不知道什么时候掌门也来了,有人闯进九重山,防护大阵却没效果,让掌门脸色凝重。这时候山上传来声音:

“别理我,我只是过来看看!”

掌门跟长老们互相看了看,山脚弟子依旧在往山顶走,看来这话是针对他们的。小家伙们没听到。

虽然有压力,但是对于景天好似平常登山,他超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同门,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盯着他看。

“景天,等等我!”

小乌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景天回头看了它一眼:

“你个叛徒,见了美女你就飞跑了,那时候你怎么不等等我?”

说完加快了脚步,小乌龟还是不赖的,两手提着壳,露出小短腿在后面跟的很紧。所有的人都被景天落下了,景天依旧走的很快,不存在一点压力。

山道贴着山体,越往上越窄,在到山顶的时候出现折弯,有一个小亭。景天走进小亭里,清凉的风吹过,心旷神怡。近处,从山崖缝长起来的古树,树顶与山顶齐平让人有在平地的感觉。薄雾轻轻从面前飘过,远处雾气翻涌低的时候露出山尖。

没想到九重山还有这么好的景色,景天感叹。退出小亭,沿着怪石嶙峋间的小道,继续朝前走。大石头表面光滑,石头缝隙间长着开小花的苔藓。

前方,那个清秀的白发女子坐在一块石头上,正偏头看着远方。景天扭着头盯着女子,轻轻走过去,他想看看女子的脸。

看到半边脸的时候景天停下了,清风吹过白玉无瑕的脸庞,撩起几缕白发,系在下巴的黑带来回摆动。明亮的凤眼一直看着远方,就像是个邻家大姐姐。

好一会儿,女子收回目光,正视离她不远的景天,景天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女子的眼睛不再清亮,两眼里的黑瞳打着旋,透着沧桑,能吞噬人的神识,整个人不再是邻家大姐姐,而是清冷不容靠近,拒人千里之外。

“你叫什么?”

女子冷冷清清的问景天,景天盯着女子,警惕的又后退几步。

“你来这里干什么?”

景天没回复,好奇的问女子,女子看着景天也没回复他。

“你筑基了吗?怎么看不清你的修为?”

女子又问景天,景天好似有思维惯性,继续反问:

“你是谁?为什么来九重山?”

女子身体气息突然外放,景天掉头就跑,女子伸出白皙的手一把抓住景天的后领,景天想大喊却喊不出。

女子把景天,平放在腿上,举手一顿猛扇景天的屁股蛋。然后收手,景天站起身后退远离女子,手揉屁股蛋嘴里叫着:

“哎哟,哎哟……”

景天炼体很少知道疼,这女子打的特别疼却又没伤到他,

“现在能好好说话了吗?”

女子问景天,景天没开口,还在揉。

“你叫什么?”

“景天。”

“筑基了没有,怎么看不到你的修为?”

“刚筑基了,不知道为什么看不出修为。”

嗯,现在老实了,女子打量着景天,奇怪,连她也看不清这孩子的修为?

“筑基了怎么法力不显?”

“可能,可能是因为我还没修功法吧。”

“为什么不修?”

景天说到这里,没了之前的警惕、拘谨。走动了几步想坐石头上,刚挨上屁股就疼,马上放弃了,

“你以为我不想啊,别人筑基了都在天上飞,我却还在地上蹦哒,族里不给,想在九重山藏经阁买又看不上。”

女子一直盯着景天,景天回答完了也看着她,

“我见过你,算起来这是第二次见你。”

女子平静的说道,景天惊讶,哪里见的,我怎么不知道?

“东启教擂台上,当时你在跟人打擂台。”

哦,原来如此,景天了然。打擂台正忙着呢难怪他没看见。

“我有功法,很厉害的,你要不要?”

“有多厉害?”

景天眼里充满希冀的光亮,顺口问道,

“天下最厉害,人族有史以来最厉害的功法。”

景天本来很有兴趣,听了女子的话现在有点不信了,还有史以来最厉害?给我?女子似乎看出来他的想法,

“你知道东启教内那个雕像是谁吗?”

“听说过,帝启,人族最厉害的大能。这片天地本来叫启域,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带着人族打的漫天神魔噤若寒蝉、避世不出。可还是死了。”

“他是我的先祖。”

景天瞪大眼睛看着女子,

“那你不是帝……帝……”

“我叫帝无欢。”

嗯,看得出来,你欢乐是不多。景天心里想着可还是点头。

“我说的功法就是先祖的功法,”

女子不再看景天,而是看向云雾翻滚的远处:

“先祖的功法得炼体之人才可以修炼,而且是非常厉害的炼体人。此功法至刚至烈,非一般炼体士所能承受。”

景天这才明白帝无欢为什么说有功法给他,不由的庄重起来。

“先祖是炼体士,年轻时胆大、无所顾忌,一心直致力于提升实力。经常于混沌中锤炼体魄,偶然发现了一块漂浮在混沌中的大石碑,石碑上刻有大量经文,先祖遂尝试修炼了一番,发现是部不错的功法。

先祖兴奋的同时记下了全部经文后,石碑碎裂经文消散。此功法至刚至烈,先祖想传承族人修炼,发现手写、石刻都不能显现,它只存在先祖脑子里,世间只有先祖一人修行此功法。

自修行此功法后,先祖开始慢慢展露天赋才华,崛起于微末,无敌于世间。功法大成时,杀的神魔噤若寒蝉,闻之皆退,见之皆躲,诸天各界无人匹敌。先祖更是以一人之力,把人族气势推向鼎盛,力压诸天各族包括远古大凶。”

帝无欢说到此处眼里闪耀着光芒,神情神态都沉浸在曾经祖辈的辉煌中,那是属于她跟她的家族,还有整个人族的荣耀。只是很快又恢复到了清冷中。

“然而先祖成也功法,败也功法。由于此功法太过霸烈,且持续不断的与劲敌的战斗,先祖寿元急剧亏失,宝体龟裂。先祖想在最后关头突破,破入传说中的境界,奈何时不天予,终究只差半步未能突进,徒留怅然。

弥留之际先祖交代,此功法非顶级炼体之人不能学,学了就不能再刻画而出,强行刻画所学之人就如混沌中的石碑,身体碎裂消亡。先祖猜测如果破入传说中的境界或许才可以传授。”

景天听的一愣一愣的,就像当初在族里学堂听先生讲传说故事,帝无欢低着头自顾自的讲述,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握着枚玉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