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九重山掌门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19字
  • 2021-12-29 00:04:48

众长老听完景天的爷爷所说的话,愣的左右看,没想到中间还参杂着这些事,原来梁子早就结下了啊。

“来吧!”

景天的爷爷起身朝殿外走去,有几个长老想要拦下他:说的是请你们来九重山听审,不是来打生死架的。

只见景天的爷爷气息陡然外放,法力盈身弹开几位长老,不让他们靠近。出了大殿,景天的爷爷大声喊:

“白成武,可敢与我一战!”

白成武脸色难看,不甘心跟着朝外走,方维新快走几步,超了白成武,来到景天的爷爷身后不远,想要阻止。真打生打死,他也脱不了干系的。

“景轩长老,你这样不好……”

景天的爷爷突然转身,一巴掌拍在方维新脸上,

“怎样才好?徇私舞弊就好?倚权压人就好?以大欺小就好?白成武儿子拿着令牌是通过你进九重山的吧?不问青红皂白把凝气境的关在浑力空间,朝死里整是你吧?不管是非对错把人赶到灵玉寺的是你吧?”

方维新半边脸通红,不知道该怎样接话,景天的爷爷望着方维新:

“不服气是不是?我也气不顺,既然不服气那就战!”

说完气息再次强盛冲向方维新,起脚踢胸,方维新双手交叉迎挡,

“砰”

方维新身体被踢倒飞,撞在大殿外墙,立定后咳嗦几声。殿外执法弟子全都散开跑了,远处都是九重山的弟子在围观,难得有这么大的场面。众长老围上景天的爷爷,

“景轩长老息怒,有话好好说!”

景天的爷爷手指白成武大声说:

“别怪我以大欺小,别怪我不给你机会,你可以和方维新一起上,你俩人与我生死一战,可敢?”

白成武心里有火发不出,一人肯定打不过景天的爷爷,但是跟方维新两人他觉得还是有机会。方维新不想打:关我屁事,干嘛拉上我打生打死。

景天的爷爷腾空而起越过包围的长老,再次冲向方维新,方维新冲天而起,景天的爷爷转身脚点地追了出去,白成武也腾空跟出去。三人在九重山上空大战起来。

地上的长老互相望了望,都不知道怎么才办好。

坎城白家。

景云老祖负手虚空而立,气息外放威压全城。普通人伏地不起,修为低的步履蹒跚,修为高的也都感觉到了威压,而且明显来者不善。

“白宇清,闭关瞎琢磨悟不了大道,出来与我论道,或许可以为你解惑!”

“景云老祖,所为何来啊?”

一道虚影慢慢在景云老祖对面凝实,搭手行礼,景云老祖单手竖掌朝前一推,带着火云的手掌转瞬拍在对面身影前胸。

“嘭”

身影被一掌拍散,如烟尘散去不留一丝痕迹,白家祖地深处一个声音怒吼:

“景云,你个疯子,客客气气跟你打招呼,你直接就动手,你想干嘛?”

“我来看看你,有几百年没见了,我担心你天天闭关,哪天走火入魔偷偷死掉了。”

“莫名其妙,无缘无故跑来白家坎城,你要干嘛?”

景云老祖又一掌推向白家祖地深处,

“轰”

一声巨响,闭关洞府被毁,一道身影射向空中,白宇清飘然而来站立在景云老祖对面,白家另一个老祖也腾空飞起,两老祖如临大敌面色凝重看着景云老祖。

“是两人一起上,还是单打独斗一个个来?”

景云老祖拍了拍身上长袍,不紧不慢的说道。

白家两老祖对望一眼,接着法力运转,周围气浪翻涌,景云老祖飞身冲上,再推两掌,白家老祖每人对上一掌,两人被怼的气血翻腾后退数步。

景云老祖气定神闲,展开双臂舞动,周围空中火云燃烧,两只手掌散发着炽热,曲指化拳,在冲向白家老祖时,先后对两人打出。两老祖法力外放,捏拳一人对上一拳,

“轰轰”

两声响如空中闷雷,俩老祖被震飞,景云老祖一步步走近俩人:

“浑天掌我改成了拳,你们觉得怎么样?”

“景云,你欺人太甚!”

白宇清大声吼道,也是被气的,对于他来说这架打的莫名其妙。

“是不是感觉很屈辱而又无能为力?”

景云老祖起用全力,再次捏拳冲上去,俩老祖脸色巨变,因为对手还没到,俩人就感觉到被周围虚空挤压。俩人合力撑起防护,举拳怼上。在拳头碰撞的瞬间,俩人的手臂后挫,半臂向后拉扯,全身气血震荡,出现短暂迷糊,人向后翻飞。

俩老祖都觉得即使双方动用法器,他们也没赢的可能,

“你到底闹哪样?”

“你的道歪了,白家歪了,白家的人也是歪的,我帮你们捋一捋。”

景云老祖又一次上前,白宇清急忙说道:

“都是联盟的一员,有事说事!”

“小坎城我这一脉的五个小娃娃差点被你们痛下杀手,欺人太甚得有这个实力,你说你有吗?”

“这些事都是下面晚辈在做,我们哪里知情,容我调查清楚了,再给景族一个交代你看如何?”

“交代不必了,求道之人道心不可蒙蔽,问心无愧便好。”

景云老祖没再看白家俩老祖,走向空中消失不见。白宇清一手拔肩,复位肩膀,脸上毫无血色,旁边的老祖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在景云老祖没下死手,不然他俩起码重伤。

九重山。

方维新感到很郁闷,他不想打架已经在跑了,奈何景天的爷爷不依不饶追着他打。更可气的是,白成武个傻逼也跟着搅和进来,你想打也成啊,可是特么的又不经打,几个回合就被揍的人事不醒。

现在白成武被一脚踹塌胸腔,掉落在地,景天的爷爷两拳不停的朝方维新轰,本就只有招架之力,挨了几拳节奏就跟不上了,脸上身上都在挨拳头。

一直打的方维新不再站立,景天的爷爷单手捏着他的喉咙。看见地上有长老在救治白成武,大声说道:

“白成武以大欺小,夺我孙儿令牌,让其儿子族人冒充进九重山,且企图杀我孙儿。今日我必杀他,谁阻拦谁就是与我为敌!”

地上九重山长老听了这话,都退开了,看来景族这次是要下狠手了。

“方维新,徇私舞弊,乱用职权,不问青红皂白几次三番置我孙儿于死地,我必杀之!”

景天的爷爷声音很大,就像在宣判一样,九重山长老看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就像做梦,不真实,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至于景天的爷爷所说的事,有些他们是清楚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制止,是麻木了吗?还是事不关己?

景天的爷爷说完后单手举起方维新,另一只手指并列,对着方维新的眉心就要插去,一个浑厚但明显听的出是女人的声音响起:

“我九重山的刑罚殿长老是你想杀就能杀的吗?”

只见天空中出现了一位面相普通,身穿绣着碎花的大褂,同样绣花宽大裤子,脚穿普通布鞋,身后粗黑的大辫子及腰的中年女人。

要是走在路上人群中,这是个身体壮实根本不起眼的女人,没人会注意。但是景天的爷爷看得出,此人气血充足,法力雄浑,修为深不可测。

地上的长老都揖手躬身行礼,

“拜见掌门!”

周围九重山弟子,认识不认识的,知道不知道的都跟着行礼:

“拜见掌门……”

这就是传说中的九重山掌门???

中年女人点了点头,

“景族好气魄啊,进出九重山如入无人之境,九重山刑罚殿长老想杀就杀?”

说着又看向空中:

“两位一直隐藏空中,不知何故?”

空中景族老四、老六两位长老现身,对着九重山掌门躬身行礼道:

“拜见董掌门,我俩打酱油的,一直藏身空中看大戏,对,只是看戏。”

长老老四说的有些嬉皮笑脸。俩长老现身后落到景天的爷爷身边。地上九重山的长老心惊,还好没有硬来,不然不知道要打成什么样!

景天的爷爷知道不能杀方维新了,在九重山掌门出现的时候他忽然有些明白族长的话了。丢下方维新,方维新身体像树叶从空中飘落地上。

女掌门走到方维新身边,方维新强撑身体抬头看着这位没见过几面的掌门:

“刑罚殿长老方维新,徇私舞弊,乱用职权,处事偏袒,执法简单粗陋,现革去刑罚殿长老一职,保留长老之位。方维新你可服气?”

方维新轻点了几下头,闭眼躺下。掌门来到白成武身边,白成武也自己清醒,掌门看着他:

“白迅五人的死,不可能因为几件法器的出现,和以前的旧怨就武断的认为是弟子景瑞几人杀的,你很清楚。你与景轩长老生死战之前说的清楚,现在你输了,也就意味着你不能再追究此事,你可明白?”

白成武低着头,没说话。掌门没有理会他接着说:

“把景瑞几人放了,以后不再追究此事,但是我九重山不包庇坏人,也不允许别人伤害九重山。诸位长老,九重山的弟子们,希望你们能够一切以九重山的利益为重!”

最后几句说的声音越来越大,以至于有的长老跟周围九重山弟子都有些热血澎湃了。大家齐声躬身拜礼:

“谨遵掌门意旨!”

掌门望向景天的爷爷三人:

“如此处理你们可有意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