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可敢与我一战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97字
  • 2021-12-30 10:49:18

“杀了人还跑回九重山,还带着受害者的法器?景族的几个小子这得有多白痴?”

“尸体呢?这只能算失踪,景族几个小子算是最后见到白迅五人的目击者。”

“白迅五人失踪,他们的法器出现在景族几个小子身上,白迅五人不管是失踪还是已经死了,都跟他们脱不了干系!”

“如果光凭法器认定有罪太过牵强,不过他们也确实是最大的嫌疑对象。”

“……”

众长老你一言我一语就把事情摆清楚了,现在作为九重山刑罚殿,该怎么处理才是关键,也是方维新为难之处,商量半天也拿不定主意。

“如果定罪轻了,以白成武代表的白家肯定不服,如果重了景族也会不依。难办啊!”

“可以邀请白家白成武跟这几个景族小子的长辈一起旁听公审,然后慢慢想办法解决此事。”

有长老提议让众长老跟方维新眼前一亮,接下来商量着应该直接派谁去说明情况。事情虽没解决,但有了方向,关键到时候九重山刑罚殿不是被夹在中间被火烤,而是居中调停者。

烫手山芋丢出去了,你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去吧!方维新显得神清气爽。

景族。

族长听说了此事后找来景天的爷爷,景天的爷爷听说了此事心急如焚,族长安慰道:

“你先别急,这事目前只是听他们在说,我的意见是你先去,不是去听审而是去了解情况。就目前带回来的消息,此事非常棘手。

所以你了解情况后,不管了解到什么你先回族里,我们一起商量。景族是大族,任何时候都不会以牺牲族人的利益来讨好别人。”

景天的爷爷心里有了底,出了景族议事殿腾空奔九重山而去。到了九重山山门说明来意,外务处的人领着来到刑罚殿,

“我要见我孙子!”

方维新和几位长老本来还想打招呼,没成想这位这么直接,方维新安排常姓少年带着景天的爷爷来到炼狱地牢。牢门打开了,景天的爷爷背着手:

“把他们几个都叫过来!”

不管你愿不愿意,不管合不合规矩,说话的语气不容商量。姓常的愣了一下,最后把关在其他房间的四人一龟都叫了过来。

景天的爷爷盯着小乌龟看了好一会儿,福海不在去了灵玉寺他是知道的,唐长老跟他商量过,不然怎么可能把个孩子到处送?可是这只乌龟……?他想到了景天手里的那只乌龟,还泡过神血汤药的。只是现在没时间了解这些。

进到房间随手布下法力屏障,隔绝声音。景天的爷爷问景瑞:

“说说是怎么回事?”

景瑞把在隔离带跟白迅五人的冲突一五一十的告诉给景天的爷爷,景天的爷爷长吁一口气,没杀人就好!

大嘴巴又补充了一些在小坎城发生过的事,包括白成武拿他们五人的令牌让他儿子进九重山,当时白成武还动了杀心。景天的爷爷听了这些脸色铁青。

等大嘴巴说完,九斤把福海被驱逐出九重山的事说了一遍。因为方维新的偏袒害的景天魂不附体昏迷三天,福海为出气而被赶出九重山。

听完了九斤的讲述,景天的爷爷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之前以为只是小孩子打架。这几个孩子他了解,他相信自己的孙子,不能说老实,但是心眼不坏不乱来,只是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多事,几次差点把命丢了。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景瑞、大嘴巴、九斤摇头,景天的爷爷看了景天一眼,摇头叹了口气,唉,这孩子——太闷了!

“你们再等等!”

景天的爷爷挥手去了屏障,出了房间,朝地牢门口走去。姓常的把景瑞几人分开关好,刚出门,景天的爷爷没见任何人,也没跟谁打招呼,直接腾空飞走了。

回到景族,景天的爷爷气的两眼充血,跟族长讲述了所了解的情况。并且把大嘴巴、九斤说的一些事情也转述给了族长。族长闭眼,手指头敲着茶几,过了一会儿睁开眼说道:

“终于明白方维新的想法了,想看景族跟白家闹,甩了麻烦,也把自己摘出去了。董翠容闭关这么些年,该出来透透气了。”

族长看着景天的爷爷:

“其实你知道该怎么做,不就是‘既然证明不了他们几个杀了人,那就应该放了‘,这样会让人觉得我景族蛮横无理,以大欺小。

如果把事情扩大化,直接针对白成武,而且拉上方维新,董翠容闭关不管事,九重山该荡涤乾坤了。

你去请你们这一脉的老祖,跟他说说刚才说过的话,就说是我的意思:白家的老祖只知道闭关,请他出来论论道。

然后我找老四跟老六陪你去九重山给你压阵,接下来你就使劲闹吧,景族的子弟出门在外行走给人欺负成这样,如果忍了再大的家族也是一窝废物!”

景天的爷爷听完了族长的安排,起身去找老祖。来到老祖的闭关洞府,远远的景天的爷爷揖手深躬,

“老祖。”

“滚!”

“老祖,玄孙只是来告知几件事……”

“三天两头往我这里跑,你能不能把我忘了,就当我死了……”

景天的爷爷没理会老祖的牢骚,自顾自的在外面说起了景天几人出去修行的事,很平和,不需要添油加醋。也不管老祖有没有在听,也不管老祖怎么想,他说了只是来告知几件事。

景天的爷爷说完,洞府里沉默了很久,

“想要我怎么做?”

老祖突然出现在景天的爷爷身后,白发白须白袍。

“白家老祖闭关太久,想让您去跟他论论道。”

老祖回头盯着景天的爷爷,

“不怕把事情闹大?那我就真身过去!”

“这些都是老二(族长)说的。”

“明白了,景天筑基没有?”

“我也是今天才见到过他,事情急没来得及问,就回来了。”

“你们不怕事情闹大,我也无所顾忌了。白宇清,你的后辈我不好出手,欺负我这一脉,我揍不死你!”

说完一道白影冲天而去,景天的爷爷转身回到景族的大殿。大殿里已经有三个人等着,族长还有老四、老六两位长老,景天的爷爷是老五。这都是族中长老级别按辈分年龄排下来的。

“老五,族长都跟我们俩说了,这次去九重山主要还是看你,我们俩跟你只是压阵,具体闹成什么样,我们俩听你的安排。”

景天的爷爷点了点头,朝族长搭手一礼就带着两位长老奔九重山飞去。

九重山有防御大阵的,只是在没有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不曾开启,最后一次两域发生的大战后,安逸稳定的环境,以至于都忘了像这样的大宗门应该会有防御大阵这事。

景天的爷爷从天而降,落在刑罚殿外,方维新从殿内出来一脸带笑,搭手见礼:

“是景轩长老,请!”

景天的爷爷板着脸进了大殿,殿内两边都坐着九重山的长老。右边一排首座白成武冷眼看着景天的爷爷,左边首座空着。这方维新整的气势还很足,本来是九重山刑罚殿审案现在搞得像景白两家对簿公堂。

景天的爷爷落座,方维新也坐在了主座,对着殿外的执法弟子说:

“先把景瑞几人带到殿内来!”

“慢着,他们几人想来你们也查的差不多了,就直接说你们查到的情况吧。”

景天的爷爷出言拦下了要去带景天几人的执法弟子,方维新也没有勉强:

“那就让常巡察先说说调查的情况。”

姓常的进大殿内朝众长老搭手行礼,接着当众述说起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完了,方维新又让人请来海坤,说了在隔离带外景天他们与白迅五人发生冲突被喝止的事。

白成武听完讲述,脸色悲愤,神情阴沉,起身朝在主座的方维新搭手道:

“我儿、侄及族人惨死,还请九重山刑罚殿伸张正义,还他们公道!”

“就目前所掌握的材料证据,还不足以断定凶手就是景瑞几人,请白长老三思。”

有长老起身小声的提醒白成武。

“景瑞几人身上有白迅五人的法器,两边也曾发生过冲突,他们自己也承认发生过打斗,他们也许是最后见过白迅五个的人,说他们嫌疑最大也是有道理的。”

又有长老接着阐述,方维新高坐主座,捋着胡须似笑非笑:审吧审吧,闹吧闹吧,这种糊涂官司就该这样,稀里糊涂就过去了,自己高高挂起就好了。

白成武听完了刚才长老的话,再次起身:

“他们几个与我儿、侄及族人之死难逃干系,既然认定为什么不按规矩当场击杀,而是关押起来,还是说九重山不愿得罪大族,若是九重山不敢,我白家愿代劳,白家可不怵这个!”

“你儿死了尸体呢?你看到我孙子杀你儿子了还是说有人看见了?”

景天的爷爷没起身,看着白成武发问,

“当场击杀?我孙子几个跟你有多大的仇,在小坎城的时候他们还都是凝气境,你一个通海境高手当时就想痛下杀手!

你这么喜欢抖威风,今天都抖到九重山来了,你是非要杀他们几个才能心安?那好,我成全你,你我生死一战,杀了我他们随你处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