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嫌疑难洗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05字
  • 2021-12-28 00:34:30

“恭喜景天师弟筑基成功!”

景天赶紧回礼:

“侥幸而已,多谢万师兄的关心!”

“景天师弟筑基异象纷呈,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啊。”

“将来还太远,谁都说不清楚。”

景天邀万德财石桌边坐下,万德财拿出了五万灵石放桌上,疗伤丹药早就卖完了,景天他们一直都没回来,这次是来进点药。

景天让景瑞这次给了万德财一百瓶,并且允他卖完了结清。刚筑基灵石烧光了,现在就有人送来,挺好,起码零用不愁了。

万德财知道景天几人去了隔离带,问景天妖兽妖丹可愿意卖?景天表示妖丹自己要炼丹用,但是妖兽尸体可以卖给他。其实他们也没多少,就六具狗头妖兽尸体,飞蝠尸体景天想留着。

还有接近四十颗的蜘蛛卵可以卖,但九斤想留下来孵化,孵出来了将来可能一直需要妖丹供养,管他呢,让他去愁。

古剑景天想留着自己用,还有几把法剑不知道景瑞怎么考虑的,先留着吧。本来还想买几颗雷珠,眼下用不上又还有剩下的,不急。

送走了万德财,接着在隔离带被景天救过的六人也来到小院里,一是祝贺景天筑基成功,二是还景天灵石,当时送给他们两瓶疗伤丹药。

景天看着六人其中手臂被狗头妖兽咬断的那位还缠着白布,他没收灵石,这些小户人家的弟子都不容易,可他能帮的就这么多了。六人走后,景瑞走到景天身边:

“我们的灵石用完了,还好万德财送来五万,不然就要饿肚子了。”

“怎么可能?应该还有三、四百万呢。”

景瑞指了指院子里的一堆石头,跟景天说了他筑基的情况,景天看着还在要死不活的小乌龟,手拍额头,原来如此啊!

景天走到小乌龟身边推了推它说道:

“不就是点红色的灵石吗,用得着这样要死要活的吗,以后我赚了还你!”

小乌龟回头看着景天:

“你知道个屁啊,你还得起吗?你见过这东西吗?”

景天一时语塞,景瑞几个都凑过来想知道是什么,可小乌龟从地上爬起来:

“整个天地都没有,你拿什么还我?无知,你也就只剩一张嘴。”

小乌龟往外走,到门口又折回来,在石桌上抓了把灵石,出去了。众人无语,九斤抓了把灵石也出去了。他要去浑力空间继续炼体,本来可以回族里筑基,可景天说过段时间回去的,他想到时候大家一起回去。

景瑞、大嘴巴出门要到第三座大山火溶洞府修行,生活恢复正轨,大家都忙着修行。景天坐石桌边,筑基了没功法,族里以前说不给。藏经阁要花灵石买,不说现在缺灵石,功法好不好还很难说,好功法谁不是藏着掖着,还拿来卖?没功法有灵力也不会用,连储物袋都打不开,愁啊。

小乌龟回来了,没有理会还坐石桌边发呆的景天,自己坐院子里的地上,拿出了几本书看着。手在空中以法力画着各种符,完成后又随手拍散。

景天在学画符箓,接触的也是符文,小乌龟画的大多他还看不懂,只能凭看懂的部分猜测小乌龟画的是阵法符文。

还是借《符箓大全》来看看吧,等九斤巩固了一起回族里,要是族里依旧不给功法,那就认命在藏经阁找个功法修炼。景天无奈的叹了口气,出门到藏经阁借书。

去隔离带历练一个月的期限到了,人陆陆续续都回了宗门。没能回来的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虽然宗门有十几个类似海坤、雷岩等高手随行保护,可终究还是有人命丧隔离带没能回来。

在景天他们回宗门第五天,院子外来了四个人,是刑罚殿的执法弟子。见了景天跟小乌龟直接上来法力禁锢,然后法力绳捆绑。在众多九重山弟子的注视下被一路带到了刑罚殿。

殿里主座方维新闭目养神,一手搭在茶桌上手边的茶杯还冒着热气。不大一会儿,景瑞大、嘴巴、九斤都被绑来了,是姓常的小子带队去抓的。

进大殿后,一群执法弟子对着主座上的方维新搭手行礼:

“启禀刑罚长老,景天四人一龟都带到!”

“嗯,先搜他们的身,包括储物袋!”

几名执法弟子包括姓常的在四人一龟身上翻找,储物袋里东西全部倒在大殿内,大嘴巴储物袋里的蜘蛛腿和飞蝠尸体也被倒出来,直接从殿内铺到了殿外。执法弟子把倒出来的东西摆放整齐,方维新走过来一一查看。

大殿内地上摆满了丹药,灵石,妖丹,化形草,法器、雷珠等等。方维新让执法弟子把蜘蛛腿和飞蝠尸体先收进储物袋,然后看了一眼姓常的退回主座坐下。姓常的在地上拿起法力绳和几把法剑问:

“这些法器是谁的?”

景天几人瞬间明白为什么抓他们了,看来白成武的儿子和那几个家伙真的死了,没能回来。景瑞正思考着怎么回复呢,姓常的又问:

“有人说你们在隔离带与白迅(白成武儿子)几人发生过冲突,现在几人没能回宗门你们怎么解释?”

怎么解释?解释不清楚,能说我们打了他们一顿,抢了他们法器跟妖丹,我们没打死他们?谁信?谁看到了?景瑞几个依旧没有回答。

“同门相残,这是重罪,不要抱侥幸这次没人能保得住你们,最好老实交代,白迅几人的法器怎么在你们身上?”

方维新见景瑞几人不吭声,朝姓常的几人挥了挥手:

“带下去关押进地牢,你们负责审问,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是!”

姓常的几人押着景天四人一龟,出了刑罚殿。最后一人把铺在地上的东西都收进了储物袋,要是景天他们被定罪这些东西就是他们的了,好东西啊,看着就眼热。

出大殿下了台阶,执法弟子押着四人一龟来到山脚靠山体开凿的大洞。洞口有守卫值勤,顺台阶而下,一条廊道看不见尽头。廊道两边镶着发亮的晶石,为洞内照明。

姓常的把景天他们每个人单独关一间,然后开始审问。那次福海就被关在这里的炼狱,现在几个小家伙不需要‘羡慕’福海了,四人一龟都是这待遇,都尝到了滋味。

刑罚殿里,方维新很失望,还是没能看见古丹方。按说白家的几个小子不会说假话,那景族小子把古丹方藏哪里去了呢?

这次白成武儿子跟侄子还有三个族人没回九重山,十有八九死在隔离带了,而景族几个小子留着他们的法器,怎么查,查清楚了怎么罚?方维新揉着额头思考着。

晚上方维新书房,常巡察带来了白天的审问结果。

“都交代了吗?审问出什么没有?”

“四人一龟都说没杀白迅几人,但是承认曾经跟他们有过冲突。对法器的解释是在隔离带白迅几人跟他们打了一架,输给他们的。再具体的情况就没有了。”

“嗯,你明天早上带几个人去他们洞府搜查一下。”

“是,如果还想要具体的细节情况,我看要对四人一龟动刑,不这样他们不会开口的。”

“算了,如果屈打成招,即使落实了罪责也会给人落下把柄,先关着吧。”

方维新挥了挥手说道,然后陷入了沉思,姓常的见状退出了书房。

次日,刑罚殿坐满了九重山的长老,方维新依旧坐在主座。与上次福海打方得志一样,今天方维新请众长老来商议景天几人涉嫌杀害白迅五人一事。

大殿内长老们都在交头接耳,说的更多的是前几天宗门内弟子筑基异象,皆感叹活了这么久从未见过如此情景,讨论猜测为何会有如此异象。好像今天来就是为这事,完全忘了来刑罚殿的最终目的。

方维新看人来的差不多了,干咳两声提醒众长老,长老们停下私语望向主座的方维新,

“今天召集长老们来刑罚殿,商议关于景天四人一龟在隔离带的历练期间,涉嫌杀害白迅五人一案,刑罚殿想听听长老们的意见。”

“审案子这都是刑罚殿的事,叫我们这些长老来有什么用?”

方维新刚说完就有长老提出疑问,其实都是明白人,方维新自己不愿得罪人,喊上大家一起算是绑九重山,增加自己底气。

“由于此案虽然是九重山弟子之间的事,却牵涉到两个家族且是联盟成员,所以不得不慎重。”

“既然是审案就得讲究证据,不能凭口说胡话。能说说具体情况吗?”

长老们既然来了,多少还是要了解一下到底什么事,再怎么说这也算九重山的事。

“在一个月前,我宗派弟子前往隔离带清剿妖兽。现在绝大部分都已经回了宗门,只有十几个弟子失踪,这其中就包括白迅五人。据同去的弟子反应,白迅几人与景天、景瑞等曾经有过冲突,刑罚殿羁押四人一龟搜查发现,白迅五人平常使用的随身法器出现在他们的储物袋。

后经审问,四人一龟承认他们与白迅五人在隔离带历练期间打过架,这些法器是抢来的,只是不承认杀了白迅五人。”

事情的大概调查的也就是这样了,长老们也清楚了刑罚殿难在哪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