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再见小老虎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18字
  • 2021-12-28 00:24:46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终于看到了码头,水面上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船。码头人还有人来人往,大都是有凝气期的人,没有修行在界河呆不下去的,景天他们早就从缺牙道人那里知道了这些。

法船靠近码头停下来了,沿河道过码头就看到了只有两纵两横的街道,长大概千米左右,规划的很整齐。坊市应该是方便东、西两域交流而设置,看来五大宗门还是用了心的。

四人一龟直奔坊市找了间客栈,老规矩要了间大通铺,然后就打听酒楼,吃饱了好养伤,已经晚了不打算再去逛了。

福海曾抱怨跟凶兽干上了,现在景天几个眼里只有妖兽,只刨一个坑。唯一的缺憾就是没有了长生酒,几人都感到惋惜,恨自己当时没多买点带身上。都怪景愣子把长生酒贬的一无是处,让众人没了多买点的心思,这是小乌龟说的。

先吞丹药,喝酒了后开始吃肉,小乌龟依旧凶残。景天边吃边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先把伤不说养好,起码也要差不多。然后再去源头找化形草。”

大嘴巴端着酒碗嚼着肉挤到小乌龟身旁,小乌龟警惕的看着他,

“龟爷,跟你商量个事……”

“打住,忽然间把我抬的这么高,你有些不正常啊!”

大嘴巴一愣,接着换了个口气大声说道:

“邪子,跟你说个事!”

“嗯,现在正常了,说!”

“这次要到源头找化形草,可能要打架,把你的甲盾跟大刀再借我用用?”

“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没憋好屁,你一张嘴我就看到了你的花花肠子,借你了我不用?我还指望它保命的!”

“我们赢了才有肉吃,才会有酒喝,你不希望我们赢吗?”

“没本事再好的装备也没用,最终还是要靠自己的实力。福海用重剑,没合适的武技他把景族的《开天》刀技拿来用重剑使,自身用重剑身体不灵活他就选修了《诡影》的身法,他总在想办法提升自己。你倒好,尽惦记着好法器。景愣子也是,屁本事没有还尽招些强敌劲敌。”

小乌龟的话提醒了景天几人,平时不以为然,而福海却在时时刻刻想方设法提升自己。是做不到吗?那为什么没做?这就是差距。

“龟爷的十八斩挺牛逼的,不,是十九斩,也不对,是二十斩。那天我跟龟爷斗黑影,畸形怪物被劈的毫无还手之力。”

九斤想起了跟小乌龟一起对战黑影的情形,

“最近才想起的一套武技,什么十八、十九、二十斩的,龟爷自己瞎取的名字。”

景天知道小乌龟随实力的增长,小乌龟又记起了一些东西。小乌龟张嘴吐出来一个玉简丢给大嘴巴:

“给,龟爷的十八斩武技,配合你们景族阳刚的《赤阳神功》应该威力更强。”

大嘴巴开心的蹦,有刀没刀技现在好了,九斤跟着凑过来:

“龟爷,你看有没有适合我的术法武技什么的,也送我学学,我也想提升实力。”

“修行无捷径,实力得靠自己慢慢累积……”

大嘴巴翻白眼打断小乌龟的话:

“有捷径不走谁会绕远路,傻不傻啊?”

“我靠,好有道理,我发现你和我有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不要脸。若是诸多大道有不要脸之道,你我倒是可以互称道友,一起参悟大道至理,携手共进!”

大嘴巴没有理它起身走人,景天低头靠近小乌龟小声说:

“我觉得你的道行要比大嘴巴深!”

小乌龟斜睨着景天,没有说话。四人一龟吃饱喝足,返回客栈歇息,开始打坐运功、炼化丹药疗伤,一夜无话。

清晨醒来,景天几人精神饱满,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大嘴巴伤的重还要些时日。洗漱过后,在客栈随便吃了点,出门逛坊市。看有什么需要的买点。

做生意的不会放过任何赚灵石的机会,所以好多铺面都已经开了。景天他们找了好几个大的丹药铺面,打听化形草的情况,如果有的话就没必要再跑山里,直接买一些就好了。可惜都没有的卖,看来虽不紧俏但确实稀有,没办法还得跑一趟。

在一家卖符箓的小铺面,景瑞把加持法力符跟雷符一样买了几张,他觉得用的着,特别是加持法力的符,简直是低阶修行人的标配。

该买的都买了,再逛也没意思了,什么都不缺,缺的也没有。几人正百无聊奈的时候,从一家法器铺面出来一大一小两人,虎面人身,

“虎行风!”

“景天!我靠,怎么在这里遇到了你?”

虎行风走过来拍了拍景天的肩膀,景天也是很惊讶,没想到在这里碰到这个小老虎。当初在东启域打擂台,一人一虎很投缘,小老虎还邀请他去族里玩,只是东、西两边敌对,再加上没机会,一直没能如愿。

虎行风拉着景天想找个地方聊聊,去酒楼还太早,只有找了间茶楼。跟随虎行风的还是家族的长辈,按他说的,本来到这边来也就是逛逛看看长见识的,早上赶早过来的,没想到能遇到景天。

一群人找了间茶室坐下,虎行风看了一眼景天几人都认识,打过招呼,却在小乌龟这儿停下了:

“这位朋友上次没见过……”

景天连忙介绍:

“它叫……呃……乌小归,王者归来的归。其实上次也去过东启域,只是那个时候它还没化形。”

“噢,”

虎行风对小乌龟似很好奇,一直盯着看,

“乌小归朋友家族也是神族?天地间没听说有龟族?传说倒是听说过,难道是传说中的神族?”

小乌龟不知道怎么解释,景天给虎行风释疑道:

“它跟我们几个打小就在一起,在族中一起修行,化形丹,对,族里给了化形丹这不刚化形成功。”

“噢,早就听说景天你会炼丹,族里还有个了不起的师傅。”

虎行风恍然大悟,景天一头包,吐了口气,心想终于圆上了。

“上次和你打擂台,你说我没法力,现在我已经筑基也有法力了,我怎么看不出你的修为?你身上也不见法力,难道你还没筑基?”

景天开始头大,不知道怎么跟小老虎说了,忽然感觉他们几个特么的好像都是问题少年。

“我感觉也快要筑基了,至于你看不出我的修为,老实说我也不清楚。不过有一点我敢肯定:那就是虽然你现在有法力了,我一样可以打破你的虎盾防护。”

唉,只有这样硬怼让这小老虎别再刨了,跟他解释不清楚,特别是修行的事景天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跟人解释。

虎行风哈哈大笑:

“我不信,你还是这么自信的欠揍!算了不说这个了。你来这里是想买点什么?”

总算对付过去了,嘘,景天又吐了一口长气。

“其实我们算是路过,我们几个打算去界河源头找化形草。”

“哦,化形草,即便炼成化形丹也只有我们妖兽才用的上,你一个人族找化形草有什么用?”

卧槽,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老子要炸了,说我欠揍,我特么现在就想揍你!

“呃……以前在山里修炼,有个妖兽朋友帮过我,这次找化形草炼丹算是还个人情。”

“……”

“你别再问了,换我问你了。你知道哪里有毒卖?能毒死长老级别的毒?”

虎行风愣住了,瞪着大眼看着景天半天,

“哈哈哈哈……”

小老虎大笑,笑的两手只拍茶桌,把景天搞得一脸懵逼。

“你来这里是想买毒,还是能毒死长老级别的毒。哈哈哈哈,都没有筑基,就想搞死长老级别的,你胆子也太大了,哈哈哈哈……”

特么的能不能好好说话?哈个毛线啊!

“景天你还真是妙人,我喜欢,也还是老样子,呵呵,胆大包天,自信的欠揍!嘿嘿嘿嘿……能毒死长老级别的毒,哈哈哈哈……”

“我靠,你有完没完啊,好好说话!”

“行行行,好好说,我好好说。你知道长老级别的修为有多高吗?想毒死长老级别的必须修为高过长老所产生的毒才行,这天地间就没这样的人,妖兽就更不要说了。”

虎行风停下来,或许是笑干了嘴,连喝了几口茶。景天跟着喝了一口:

“我听说有一种蛟毒,沾上就腐蚀法力肌肤经脉骨骼,甚至神魂。”

虎行风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对了,黑蛟潭肯定有,我把这茬忘了,它们是神族,祖上肯定有留下来的。不过,找它们买代价不是一般的大。随便的东西人家看不上。”

景天整个人好像在黑暗里看见光明,

“你能不能想想办法,看它们想要什么才能换?”

“我可以找蛟化龙打听,它你也认识,不过它可能恨死你了,上次擂台差点被你打废了。还是别抱太大希望。”

“嗯,先问问看吧,那你什么时候有消息?”

“唉,这边也不好玩,我今天就过界河,那边也有坊市,跟这里一样,过去了想找到黑蛟潭的家伙们简单,最迟明天我给你信。”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还在这里见吧。”

“行!”

一群人在茶楼又聊了会就散了,本打算找到化形草就直接回九重山,对买毒的事没抱希望的,现在又有点眉目了,看来还要来这里一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