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太凶残了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05字
  • 2021-12-27 00:08:33

看着小乌龟的样子景天跟大嘴巴都笑了,小乌龟看着他俩,记起景天没储物袋,蜘蛛腿给大嘴巴收起来了。

“算了,我只是问问,好久没吃东西了觉得饿了。”

“要不让大嘴巴给你只狗头妖兽先垫吧垫吧?”

“你不是说血次呼啦、生吞活咽不香吗?”

小乌龟有些不爽,嘴巴提高音调对着景天喊,景天一时被怼的无话可说。大嘴巴、九斤乐呵呵的看着他俩。

“回去怕是要一两天的时间,反正不急,呆会儿要不先找个城休息,填饱肚子明天再走?”

景瑞提出建议,几人乐开了花,觉得可行。然后商量着接下来该到哪里吃以及吃点什么。

“不吃凶兽,要吃带灵气的妖兽,辛苦这些天,还有伤就应该补补。”

大嘴巴首先放飞心情开始畅想,

“再来点带灵气的酒,要滋补灵酒不能少。”

九斤跟上节奏,小乌龟只是跟着点头,因为觉得大嘴巴、九斤说的很对自己的胃口,自己一直也都是这样在追求。景天望着小乌龟两眼放光一脸期待的表情,弱弱的跟着说:

“然后再找几个美女作陪。”

“真的吗?”

小乌龟转头认真的看着景天,景天躺着身子扭过头,

“假的。”

想什么呢?啥也不懂还找美女,老毛病要发了是怎么的?景天心里腹诽。

“景愣子,你拿龟爷寻开心是吧?要不是龟爷护着你,你早给那头青背狼拍死了知道吗?”

小乌龟蹬大眼睛,手差点指到景天的脸上,大声喊道。景天无语,谁叫自己嘴贱,大嘴巴九斤两个家伙笑呵呵的看着。

“小乌龟这次拿出了大刀和甲盾,而且参加了战斗是有功的,大功。等会找个高档的酒楼好好犒劳犒劳,至于美女,你听他瞎掰,又不是窑子哪来美女?”

景瑞给小乌龟转弯平息它的不忿,小乌龟心里平衡了点,不再发声。景瑞控制着法船开始低飞,找树林稀疏、有道路、有人烟的地方飞,远远看见被一圈城墙围着的高层建筑密集的地方,景瑞在城外降下了法船。

此城比起景天他们所有见过的城都要小一点,但是人、畜力车来来往往挺多,有修行之人也有当地土著还算热闹。按景天他们的了解,每个城都由当地家族或者宗门掌控管理,只是不知道此城属于哪一家。

城门口跟城墙上都有守卫,看得出来是有修为的人。进城就是主道,四人一龟沿主道寻找酒楼,高档的。几人眼里只有吃,对其他任何事都没兴趣。在主道与一条支干道交叉路口,一座大气的三层阁楼临街而建,门口招牌:合三江酒楼。

“几位小哥里边请!”

还未到就有人出来招呼,景天几人没什么经验,就问来接待的小二:

“有什么好吃的吗?比如妖兽?”

“几位小哥算是来对了,咱们合三江酒楼招牌菜就是吃妖兽……”

“那就好,找个安静的包间!”

景天没等小二说完就定下了,吃妖兽只要有就成。

“三楼包间五位!”

小二喊完前头带路,领着景天几人到了包间,包间临街,走到窗前就可以看见街面的情景。四人一龟落座,小二递上菜单,景天拨开菜单直接问道:

“都有哪些妖兽?我是说妖兽不是凶兽。”

“放心,本酒楼在两分城的买卖那是独一份,自然不会做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两分城一道两分,一条通往界河源头,一条通往隔离带,城在两分处所以得名。三个宗门共管,宗门弟子出去历练所杀妖兽基本都是我们收购,原料不缺何必造假自损。今日早些时刚送来两只黄金雕,一些狗头妖兽,还有一头金角犀,小哥看想来点什么?”

景天心惊,黄金雕、金角犀妖兽想杀死不容易吧,特别是能飞的黄金雕,想来杀它们的人修为不低。

“那就烤两只黄金雕,来两盆煮好的金角犀!”

小二张嘴愣住了,半天才缓过劲:

“好的好的,不知道几位小哥要不要来点酒,本店的酒也是有名气的叫:长生酒,治伤防病延年益寿,这是本店自己酿制的酒,来店里的客人必点此酒。”

小乌龟一听直接跳起来,

“那来两桶,来两桶,赶紧上!”

“呃……我们论斤卖!”

“那先来十斤!”

小二愣了一会儿小声说:

“两只烤黄金雕四万灵石,两盆金角犀牛肉四千灵石,十斤长生酒两万灵石,一共六万四千灵石,小哥你看是不是……”

景瑞拿出储物袋,

“放心,少不了你的灵石!”

“行行,几位小哥稍等,我下去先把酒给几位送上来。”

小二见了灵石就出去了,功夫不大就抱着一个酒坛来到了包间,

“这是几位小哥点的酒,十斤。至于肉食还要会功夫,好了我再端上来。”

小二退出包间掩门,小乌龟迫不及待开了酒坛封泥,给自己倒了一碗喝上了。景瑞拿过坛子给每个人倒上,景天尝了一口:

“吹的天花乱坠,不就是酒里加了点灵药,稀释的还赶不上咱们的疗伤、炼体丹药。我卖出去的疗伤丹药灵气都比他足。花两万灵石喝它还不如磕咱自己的药!”

“算了,这酒对凡人跟凝气期的修行之人还是有点用的,只能说我们起点太高。”

景瑞拦下景天的抱怨,大嘴巴接着说:

“我吞几颗丹药,再喝这个酒效果会怎样?我是指我的伤势。”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九斤顺着他的话说,

“试试就试试!”

景瑞、景天互相看了看,觉得有道理,反正身上有伤得吃丹药,九斤也想试试,吃下几颗炼体丹药喝下一碗酒。

小乌龟看着几人:

“既然想借灵酒吸收灵气药力,那就运功炼化啊,就这么干坐着等着开饭吗?”

几个幡然醒悟,立马在包间盘地而坐,行功疗伤。几人本是炼体的修行之人,身体素质非一般人可比,灵气药力随灵酒进入血液,功法催动运行全身,停留在受伤处,修复伤口。这比平时疗伤快很多,而且利用率要高。

包间门被打开,小二领着两个人端着两盆香喷喷、夹带着些许灵气散开的金角犀牛肉放在桌上,小二见几人打坐运功,就小乌龟在桌子边,没有说话轻轻退出了包间。

小乌龟就不客气了,开始撕扯牛肉大口嚼,抽空喝碗酒。一盆干的剩点汤渍,小二又送来了两只烤好的黄金雕,刚刚好该换口味了。它拿起刀从腿开始切,香啊,世间只有吃独食才是最大的满足,此时的小乌龟深有体会。

一只黄金雕吃的还剩下屁股、背跟骨架,它停下来,离开桌位坐地上两手撑地。景天几人先后睁眼起身,来到桌子边,看着一片狼藉的桌面,

“我日,这么凶残!”

大嘴巴随口说道,景天扭头看着小乌龟,小乌龟抻着脖子,估计很难缩回去了,

“无耻到无底线,咋不抻死你!”

景天默念道,然后叫来小二把桌上收拾了一下,怕肉不够想再加点,可惜黄金雕没了,景天只好又加了两盆煮金角犀牛肉。四人倒上酒开始整小乌龟没吃了的。九斤对着小乌龟喊:

“来,龟爷,一起再吃点喝点?”

小乌龟没看几人,只是抬起一只手挥了挥:

“不了,你们吃不用管我!”

四人喝酒吃肉,完了看小乌龟还是不能动弹,索性就又在包间打坐运功,小二也没来催他们。

不知过了多久,九斤身体微微一震,他突破到了九重了,景天三人看了他一眼,九斤闭眼微笑显得很开心,终于可以筑基了。

等肉酒丹药的灵气药力炼化完,几人收功,知道九斤可以筑基了都为他开心。

“我感觉也到顶了,要突破了。”

景天说出了自己的感觉,几人也为他高兴。炼化酒力后,景瑞、景天、大嘴巴身上感觉轻松了很多,想来伤势恢复的不错,彻底恢复也用不了几天了。

刚开始把这长生酒贬的一文不值,现在看来没这酒几人伤势不会好的这么快,九斤也不可能突破,这顿饭吃的值。

景天叫来小二结账,景瑞付了六万八千灵石,喊上艰难起身的小乌龟准备走人,突然外面街道吵吵嚷嚷很热闹。

景天几人走到窗口,只见大街上四头充当脚力的凶兽拉着一个大铁笼,铁笼每个栏杆都有碗口粗。笼子里困着一条大花蟒,身上缠着碗口粗的铁链。脚力凶兽在穿着宗门服饰人的指引下,把车停在了酒楼门口,惹了许多围观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

景天问身边结账还没走的小二,

“可能是有人抓到了妖兽,送过来的吧。”

景天他们离开包间,下楼查看具体情况,看稀奇凑热闹。大花蟒盘着身子,身上有可见的伤痕,有些地方大片鳞片脱落,还有鳞片翘起。紧闭的眼睛蛇头搁在盘起的身上。

有穿宗门服饰的人已经被请进酒楼,应该是跟掌柜商谈价格,剩下的围着铁笼不让围观的人太过靠近。景天几人出了酒楼,尽量靠近铁笼,他有些熟悉的感觉,嘴里随口说了句:

“是大花蛇!”

大花蛇慢慢抬起眼睑,两道竖眼盯着景天:

“是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