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我们应该淡定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91字
  • 2021-12-26 14:26:17

黑影再次冲来,小乌龟跳到九斤身边举刀就砍,黑影快接近他俩的时候来了个急停向后弹开。

“咔擦”一块大石裂开长缝,几缕黄绒毛飘落。退后的黑影胸口一条黑皮裸露,黑影摸了摸黑皮盯着小乌龟的刀。

黑影忽左忽右,行踪飘忽杀来,小乌龟转过身挡在九斤身前,反手打出雷符,

“轰”靠近的黑影被雷符崩开,小乌龟抱着九斤被冲击波弹开摔倒。小乌龟爬起来紧张的扭头看龟背,摸了摸才放心。见摔倒在远处的黑影嘴角带血,一身狼狈正要强撑爬起来,小乌龟提刀跃起:

“龟爷十八斩!”

小乌龟左右开弓,踏空一路杀向黑影,黑影来不及起身,手脚并用向后躲避,毫无还手之力。

一阵刀舞起的风流带起的漩涡散开,黑影躺地不起,嘴流血沫。左臂齐肩斩落,右臂见骨,血肉成条挂着,身上到处都是刀伤。

九斤难以置信的看着小乌龟,小乌龟看着黑影:

“不想打架并不代表不会打架!龟爷吃荤,不是吃素的!”

小乌龟走近黑影:

“原来是个畸形的人,好好的人不做却做鬼吓唬龟爷,龟爷送你一斩!”

小乌龟起刀斩下黑影两条腿,九斤也来到近前:

“我们要快点解决他,好去帮小天他们!”

小乌龟“哦”了一声:

“那就再凑个整!”

小乌龟挥刀斩向黑影头颅,“咔擦”一声,黑影的头颅滚落一边,残躯不动弹了。

“轰”山底传来爆炸的声音,景天死拽法力绳不松手,飞蝠被限制住举古剑夹带声波一起攻向景天,景瑞心念一动,黑鳄铠甲覆盖,飞身赶来再次打出雷符,景天跟飞蝠一起被掀飞。

大嘴巴也赶来与景瑞呈夹击之势,趁飞蝠疲于应付“唰唰”两刀,划开翅膀肉膜在飞蝠的翅膀上打了个叉。之前被景瑞戳破的翅膀本已修复,现在一时半刻是飞不起来了。

大嘴巴刀砍翅膀骨架,纹丝不动。他又直接砍向飞蝠后背,飞蝠肉身强大,大嘴巴的刀根本斩不动。

飞蝠不理会他的攻击,挥古剑斩景天,景天单手举方印格挡,剑气撞飞方印,方印带着景天飞起,景天拽着法力绳。

飞蝠舞动单翅扫向景瑞,景瑞长枪刚被古剑斩下,再次举起,

“噗”,

又在翅膀上戳了个洞,景瑞顺势一划,划了个长口,翅膀不管不顾盖住景瑞压下,翅膀上的倒勾刺穿黑鳄铠甲扎进景瑞肩膀,飞蝠打开翅膀倒勾扣出带着血肉,钩着景瑞锁骨把他吊起来,朝地上摔去。

大嘴巴着急扔掉龟甲盾,也召唤黑鳄铠甲双手举刀斩飞蝠的头,飞蝠举古剑回击。景天趁机单臂环尾猛的一拽,飞蝠身形踉跄躺下了。景瑞也被摔地上口吐鲜血,可是倒勾依旧勾着他的锁骨。翅膀再次扬起。

这时候的飞蝠虽然控制了景瑞,但它也倒在地上很被动,大嘴巴被震开依旧上来照着飞蝠的面门乱砍。小乌龟这个时候赶到了,大嘴巴直接扔了刀大喊:

“小乌龟,刀!”

小乌龟手朝前推,松手,刀滑向大嘴巴。景天见景瑞受苦,直接松了尾巴,几步上前单手提方印砸向飞蝠下腹。飞蝠痛的头微抬,一剑顺势斩下,景天起印格挡被震开。

大嘴巴接刀直接劈在飞蝠的脑袋上,“咔”,这次砍偏了却劈开了飞蝠脑袋,飞蝠单手起古剑斩向有点懵的大嘴巴,古剑力道不大却也斩的铠甲塌陷。

大嘴巴的肩锁骨碎裂,看着飞蝠裂开的头颅他一手提刀一手捂肩倒退着大笑,血水从嘴角流出。要不是黑鳄铠甲的抵挡,他的肩膀说不定就要给卸下来了。

景瑞被挂着停在半空,大翅膀慢慢落地。景天再次跳起来,冲到飞蝠面前重印砸胸,飞蝠胸塌陷,它的嘴被大嘴巴斩破,打量血水淌出。古剑斩过大嘴巴后掉落后边,手无力的收回,蓝色眼睛一直盯着景天,景天又一次举印砸胸,只有闷哼声响起。

小乌龟接过大嘴巴手里的刀,直接砍下了飞蝠的头。苦战到现在,景瑞被挂在翅膀上,锁骨洞穿,大嘴巴锁骨碎裂,景天满脸血,除了少许擦伤,没大碍。

小乌龟持刀斩断倒勾,救下景瑞。一直没吭声的景瑞在斩断倒勾的那一刻,“啊”的一声惨叫。

九斤两手握小刀,连蹦带跳朝山谷跑来。战斗已经结束,小伙伴们都受了伤,没有说话。飞蝠被打烂的大翅膀平摊谷底,身体无头显然被干死了。

景瑞见九斤回来了,一手捂肩艰难站起来:

“大嘴巴,收拾好妖兽尸身我们赶紧离开!”

说完放出法船跳上去,几人这才意识到刚才打斗动静太大,又都受了伤,在这深山里危险无时不刻的存在。

赶忙收拾不约而同的都跳上法船,景瑞拿出一张加持法力的符拍在身上,催动法船贴着山谷快速离开打斗现场。

景天他们离开大概一柱香的时间,一人飞行落在了打斗现场,景天他们若是在必然认识——方得志。紧跟着树林里一个身影蹿出,是个清瘦的年轻人,来到方得志身边,方得志收起法剑,

“听见动静就往这里赶,可惜还是来迟了,世子殿下有什么发现吗?”

方得志看着一起来世子殿下在现场查找问道,清瘦的年轻人在一摊血迹前停下,伸出青黑的手,指甲笔直细长,抹了点还没来得及干掉的血迹,搁鼻子前闻了闻:

“是飞蝠,看来是凶多吉少啊。”

世子殿下手指轻弹,血渍离手,青色面孔望向景瑞他们离开的方向,眼神阴厉:

“得到清剿的消息我们就放出消息,并驱离隔离带的妖兽。这飞蝠自视甚高,仗着修为跟它收的战仆对警告视若罔闻,终于玩丢了小命。”

方得志望着血迹说:

“不听话的家伙死了就死了。”

世子殿下嘴角微扬,轻蔑的一笑:

“飞蝠本事还是有的,针对灵魂、神识的声波攻击不管是群攻还是助攻,都能让对手猝不及防,无以应对。不过你说的对,不听话不能为我所用,死不足惜。”

“此次破例找世子殿下帮忙实属迫不得已,我不方便出手,族里认为还不到翻脸的时候,宗门内有些规定又不能逾越。”

“小事,几个筑基小娃娃而已,只要别忘了你的承诺。”

“世子殿下放心,只要拿到我想要的东西,对于家族来说就是大功一件,家族会不吝于一部功法的奖励的。何况大家都还是依附我族的合作关系,你们实力的提升对我族也是大有助益的。”

“那就好。”

“我现在就去找他们,世子殿下远远跟着就好,我找到他们我会示警,世子殿下只需拿下并控制他们就行了,剩下的事由我来。”

世子殿下点头,方得志腾空,朝景天他们离开的方向飞去,世子殿下隐身树林中吊在后面跟随。

景瑞控制着法船带着景天几个在树顶飞行,沿着一条峡谷,群山高耸,顶部石头裸露,薄薄的雾气袅绕,从山上往下看能见度很低。景瑞伤的很重,肩头的盔甲破裂锁骨裸露在外,一只手臂不能动弹。接连的战斗、飞行,法力也不济了。

找了块空旷地紧挨着密林的地方他停下了法船。

几个人的情况不容乐观,大嘴巴半边肩膀都是血。挨着脖子的地方跟景瑞一样,盔甲破碎,露出碎裂的肩胛骨。

几人跳下法船,各自找地方坐下,景瑞、大嘴巴开始敷药疗伤。小乌龟找大嘴巴拿到飞蝠的脑袋准备切开,它还惦记着飞蝠的妖丹。

景天手拿古剑翻看,这剑比福海的剑要窄,要轻,比林家老表的剑又要厚且重一些,介于它们之间。古剑开锋了,还算锋利,景天看了看大嘴巴,要不是有黑鳄铠甲,大嘴巴的半边肩膀就卸了。

飞蝠的脑袋被大嘴巴劈开,只是刀劈的不在正中,看不到妖丹。小乌龟丢了刀直接伸手进颅内掏,一颗手掌大小的妖丹泛着绿莹光,小乌龟激动的顾不上手上还糊着带血丝的脑浆,把妖丹丢进嘴里。

景天在小乌龟身后,拿着古剑在小乌龟后背壳上戳了几下:

“拿它跟灵药一起炼成丹药再吃不香吗?非得血次呼啦、生吞活咽的吃才带劲?”

“我也就是尝尝味道,没想过独吞。”

小乌龟吐出了妖丹,捧在手上递给景天,满脸堆笑,小眼睛看一眼景天又马上收回,不敢直视:

“我不是那样的龟,你是了解的。”

你是个不知脸为何物的家伙!景天翻了它一眼心里想着。

“跟灵药一起炼成丹药才能最大限度的利用!”

景天接过妖丹没理小乌龟,朝景瑞走去。九斤帮着大嘴巴解甲清理伤口敷上药,脸色难看:

“我们该去揍方得志!要是有福海在我们哪能吃这么大的亏?小天被整的几天不省人事,福海离开九重山都是因为他!”

大嘴巴盘坐在地,慢慢睁开眼睛想扭头看一眼身后说话的九斤,剧痛让他尝试几次后扭正了头,闭上了眼睛有气无力的说: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淡定,都这个样子了躲他都来不及还去找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