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再战飞蝠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12字
  • 2021-12-26 00:08:41

景瑞招回长枪,盯着飞蝠飞远,看着它朝远处山顶飞去,再看景天他们都满脸是血,不顾他们的伤情大喊:

“逃!赶紧逃!”

他放出法船先跳了上去,景天掺着大嘴巴,捡起方印跟小乌龟、九斤一起跳上法船。景瑞头也不回的控制法船逃离。

九斤满脸是血神情恍惚,小乌龟也吐血了精神不振。众人都受伤满脸血,景瑞神情紧绷只顾控制法船飞行。

飞蝠妖兽飞回山顶,看了看划破的翅膀,对身边的长毛黑影说道:

“你去跟着他们!”

黑影几个纵跳,消失无影。

景瑞带着景天他们一直逃,自从感觉飞蝠盯上了他们,他就不想停下来。天暗下来的时候,景瑞找了个山洞,几人钻进去他盘坐洞口,迅速开始吞丹药疗伤。

到天刚亮的时候,景瑞又带着大家开始逃,见到妖兽都绕着走,只要停下来他们就开始疗伤,接连几天都是这样。按他的说法总感觉有东西盯着他们。

又过了几天,景天他们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吃完烤肉几人再次跳上法船。大嘴巴忍不住问道:

“我们要去哪里?还是逃吗?”

“去找白成武的儿子他们!”

景瑞只顾着控制法船说,大嘴巴手搭船沿没好气的说:

“是打不过妖兽去找他们撒气吗?”

景瑞没理会,也不再说话,

“这个可以有!”

九斤直起身子,有些理直气壮的说。几人看了一眼九斤,没有说话。

接下来几天,景瑞都在上次碰到白成武儿子他们的地方寻找。终于在一处山间小溪边看到了他们,没有靠近景瑞就安排战术:

“他们有五人,白成武儿子最厉害我来对付,你们每个人应付一个。景天记住,不一定下死手但一定得下狠手。快速放倒对手,我、九斤、小乌龟、大嘴巴都需要你帮忙,我们实力不如他们,想打劫他们就靠你了。你明白吗?”

“嗯,明白了!”

景天点头。景瑞控制着法船瞬间靠近,几人跳下法船冲向各自对手。白成武的儿子一起五人,还没反应过来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劈头盖脸的被人打,白成武的儿子看清楚了景瑞,提法剑飞起:

“你们找死!”

说话间剑指景瑞,景瑞长枪带着火焰迎上,景天迎敌提方印反抽,弹开对方法剑,一记重脚踹在腹部,对方后退倒地,景天欺上方印横扫,荡开对方法剑,起左脚踢在对方肋骨,对方痛苦的捂着胸肋。景天举方印要砸头部,对方闭眼等死,景天一拳打在他胸口,对方口流血沫,不再反抗。

景天迅速解决第一个对手,赶紧朝被对方紧追的九斤跑去。对方见景天赶来,举起法器大锤就砸,景天又一记反抽,“轰”大锤刚撞上方印就飞了。

对方虎口崩开流血,不可思议的看着景天,景天扔掉方印,冲上去虎啸声起拳打胸口,对方整个人后飞撞上石头,景天又在前胸打了几拳,此人已无战斗力。

景天捡起方印提着对方身体,跟之前的家伙堆在一起,然后又冲大嘴巴而去。大嘴巴本来就占优势,对手见景天冲来已无心再战,被大嘴巴三两下解决,大嘴巴和景天围上小乌龟的对手,几番轮攻败下阵来。

白成武的儿子见己方四人都败了,本来拿下景瑞只是时间问题,但现在要面对对方的围攻。

九斤握着小刀,擦了一下嘴边的血迹,把四个失去战斗力的人拢在一起。看着白成武的儿子,他嘴带微笑一刀插在其中一人的大腿上,“啊”的一声惨叫,九斤开始挨个收储物袋,挨个的刀插大腿。

“啊……他们已经没战力了,你已经拿了他们的储物袋,干嘛还要伤害他们?”

白成武的儿子被景瑞几人围攻,看着九斤刀插四人大腿,感觉很无奈。九斤刀搁在一人脖子上,望着他,

“算了,不打了,我们的收获都给你们!”

白成武儿子松懈下来,手上的法剑垂下,缠着景瑞长枪的法力绳也松开了。大嘴巴突然发力刀拍他后背,景瑞一枪捅在他肩头,

“你们?你们……”

九斤扳起人头,作刀割脖子状,景瑞收了他的法剑、法力绳和储物袋,把他推向一起的四人。

“走!”

景瑞一刻也不想停留,拿出了法船五人跳上去飞走。

“小乌龟能炼化这法力绳吗?”

小乌龟接过绳子,以法力覆盖:

“恐怕得花点时间。”

“那就赶紧!”

九斤丢出储物袋:

“看看收获怎么样?”

景天他们离开后,白家五个少年查看伤势,正商量着接下来怎么办,突然一阵阴风伴着“咔咔”声,天上一片黑影飘过来。五人都捂着脑袋,

“啊…”

剧烈的头痛让人想一死得解脱,一个长毛黑影猛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一爪撕开一人脖子,血流如注,接着攻击余下的人。

白成武儿子抱头站立,看见这骇人的一幕,知道大劫到来,纵身飞起,想逃离此地。飞蝠掉转追上,白成武儿子被声波攻击身形不稳,飞蝠一剑刺穿他的身体。

可怜少年至死都不知道为何,他挺着带剑尖的胸,双臂微张,嘴巴只有出气声。飞蝠抓住他肩头一口咬住脖子开始撕扯咀嚼。

景瑞控制着法船快速飞行,小乌龟突然“嗯”了一声,

“法力印记消散,现在可以直接炼化这根法力绳了。”

“这么快,不是说要点时间的吗?大嘴巴控制法船!”

景瑞惊喜说着,就开始炼化法力绳留法力印记,小乌龟想了想说: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绳子的主人死了!要是不放心,就只初步炼化能使用就行了,等有空回族里了,让炼器师重新祭炼再行认主。”

几人听了小乌龟的话感到震惊,九斤又在咬牙切齿,

“死得好,接下来我们再去揍方得志!”

“揍个毛线啊!”

景瑞白了九斤一眼,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张雷符交给小乌龟,神色凝重的说:

“再战妖兽,小乌龟拿着这个雷符不用参战了,你保护好九斤。大嘴巴、景天我们三人一定要配合好,才有可能赢。我怀疑飞蝠一直在盯着我们,白成武儿子可能被它杀了。”

大嘴巴好像明白过来了,收起了不以为然的心思:

“你决定抢姓白的几个家伙难道就是为了这根法力绳?”

“不能大意,飞蝠妖兽实力在我们之上,而且它飞行声波攻击,让我们很被动。我们只有配合才有希望赢。”

景瑞很快炼化了法力绳,继续掌控法船,天色要暗下来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一个山坡,景瑞顺着山坡向上,在半山腰找了个山洞他停下来,几人钻进洞里。

没有架火烤肉,也不说话,景瑞要求晚上尽量隐藏行踪。几人躲在洞里刚歇了一会儿,借着夜色,一团黑影突然出现在离他们洞口一里的地方。黑影并没有避讳,直接站立着望着洞口的景瑞几人。

景瑞豁然起身也望着黑影,黑影慢慢后退隐入夜色中。景天几人没有理会,打坐休息,景瑞警戒洞口。

天刚亮的时候,飞蝠妖兽直接朝山洞飞来,双臂环抱着古剑,蓝眼看着景瑞他们嘴角上扬露出尖牙。“咔咔”声响起,景瑞高呼:

“出战!你俩退后,不必接战。”

既然被盯上,退后就是被虐杀,战才有活的机会。景天、大嘴巴、景瑞忍着头痛欲裂跟腹内翻江倒海的难受,出洞口一字排开以景瑞为中心。

景瑞举枪腾空飞起,飞蝠直接冲他而来,景瑞直接打出雷符,“轰”,雷符贴着飞蝠胸口炸响,声波攻击立止。

飞蝠震的身形晃动,身体强悍影响不大。它连拍翅膀稳定,尾锤扫向景瑞。

景瑞躲开,大嘴巴趁势举刀砍向飞蝠,飞蝠单手握剑迎击,震开大嘴巴。景瑞握枪横扫飞蝠回剑拨开,飞蝠尾锤收回时景瑞挥手出法力绳缠绕,大嘴巴又举刀攻来。

一连串的攻击都在飞蝠被炸后的疲于应对,尾锤被缠都没有理会。景天在地上着急,见尾锤被缠,他找机会纵身跳起抓住了绳子。

刚刚稳定身形的飞蝠,正要再次发起声波攻击,尾巴好像被重拽,连拍翅膀却很吃力,侧飞脱离景瑞、大嘴巴,吊着景天向山下滑翔,姿势别扭。

景天一手抓绳子,一手提方印,死死不松。飞蝠震惊,一个孩子怎么这么重?

景瑞、大嘴巴紧追,找机会攻击。飞蝠很被动,要躲避攻击、稳定身形,关键还要处理尾巴吊着的家伙。触地、撞石头都被景天弹开,一人一妖兽纠缠着朝山底坠去。

小乌龟、九斤走出洞口,见景瑞、大嘴巴追下山,他俩也跟着跑下山。

山腰石头处黑影闪现,这次他们看清了黑影,背后黑毛覆盖,身前脖子以下是黄绒毛。似人非人、身形佝偻、面目狰狞,手脚都是利爪。拦下九斤、小乌龟喉咙发出“咯咯”的声音,听起来瘆人。

黑影直奔九斤,速度太快九斤没反应过来后背青衣撕开,抓出三道血槽,血肉翻开血水滴落在石头上。

九斤怒视黑影,黑影一击得手当着九斤的面举起爪,伸出猩红长舌,爪上血水滴落,喉咙“咯咯”声更大了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