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狼狈不堪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04字
  • 2021-12-26 00:04:36

清晨,雾气腾腾,几人收拾好,放弃了价值不大的红蜘蛛残骸,继续在崖底搜索前进。他们用了两天走出崖底,没再碰到任何生灵让景天几人很郁闷,看来两只蜘蛛也是无人敢惹的主。

景瑞找机会腾空飞起,查探路线情况,大嘴巴开口:

“不用看了,在隔离带怎么跑都不会丢,不是这边就是那边,找到高墙就能回,看个毛线啊!”

“那我们继续往边沿地带前进,走到那里算那里。”

景天想了想大嘴巴的话,也对,狭长的隔离带找高墙不难,所以什么方位路线都不用看,闯到哪里是哪里。

接下来的几天,景天几人没再碰到妖兽,古树开始稀疏,偶尔有大石块裸露在外,视野比之前开阔不少。

忽然前面传来打斗的声音,几人快速朝打斗方向靠近,不过为了先探明情况,没有选择直接靠近而是朝山腰高处走。

接近的时候景瑞腾空远眺,看了会落下来跟景天他们说:

“是白成武的儿子他们五个家伙,跟两头妖兽在缠斗。”

“等他们打完了,我们上去抢了他们!”

九斤兴奋的说道,好像有机不可失的感觉。景天看了他一眼:

“走,我们绕开他们。”

几人不再说话,继续沿边沿地带前进。妖兽不再出现,几天下来都是吃凶兽的肉,觉得都没味道了。

地方不大,人的想法都一样,所以碰到同门很正常。前方又有人在跟妖兽打斗,只是这次六个同门被十多个狗头妖兽围攻,情势已经十分危急。

狗头妖兽,前肢短,后肢像青蛙腿,靠弹跳行走,头似狗头,犬牙外露咬合力惊人。一般妖兽,没有血脉传承神通,只是本能的灵力转化法力,加持肉身跟攻击手段。狗头妖兽身体独特又有法力加持,再加上都是成群结队活动,惹上它们甚是难缠。

六个同门被十多个狗头妖兽围攻,一个同门倒地,胸骨碎裂,大片血迹渗透,已经丧失战斗力,还有一个被咬掉手臂,单臂支撑继续战斗。还有四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势,他们被拿下只是时间问题。

景瑞拿出了法船,四人一龟跳上法船:

“我们直接在他们头顶降下来!作好战斗准备!”

景瑞交代完毕,控制法船直接朝打斗战场飞去,法船还在空中景瑞拿出长枪,朝打斗圈外的一头狗头妖兽投掷。长枪借助法船飞行惯性,犹如画在天空的一条粗黑线扎向目标。狗头妖兽淬不及防,长枪穿透胸腔,景瑞双手掐诀,伸手一招,长枪画了个弧掉头飞回,再次被景瑞抓在手中。

众妖兽抬头,散开。法船在它们头顶停下,三人一龟从空中跳下,景天举方印朝妖兽砸去,小乌龟、大嘴巴挥刀就砍,九斤举拳利用步法与妖兽纠缠,景瑞停留在空中,有妖兽弹跳开他抬枪便刺。

四人一龟的到来,六个同门的危机解开,倒地不起的同门认识景天,激动的大叫:

“是景天师弟,他们是景天师弟!”

“不要放走这些畜牲!”

景瑞在空中吼道,被围的同门也飞起来两人,手提法剑,防止狗头妖兽利用弹跳优势逃遁。

景天丢掉方印,直接跟妖兽对轰拳头,不知道厉害的狗头妖兽,一碰到景天的拳头就前肢断裂,景天趁势而上重拳轰在妖兽胸口。妖兽胸口塌陷嘴喷鲜血倒地,接连轰杀两只妖兽,加上大嘴巴、小乌龟还有天空中景瑞的强势,现在情势扭转。

狗头妖兽已有退意,又有两个同门携法器跃空而起,谁想跑就趁势攻上,落地就会被景天追上捶死。

狗头妖兽已彻底无心战斗,形势呈一边倒的虐杀。有三只狗头妖兽几步弹跳离开战场,朝树林逃去,两只被飞起来的四位同门围杀,一只已经逃远,景瑞紧追又是一记远投,都已经逃离最后还是被击杀在树林边。

倒在地上的同门望着景天大吼:

“多谢景天师弟援手!”

然后大口咳血,景天提着方印赶到他身边蹲下,这人他确实认识,当初在擂台边买福海赢的家伙。这次出来想赚点灵石,哪想到会遇到妖兽围攻,按他的说法,他们被这群狗头妖兽围攻了半天,以为会死这里的。

“都是同门,见有难理应援手,无需客气。”

景天说完拿出疗伤丹药喂了他两颗,剩下的丢给了他。另外被咬断手臂的同门景天也给了一瓶疗伤丹药,两人感激不尽。

其他人收拢妖兽的尸体,足足十二头妖兽。开颅取了妖丹,同门托在手中送至景瑞跟前,

“没有你们,我们六人就死这里了,这些妖丹你们收下,我们留下妖兽尸体就好。”

景瑞也不客气,留下了六颗妖丹,

“对半分吧,你们出来一趟也不容易,还伤了两人,尸体也对半分,接下来我们需要口粮。”

六人感激不尽,伤了两人已无心继续历练,收好妖兽尸体、妖丹,扶上受伤的同门跟景天他们道别,然后朝高墙飞去。

“他们六人的战斗力应该强过我们,我们遇上这群狗头妖兽也一样会处境不妙。”

大嘴巴望着离去的六人感慨道,景天看了大嘴巴一眼,盘坐石头上:

“他们的战斗力也许强过我们,但我们遇上这群狗头妖兽不会是他们这样的结果。”

大嘴巴几个都看向景天,景天解释道:

“面对围攻,首先就要有绝对杀伤力的攻击手段,再强大不能解决对手就只能跟他们一样陷入缠斗,结局就成这样了。再说,我们准备的要比他们充分。”

“说来说去还是我们比他们强!”

小乌龟最后总结道,景瑞看了周围一眼:

“原地休息吧,反正不急,今晚就歇这里了。”

远处时隐时现的山顶站立着两个身影,一个是景天他们刚降落的时候遇见的长毛黑影,旁边站着只身形高大的飞蝠妖兽。两兽居高盯着景天他们,整个战斗过程都被看在眼里。

飞蝠妖兽嘴角上扬,露出参差不齐的尖牙,给人感觉阴寒瘆人。头顶耳朵小而尖,朝上,两只绿色眼睛似鼠眼,放着精光,没鼻子只有两个孔洞。

“在这等我!”

声音嘶哑低沉,飞蝠妖兽没有多说,纵身跳起来,呼啦一下打开包裹身体的庞大翅膀,翅膀前沿由骨架支撑,每个节点都有角质倒勾。

飞蝠一身绒毛,两臂环抱似人臂膀,手五指细长尖锐,捏着一柄青色古剑。腿短脚趾成利爪,拖着一条七、八长的尾巴,末端有个圆球。整条尾巴跟圆球都似角质龟裂,又好像是鳞甲。

飞蝠朝景天他们滑翔而去,就像一个庞大的黑影在天上飘过来。

“小心!”

景瑞最先发现示警,景天几人站起来手持法器盯着飘过来的飞蝠妖兽。伴随着一阵阴风跟细微可闻又非常急促的“咔咔”声,飞蝠还没有靠近景天他们,景天五人头痛欲裂,心里躁动,腹内翻滚欲吐。

景天、景瑞蹲下抱头大吼,大嘴巴持盾退到小乌龟、九斤身边蹲下,以盾遮挡防护。飞蝠越近这种声波攻击越厉害,景天几人恨不得扯下面皮揪下脑袋。飞蝠在他们头顶调转飞向高空。

“站起来迎敌!”

景瑞扯着喉咙喊道,几人鼻子流血趁攻势减弱,都站立着盯着天上的飞蝠妖兽。飞蝠一个俯冲,再次携声波攻击而来。

“啊……”

几人惨叫,景天提方印站着,呼吸急促,脑袋像有人在搅动,看到的景物都发生了扭曲。一口血喷出,眼睛、耳朵、鼻子都在溢血,这种情况景天他们从来都没有遇到过。景天硬撑盯着飞来的飞蝠妖兽,靠近的瞬间景天大吼:

“去死吧!”

景天使全力把黑方印砸向飞蝠,飞蝠挥剑劈斩,“锵”的一声,飞蝠身形晃荡差点不稳,劈开方印,连拍翅膀稳定。景瑞举枪戳向翅膀顺着一划,翅膀被划开一尺长的小口。

飞蝠懊恼,它所遇对手都撑不住它的声波攻击,一轮攻击后,都无还手之力等着虐杀,这几个小家伙还敢反击?它后爪蹬向满脸是血的大嘴巴,大嘴巴举盾护着小乌龟、九斤。

“砰!”

大嘴巴被重击连人带盾弹开,飞蝠顺势一甩尾巴砸向小乌龟,小乌龟吓的“啊啊啊”大叫缩头转身,圆球砸在小乌龟后背,小乌龟翻滚几圈赶紧扭头查看,被吓的不轻。

飞蝠再次翅膀连拍,朝大嘴巴攻去,大嘴巴被踹飞倒地刚爬起来见飞蝠又朝他飞来,急忙举盾后退,碰到一块大石头顺势蹲下。

飞蝠双爪蹬在龟甲盾上,“嘭”大石块碎裂,龟甲盾平在地上,大嘴巴不知生死。飞蝠这所有的攻击流畅,瞬间完成。

“大嘴巴!”

景瑞持枪,景天提方印叫喊着围过来,飞蝠踹平大嘴巴后掉转,见两人赶来它朝高空飞去,景天又一次扔出方印,景瑞也投出长枪,长枪被古剑斩落,方印被它躲过。

景天跑到大嘴巴这里,翻开龟甲盾大嘴巴蜷缩在里头,一口血喷出。应该没生命危险,不过伤势也不轻。景天扭头看向飞蝠,飞蝠这次也没讨到好,翅膀被划破,它回头看了景天几人一眼朝远处山顶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