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发财了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67字
  • 2022-01-09 00:27:39

景瑞面对的黑尾蝎见福海打杀了同伴,它无心再战,掉头朝来时的山坡爬去,想进入山林逃走。

景瑞哪能让它走,跟在后面扯它的腿,拿鼎撞击蝎子尾巴。大嘴巴、九斤虽然还在僵持,只要找到机会拿下黑尾蝎,问题不大。这边已经不用担心了。

景天、福海在蜈蚣身体两侧,福海被蜈蚣爪子抓着了衣服跟景天一样。

蜈蚣庞大身躯侧立,尾巴跟毒牙同时攻向福海,福海起鼎迎挡毒牙,只听“咣当”一声蜈蚣的头被震开,巨大尾爪其中的一个抓向福海后背,抓烂衣服,在福海后背划了一条血槽。

景天趁机举鼎猛砸蜈蚣身体,药鼎落下,在蜈蚣身体甲壳砸出了个深坑,没有破。

蜈蚣倒下身躯,疼的扭头摆尾。景天跳上蜈蚣背,照着坑继续砸,壳甲破开,露出了白色的肉。

蜈蚣巨疼,摇晃着头部,被砸开的身躯往后,却没了剧烈的活动,只剩爪子深深扣在泥土夹杂碎石的地上。

福海后背鲜血流下来,忍着疼扫断两条蜈蚣腿,脱困走到蜈蚣面前。正面对着它。

景天朝前走了几步,在晃动厉害的地方停下来,举鼎猛砸,看见了白肉收手。

蜈蚣想翻身,只是受伤往后的身躯不听使唤了,只剩前头还在拼命摇摆。

景天走几步就砸个坑,刚出现时威风八面,现在狼狈不堪的大蜈蚣翻不了身只等挨宰。

景瑞解决了黑尾蝎,过来帮忙。福海坐在一旁,吃了疗伤丹药,景瑞给他背后敷上疗伤药,一条血槽,伤口醒目啊。

蜈蚣的后颈被砸后,它的头已经抬不起来不能摆动了,毒牙在地上咬合,挖出了两个坑。

景天不歇息,走到蜈蚣头部,抡鼎砸蜈蚣的头部硬壳。直到头壳破露出白肉夹杂碎壳,才停手。

蜈蚣凶威不在,彻底不能动弹了,只是尾爪还在舞动,后面的爪子很不协调的还在两边爬,却挣不动前面庞大身躯。

大嘴巴、九斤也过来了,累的够呛。其实,他俩解决蝎子应该用不了这么久,力量虽不如景天、福海,但对付黑尾蝎足够了。

只是没有经验,缺乏信心,关键没有福海一往无前的猛劲。

几人坐在地上喘气,大嘴巴抓起身边的泥土朝福海丢去:

“总是嚎着要打凶兽,这回舒坦了吧?”

“舒坦,爽!哎哟……”福海也抓把泥土回敬大嘴巴,哪知动作大扯着了伤背。

“你们俩个真是怂,九斤就不说了,大嘴巴你的鼎都赶上黑尾蝎的重量了,半天都解决不了,你在逗蝎子玩呢?”

福海两手撑地说道。

九斤不留情面道:

“我们只是不想背后被开个血槽。”

景天没有说话,起身找九斤要了调料,走到大蜈蚣边上,捡起之前打斗蜈蚣的断肢,朝火堆走去。

景瑞去捡蝎子的躯体,大嘴巴、九斤也跟过去。蝎子堆在蜈蚣旁边,然后都围着火堆烤蜈蚣腿。

福海拿起蜈蚣腿,架火上烤了一会,拿出来敲开壳,洒点调料,热腾腾的白肉带着调料香味,咬了一口:

“啊,真香。九斤,刚才打斗,我还打掉了一只蝎子前夹,快去捡来。”

“烤蜈蚣腿不错,就是没有酒啊。”

大嘴巴满脸遗憾的说。

福海接话:“下次再来,我带上我爹的酒,咱们也体验一下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豪情!”

几人吃着烧烤,扯着闲话,腿不够就跑到蜈蚣边上去敲。

几人虽然经常烤肉吃,但是手艺有时候不到家,烤糊了也舍不得丢,因为糊了里面的肉更香。

不一会儿,几人吃的脸上糊成了大花脸。你指指我,我点点你,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又开始上演,已然忘了他们深处莽莽大山。

清晨,几声鸟鸣叫醒了景天,他坐起来,福海他们还在睡觉中,没有打搅。

自己盘坐默念炼体法诀,意识空明,身体轻盈。半个时辰后起身,在一旁打起了《万象拳法》。

过了一会,福海他们几个都醒了,开始了早上的修炼。景天练习了几遍拳法收功,来到了福海身边:

“福海,你跟我到山脉那边看看,大哥跟大嘴巴、九斤你们在这里守着。”

“还要去找凶兽吗?”

景瑞吃惊的问。

“不是的,这次出来已有收获,打算回去了。只是回去前想看看山脉那边。”

“对对对,为下次出来先踩点。”

福海痛并快乐着说,

“昨天没听见兽吼吗?那边的凶兽绝对厉害的。”九斤提醒道,

“你这已经不是修行,是出来作死!”大嘴巴不客气的说,

景瑞也谨慎的说道:

“在实力没有提升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去那边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景天没理会:“我只是想过去看看,翻过山脉,那边据我们所知没人到过那边,看一眼就回。”

说完景天就朝山脉走去,福海紧跟上,景瑞没有阻拦,跟大嘴巴、九斤原地练习拳法。

山脉陡峭,树木很少,都扎根在石头窝窝或者石头缝里。

没有扛着鼎的景天跟福海身轻如燕。扯着树根,踩着石头半个时辰不到就到了山脉顶。

远望,灰蒙蒙的天空下,大山林立。山峰就像埋入空中,到处是粗大古树,一条宽大笔直的河流,势不可挡分开这片土地。

没有靠近,都能体会到这气势。就像一把剑,任你高山万重,一剑斩开!

景天收回神情,跟福海顺着山势往下,继续深入这片没人来过的地方。

下了山脉,行走在林中。这里跟他们来的那边区别不大,除了树木更高大些,林中更空旷。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想抓紧时间探索的更远些。大约两个时辰后,林中开始出现大的石块,细看发现是建筑石料。

景天停下脚步,眼睛扫过周围,林林散散的石块散落林中。都是曾经建筑用的石块,难道这里曾经有过建筑?有人居住过?

一声鹰唳划破长空,景天收回思绪,警惕的看向天空。透过树叶屏蔽留下不多的缝隙,一个巨大的阴影划过。

景天、福海两人神情严肃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景天开口小声说道:

“走,我们回去!”

两人轻手轻脚往回走,没有发现异常,不由得加快脚步,最后直接跑开了。回到景瑞他们这里只用了两个时辰不到。

“那边有什么?”九斤好奇的问。

“能有啥,到处是山,树,只是更古老、更原始而已。”福海漫不经心的回复。

景天跟他们讲了那边的情况,还说了自己的猜测:那边曾经有人,有建筑。只是没有提有大鹰的事。

收拾收拾准备回去了,景天、景瑞两个人,抓住蜈蚣的毒牙,拖着十几丈的躯体。

本来死而不僵的爪足也不动了,昨晚烧烤更是敲掉了不少。福海有伤,跟大嘴巴、九斤扛蝎子。

鼎装不下就抓住蝎子尾巴拖。回来的路走的慢,但是走走停停当修行,几人都很满意这次出来的收获。

“你们猜这条大蜈蚣可以卖多少灵石?”福海边走边问。

“能换成灵石么?我还从来没见过灵石呢!”九斤大眼看着福海。

灵石,这片天地灵气缺乏,没有出产,都是大教派、家族以聚灵阵法凝聚而成。几个小家伙平常也只是听说过,没见过。

景瑞:“我想应该可以卖两百块灵石。还有这五只黑尾蝎,都是炼丹药材。总共应该值五百块的灵石吧。”

九斤:“哇,这么多,发财了发财了。”

福海:“这大蜈蚣背上要是没那么多大窟窿,兴许值更多!”

大嘴巴:“没窟窿整不死它,难道你让它活着跟着你去换灵石啊?”

福海:“那是,活的都不知道怎么下手。昨晚烧烤吃掉那么多的腿,应该也可以换不少灵石。”

“啊……!”众人停下来看着福海。

福海:“哈哈哈哈…瞧你们这点出息!努力修行,将来值再多灵石的凶兽,哪怕是先生说的远古大凶,照样把它打死了烤着吃!”

景天:“卖掉换成草药,我要炼丹!”

景瑞:“炼吧炼吧,简单的丹药都要去麻烦丹老,不好。”

大嘴巴:“先去集市找地方卖了,再买草药。”

几人用了五天时间才回到族里,没有回村落,直接来到集市。集市紧挨着景族,由景族建立并管理。一是增加收入,二是互通有无。

集市挨着大族景族,热闹可想而知。铺面有景族自己人打理也有一部分租给了外人。

来这里买卖的有景族自己人,也有当地土著,更有天南地北的人。

几人拖着蜈蚣蝎子刚到集市,就被人围住了,人们很少见过这么大红似火的蜈蚣跟黑尾蝎,都过来看稀奇。

在一处丹药铺面前空旷地停下来,刚摆好就有人问询。几人都没有卖过不懂。这个时候,铺面里走过来一位面色和善的老人,老人看着景瑞笑着说:

“小家伙,你们是五长老那一脉的吧?”

景瑞对着老人揖礼一拜:“那是我爷爷,不知您老是?”

老人:“老夫景荣,为族里打理集市的丹药铺面。论辈分,跟五长老也就是你爷爷一个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