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战红蜘蛛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76字
  • 2021-12-26 13:35:53

景天心里一紧突然醒转,是啊,我们还没到横行无忌的地步,都不了解这里怎么就进来了?

景天让景瑞打开他的储物袋,拿出在万德财那里买的五颗雷,装进布袋里以防万一。

“这里应该少有人来,都小心戒备,防止妖兽偷袭。”

几人都是法器在手,在崖底搜索前进。好一阵都没有发现任何生物,这让景天几人显得有些沮丧。崖底古树林里除了阴暗,枯枝败叶散发的腐质气味不见活物:

“越是这样的环境我们越要警惕,强大凶兽妖兽都有领地意识的,周围很少出现其他生物。”

景瑞提醒着几人,让大嘴巴松懈下来的神经再度紧绷。几人继续小心翼翼呈半月形向前搜索。

大约一个时辰后,一行人摸到了一处空旷地,空中依旧遮天蔽日,周围的树木树枝明显被修整过才,使得此地相比其他地方显得空旷许多。

几人谨慎前行,没有进入空旷地,只停留在林中继续观察。空旷地的一边有个碎石斜坡,斜坡后面是几十丈高的悬崖,悬崖底是个三、四丈宽的山洞。从景天他们这里看,山洞被斜坡遮挡呈半掩之势。

所有看到的都在提醒景天他们几人,这里应该有生灵活动。碎石斜坡应该是从山洞清理出来的,仔细看坡底那里有大量的兽骨,大块的甚至堪比成人。

景瑞示意景天跟着一起,慢慢靠近斜坡。大小不一的骨块从坡顶到坡底都有,有的时间久远有的还带着新鲜血肉。

再往前走了几步,猛然发现有人族的胸腔骨架,四肢残骨,五个头颅。两人汗毛咋起倒吸了一口凉气,坡顶山洞这个时候传出了“嘶嘶”声,两人赶紧退到空旷地,抬头看向山洞。

悉悉索索的声响从山洞传出,感觉有东西在走出来,

“小心!九斤退到树林里,小乌龟跟他一起。”

景瑞拿出黑方印丢给景天,大嘴巴一手持盾一手把刀,小乌龟张嘴吐出把刀护着九斤退到林边。一只庞大的红色蜘蛛爬出山洞,

“看到了,卧槽,发财了,发财了!”

大嘴巴兴奋的大叫,

“抽什么风!认真点,这是在搏命,不是找刺激!”

景瑞明显感觉不似以前的凶兽,呵斥大嘴巴,刚说完红蜘蛛两颗颚牙来回梭动发出“嘶嘶”声,从嘴里喷出一张蜘蛛大网朝坡下覆盖。

景瑞一直神情紧绷盯着,看见网还没变大,他运功手掌一团灵火瞬间打向蛛网。蛛网打开一半被灵火阻挡,在空中对峙。

大嘴巴也打出灵火助攻,红蜘蛛爬至坡顶探出前肢由上而下插向大嘴巴,大嘴巴倒地举盾阻挡,蜘蛛腿上绒毛似猩红钢针,前肢似钢刀从龟甲盾上划下来,火星直冒却不留痕迹。

在要划走的时候大嘴巴举刀猛砍,蜘蛛前肢微微晃动,带着火星不见丝毫受伤。

几人面色凝重,这确实比凶兽强大难打。空中蛛网被两团灵火焚成黑烟,大蜘蛛见一击落空,庞大身躯从坡顶跳下,八爪支撑着身躯碎石乱飞,腥风四散开来。

落地瞬间一根蛛丝吐向景瑞,景瑞又打出灵火。蜘蛛嘴巴梭动一股黑色液体射向景瑞,景瑞撑大法力防护,黑色液体穿透法力防护带着粉色烟气奔景瑞而来,景瑞纵身跳开。

蜘蛛毒打在石头上,石头被蜘蛛毒覆盖化为青烟消散不见。

蜘蛛毒能腐蚀法力,让景瑞他们大惊,大嘴巴趁蜘蛛攻击景瑞,手松刀悬,一团灵火打向蜘蛛嘴巴,灵火附着嘴巴燃烧只露出两颗颚牙,蜘蛛横扫前肢攻击大嘴巴,大嘴巴跳开。

一直没有很好攻击手段的景天举方印靠近蜘蛛,砸蜘蛛腿,效果不好。他着急的看向小乌龟,大喊:

“小归刀拿来!”

小乌龟挥手一甩,刀送至景天身边,景天扔了方印,双手举刀跃起斩向蜘蛛腿关节处,‘咔擦’腿断蜘蛛身形一颤。

景天大喜接连几刀,蜘蛛一边四条腿都被斩断,蜘蛛身形不稳。景瑞趁势持枪攻向蜘蛛薄弱的腹部,用力捅穿蜘蛛大肚子,本来八肢支撑蜘蛛身躯现在断了三肢,腹部重伤蜘蛛趴伏在地。

景瑞、大嘴巴飞身悬在蜘蛛背后继续攻击,景天一手抓着方印一手提刀跳上蜘蛛头部,这个时候,景天更喜欢蛮力重伤——方印砸头。

还没来得及结果残喘的蜘蛛,忽然山洞又蹿出一只个头更大点的蜘蛛,几步就冲到坡顶。

一口毒液喷向大嘴巴,前肢扫向景瑞、景天。大嘴巴举盾挡毒,毒液喷在龟甲盾上‘呲呲’冒青烟,留下道道白印。景瑞、景天躲开前肢攻击。

这应该是只母蛛,出乎几人的意料。母蛛两拨攻击后吐出蛛丝,蛛丝缠绕重伤垂死的公蜘蛛腰部,猛的向后一拖,就到了坡上快到坡顶了。

“不要让它拖进山洞!”

景瑞大声说道,随即飞向坡顶,一团灵火打向母蛛嘴巴。母蛛猛甩头不肯放弃,大嘴巴趁机飞向母蛛后背持刀猛砍。

景天提刀跟方印纵身跳到坡顶走到母蛛身后,挥刀砍开了母蛛腹部,绿色液体流出。母蛛痛的昂起被灵火焚烧的头,蛛丝断开,红蜘蛛从坡上滑下来。

公蜘蛛艰难掉转头,喷出一张蛛网,罩向坡顶,

“小心!”

九斤跟小乌龟一直关注着战斗,提醒景天他们。然而蛛网已经打开,景瑞、大嘴巴刀砍没效果,灵火焚烧需要时间,可是蛛网打开网住后又开始紧缩。

景天没被网住赶紧上前挥刀救援,蛛网丝毫无伤依旧收缩。

九斤提醒后搬起石头砸向公蜘蛛的头,公蜘蛛似乎用尽了最后的气力,毫无反抗了。但是九斤跟依然持续攻击它。

景天见刀割不开蛛网,他掉头持刀砍向蜘蛛腹部。母蛛转身脱离景天攻击,面向被网困住的景瑞跟大嘴巴。张嘴喷出蛛毒,危机时刻景天却无能为力,着急大喊

“啊……”

小乌龟飞身来到坡顶,口念法诀,龟甲盾化为乌光从蛛网透出,瞬间放大阻挡,蛛毒又一次喷在龟甲盾上化为青烟。

景天冲到母蛛身体一侧,挥刀猛砍,母蛛的腿接连被斩断,母蛛身躯触地移动艰难。景天跳上后背,砸印插刀,然后又朝前走到母蛛头部,

“景愣子别砸啊,刀砍就好了啊!”

小乌龟急的跳脚,景天单手挥刀斩向蜘蛛头,蜘蛛头剩一点组织粘连未掉下,挂在那里了。

景瑞、大嘴巴被困蛛网,在持续不断的灵火焚烧终于脱困。坡下的蜘蛛被九斤持续攻击,景天不放心,下去直接砍下了头。

休息了一下,大家开始收集整理蜘蛛残骸。小乌龟拿九斤的小刀,小心的切开蜘蛛头部,取出两颗泛着绿光的妖丹,很想一口吞了终究在景天的注视下忍住了:

“低阶妖丹而已,差劲。不过在这天地也是少有,算稀罕物了。”

小乌龟不屑的把妖丹丢给了景瑞,景瑞连忙收进储蓄袋,四人一龟辛苦半天就为这个了,不能有闪失。

“能提取那个黑色毒液吗?这毒液都能腐蚀法力防护了。”

景天发现这两只蜘蛛虽然不厉害,也就是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偷袭差点出差子。但是也不是完全无可取之处,比如蛛丝刀砍不断,这蛛毒能腐蚀法力,穿透防护。要是能利用就好了。

“可以提取,只是这两蜘蛛境阶低作用不大。”

小乌龟边说边持刀收拾,不一会功夫交给景天两小瓶黑色毒液,

“都被它消耗掉了,所剩不多。”

景天小心收起来,提刀朝山洞走去,景瑞他们也很好奇跟着景天。山洞里腥臊味很重,洞里横七竖八的都是兽骨,不比外面少。

靠近里面洞顶,悬挂这一串串拳头大小的蜘蛛卵。细数十多串,每串三、四粒蜘蛛卵被蛛丝束缚紧固洞顶。蛛卵绿莹莹中带点猩红,甚是好看。

景瑞灵火烧断蛛丝,小心取下收进储物袋里。

“这玩意孵化出来养大可以帮忙打架,只是形成战力时间漫长,不如烤着吃了。”

小乌龟砸吧一下嘴意有所指的说,

“你不怕有毒吗?”

景天白了一眼小乌龟,洞里没其他东西了,几人退出山洞。天色渐暗,这里属于红蜘蛛领地还算安全,几个人决定就在这里歇一晚。

景天持刀砍下两只蜘蛛所有的腿,留下两条完整的交给景瑞收起来,等回去了让福海尝尝鲜。

剩下的几人开始架火烤腿,这比凶兽要劲道有味,蕴含灵力,虽然微不足道。

四人一龟围着火堆,吃的满脸黑炭满嘴油,四周寂静无声,只有偶尔从远处传来几声兽吼,大嘴巴垫着脚忽然冲远处大喊:

“吼吧吼吧,明天我们去找你!”

几人哈哈大笑,这个夜晚坡顶火堆边充满激情,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那是通过自己辛苦努力而有所获的满足,那是孜孜不倦,不费光阴,努力成长的自豪。

每个人几支腿被消耗殆尽,景瑞、大嘴巴打坐运功吸收所得。小乌龟不搞这些始终坚信:龟爷随着长大,神通自现。九斤念叨着要是福海在就好了……

一夜无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