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初入隔离带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03字
  • 2021-12-25 00:12:12

“有,只是等阶不高,勉强达到了筑基巅峰。”

小乌龟在一旁似有话说,景天低头思索了一会,问道:

“法器材质如何?”

“法器材质一般,要是材质好的话肯定会提升等阶的,都是老熟人了实话实说。”

“那算了,麻烦万师兄了。”

“小事,不麻烦,以后景天师弟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万德财收了丹药起身,景天也跟着站起来拱手相送出院门。转身看着小乌龟,小乌龟站立院子里,身形未动两眼翻看一眼景天又收回目光。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景天来到石桌旁坐下,拿起《符箓大全》开始手指画符练习。小乌龟靠拢过来,

“这次去隔离带,据说那里天地最接近,灵气比其他地方要充足,有妖兽经常在那里修行出没。而借助灵气修行的妖兽都会有妖丹,这玩意对修行有很大的助益……”

景天猛的抬头看着小乌龟,小乌龟脖子朝后扯:

“看什么看?你一个没有筑基、炼体炼的稀里糊涂的家伙这玩意对你没用。你不是想买法器盾提升大嘴巴实力吗?我有啊,保证这天地无人可破的法器盾牌。我只要这次出去所获得的妖丹。”

景天盯着小乌龟,看的小乌龟都有些不自在:

“你想拿你的盾换这次出去所有的妖丹?你睡醒了吗?妖丹怎么对我无用?都是拿来修行的,我可以拿来炼丹谁都可以用,你少糊弄我!”

“拿我的法器盾换几个低阶妖丹?你睡醒了没有?做梦了吧!”

小乌龟特别不服气,张口乌光一现,一块乌光尽显,遍布龟甲纹路的盾被小乌龟把持。乌光散尽,龟甲纹路内敛,法器盾回归朴实无华,就似一块四周微翘的乌色木板。景天心里惊诧,知道这块盾是好宝贝,然而表面却无动于衷,小乌龟抖了抖龟甲盾:

“你觉得我有多傻才会拿它换你几个低阶妖丹?”

“你的意思是借用一下就要换全部的妖丹?一块木板而已,还天地间无人可破,我们几个就是靠打凶兽起家的,妖兽嘛,现在的我们实力也增长了,没这块木板一样照打不误!”

小乌龟有些急切,妥协道:

“那我借给你们用了,到时候妖丹炼成丹药我也应该有份!”

景天起身接过小乌龟手上的龟甲盾:

“那是当然,凡是出过力的都有份,借法器用也算。不过,你这盾真的无人可破?”

景天边说话边上下里外打量龟甲盾,弯腰把龟甲盾平放地上。小乌龟抬头平视:

“这天地灵气匮乏,诞生不了能破我盾的狠人,你还真拿它当块木板看了?”

景天运足气力捏拳,血气翻腾一声龙啸惊天。“轰”的一声响,重拳砸在龟甲盾上,气劲翻卷四散,龟甲盾纹丝不动。景天起身拳头震痛,慢慢两手背负身后。小乌龟“啊”的一声,连忙捡起龟甲盾里外翻看检查。

“嗯,还不赖,大嘴巴回来了你给他。”

所有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该出发的日子。九重山筑基期的弟子愿意去的都被召集在擂台这边的广场上,接近两百人。站在人前的是以海坤为首的觉脉、醒灵境的弟子,这十多人带队。景天四人一龟也在人群中,雷岩朝他们走过来:

“不是早就通知筑基期的才能去吗?没有筑基去了有危险的。”

景天搭手一礼,连忙解释:

“雷岩师兄,我们五个一起,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跑,问题不大,也就是出去见识见识。”

雷岩对景天知道一些,他其实指的是九斤,想着景天的炼体实力,不比筑基了的差,小乌龟化形了也相当于筑基,四个带一个问题的确不大。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回到领队海坤那里,海坤看了景天一行人一眼没再理会。挥手一甩,一块遮天大毯平铺空中,

“出发!”

所有人都纵身一跃,跳上去,景天五人也跟着跳了上去,找了个角落盘坐下来。海坤盘坐在前,控制着飞毯朝目的地飞去。

景天扫了一眼人群,发现方得志几人尽然也来了,方得志扭头发现景天正盯着他,连忙收回目光。

白成武的儿子跟侄子一行五人也在其中,万金枝也来了,只不过她跟海坤靠的很近。不见万德财,也是,首先这种历练他不需要,至于赚灵石相信这次回去的弟子有很多都会找他,一样赚的盆满钵满。

一路劲风撕扯,飞毯比景瑞的法船要快很多。半日后,一条不见头尾的高墙横亘在眼前,飞毯速度慢下来,朝着高墙上的一处亭台飞去。

亭台里盘坐着一位身着九重山道袍的老人,应该是九重山在此地的轮值长老。长老回头挥手去了周围禁制,飞毯靠近高墙停下,众弟子跳上高墙,海坤领着几人去跟长老接洽。

“好大的工程啊!”

小乌龟站在高墙上感叹,所有弟子都在高墙两边探头张望。高墙宽十余丈,两边建有一人高的维护墙,维护墙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个瞭望口。

头顶雾蒙蒙,感觉伸手可触天,墙外都被古树树枝遮掩,几十丈高的墙快要被古树齐平。远望,一片灰暗大山时隐时现。景天体会不到,景瑞能体会到这里灵气确实比墙内浓一些。

“这里就是隔离带,也算是禁制区。”

不知道什么时候海坤来到人群中,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我们对面就是隔离区域,高墙东起界河源头,尾至界河的尽头。差不多绕整个天地半圈。这里是这块大陆边沿地带,也算是与天最接近的地方。”

景天他们知道界河,对隔离带大致上有了了解。

“相信大家都感受到了,这里灵气比内地要浓一些。再往里走就是无人区,或者说属于凶兽的地盘。灵气浓容易诞生妖兽,也仅限于低阶妖兽,低阶妖兽在这里还可以提升,高阶妖兽在此地修行已无进阶可能,还容易跟人发生冲突。

整个天地灵气都在稀薄这里也不能幸免,说没有高阶妖兽但也不能说绝对,如果遇到发出信号或者朝高墙亭台长老这里靠拢,宗门长老也会时时关注隔离带情况。

大家最好四、五人一组,不要单独行动,一个月后这里集合。好了,准备出发!”

所有弟子都带着跃跃欲试的兴奋,

“景族小子,你不卖我丹药你看这是什么?”

白家几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景天五人身边,炫耀的拿出了景天炼制的丹药瓶。

“揍他!”

九斤恨得咬牙切齿,跟大嘴巴、景天、景瑞就要扑上去大干一场。

“干什么!”

海坤看着白家五人,喝止准备大干一场的小家伙们。

“在宗门内憋屈久了是吧?这次清剿妖兽说是历练,其实也算是人族联盟对人族被内地凶兽侵扰的提前应对,避免将来出现两线应付的被动局面。你们不仅是同门,更是人族联盟一员,此刻,为一些脸面意气用事何其愚蠢。宗门外也禁止斗殴,否则严惩不贷!”

白家五个小子各自驾驭法器朝高墙外飞去,海坤看向景天五人,眼光落在了小乌龟这里:

“你们几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海坤骂完转身离去,小乌龟吓得躲景天身后,景天瞥了它一眼无语。景瑞拿出法船,四人一龟跳上去,朝高墙外飞去。

“往开了飞,人越少越好。”

景天叮嘱景瑞,

“我们去把方得志打一顿吧!”

九斤两拳紧捏,牙关紧咬愤恨的说。

“打啥呀打,都没筑基,你能打的过人家?知道干嘛来的吗?”

大嘴巴没好气的说道。深山古树密布,很难找到一处空地落下,景瑞控制着法船贴着树顶飞。在一处古树还算稀疏的山脚,景瑞控制着法船慢慢降下。刚落地一团黑影从身边跑过,都没来得及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只见长长的毛,一路跑还发出“吼吼”声。

景瑞都没来得及收起法船,手抓长枪一跃飞身追了出去,黑影在树林里跑的很快,景瑞后面紧追不舍。黑影跑着跑着纵身一跃,消失不见,景瑞赶到黑影消失的地方一个急停,仔细一看,原来面前是一处悬崖。古树好大,崖底的树齐平崖顶了,不仔细看难保落入其中。

景天几人随后跟来,大嘴巴把收起的法船还给景瑞:

“颠了,挺滑溜的,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景瑞手指隐藏在古树里的悬崖说道,景天走到悬崖边上透过枝叶缝隙朝下看:

“我们也下去,这悬崖不算什么。”

当然不算什么,刚开始炼体的时候,几人在悬崖顶休息,那个时候就有跳悬崖的冲动,更别说这里还有这么多的古树。

景天首先跳下,从葱郁的枝叶透出,两手抓拍树枝借力调整,准确落在树干,朝下看准下一个落点,几次纵跳,最后落地。景瑞、大嘴巴、小乌龟借助法力控制身形,身体比景天轻盈许多,动静也没景天大,九斤学景天落地稍显狼狈。

到了崖底空旷许多,光线阴暗视线受影响。

“我们胆子是不是太大了,这里万一碰到了厉害的妖兽,想求救都不可能了。”

大嘴巴几句话提醒了景天几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