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灵玉寺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15字
  • 2021-12-24 00:19:34

九斤拉住福海,跟他耳边轻轻的说:

“先去看看,要真不愿意再跑路不迟。”

福海一听觉得在理,也觉得应该先去看看,再说了都是修行之地,总比在外头瞎晃荡强。两个小孩的悄悄话哪能瞒的住唐长老跟连平和尚,他们只是笑笑不说话。

福海走到连平和尚身边,连平和尚欠身告别:

“唐师弟,那我们回寺庙了,改日师弟到灵玉寺请你一品灵玉山的灵茶。”

唐长老抱手一礼:

“师兄,恕不远送,他日定登门拜访。”

九斤跟着行礼,对福海挥手,福海对着唐长老又是躬身一拜。笑着对九斤、小乌龟说道:

“告诉小天他们,好好修炼,遇事不要忍,谁惹咱,咱就揍他,有事就到灵玉寺来喊我!”

“等他们回来,有机会我们就去看你!”

九斤眼睛发红说着,从小就在一起的伙伴,就要分开,这让他第一次体味到了离别的感受。连平和尚带着福海凌空踏步而去,从此福海踏上另外一条修行路。

唐长老转身对着九斤说:

“我们也回吧,以后想见面随时都可以的。”

唐长老领着九斤、小乌龟回了宗门,小院里一人一龟,都没有说话显得有些冷清。许久就听见小乌龟说:

“龟爷饿了,九斤给点灵石我去买点肉回来烤着吃。”

“你不是也筑基了吗?怎么还是总惦记着吃?”

九斤没好气的说,小乌龟不在乎:

“肉食补充血气,要是有灵气的食物还可以补充身体灵气,亏你还是修行之人,这都不懂!”

九斤给了小乌龟灵石,小乌龟从伙房买来凶兽肉,在院子里生火架起肉开始烤。烤好了自顾自的大口撕扯。九斤走到它身边,抢下一块也跟着吃起来。

福海被驱逐九重山,九斤、小乌龟两个货大口吃肉,景天却在浑力空间甲字门遭罪。

景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了,身体挤压拉扯‘咔咔’骨头作响,剧痛难忍。想要完成从布袋掏炼体丹药都极其困难,需要很长时间,丹药入嘴运行炼体法诀,那种类似阻塞带来的剧痛消散很多。好似这炼体诀与此环境特别契合一样。人可以做各种动作了,只是十分缓慢,景天闭眼慢慢打起了《万像拳法》。

这一次虽然压力巨大,可是由于实力增长跟一直在这种环境修炼,景天没有第一次那么惨,就当是平常修炼,熬过十天就好了。

当浑力空间门打开,所有的力消失,景天身体摇晃差点摔倒,没有受伤,只是十天没吃东西还要抵抗各种力,累的有些虚脱。慢慢走出来,门口九斤跟小乌龟等在那里。

九斤提着食盒,里面全是煮好的肉,景天扒开盒盖抓起肉大口吃,九斤赶紧提醒他还是先喝几口肉汤。

回到洞府院子里,九斤跟景天说了福海的事,景天捏着拳头问方得志呢?小乌龟告诉他:方得志被福海打的丹田破裂,差点废了,被送回族里调养去了。

在景天出浑力空间门口的时候,刑罚殿巡视的同门就把景天的布袋还回来了。景天查看了一遍,东西都在除了疗伤丹药和炼体丹药。回想在刑罚殿方维新所作所为,景天隐约感觉到了方得志甚至还有方维新的目的:丹药或者古丹方。

那次在小坎城白成武搜出了古丹方,还好他不知道也不敢往死得罪景族,再加上这一次,丹爷爷临行前就交代丹方的重要性,看来以后要更加小心了。

“这事情还没完!”

景天握着拳头说道,九斤、小乌龟以为景天不服气,实际上景天说的是觊觎古丹方的人还会继续纠缠。

日子渐趋平静,景天一支手捧书一支手在石桌上画符,小乌龟无聊坐在旁边看,突然开口说:

“景天,给我点灵石。”

“要灵石干什么?你又不修炼。”

“我想去藏经阁找找有没有感兴趣的书。”

景天很欣慰,终于看到这家伙有点上进心了,不能打击它的积极性,支持,绝对支持!小乌龟拿了灵石,半个时辰后回来,胳膊夹着本书《古阵法精要》。景天好奇的问它:

“你懂阵法吗?或者是你想学阵法?”

其实景天也想学,最开始接触阵法是在破败山门药园那里缺牙道人布下的,还有缺牙道人随手就封了铁甲大鳄的尸体,那么多天新鲜如初。

“感兴趣就看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小乌龟随口一说,景天却想到了一个可能,就是可能跟它受伤以前有关。小乌龟一会儿趴桌子上一会儿趴地上,学到妙处‘呵呵’声起,尽显得意之情。难道这家伙真有阵法天赋?

景天不想打搅它,难得它不无聊了到处瞎晃,追踪为数不多的同门师姐师妹,尽干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

九斤天天浑力空间炼体,景天炼体还要学符箓,连小乌龟都学上阵法了,都在忙忙碌碌追求无上大道。

炼体归来的景天刚进洞府院门,小乌龟风风火火赶回来问:

“景天,景瑞大嘴巴他俩什么时候回来?”

“应该快了吧,问这干嘛?”

“宗门要去什么隔离带击杀凶兽,正在召集人手,宗门内到处都有公告。你不想去看看?”

“什么时候去?”

“应该还没定,我也只是看了看公告就跑回来了。”

上次的凶兽侵扰还没完,这回难道凶兽又开始发难了?既然宗门召集应该还有段时间,不着急,等景瑞他们回来再说。

九斤也听说了,两人一龟来到藏经阁公示栏,公示栏那里挤满了人,议论纷纷。白成武的儿子几个人也在人群中。景天挤上前看了一遍,正如自己所猜想的,一个月后的事。只是带队的没有长老,而是掌门弟子海坤和几个实力不错的老弟子,包括雷岩、九方允。

“景族小子,去隔离带要准备疗伤药,听万德财师兄说你卖疗伤丹药,疗效不错,卖我们几瓶怎么样?”

白家有个少年来到景天面前,很不客气的说道。

“没有!”

景天拿眼睛翻了一眼来人,心真大,白成武差点要杀我,还想买我的疗伤丹药?疼死你!别说现在真没有,就是有也不买给你们!

“别给脸不要脸,花灵石买你不卖,小心被人抢!”

白家少年恼怒的走开了,景天懒得理他们,白成武都吓不到人何况你?

去隔离带的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还有一个月才报名,早呢,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限制?没筑基的能不能去?不知道灵玉寺有没有组织去,要是福海去了到时候大家可以一起。

想到福海,等景瑞回来了该去看看了,不知道他在灵玉寺过的习惯吗?肯定开始不习惯。既然决定看福海顺便把他的炼体、疗伤丹药都带过去,还有去封印之地的丹药都得提前准备。

在丹房呆了四天,炼好了五人的丹药景瑞、大嘴巴也回宗门了,大嘴巴筑基成功了,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精神饱满、意气风发。

族里奖励了功法、法术、法器、储物袋灵石等等,听说福海被驱逐出了九重山,一下子都沉默了。

一提起方得志几人恨的咬牙切齿,虽然他回族里养伤了,但是景天感觉在暗处有一双眼睛时刻盯着他们。景天交代景瑞、大嘴巴重要的东XZ起来,储物袋只装普通的东西。

方维新坐在大殿上首,一手拿着从景天那里搜来的丹药瓶,一只手指头在茶几上点着:

“我说怎么透着一丝灵气,原来是加了少许的灵药,还真是舍得啊。”

他拿起药瓶又看了一眼:

“还是族里的丹师眼睛狠,看到丹药就能分析个七七八八。炼体辅助丹药,看来并不是真正的古丹方,不过至少间接证实了猜测,那就是这几个小家伙确实使用丹药炼体。肯定对丹方有接触,到底在哪儿呢?”

洞府小院里小乌龟在发牢骚:

“景天,你们都发了丹药,我的呢?”

景天撇了它一眼,懒得跟它掰扯,

“每个人都有,单单没有我的,太不够意思了吧?”

“你那里不是刚给你十瓶疗伤丹药吗?”

“你们都是两种丹药,我毛都没看到。”

“炼体丹药你也争?你的壳够硬实了,炼体丹药对你没用的。”

“谁说没用?我这壳不也差点被扎穿吗,我可是受过重伤的啊!”

小乌龟只差撒泼耍赖了,坐地上两腿乱蹬,两手着地来回扫。景天见了头大,九斤走到小乌龟跟前,递给它几瓶:

“给,我分你几瓶,小天炼丹都是一批一批的炼,不可能单独去炼的。闹也没用!”

小乌龟马上爬起来喜笑颜开,才不管有用没用,只要有就成。大家都有它没有,它觉得很亏。

四人一龟到外事处登记离开宗门,他们也不知道灵玉寺具体在哪里,出了山门就坐法船朝福海离开的方向飞,遇见人或者城市再打听。西启域五大教派宗门其实都挨着,说是挨着景天他们也差不多飞了两三个时辰。

每个教派宗门附近都有一个或大或小的城市,城也都是依靠宗门而建,城市并且大都以教派宗门名字命名。灵玉寺也不另外,灵玉城也尽显寺庙特色,刚靠近就闻到了香火的味道。景天几人明白,应该差不多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