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驱逐福海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64字
  • 2021-12-24 00:17:16

福海第二天没有修炼,他一个人在宗门内到处瞎逛,第三天他依然到处瞎逛,在外事处他找到了他的目标——方得志。

方得志被景天打的很重,显然他也没想到景天拳头这么重,当时就爬不起来,回洞府养了一天,今天才到外事处买点丹药。脸上还是缺少血色。

福海老远就看见了他,背过身漫不经心的到处看。方得志经过他身边,福海声音不大喊了一声:

“方得志!”

方得志回头看见福海转身就跑,福海紧跟着追赶:

“你跑什么?不是喜欢挨揍吗?我今天满足你愿望来了!”

方得志连跑带飞的速度挺快,福海运转《三步无影》,这法术有法力加持,短程加速特别明显,几步就追上了方得志。福海重拳出击,捶在方得志肩头,方得志身体踉跄,速度慢下来,同时长刀握在手。

福海心念一动,重剑在手起身斩向方得志,方得志身体猛的颤抖,手臂弯曲。福海按《开山》刀法加上《诡影》身法接连猛砍方得志,方得志招架不住,长刀脱手。福海也收起了重剑,

“不是喜欢挨揍吗?你挡什么?今天我让你爽个够!”

说完福海拳法加身法,进到方得志身前,方得志只看见一个黑影快到无法反应,数个凶兽显像伴着兽吼,接着腹部遭受接连重击,一口鲜血喷出。

“告诉我,爽不爽啊?告诉我!”

福海根本不给他喘气,跳起来一拳打在脸上,方得志猛的扭头身子转了几圈。无还手之力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欺人太甚,不是在宗门你死好几回了。不要以为没人敢动你,今天我让你看看,我废了你,你能把我怎样!”

福海再次欺身而上,无数重拳全部打在方得志的丹田,想法很简单,废了方得志!方得志身体晃荡,嘴里血沫直冒。

围观的同门都被福海的狠劲震住了,没人敢劝,兴许这里还有曾经被方得志欺负过的人暗暗叫好。

“住手!”

宗门巡视的同门总算赶来了,福海停了下来,挺着胸背着双手,冷眼看着方得志,方得志身体摇晃眼神迷离,直挺挺倒下。

“胆敢宗门内行凶,你犯了大禁!绑起来!”

福海没有反抗,任由法力绳索捆绑被押走,围观的同门聚拢过来,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有认识方得志的赶紧给他查看伤势。

方维新一身华服,脸色阴沉。旁边的茶几已成粉,茶杯碎裂在地。之前翻阅的武技书籍也被扔在地上。没想到这个叫景福海的小子居然把方得志给打废了,事情朝失控的方向在发展。

现在关键是该怎么惩罚,罚重了必有反弹,不说其景族单是接引人唐长老都会站出来说三道四。罚轻了自己脸上无光,家族也跟着蒙羞。

此时的福海关押在炼狱,法力大链锁困,修为禁锢悬于地下炼狱一处大殿内。方得志丹田破裂,已经在尽量医治。方维新一直没有下处罚决定也是在看各方态度。但是一连几天没动静,

“都猴精啊,等着看我怎么决定呢!”

宗门内表面上平静跟没发生过什么似的,其实暗地里都在关注,看方维新怎么处罚。

九斤急得团团转,小乌龟双手撑地望着天发呆。小乌龟收回目光望着九斤:

“有点饿了,去买点肉食回来吃吧?”

九斤没好脸色的说:

“关了两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吃得下?”

“吃得下。”

九斤没办法,给了些灵石让它自己去买,小乌龟接了灵石飞快的跑出去了。

五天后,方维新撑不住了,终究还是自己的事啊,不过还是要做到不给别人话说。他召集了留在宗门的长老到刑罚殿商议,众长老都明白怎么回事,显然参与进来的兴致缺缺。

大殿里方维新高坐首位,两边来了十多为平常难得一见的长老,唐长老也来了。有的小声交头接耳,有的埋头不知道想什么,有的干脆闭眼冥想。

“嗯嗯,”

方维新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前几天宗门内发生的本宗弟子景福海殴打方得志一事,今天召集诸位商议该如何处置。”

众长老有的抬头看着方维新,有的低头也不知道听没听见方维新说话。方维新见没人说话只有接着往下说:

“本来这是宗门内刑罚殿的事,只是处罚涉及到景族跟宗门关系,所以请诸位来商议。”

什么涉及景族与宗门关系,是涉及到景族跟你的关系吧?请长老们来商议无非就是拿宗门替你遮挡、撑腰!都是活了上千年的怪物这点心思看不清楚?不过既然来了,掌管刑罚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刑罚殿是什么意见?”

不知道哪位长老小声问道。

“刑罚殿的意见是炼狱禁闭十年!”

方维新波澜不惊的说道,众长老惊的互相对看,这是要绝人的道,还不如直接把人杀了。

“既然决定了就执行,为什么还找我们来?”

“这只是初步意见,景福海宗门内无视门规公然殴打方得志,性质恶劣必须严惩。”

“景族可是第一大族,为了联盟团结也许会隐忍。但是我知道景轩长老绝对不会忍,五个族孙关了两个,这件事他是不知道,知道了绝对不依不饶。到时候景族也会拉扯进来。”

唐长老非常生气,一看就知道什么原因,还是看在同门的份上没有点明,尽量平复胸中的怒火。方维新斜眼看着唐长老,他哪里想不到这些,只是为了面子硬撑而已,不然也不会叫大家来商议。

“难道九重山的规矩不要了?什么时候要看景族脸色行事?”

“方师兄,恕我直言,这件事深究起来刑罚殿脱不了干系,大家心里清楚。一个关在浑力空间,一个关在炼狱。关浑力空间的景天已经是第二次了,关第一次魂不附体差点死了,方师兄,你把家族之间的恩怨带进九重山,也用不着这么狠吧?”

旁边有长老看唐长老说话越来越尖锐,使劲拉扯,这已经不是商量意见了,就差直接点明说你方维新不适合执掌刑罚殿了。方维新脸色阴沉极其难看,但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按唐长老的说法,景族以后怨恨他是少不了的。

“如果真的关禁闭十年,那就是绝人的道啊,杀人也不过如此啊!”

有长老也觉得不妥,方维新借机说道:

“景福海打碎方得志丹田,其心歹毒下手狠辣。”

“方得志在浑力空间门口,堵着让景天打一拳,打了之后就被刑罚殿关进浑力空间甲字门十天,方师兄,我想问:什么时候刑罚殿变得这么不讲理了,九重山众多弟子都看着呢!”

唐长老也豁出去了,死命的揭方维新的底。众长老也看出来了,说是小孩子打架,其实还是大家族之间矛盾,只是牵扯到九重山总要给个公平公正的结果,当然你方维新接不接受是你的事。

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驱逐景福海,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还是在唐长老据理力争的情况下。方维新最后也答应了,唐长老之前的话他是听进去了,他可不认为打得赢景天的爷爷,虽然都是长老,人家大他几百岁呢。

福海从地底炼狱放出来,九重山弟子道袍、身份牌等被收回,唐长老带着他回到洞府。九斤跟小乌龟见福海完好无损,心里踏实了许多,得知被驱逐九重山又是怒火中烧:

“都是他们先惹我们的,我们又没招惹谁?为什么要驱逐福海?”

说再多也改变不了什么,低着头送福海出九重山山门。在宗门门口,唐长老停下来郑重的对福海说:

“别气馁,到哪里都是一样修行。”

福海昂起头:

“我不气馁,也不后悔,再来一次我一样揍他!”

“好样的,修行之人就该宁折不弯,百折不挠。”

唐长老笑容满面拍了拍福海肩膀,继续说:

“其实我很想收你们几个为徒,只是自己知道自己的斤两,怕耽误了你们,你们几个虽没有绝佳资质但这么小就炼体有成,以你等心志将来必定名扬天下!”

福海对着唐长老躬身一拜:

“多谢长老,提携之恩福海永远铭记在心!”

“哈哈哈哈,你先等等,别急,我给你引荐个去处。”

唐长老开怀大笑,望着天边。九斤、小乌龟、福海都一脸懵的随唐长老的目光盯着天边远处。不一会天边一个和尚凌空踏步而来,和尚一身僧袍光头方脸,浓眉大眼,胸挂佛珠,单手立于胸,满脸笑容人还没到就用洪亮的声音打招呼:

“哈哈,唐师弟,你说的璞玉在哪里?就是他吗?”

和尚指着福海,唐长老搭手行礼:

“连平师兄,有劳了。这孩子名叫福海,景族景轩长老一脉的,好好看看吧,炼体有成哦!”

连平和尚盯着福海,很满意的直点头,福海好像明白过来了,对着连平和尚行了一礼说道:

“那个,唐长老,法师我不想当和尚。”

连平和尚并不介意,仍然脸带笑容:

“小家伙,和尚也分僧俗的,俗家弟子跟你现在差不多,只要是修行哪里都一样。”

唐长老正色的对福海说:

“佛家功法、法术自成一体,在修行界地位颇高。你在九重山修行炼体,佛家的罗汉金身比九重山只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是我推荐你去的重要原因。你考虑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