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你就是个邪子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08字
  • 2021-12-24 00:01:50

“你都没有筑基,法力都没有怎么教?”

“福海跟我哥可以学,我等筑基后也可以学。”

“行,丹药我要一百瓶。”

“抢啊,一个小法术想要一百瓶,知道一瓶值多少灵石吗?”

“那,那五十瓶!”

景天看着小乌龟,没有说话,

“二十瓶,不能少了,再少不换了。”

一旁的福海、大嘴巴开口数落小乌龟:

“小归太不够意思了,亏的那时候给它泡汤药,还是带神血的汤药,吃了多少丹药,就是到现在嘴里都还有……”

几人边说边摇头,把小乌龟整的抬不起头,好像犯了多大罪似的。

“十瓶可以吧,十瓶,哎呀我也是重伤在身没办法。”

景天没有再说话,直接给了它十瓶丹药。小乌龟从嘴里慢慢掏出来一堆的玉简,找了半天才找到,递给景天,景天哪里知道是什么,只有让景瑞查看。景瑞输入法力记住了法术又把玉简给了福海,福海记下来把玉简丢给景天。景瑞、福海马上到一边去修习蕴养法术。

小乌龟乐呵呵的抱着十瓶丹药躲到一边查看,景天、大嘴巴、九斤两眼放光,发现这只小乌龟就是个大金矿,以后得用心的在它身上挖。

法术很简单,福海景瑞两人学的快,只差运用熟练了。景天看着两人把法器、丹药都能蕴藏在身,忽然想起什么,他把自己的储物袋跟玉简交给景瑞,让他帮忙收起来。那可是几个人的家当啊,不容有失。

景天这段时间一直在浑力空间乙字门里修炼,这里的揉搓撕扯力度比以前修炼过的房间都大很多。景天一点一点的适应过来了,直到现在能在里面活动自如,还练起了拳法。

快要收功的时候身体一震,力量猛增,景天知道这是突破了,十三层么?实力增长景天没了以前的高兴,什么时候能筑基,这要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回到洞府,景天试了试黑方印,以他现在的力量这方印耍的跟玩似的。放下方印,拿出符箓研究,尝试用手在石桌上画,这也算学习的过程吧。

“景天师弟在吗?”

景天正埋头在石桌上画符,忽然听见洞府外有人喊,他出院门万金枝跟海坤两人站门口。景天把两人迎进洞府,石桌边坐下。

“两位师姐找我何事?”

海坤一脸严肃,万金枝开口说:

“我哥在你这里进的疗伤丹药,听说效果很好,今天我跟海坤师姐路过二重山,正好来你这里买一点。”

景天正为难,丹药都放在景瑞那里,景瑞小乌龟他们几个都回来了。

“两位师姐打算买多少瓶?”

“二十瓶,这是两万四的灵石。”

“师姐来买丹药当然得优惠点,收两万吧。”

“那就多谢师弟了。”

灵石丹药两清,万金枝、海坤起身走人。小乌龟从进门就一直盯着两人看,人家走出门它也跟出去了。景天五人根本没当回事,哪知小乌龟这一出去就不回来了。

三天后,小乌龟回来了,一进院门就坐在石桌旁,无精打采一脸的伤,鼻青脸肿,脖子也是淤青。五人围了过来,福海问它:

“谁打的?”

小乌龟挪正身子,两手搭在石桌上,扫了众人一眼,停在福海这里,低下头没说话。

“说说这三天你跑哪里去了?”

景天觉得应该先理清缘由,见小乌龟依旧不说话:

“那天你跟两位师姐跑了就没回来,难道是师姐打的你?”

“哇……太野蛮太粗鲁了啊……!”

小乌龟一声大叫,嘴里不停的叨叨“太野蛮粗鲁。”

“真的是师姐打你了,她们为什么打你啊?”

景天急得跳脚,问它又不说,试探着继续问:

“难道是因为你跟着人家?”

“我只是跟着她们,想多看几眼,她们就无缘无故的打我。”

“你不会跟了人家三天吧?”

福海问道,小乌龟又不说话了。

“该!为了多看几眼跟人家三天,你得多无聊啊?”

福海坐了下来,本以为小乌龟受欺负了,没想到是这么回事。景天气的不轻,弯腰看着小乌龟:

“你觉得你这样正常吗?就没想过别人怎么看你?”

“为什么要在乎别人的看法,按照别人的想法活着多憋屈啊!”

“你……你……你就是个邪子!”

景天气死了又无可奈何,点着小乌龟鼻子骂了一顿拿着书出院门,看着来气,去藏经阁挑书。福海、大嘴巴、九斤哈哈大笑,小乌龟看着他们问道:

“邪子是什么?指神经不正常吗?”

福海笑着说:

“比那还要严重。”

大嘴巴接着对它说:

“你有看到集市街上有人穿的破破烂烂,浑身脏兮兮,顶着块花布嘴里吱哇乱叫,手舞足蹈的,那种人就叫邪子!”

说完几人捂嘴走开了,小乌龟自己吃了疗伤丹药,坐那里发呆。

大嘴巴突破九重境有段时间了,景瑞要带他回族里筑基,临走前景天把飞行符、法力加持符、雷符分了几张给景瑞。

景天、九斤要去浑力空间炼体,小乌龟也要跟着去看看,没办法,它不修炼太无聊,跟着就跟着吧。到了山腰空间门口,方得志一脸笑容的看着景天他们几个,就好像专门等着他们一样。

方得志笑着走到景天面前,拦住他:

“那天擂台上景福海说我经不住你一拳,我不信,来,难得碰上今天测试一下,看看你的拳头到底多厉害?”

景天不想理他,想绕过他进去。方得志按住景天的肩头:

“你今天不打这一拳,休想进浑力空间!”

九斤跟小乌龟在旁边看着就来气,小乌龟直接叫开了:

“没见过这么贱的人,讨着找打。景天就给他一拳,挡这里耽误时间。”

景天本来就讨厌方得志几人,现在又被拦着不让进浑力空间,正冒火小乌龟一拱劲,右手攥紧身后各种兽影显现,伴随着似虎似龙的吼叫,一拳重击在方得志腹部。

方得志见异象从震惊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腹部一阵剧痛,接着整个人躬身飞起来,落在十几丈开外,再远一点就要摔下台阶了。

痛苦的哀嚎想坐起身来却没力气,躺在那里了。

周围看热闹的、还有浑力空间门口收费的同门都惊呆了,连小乌龟瞪眼睛张着嘴半天没缓过神来,也算见识了景天拳头的厉害了。

其实景天这一拳一打出去就后悔了,果不其然,刑罚殿姓常的带着几个巡视的家伙,就像刚好路过一样经过这里,他看了看躺地上的方得志:

“又是你,上次亏还没吃够吗?宗门内严禁打架斗殴,你这没好几天毛病又犯了吗?”

小乌龟跳起来了,指着方得志大喊:

“是这家伙求着揍他的,还说不打他不让进!周围人都可以作证。”

姓常的往旁边扫了一眼,周围的人都低头避开他的眼睛,

“你是说方得志脑子有问题?还是说你见过有人喜欢这样?或者你也要求过别人揍你?”

九斤拉了拉小乌龟,小乌龟忽然明白这就是个坑,早就挖好准备埋景天的坑,太明显了居然把它也绕进去了。

跟上次一样,先法力禁锢,然后法力绳索捆上,几个人押着景天去了刑罚殿。九斤跟小乌龟一直跟着,刑罚殿不让进,只有等在外头。

方维新亲自审问,只说了一句:打架没动凶器吗?姓常的在景天身上上下摸索,把景天的布袋搜出来放在了方维新旁边的桌子上,方维新一手敲着桌子,思考着:

“浑力空间甲字门,禁闭十天。”

这基本就是凝气期最大的惩罚了,真正关禁闭的地方,惩罚因打架这种小事的弟子又容易给人落话柄,其实方维新这种小事都懒得过问,因为牵扯到方得志,姓常的才禀报的。方维新也清楚这是方得志整的事。

姓常的家伙又押着景天回浑力空间,九斤跟小乌龟一路跟着,九斤知道了要关浑力空间甲字门十天,心里石头总算落地,他知道景天丙字门修炼还突破了,甲字门应该问题不大,遭罪是难免的。小乌龟还是不依不饶:

“你们难道就不问原因的吗?关十天不得饿死了啊?”

姓常的回答道:

“动手了就是事实,怕饿死为什么要动手!”

九斤发现景天布袋不见了,十天问题不大只当修行,没丹药就难挺了。他解下自己的布袋,上前拴在景天身上:

“一点零食跟丹药,不然十天真的饿死了。”

姓常的看了一眼九斤,没怎么阻拦,推着景天进了浑力空间。

方维新桌上摆着从景天布袋里拿出来的各种东西,有几瓶丹药、三张符箓、一块令牌等等,就是没有方得志所说的古丹方。

很失望,不过当他打开药瓶发现,一种是疗伤丹药,还有一种不知道用途。从估计的所用草药看,都是补血气扩脉壮骨用的,应该与炼体有关,这种丹药连他都从来没有见过。不知道是不是依古丹方所炼。他决定拿回族里给丹师分析确定一下。

小乌龟回到洞府还在气愤,福海得知此事没有说话,也没什么表情。他把他的储物袋丢给九斤,学了蕴物于身的法术用不着了。储物袋里就两把法器小刀也一并给九斤了,他说他用不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