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方得志心机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62字
  • 2021-12-23 00:07:34

“行,我买两颗,另外比刚才说的雷差点,比雷符威力强一点的有吗?”

万德财没想到景天能答应,这可是要一百万灵石啊,筑基弟子不是谁都可以拿出来的,

“有,但是价钱也不便宜,炸长老只能炸个七荤八素气血翻腾,伤不了。二十万灵石一颗。”

“以那个常巡察的修为,能炸个什么样?”

“他修为跟我一样,都在觉脉境,出其不意炸的好的话不死即伤。呃……那个景天师弟啊,修行之人最忌心浮气躁意气用事,于修行不利。”

“我知道,多谢师兄提醒,二十万的雷我买三个。”

景天说完让景瑞打开他的储物袋,开始付灵石。

“那个大雷能不能先付二十万定金,这个……灵石数量大了……”

“没问题,一共八十万。”

“小雷三天就可以把货送来,大雷可能需要一个月。”

景天表示没关系不用着急的,万德财收了灵石起身拜别,走出院门嘴里嘀咕:

“唉,没白来,没成想还做了笔大买卖。”

回头看看景天五人的洞府,

“看不出来还是有钱人,就是太暴躁、意气用事!”

九重山的掌门闭关不知多少年了,宗门事物都由众长老协商处理,就连凶兽侵扰人族领地这样的大事掌门也不曾露面。

掌管刑罚的方维新长老由于在宗门的权利,在大小事物的处理上,众长老慢慢的越来越注重他的态度。

虽然没有听说掌门具体交代他代掌掌门一职,但是现在整个九重山隐隐有以方维新马首是瞻的态势。

擂台场发生的事每天都在上演,福海跟方得志打擂台看似很平常,跟其他弟子间的切磋没两样。

有些事只是不提,稀里糊涂就过去了。可在方维新长老这里过不去,堂堂一族娇子被人打倒在擂台,心里怎么都过不去。他让人找来方得志,想训斥几句。

在自己的书房,刚打开一本武技,方得志进了书房:

“四叔。”

方维新看着这个后辈一时出神,本来想训斥几句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宗门内弟子切磋,输赢很正常。作为宗门长老应该以宗门利益为重,可是自己来自方家,方得志是自己的亲侄怎么都改变不了。随便“嗯”了一声,又问道:

“伤好了?”

方得志一直躬着身子,听到问话才直起身来:

“劳四叔挂念,侄儿给家族、四叔蒙羞丢脸了。”

“知道就好,给一个刚筑基的小子在擂台上揍,要知道你不止是你自己,更代表的是整个方家世族。知道输在哪里吗?”

“知道,是肉身,景福海肉身比侄儿强大太多,如果不加持法力,侄儿都经不住他一拳!”

“哼哼,哈哈…”

方维新不是在笑,好像听到了一个讽刺的笑话而他却笑不起来,只能算是打哈哈。回想自己到九重山修行不就是因为想强大肉身吗?再想起过往方家族人以及历代先人,每每与人对战输了经常提及肉身不如人。肉身不济成了笼罩方家的魔咒,真的是肉身不如人吗?

看着这个抱着跟自己一样想法进九重山的侄儿,方维新无言。

“据我了解不光景福海,他们五人都是炼体,肉身都强过同龄人太多,这也是他们没有筑基,就被唐长老选中接引到九重山修行的原因。”

“哦,你是从何处了解到这些的?”

方维新打断侄儿的话,

“四叔莫急,听我慢慢说,四叔应该知道太叔丹吧?我虽没有经历过此事,但我从族里的长辈那里得知,正是此人带着本族的炼体古方投奔了景族。而此人与景福海五人一系的长老关系密切,一个分支族人子弟肉身强过嫡系子弟,这正常吗?”

方维新手捏下巴若有所思,方得志继续说道:

“还有据说唐长老让他们五人来九重山参加考核,还给了五块令牌。他们五人来参加考核途中经过小坎城与白族长老白成武的儿子起了冲突,被抓进小坎城。当时在五人当中一个叫景天的小子身上收出了很多草药、丹药、丹方。据白成武的儿子讲,里面有几张古丹方,而且当时叫景天的小子非常激动,大骂他们说:谁动了他的东西就让谁死!”

方维新突然站起来,来回走动思考,等了一会盯着方得志: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因为牵扯到九重山跟景族,白成武没敢动几个小子,只是留下了五个令牌,让他儿子跟族人顶替进了九重山,他儿子跟我讲的这些。”

“你不能让他们知道你在意丹方……”

“四叔,我不傻,这些他们说我只是听。这个叫景天的小子曾经在本宗炼丹房炼过丹,他会炼丹只能是跟太叔丹学。我也想看看他手里的丹方到底是不是炼体古方。”

“对对对,眼下只有你能不动声色的探查,要真是太叔丹的炼体古方,那你于本族就是立下大功,嫡子之位不可撼动啊!”

“侄儿不敢居功,为自己也是为族人有些事就该义不容辞!”

“好,说的好,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去做,我会暗地里协助,需要什么可以直接来找我。”

“谢四叔,我先下去了。”

“去吧。”

方维新望着离去的方得志,本来喊来准备训斥几句的,没想到他还憋着这些心思。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心机,真是越看越顺眼。

福海归还方得志几人法器进账二十四万灵石,马上到藏经阁挑了一卷适合近战的身法《诡影》。《三步无影》严格来说只是短距离增程的步法。在族里挑选的《浑天掌》跟名为《开山》的刀法,目前比较满意的就是《浑天掌》,刀法就只有拿重剑当刀使,所幸刀剑差别不大。

修习了《诡影》身法然后再跑去擂台跟人打擂验证,如此反复能让他更快更熟练的掌握这部身法,有了这部身法也让他在与人对战中显得游刃有余。这就是实力的增长,也让福海沉浸其中乐此不疲。

当然,族里的《赤阳神功》功法也不能拉下,能进阶才是提升实力的重要途径。炼体也不能丢,九重山这么好的条件,再加上福海知道身体强悍的好处,就更不能弃之不顾,每天合理的规划安排,这才算真正的修行。

擂台那里,总有人盯着福海,福海心里清楚根本不在乎,不怕挨揍尽管来。只是他不知道在掌管刑罚的大殿里,自从跟方得志谈过后,刑罚长老方维新经常放开神识关注擂台这里,确切的说是观察福海。福海在这种长老级别人的眼里一眼就能看穿:

“方得志输的不冤,景福海的身体远比他强,同境界弟子少有能对抗的。确实只有经过炼体才能如此!”

方维新嘀咕,同时对方得志所说的炼体古方也多了几分期待。这对族里后辈实力的提升绝对是一大助力,也为方家世族的强盛打下坚实的基础。

景天从藏经阁挑选了本《符箓大全》的书,自从看到方得志他们拿雷符擂台上对战,他就有了兴趣。其实不光雷符,还有万德财所说的雷法可以祭炼雷珠,他也感兴趣。不光可以拿来战斗,最关键的是还能卖了赚灵石。

眼下没有筑基,雷法就不用想了,先学习了解一下雷符的制作还是可以的。拿到书他才知道,各种用途的符都可以制作,雷符只是其中的一种,比如飞行符,控制人或者兽的符,增持法力的符等等,太多了。他也看到了自己的孤陋寡闻,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筑基前炼体磨练身体不可能忘的,只是不像以前一练就是一整天或者几天。景天现在想花时间学点别的,没筑基就只能多看书了。

浑力空间景天已经修炼到丙字门,以前的房间已经没有压力了。从刚开始都不能动,现在都能在里面修习拳法。他感觉离进阶不远了,按缺牙前辈的说法,他现在是炼体十二重,再进阶不知道是不是筑基境,还是炼体十三重,如果是十三重以后会不会有十四重,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万德财按约定送来了三颗雷珠,景天拿在手里每个都差不多鸭蛋大小,泛着黑光。

“这东西绝对比雷符强,景天师弟请放心,师兄我做生意是有诚信的。”

景天看着雷珠卖相还可以,就是不知道效果,当然要测试才能知道,不过测试一次二十万灵石,试不起。不管了,以后不拿出来,拿出来就是决生死。

“万师兄有回阳丹卖吗?多少灵石一颗?”

景天收了雷珠问万德财,万德财瞪大眼睛愣了半天,才回复:

“回阳丹是救命的丹药,人只要有口气都能救过来,说是一颗丹药一条命都不为过。贵呀,一般人用不起,市面上很少见的。价格在一百五十万到两百万之间。景天师弟想要吗?”

“不,我只是跟万师兄打听一下。”

万德财送了口气,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买卖当然是越大越好,可是自从接触这景天师弟,第一次就一百六十万的生意,这让做惯几百上千,最大也就十几万生意的他忽然有点心惊胆颤的感觉。船太小,经不住大风大浪的折腾。

“我想委托万师兄帮忙卖我炼制的疗伤丹药,不知道万师兄有没有兴趣?给万师兄百分之二十的分成,卖出价格万师兄自己定。万师兄,你看怎么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