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能炸死长老的雷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20字
  • 2021-12-23 00:05:05

万德财对着三人抱拳,

“师兄师姐言重了,我也就是帮着师弟们解决些小问题小麻烦,借着沾点光而已。几位难得有空,刚好我找几位有点事,走走走,我们换个地方聊。”

雷岩绕过万德财来到景天他们面前:

“教训了一顿也不见得就永久的解决了麻烦,努力修行才是正途。”

九方允对着他们喊:

“争取早日筑基,早些成为九重山弟子!”

景天五人对着两人躬身行礼:

“多谢两位师兄提点!”

海坤扫了景天五人一眼,一行人离去。

福海名正言顺的把方得志几人揍了一顿,五人心里很爽,打进了九重山就被找麻烦,估计这次过后会消停点。下注也赢了免不了又要大吃一顿,五人围在洞府前院子里的火堆边有说有笑。

景天把小乌龟放出来,丢给它一大块肉,小乌龟如临大赦,上去咬着肉就开始拉扯。福海拿出了从家带来的酒,给每个人都倒上,自己喝上一口:

“对战让人成长,是最好的修行,增长见识发现自己的不足,印证自己的修行结果。我们以后不光要努力修行,还要增长见识。”

福海一席话让众人陷入了沉思,景瑞看了福海与人对战发现自己有很多问题,对法术法器的运用,他还筑基在先却没福海用的娴熟。小坎城跟白成武儿子一战,甚至连族里的法术都不会用。稍许的疏忽就是任人宰割,景瑞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也知道了自己修行方向。

大嘴巴、九斤跟景天想的一样,努力修炼尽快筑基,有实力才能把腰挺直了。

“我们对敌手段还是太少,没有筑基的时候就知道拿法器砸,现在筑基了手段还是缺乏。族里的功法不错,法术也厉害,但是对于注定要行走四方的修行之人还太少。

选择适合自己的功法、法术还有法器这些都需要灵石,饲养灵虫战兽,阵法、符箓、等等,这些都是对敌手段,我们要学的还很多,九重山是个好地方啊,只不过这些都需要灵石。

小天炼丹可以赚灵石,但是这次回族里你爷爷跟丹老交代了,你若筑基可能需要大量的灵石,叫你先提前准备好。

往后修行切记,不管什么都要选择适合自己的,不然会限制自己的潜力甚至阻碍自己的道。”

福海停了下来,景天几人都默不作声,火堆烧的“噼啪”炸响,烤好的凶兽肉“呲呲”冒油,滴落火堆瞬间带着黑烟燃起。

“宗门藏经阁各种功法法术都有,从几万灵石到几十甚至几百万。法器阁低、中、高档的,各种各样都是按使用者修为分阶。都希望自己能使用高阶的,所以也不便宜。自打东启域回来就觉得灵石好赚,咱们又不缺,现在看来再多的灵石也不够花啊。”

景瑞开口说完仰头望着天,叹了口气接着说:

“把法船卖了吧,现在想来跟傻子似的,太贵了。”

景天抬起头看着景瑞:

“法船作用大了,怎么可能卖?小坎城白成武手里逃脱不就靠它吗?再说现在我们五个修为低,到哪里都要用到法船。灵石就是花的,不用花我要灵石干嘛?”

“努力修炼,努力赚灵石,都是在修行。”

大嘴巴喝了口酒总结道。

景天:“灵石我们还有四百多万,想卖什么就买,功法、法术、法器看上什么就买什么。这次我看明白了,筑基后有法力了该配的都配置到位,就是为了打架要打赢,打不赢受气还遭罪,要是在宗门外搞不好还把小命丢了。等我筑基有法力了,能炼的丹药就多了,不差灵石。”

景天的豪言让九斤激动的站了起来:

“对对对,咱们的法器都得是越阶最好的,起码每个人三套,各种功法法术也是最好的,还要有各种最好的丹药,再以后打架,就是打不过被人拿手里捏,也让他难捏!”

情绪起来后话就多,话一多就什么话都有,各种吹牛不着调,然后几人就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开始时还是乌云密布、愁云满面,现在,天塌下来当被盖。

在意识到每个人的修行路终究会不同后,五人都有了自己的修行计划。

福海借宗门宝地炼体然后去打擂台,基本两地跑,去的多了同门师兄弟认识的也就多了,接触最多的还是万德财,知道他是流动的商铺,什么都卖只要有灵石。

景瑞炼体后琢磨最多的是法术法器的实战用法,少不了经常请教福海。九斤、大嘴巴浑力空间炼体,偶尔去藏经阁看看书,增长见识。五人都应该走法体双修了,基础已经打好了没可能再改变。

景天每天炼体后就钻进藏经阁,了解各种修行跟修行界历史和现状,基本什么他都要看看,不一定要学,但是要了解。

五个人早出晚归,修行的日子挺充实。这天,福海刚进洞府院子,就听万德财跟后面喊:

“福海师弟,福海师弟!”

福海回头,把万德财迎进洞府院子里,院子外面站着跟他打过擂台的苏、常家少年。

“福海师弟好快,一转眼就不见人了。刚才说的事还算数吗?苏师弟他们都来了,你看……”

万德财一脸堆笑,福海示意他坐也不坐。

福海看了外面站着苏家常家少年:

“没问题,还是那话,每个人十万灵石,法器还给他们。”

万德财一脸为难,好像他挨了一刀肉痛:

“那个,福海师弟,你看能不能少点,他们也都说了不该找你们的麻烦,是他们不对,这也算道歉了,看在同门的份上能少点吗?”

福海很直接:“行,每个人八万,这是看你万师兄的面子,不然我不还给他们,他们能把我吃了?”

万德财点点头,出了院子门去跟苏、常家少年商量。福海也跟了出来,站在外面盯着他们,不一会儿苏家少年递给万德财一个储物袋,万德财跑回来:

“福海师弟,你点点看。”

福海接过储物袋,打开大致看了一遍,拿出了腰间自己的储物袋,摸出之前擂台上收缴他们三人的法器:一把剑和长刀还有一套五行环。随手朝苏、常两人丢去,三件法器飞到二人面前停下。

二人收了法器,苏家少年对着福海说:

“这个……好像还有两把小刀……”

福海脸一沉没好气的说道:

“打擂台本应该公平公正,他耍阴招暗地里偷袭,我不提你们还有脸提?让方得志来问我要!”

万德财看交易已成,担心又扯出什么烂摊子,连忙上去把苏、常二人连说带劝的往外推。

这时景天景瑞他们都回来了,正好撞见,与万德财拱手行礼,万德财就要离开,

“万师兄留步,我有点事想请教,到院里坐下谈。”

景天拦下要离开的万德财,一行人又回到院子里坐下,九斤给他倒了杯茶。

“听说万师兄是咱们九重山行走的商铺什么都有的卖?”

景天先开口问道,

“那是当然,师兄我丹药、法器、功法、法术、符箓、阵法什么都卖,只要有的容易携带的,立马成交,暂时没有或者不好携带就需要等些时候,不过你放心,万家流动商铺本着诚信经营,薄利多销的原则在九重山信誉是绝对有保障的。”

“那天擂台上方得志他们用的雷符是在师兄这里买的吗?”

景天瞪着眼睛问道,万德财马上赔笑说:

“是的,不好意思,不过我没想到他们用到擂台上去了。”

“我只是打听一下,师兄这里有没有比那天的雷符更厉害的?”

“景天师弟想要多厉害的?”

“能炸死长老级别的!”

“呃,咳咳……这个……景天师弟这是结了多大的仇啊!”

万德财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还好忍住了。

“我只是觉得那雷符的威力太小了,跟大点的鞭炮没区别。”

“景天师弟,你现在还没有筑基,即便筑基了你扔出去的雷能炸死长老,你还能有好?再说了长老那么容易炸死了,那该是多倒霉的长老啊?”

景天低下头,万德财继续说道:

“再说了,就没有能炸死长老的雷,知道雷是怎么来的吗?符雷就不说了,比符雷厉害的就是雷珠了。这是由修行雷法的修行之人以雷法祭炼出来的。能祭炼炸长老的雷珠需要老祖级别的修行之人。

即使这样也不见得能炸死长老,最多伤残。据我估计这世间能祭炼的不超过一手之数。”

一席话把景天说的从头凉到脚,本来信心满满的,现在失望透顶。万德财看到景天的脸色略有所思的说道:

“世间事没有绝对,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办法搞到,只不过价钱可能不便宜。”

景天听说有希望,两眼放光:

“有什么办法?价钱好说。”

“雷族传承雷法,族里有个老祖对本族的一个后辈非常疼爱,找他帮忙就说要两个雷防身,应该没问题。价钱五十万灵石一颗,师弟你也知道不是我祭炼,我还要托人帮忙。”

景天捏下巴考虑,说实话他也不是要炸死长老,只是防身,不希望像白成武的那种事再发生,太憋屈气人了。

当然有机会该炸就得炸,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年后仇人出意外死了找谁报仇?刨坟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