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拳打麒麟子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30字
  • 2021-12-22 11:53:54

“雷符三击,身形不稳,吐血重伤,要死不活,最后一场开始啦,有押注的赶紧啊!”

万金枝的叫喊声引来了福海的咬牙切齿,福海下意识的从上到下看了一遍自己,心里暗道:我这不好好的吗?怎么就要死不活了?

大嘴巴听万金枝喊的有点损人,想上前理论,被景瑞拦住。万德财那里也叫喊:

“方师弟,方家世子被誉为麒麟子,也是本宗新进天才,筑基期的精英,有押注的没?第三场马上开始啦!”

随着两兄妹这么一喊,擂台场下的人立马分成了两堆,只是万金枝这里要少很多。

“本来打算押两千灵石的,被你这么一喊,心里七上八下一点底气也没有了,感觉押一百块灵石都会亏。”

上一场赢了灵石的几个人都围在万金枝这边,嘴里嘀咕。声音很小也被万金枝听到了:

“都说了最大押一千,想押大的去那边!”

万金枝掐腰一吼,几个同门马上就怂了。景天拿出了一千灵石走到万金枝身边:

“连带之前赢的全押上!”

万金枝随即喊到:“押景福海师弟灵石五千!”

等了一会儿,万德财喊到:“押方师弟灵石一万!”

有带头的就有跟风的,喜欢赌的、赌输了想赶本的、赢了还想再赢一点的都不想错过机会。万德财忙的不可开交,万金枝这里还是上一场赢了的几个人,最后都咬牙下定决心:

“我押一千!”

“我押一千!”

……

万金枝边打理边说道:

“你们几个一看就是六神无主、五心不定的身弱之像,身弱不胜财懂吗?财大灾祸也大,我是为你们好!”

方得志走向擂台,人群都主动让开一条道。从迈开步到擂台,眼睛就没有离开过福海,他不想弱了气势。

“我们之间有仇怨吗?”

福海看着方得志问道,方得志扬起了下巴:

“没有。”

“那你为什么总是找我们五人的麻烦?”

“看不顺眼,凭关系说好话进宗门,当九重山是什么地方?”

福海捏拳突然起步冲向方得志,方得志后退几步,从怀里掏出张雷符打向冲过来的福海。福海运转法力打开法力防护双脚一蹬,整个人腾空飞起,“砰”的一声,雷符在他下方炸开。这次福海反应及时,避开了猛烈的爆炸,没有上次那么狼狈。

福海缓缓落地,收了法力:

“世家大族的傲世功法不用,尽搞些旁门小道,不敢与我堂而皇之正大光明的一战吗?”

方得志手拍储物袋,一柄大长刀横在面前,他催动功法单手握长刀抡了一圈,停在身体的一侧。一张大眼怒睁满嘴獠牙的神魔脸谱在方得志头顶显现,接着慢慢隐散。《无神》心中有我无神,方家大族的传承功法,功法特点霸道,不可一世。

好的功法不仅能让修行之人的法力精纯、雄浑有力绵绵不绝,更决定修行之人的修行高度,《无神》与景族阳刚的《赤阳神功》不相伯仲。然而历代的方家族人总是被景族压过一头,方家先辈经过总结发现,肉身的不足在与强族对抗时往往暴露明显,以至惨败。遂不惜代价遍请天下有识之士,如丹师炼体高人等,借以提升族人肉身强度。

景天的丹爷爷太叔丹,毕生都在研究提升修行之人肉身强度,梦想着修行之人肉身比肩凶兽、远古大凶,甚至超越。方家与太叔丹的想法不谋而合,借着这个契机太叔丹成了方家丹师。然而在小有成就之时,方家觊觎炼体丹方想独占,太叔丹发现苗头借机逃离,被景天的爷爷接到景族拜为客卿长老。

方家任何人到景族都会提及此事,希望能讨回太叔丹,而景族总是诸多搪塞敷衍。景族是第一大族,联盟的领袖,势大,方家对于此事如鲠在喉无可奈何。

景天他们几个多多少少也知道这些事,不然福海也不会对战开始就希望看到方家功法。

福海拿出了重剑双手举起奔向方得志,方得志朝前迈步长刀画弧顺势劈向福海。“锵”一声乍响长刀重剑碰的火星四冒,刀剑气席卷擂台。福海被震得倒退十几步才稳定身形,气血翻腾虎口灼痛,脸带笑意看着方得志。

方得志虽然身体没动,但也不好受,心里打鼓,刚才对方明显没有动用法力跟他硬拼一记,可见其肉身的强悍。然而对方想凭借肉身之力取胜让方得志心有不甘,方得志舞动长刀扑向福海。

擂台上打斗再起,长刀重剑撞击声不绝,福海优势发挥不出,每次撞击都被震退,疲于应付态势已现。这让押方得志获胜的人心情激动,反观押福海赢的几人却显得揪心的紧张:看这情势押一千灵石都有点大,莽撞了啊!

擂台上两人已经过了三、四十招,一次碰撞后两人分开而立,眼睛同时盯着对方。方得志在力量上拿不下福海,用长刀对战就很吃亏,舞动长刀是要法力的。虽然福海不能近身发挥不出优势,但是方得志一时半会儿也把福海没办法,福海就这样打下去拖也把他拖垮。方得志得想应对之策。

打到现在福海也知道拖下去就能获胜,但是这不是他想要的,也不是他的作风。他要的是摧枯拉朽似的横扫,不仅打倒对手的身体还要击溃对手的信心!

既然想要教训,那就得刻骨铭心!

福海单手法力注入重剑,决然的冲向方得志,快到的时候纵身跃起,双手握剑斩向方得志。方得志两腿分开,两手举长刀横挡,“锵”重剑重重的劈在长刀刀柄,方得志身体震颤,重力让举刀的双臂弯曲垂于前胸,长刀险些脱手。

福海人未落地,单手握剑抡一圈,重剑贴着方得志的裤裆、肚脐、腹沟、胸腔由下而上。方得志下意识举刀的双手往前伸,身体后缩,眼睛盯着剑尖快到脖子,他仰头抬起下巴。重剑砸在长刀柄,这次方得志没能握住,长刀脱手弹开。福海一脚猛踹方得志胸口,“当啷”长刀落地,方得志踉跄倒退,福海落地。

所有动作都在一瞬间完成,“好!”底下押福海赢的几人见福海得势,不由的捏拳叫喊。观看的人群也开始骚动,议论纷纷。

擂台上方得志刚稳住身形,福海不会让他喘息收了重剑捏拳冲过来。方得志错步挥手猛的一甩,衣袖里两把三寸长的小刀一前一后直奔福海面门,福海神识强大,在发现方得志面露狠色时就防备着。

他机警的顿身偏头躲过小刀,快速冲到方得志身前举拳就轰,方得志运转法力,身后神魔脸谱又一次显现,他捏拳迎上“轰”,神魔脸谱被震散,人又一次被震退十几米。

小刀暗袭被躲过方得志没感觉惊讶,让他震惊的是福海的速度。他与福海的距离起码有十多米,怎么好像一步就跨到他面前,他想不通。现在方得志真正体会到他与福海肉身的差距,刚才对轰的手还在颤抖,受伤不轻,如果再对上一次他觉得这只手臂可能会废掉。

“天才?”

福海朝方得志走来,边摇头边说。然后又一次施展《三步无影》身法冲到方得志身前举拳就打,方得志用另一支手捏拳对上。已经没了对战的实力和信心了,两条手臂都不自主的随身体甩动。

“精英?”

福海盯着方得志继续说道,然后再次捏拳,重重的轰在方得志胸口,方得志胸口塌陷,一大口血吐向空中,双眼迷离,身体直挺挺倒在擂台上。

“麒麟子?”

福海看着倒擂台上的方得志,有些不依不饶的味道,他蹲下身搂起方得志的脖子,一手指向擂台下观战的景天:

“他还没有筑基,像你这样的货色连他一拳都接不了!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们能来九重山了吧!”

擂台下众人都看向福海所指的景天,方得志两眼无神,也望了台下的景天一眼,然后慢慢闭上了眼睛。福海放开他,离开时说了两个字:

“垃圾!”

收了擂台上的长刀跟两把小刀,走下擂台。

一直闹哄哄的擂台下没了声音,白家的几个少年上擂台救治方得志。慢慢的人群开始议论开来:

“狠人啊,打败了别人还要鄙视一番。”

“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擂台?你打不赢可以认输啊,一直到现在你可曾听到他认输?怕丢人就别上去,上去了就得认!”

……

说什么的都有,但是有一点大家都算认识了景族这五人。都是炼体之人,而且还很猛。

下注输了的人垂头丧气,赢了的哈哈大笑走路都两边摆。万德财一脸笑呵呵的跑过来,万金枝把一万灵石的储物袋交给了景天,算是两清。万德财对着福海竖起大拇指:

“福海师弟太生猛了,前途无量啊。”

“哪里,万师兄过誉了。”

福海抱拳行礼说道。

“我说这里怎么这么热闹,原来是万师弟在此。你还真是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是非多。”

人群里走来两男一女,雷岩、九方允、海坤。

“万掌柜又在两边拱火,破坏宗门团结发不义之财!”

掌门弟子海坤接过雷岩的话埋汰万德财,万金枝叫了一声“海坤师姐”跑过去就抱着海坤的胳膊不撒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