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万象拳法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21字
  • 2022-01-09 14:37:07

“听到没有,以后打了凶兽可以卖了换草药。我们几个都需要,不能都指望长老跟丹老,能挣一点是一点。”

福海拿肘拐了一下景天。

“我们几个草药需求太大,长老跟丹老都愁坏了。”

大嘴巴走到景天身边说。

景瑞这回没阻拦,知道他们说的是事实,而且他看到过爷爷跟丹老的焦虑。

景天也清楚,他最近想尝试炼疗伤丹药跟他们平常吃的辅助炼体的丹药。

炼丹就会有损耗,而且将来需求更大。这些天一直没想好出路,今天族里老人一句话点醒了他。

“好吧,我们进山,不过我要去给丹老说一下。”

景天看着福海期待的眼神,点头答应了。福海高兴的蹦起来了:

“应该的,应该的,我们都准备准备,这次去了说不准要待几天的。”

景天到了丹老这里,跟丹老说了想进山修炼的想法,丹老没有反对。

“战斗检验修行成果,搏杀激发身体潜能,炼体就不能怕受伤,想法很好,只是不能太冒进。

你们终究还太小,没成长起来,一切想法付诸实施,都得建立在有相应实力的基础之上。”

丹老边说边从怀里拿出本书,交给景天:

“这是本拳法,手抄本,玉简你还看不了。我早年游历所得,对于炼体阶段的你们应该很适合。”

景天接过书,打开首页:“《万象拳法》!”

“此法分入门、小成、大成三个阶段,入门挥拳带风,小成虎吼龙啸,大成兽吼且伴有万兽显像。

随着自身实力的增长,拳法威力更是惊人甚至堪比法术。最近几天你们先练此拳法,我来给你们准备丹药。”

景天一脸兴奋,习得此法以后就不再是乱拳而是有章法了。收起书,对着丹老躬身一拜,转身出了洞府,回到了村里。

几个小家伙在大树下的石条凳子上开始研究起来。你一拳我一脚的互相比划,兴致都很高,学的也挺快的,只是没有丹老所说的入门阶段的挥拳带风。

两天的时间,拳法熟悉的差不多了,能够一口气打下来,就是没有效果。

看来三个阶段不是以对拳法熟悉掌握的程度划分,而是根据自身力量的增长所发挥的效果划分。本想着到了入门阶段再进山,现在只有放下了。

五人都跟家里交代好,去丹老那里拿了丹药,扛着鼎进山了。

福海显得很兴奋,他不是很喜欢扛着鼎跟村落周围转来转去。

难得大家一起出来,他走路都是连蹦带跳的,亏了他还扛着鼎。

“我爹透露的,在我们上次的地方再往里走一点,有一条故河道。顺着故河道朝山里走,有一道山脉。

我爹有一次猎捕摸到那里,看见过几只牛犊一般大小的黑尾蝎。他没敢动,我们这次去把它们抓来换草药。”

福海边走边介绍此次的目标,眉飞色舞很轻松。景瑞没话,只是时不时的朝周围扫一眼。九斤赶上前:

“你说的那么容易,就跟进自家菜园摘菜似的,那么容易你爹咋吓跑了?”

“他一个人应付不过来,万一伤到了就麻烦了,我们人多互相有照应。放心,到时候不用你们动手,我一个人办了它们!”福海仰头吹嘘。

景天停下来,回头看着九斤:

“九斤,带调料了吗?”

九斤:“带了,放心吧,准备了几天,不会有差错的。”

“那就好!”

景天转身继续朝前走。福海几人对望一笑,接着跟上。

白天的山里很安静,哪怕景天他们行走的这里已经很少有人来。除了偶尔有几声鸟鸣。

再次路过之前跟长毛獠兽打斗过的地方,碗口粗的树木折断在地,还有的连根拔起。

地上到处是脚印,几人绕过,当日的打斗场景,在脑子里依然清晰。看了几眼没有停下脚步,继续朝前走。

福海在前面带头,寻找他爹所说的故河道。爬上一条横亘带,抬头看对面,两边的树高大,中间树林矮小,甚至空旷不少。中间的林木年限肯定赶不上两边,这应该是故河道了。

几人沿着河道继续走,这里要比来之前的树林里好走许多。河道两边的树高大葱郁,古藤从根部缠绕上去,又顺着树枝垂下来。林里散发着一股类似草药的味道。

一行人走走停停,累了就歇会,饿了吃带来的干粮。两天后,几人来到了一条山脉,进入深山以来看到的最高的山脉。

山脉向两边延伸一直到超出视线,大片的巨石露在外面。从山脉底部到山腰,有许多大小不一的山洞。故河道在这里拐弯,顺着山脉不知道延续到了哪里。

“我爹说的应该就是这里了,我们就在这歇息一晚,明天开始沿山脉寻找。”

福海放下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好吧,就这里休息吧,也饿了。”

景天也放下了鼎。几人把鼎围成半圆,生了堆火,围着火堆盘坐。边吃干粮边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已然没了几天赶路的疲惫。

夜色渐渐暗下来,所谓的夜晚也就是比白天暗一点,依稀还能看见点。

山脉那边传来几声兽吼,接下来各个方位山头都有吼声。山脉这边挨着人族也就几声,不多而且声音还小。几人停下了打闹,静静的听着出神。

突然,一声远远高出其他的吼叫传来,如雷声隆隆,所有的兽吼声都消失了。深山里恢复了寂静。

“这应该是莽荒深山深处传来的,不知道是什么凶兽。”

景瑞开口说。

几人安静下来,眼睛盯着火堆烧的“噼啪”作响。周围有“悉悉索索”的声响都没引起注意,大嘴巴抬头,五只牛犊一般大的蝎子围过来,他盯着黑尾蝎面无表情的说:

“福海,上!”

福海、景天、景瑞、九斤都抬头先看大嘴巴,再顺着他的眼光一看,汗毛咋起。

人跟着马上站起来,抓住鼎面对围过来的黑尾蝎。五只黑尾蝎,头跟尾钩是黑色的,身体呈浅黄。

“卧槽,这么多,有难度啊兄弟们!”

福海面对黑尾蝎回应大嘴巴的话。

景天突然听身后有动静,猛回头,一条十几丈长身体红的像火一样的大蜈蚣,顺着山脉朝故河道这块平坦地冲过来。身体颜色火红鲜亮,爪子颜色淡一些泛黄。

“小心,来了个大家伙!”

景天喊着转身面对红蜈蚣,蜈蚣身形摆动,还没到景天面前,头高高昂起,猛的照景天戳下来,景天提鼎跳开。

两只大毒牙对着一夹,在地上划出两道深坑。

“你们几个先解决蝎子,我来应付大蜈蚣!”

景天叫喊着,紧紧盯着不敢大意,这么大的家伙怎么打啊?蜈蚣一击不中,又昂起头,嘴里吐出丝丝毒雾。

蜈蚣体型大但是非常灵活,像块大红绸布一样的在地上,随头摆动。

景天想贴着它的身体,躲避毒牙的攻击,蜈蚣尾部突然抬起,两只尾爪照景天抓下来,景天又一次跳开,尾爪在地上留下两道深槽。

接着毒牙张开对景天落处夹下来,景天接连闪跳躲避。

福海面对着一只黑尾蝎,问题不大,他看了一眼景瑞,两只围攻有些吃力,大嘴巴、九斤应该能够周旋。

最危险的就是景天,他要尽快解决,然后去帮忙。

黑尾蝎举着尾钩,挥舞前夹朝福海夹来,福海不退让,盯着尾钩,单手抓着鼎,照着黑尾蝎的前夹一扫,

“咔擦”

一支前夹断裂。

要不是在意蝎子尾钩,他都直接照蝎子头砸去了。两千斤的鼎在他手上已经谈不上份量了,但对黑尾蝎来说,那是难以承受的。之前说让他一个人对付,还真不是吹嘘。

断了一支前夹的黑尾蝎,开始不知道怎么攻击了。摇晃身体跟尾钩,跟福海对峙。

福海着急,盯着尾钩冲上去照着蝎子头横扫,尾钩扎下来的时候,福海松开抓着鼎的手,跳开躲避。鼎重重的砸向蝎子头部。

黑尾蝎身子歪倒一边,福海趁机捡起滚到一旁的鼎。蝎子身形踉跄,被砸中的头部有一块瘪进去了。

福海持鼎上前,照着头又来一下,蝎子都没有拿尾钩反击了,福海也没松开鼎。

这次黑尾蝎侧倒一边,六只脚跟尾巴瞎摆乱舞。福海挥鼎又在头上砸了几下,就朝景瑞走去,看都没看黑尾蝎一眼。

景天这里很狼狈,不好下手。蜈蚣背壳坚硬,头尾都可攻击,都要防范。

他贴着蜈蚣身体,却被爪子抓住了衣服,蜈蚣侧身,毒牙咬过来,景天用力挣脱,扯烂了衣服躲开,身上留下了几条抓痕。蜈蚣毒牙咬在衣服上。

蜈蚣身体正过来,尾巴摆顺,景天又贴上去,这次没等爪子扬起他挥鼎横扫,

“咔咔”

两声,断了两爪。

就在这个时候,福海又解决掉一只黑尾蝎,赶到景天这里来帮忙。

“小心头部毒牙跟尾爪!”

景天叮嘱道。福海的到来,景天压力小多了,虽然无法有效伤到蜈蚣,但是他们可以慢慢跟它周旋,找机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