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念头通达之地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19字
  • 2021-12-22 00:25:36

“你就这点本事?就打算这个样子揍我吗?”福海一边躲避轮番攻击的五行环,实在躲不过就打出一拳,一边靠近苏家少年。苏家少年看着五行环的攻击没什么效果,开始紧张了。他两手叠加腹前,然后伸开空中虚划一圈,运行苏家《五行临界》功法,五行气旋慢慢成形四周。在福海一拳击飞五行环他就没有信心了,只是站在擂台上,怎么也得撑一下。

福海冲出五行环的包围,几步跨近苏家少年身边,举拳打在符箓凝成的护盾上。护盾虚晃光影暗淡不少。苏家少年接连倒退,刚要凝成的五行气旋被打散,运功施法也被打断。

福海不可能让他轻松运功施法,他要速战速决,后面还有两个同境界甚至比他早进阶的方、常两家少年。拳头能解决是最好。他紧跟着追上,又是几拳打在护盾上,直到护盾碎裂、消散。苏家少年被福海的猛劲吓懵了,边后退边喊:

“不打了,我不打了……”

福海没等他喊出认输,一拳轰在他脸上。苏家少年两眼冒金星,接着一黑直挺挺倒下。福海也不管他真晕还是假装的,一脚把他踢飞下擂台,苏家少年肋骨骨折的咔擦声传来。本来就是找机会揍你一顿的,就这样放过那是不可能的。

踢下苏家少年,福海转身来到失去控制虚浮于空的五行环,伸手一抹,收进了储物袋。手朝正在救治苏家少年的方得志一群人一指,然后收回照着擂台点了几下,示意赶紧上来挨打!接着闭眼环抱双手等在擂台一角。

一直盯着擂台的同门都看向方得志几个人,方得志恶狠狠的盯着擂台上的福海,轻声交代即将上场的潘家少年。并从怀里掏出来数张符箓交给他,潘家少年点头朝擂台走来。

人群中的万德财又开始高呼:

“擂台比试第二场了,福海师弟挑战潘师弟。潘师弟筑基初期修为,潘家世族嫡系子弟,世族才俊,九重山新进天才。有押潘师弟赢的赶紧啊,比试马上开始了。”

围着万德财的想押注的同门这次有些谨慎了,分析靠不住,凭热情下不去手,听万德财的不靠谱。输了的跟想押注的都在观望。

景天四人对福海的实力有信心,清楚他打擂台的目的。几人都显得很轻松,看到方得志几个家伙吃瘪挨揍心里很痛快。

万金枝也开始吆喝张罗了:

“连续三场比试第二场开始了,有押注的、想赢灵石的赶紧啊,过时不候。”

万金枝回头看看擂台上的福海,福海漫不经心的睁眼扫向潘家少年跟远处的方得志。

“景福海刚筑基没几天,大眼无神、有气无力、体力不支、法力不济……”

“停停停,体力不支?刚才他的对手可是被他踢下擂台的,法力不济?他都没怎么动用法力,何来法力不济?小师妹,咱可不能睁眼说瞎话啊!”

“是啊,上一场本来想押景福海,被你这么一说,跑去押了苏家小子五百灵石,结果没赢还倒输了五百。不带这么坑人的啊?”

“人家都是抬高了说,你却在拼命贬低,哪有这么开赌放档的?”

…………

在万金枝周围围了几个同门,议论纷纷,对她之前的评语失水准颇有微词。万金枝抱臂扭头:

“我又不是神,说什么就是什么。再说了你们没有自己的判断的吗?输了就跑来赖我,我又没让你们买?人云亦云,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像你们这样还修什么行,在修行界活下去都难,还是早些回去找媳妇生娃传宗接代去吧!”

几个同门被万金枝几句话呛得直翻白眼,不敢发作,她哥万德财可是已经觉脉境了。

“押两千灵石景福海!”

景天趁着他们拌嘴的间歇对万金枝说道,万金枝回头看看景天:

“之前本金加赢的就不用支付了。”

景天点头,万金枝接着喊了一句:

“押景福海两千灵石!”

万德财那里围着的人都朝这里看过来,方得志在他耳边嘀咕,万德财又扯开喉咙高喊:

“押潘师弟五千灵石!”

围着的人油锅里溅水,纷纷下注。围着万金枝的同门有人似乎下定决心:

“我也押景福海两千灵石!”

“不行,最大下注一千,多了不接!”

“万德财那里可是五千灵石都接了?你这里下注两千都不接,没你们兄妹这么坑人的!”

“那你也去那边下注啊!又没人拦你!”

万金枝一人独挡众人,气势压场,嘴不饶人,整的几个同门抓耳挠心。

“他都可以下两千?”

要下注的同门指着景天抱怨道。

“人家第一场就下注了的,不像你风吹两边倒,脚踏两只船!”

“你……我……”

要下注的同门被气的满脸通红,想说:不是被你拐带我能两边跑吗?能输吗?算了,这次认定了,为了赢回灵石,忍!

“好,我买一千!”

“我也押五百灵石!”

……

几人虽然被气的不轻,但最后都还是下定决心押景福海赢。

“你俩倒是打啊,不是有深仇大恨,念头不通吗?要是瞪眼睛能解决还用整这么大阵仗打擂台?”

擂台底下有人等的不耐烦开始起哄了。擂台上两人四目相对,朝擂台中间走去。姓潘的少年行功掐诀,一把法力幻化的宝剑横空而出,径直刺向福海。

福海心念一动,手轻拍储物袋,筑基后被收起来的重剑飞起,福海双手握重剑侧身斜劈刺来的宝剑。“锵”的一声,法力幻化宝剑带着火星抖颤弹开,稳定剑身停在半空。

潘家少年见福海没动用法力就劈开宝剑,又接连幻化两把法力宝剑,加入之前的宝剑一起攻向福海。

经过有神的精血汤药浸泡,福海不光身体强悍,感知也明显异于常人。他身手敏捷的规避法力幻化宝剑的攻击,还时不时手握重剑格挡劈砍欺身的宝剑。擂台上火花乱蹦,“锵锵”声四起。看似惊险,福海却显得游刃有余,应对轻松。

谁上了擂台都希望打倒对手,在福海赤手空拳赢了第一场后,潘家少年不得不重新审视对手。当自己面对,衡量当下情势他又不得不再次调低期望值:不可能赢那就让其负伤或者最大限度的消耗其法力。福海的策略依旧是伺机速战速决。

场上依然不见福海动用法力,潘家少年又一次运功掐诀,幻化三把宝剑,冲向福海。六把法力宝剑已经是他现在所能操控的极限,对心神跟法力都是考验。

潘家少年手拍储物袋,自己的本命法剑凌空出现在面前。他单手握剑也攻向福海。福海撑起法力防护,法力注入重剑拨、挑开两把幻化宝剑,又顺势由上而下砸在横扫而来的宝剑。

“咔擦”法力幻化宝剑碎裂消散,抽剑环身一绕砍向另外两把幻化宝剑。重剑本就势沉力道大,再加法力加持,福海有意识的在另外三把幻化宝剑跟潘家少年到来之前,解决掉这三把幻化宝剑。

又是咔擦两声,宝剑接连碎裂导致捏剑冲来的潘家少年心神受创,身形都不稳,也影响到已经刺向福海的另外三把幻化宝剑。

潘家少年边控制剩下的三把剑进攻,自己挥剑也加入进了与福海缠斗。重剑在福海手中左挑右挡,上下游走,再也没有筑基前的笨重。来来去去多个回合后,福海慢慢体会到对手的用意,他对潘家少年的进攻尽量采取规避或者拿剑格挡。他想先找机会解决三把幻化宝剑,所以对上三把幻化宝剑都是势大力沉。

几番撞击,三把幻化宝剑再福海的特殊‘关照’下终于碎裂,潘家少年心神又一次不稳,福海抓住机会举剑照他面门砍下,潘家少年急忙举剑横挡,福海提腿一脚踹在对手胸口。

伴随“咔”耳朵都能听到的肋骨骨折的声音,潘家少年躬身飞起,落地后脚步混乱后退,大口吐血,握在手里的剑也差点脱手。福海双脚一点身体高高跃起,双手举重剑斩向后退中的潘家少年。

潘家少年嘴角带血,一手握剑一手捂胸口,看见福海跃起斩向自己的重剑,慌忙从怀里掏出三张符箓,照着福海扔去。福海大惊,连忙收起攻势双脚凌空虚点倒退。

“轰轰轰”

擂台上接连着三次爆炸,还好福海反应快,前两次的爆炸都在福海面前,福海借着爆破力一直后退,直到擂台一角。最后一次的爆炸淹没了福海。

“咳咳”

烟雾散去,福海头发凌乱脸上带着黑灰嘴角流血,身上长袍也炸成碎条,单手拄剑轻咳两声嘴里骂道:

“我靠!”

福海眼睛盯着潘家少年单手握剑朝他走去,潘家少年脸色惨白,下意识的后退。单手起剑斩向福海,福海挥剑一拨,潘家少年的法剑脱手掉落一旁。

福海心念一动收了重剑,一步跨出举拳轰在对手肩头,潘家少年身形踉跄倒退数步倒地。嘴里吐着血沫,眼睛无神的看着福海走近。

“我看不出你有多天才!”

又是一脚直接踢下场。擂台下几个押福海赢的“哦”、“耶”怪叫欢呼。福海捡了擂台上的法剑望着方得志,一指指向他然后点了点擂台:

“上来挨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