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明心见性之处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72字
  • 2021-12-22 00:23:22

景瑞拿出了法船,带上景天四人朝第二重山的山腰而去。价值五百万灵石的法船不是谁都能消费的,几人的高调引得众多九重山弟子驻足议论。

到了守卫这里,景天懒得废话,直接拿出了唐长老的腰牌。守卫没有说什么,他们交了灵石,景天选的戊字门三天,那次他呆三天身体出血,现在应该问题不大。

福海景瑞都想尝试,有法力了能不能呆下来还要看自己。真呆不住大不了出来,难道还真的呆里面耍脾气使性子。把大嘴巴、九斤放在癸字门,他们三人来到了戊字门。各挑一间,直接进去了。

有了唐长老的腰牌景天他们能去的地方多了,慢慢宗门内监测守卫甚至普通弟子都认识他们几个了,都知道是唐长老引荐而来的景族子弟,还有个在戊字门呆了十天都没事的炼体怪物。

“来啊来啊,有怨的报怨,有仇的报仇……”

早就听雷岩说九重山有擂台,景天五人趁修炼之余也来这里看看。人还没走到,老远就听见有人吆喝:

“胸中有憋屈,心里有怨恨,如明镜蒙尘,似道心有阻。我辈修行求的是逍遥,问的是自在。如此憋着忍着,修什么行?又何以成道?不如上台来打一架,打出个明心见性,打出个念头通达!有需要的可以找我啊,收费合理,价格公道,服务周到……”

擂台上早有人在对战,擂台周围围满了观看的人。一个穿着灰色道袍笑呵呵的少年正穿行人群中吆喝,九斤瞪着大眼,好奇的看着这一切:

“这擂台他承包了吗?怎么打擂搞得跟做买卖一样了?”

景瑞了解多一点,解释道:

“这位师兄混迹于此,只是为了赚些灵石而已。散修进了宗门也不容易,一切都得靠自己。”

福海:“什么嘛?就是看戏的不怕台子高!”

五人的到来没有任何人关注,大家都是来看热闹的,眼睛都停在擂台上,只是偶尔扫一眼那个卖力吆喝的少年。看的出来大家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人群边上,方得志领着那天几个人望着景天这边,他低头跟身边的人说了几句,那个孩子走到人群中把吆喝的少年拉到他们几个身边。方得志指了指身边的人,又指向景天这里。吆喝的少年眼放精光,连忙点头,跑向景天他们这里,人还没到就搭手:

“几位想来就是景族小师弟?不知哪位是景福海师弟啊?”

来人长相普通,修为看不清但绝对在筑基之上。看着挺精明,腰系四个储物袋,一路风风火火,笑呵呵的。在人群中拉了一个跟他长相有些相似的女孩,站在景天几人面前问道。女孩已经筑基了,却不情不愿的嘴里嘟囔,眼睛翻看着少年。

“我就是,这位师兄找我有何事?”

福海上前一步说道。少年依旧笑呵呵:

“福海师弟,本人万德财,我身后的是我妹妹万金枝。我受人之托问问你敢不敢跟他擂台上打一场?”

万德财手指方得志那边,福海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到了方得志几人,脸色一沉。他从大嘴巴那里得知景天被罚就是他们构陷的,正没地方发泄呢,他们倒找上门来了。

“那几只蹩脚虾还真能蹦弹!”

福海没好气的说。

万德财:“福海师弟这算答应了?”

福海:“欺我刚筑基么?我一人打他们四人!”

万德财翘起大拇指:“福海师弟豪气云天!这样吧,跟他们四人打三场,上场的人他们自己定如何?”

福海望着方得志那边:“可。”

万德财:“一切由我来安排,保证你们都满意!”

万德财说完了指了指他妹妹万金枝,万金枝跌脚扭身,嘴里依旧嘟囔。万德财没理会直接跳上擂台,叫停了擂台上对战的两方:

“两位师弟,改天切磋如何?接下来我安排了一场擂台比试,这一百块灵石两位师弟拿去喝茶吧!”

对战的两人没有客气接过灵石,下去了,万德财站台上喊开了:

“九重山擂台是修行最好的去处,打一架明心见性,打一架念头通达。这里打架不关禁闭不禁足,只要不打残打死,医药费都不用付。今天本人组织了一场擂台比试:福海师弟请上台来,你们这边谁上?好,苏师弟请上台来。你们先稍等一下,台下的同门众师兄弟也要沾沾你们的光。”

万德财跳下擂台站一边:

“来来来,万德财赌场开张啦,押的大赔的多!有押苏师弟的到我这里来,押景福海师弟的请到我妹妹万金枝那里……”

他随手一指万金枝这边,看见万金枝还跟那里傻站着,连忙跑过来:

“祖宗啊,祖宗,你动动嘴行吗?来来,吆喝啊!”

万金枝嘟着嘴扭着身子:“我不说!太丢人了!”

万德财急的跳起来了:“丢什么人?不偷不抢,靠本事吃饭修行丢什么人,你就当行行好,帮你哥我的忙成吗?祖宗,吆喝起来!”

万德财忙的上窜下跳:“苏师弟,苏家嫡系,朝气蓬勃玉树临风筑基初期修为,有押的到我这里来啊……”

万金枝无奈的支了张桌子,站在福海一边嘴里开始小声念叨:

“景福海入宗门不到一个月,筑基没有几天……”

相比万德财那边人挤人的热闹,万金枝这里根本没人气,好不容易来个人想了解一下,听她这么一念叨从头凉到脚走开了。

景天他们看着福海这里没人气,自己人怎么也得支持一下。景天拿出个灵石袋子丢给万金枝:

“押一千灵石景福海赢!”

万金枝扬起灵石袋子,难得加大嗓门:

“押景福海一千灵石!”

方得志那里听到这边的声音,不遗余力的打压这边的气势,在万德财那里押了两千灵石。万德财吊着喉咙喊:

“押苏师弟两千灵石!”

方得志看着景天几人,能打压景天他们他脸上显得很得意。大嘴巴还想加码,景瑞拦住了:

“算了,终究还是要看擂台上输赢。”

九斤望着万德财:

“我们要是像东启域那样赌,这两兄妹算是白忙活了。”

苏家少年等的不耐烦,对着万德财大吼道:

“到底什么时候开始打?耽误本少爷揍他到时候在你身上找补!”

福海扬起下巴,面无表情的走到擂台中。万德财对着擂台上两人喊:

“打打打,打到投降认输为止!”

苏家少年轻蔑的看着福海:

“想揍你很久了,今天才如愿以偿!”

说完撑起法力防护,福海两手捏拳头,浑身泛着火焰光晕。“嗷”的一声虎啸,背后虎、龙、熊、猿等兽影显现。突然启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几步跨近苏家少年身前,一拳重击在苏家少年法力防护上。法力光罩晃动,苏家少年被这猝不及防的一拳轰的倒退数步,他也借势远离福海。

“不开防护,不出法器,你还真是托大啊!”

苏家少年说完手拍储物袋,口念法诀,一套五行环虚浮面前,环上发散发着黄、绿、蓝、黑、红代表五行的颜色。苏家祖上有名的五行环神器,此五行环就是按着祖上神器仿制的。苏家少年一挥手,口里念叨“去”,一只蓝色环带着光晕跟“嗡嗡”声直奔福海而去。

福海正迈步朝苏家少年走来,见对手祭出法器正面攻击,环形法器近身的一瞬间,福海身子一侧,五行环从肩膀擦过。接着带起的劲风扑面而来。

“功法不如我,法器不如我,炼体不如我,战斗经验也不如……哎哟卧槽!”

福海避过五行环一击,继续走向苏家少年,就在这时避过的五行环没想到又被苏家少年召回,狠狠撞在福海的后背。福海往前趔趄几步,五行环弹开又飞回苏家少年身边。

福海轻敌大意了,被撞的气血翻腾,但也大致摸到了苏家少年法器的底细。换一般人,被这么撞击不吐血也得撞趴下。苏家少年赶紧念咒掐诀,挥动两手五行环依次祭出,冲向福海。

福海快走几步猛的蹿起,举起带火焰光晕的拳头左右开弓,连续打出数拳。拳风裹着罡劲带着龙虎兽影,直接撞上了排成一条线的五行环。“嘭嘭…”接连五声,在福海与苏家少年之间撞击使灵气形成气雾四散,五行环夹带着火星蹦开,福海冲过气雾区域跃起举拳,又一次轰在苏家少年的法力防护上。

“咔擦”防护碎裂,苏家少年胸口挨了一记,整个人被轰的倒飞。在福海直接拳头对上五行环法器的时候,苏家少年就惊的合不拢嘴,早早的在想应对之策。倒飞过程中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符箓,身体落地后退数步满脸通红稳住了身形。嘴里念法诀手捏符箓往胸口一贴,一个防护盾守护身前。

法力防护太费法力,还被破了。用符箓防护盾应该可以防住福海的近身拳头,可是符箓要灵石买的啊。他手在空中虚晃,散在空中的五行环依次又攻向福海。福海放开神识,只有五行环等靠近了他才出拳轰开。他现在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揍苏家少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