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浑力空间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88字
  • 2021-12-21 01:58:11

在第四重山跟第五重山之间的山谷平地,到处都是大殿跟亭台楼阁。周围山体都是开凿的洞府。姓常的少年带着景天来到正中间的大殿门口,还没进殿门,从殿堂里走出来个一身华袍威严的中年人,常姓年轻人丢下景天,搭手一礼,中年人斜眼看着景天问:

“怎么回事?”

常姓少年回道:

“此人在炼体山脚跟方得志几人冲突,动了手,我特带来请长老处置。”

“这种小事也来烦我?直接丢进浑力空间戊字门,禁闭十天!”

方长老不耐烦的说完扭头转身进了大殿,常姓少年正要张口说什么,一看方长老都已经进的大殿。他犹豫的低头看了一眼景天,最后提着景天朝第二重山飞去。

景天身体被禁锢,刚开始还身体扭动,只是不能大幅度的活动。方长老的话他都听到了,被抓来的时候想着愤怒、憋屈,现在他想的是被罚关禁闭十天。

第二重山的浑力空间,景瑞已经在那里花灵石修炼了一段时间了。跟他们有说过,人进去之后就被一股力托起悬空,接着就会被从四面八方来的力拉扯挤压。不过景瑞修炼的是力量最弱癸字门。

而他被罚的是戊字门,力量肯定大了很多,而且还是十天。按景瑞的说法,他在癸字门一天都呆不了,这戊字门他能呆多久景天现在没底。一个是自愿修炼一个是被罚,想来肯定不好受。

常姓少年带着景天来到第二重山的山腰,在一个大洞府前停下来,洞府门前有两个人看守。常姓少年亮出了监察令牌,说明来意,且要了戊字门的一个玉简。守卫的两人看了看景天,没有说什么,放他们进去了。

一进山体里面,就隐隐感觉有股排斥之力。顺着走廊往里走,两边都有发光的晶石,散发着柔和的光。走了一会,眼前开阔起来。头上是圆顶,面前是一个方圆百丈的洞。朝下看,尽头好似个圆圈。

常姓少年拎着景天跃身一跃,从第一层癸字门往下,越往下排斥力越大。依次壬、辛、庚、己字门,在戊字门停下,看了一周,朝一个石门飞去,停下来,把玉简插在门中的孔里,厚重的石门打开。

常姓少年看着景天一眼,最后收了法力,闭眼把景天扔进去。石门关闭,他抽出玉简,过了一会儿,整个空间气息猛的压缩,外面排斥力增大,常姓少年离去。

大嘴巴、九斤两人在院子里转来转去的,焦急等待。这时雷岩、九方允两人直接飞进院子里,雷岩还没站稳就喊:

“完了完了,这次怕是凶多吉少!小师弟被方长老关进了浑力空间戊字门。”

大嘴巴、九斤瞪着眼睛盯着雷岩、九方允二人,虽然从景瑞那里知道些浑力空间,但具体什么情况,是什么感受他们不知道啊,只能听雷岩两人的详细介绍了。

雷岩看他俩着急跟着解释:

“那里是炼体修行之地,宗门最妖孽的炼体是掌门弟子海坤,筑基境的时候在己字门呆了七天,这个记录以前没有过,也没人打破过!”

九方允:“是炼体修行之地也是受罪之地,小师弟没有法力,又关在戊字门,还要关十天,到时候出来只怕成了一团肉泥!”

大嘴巴“啊”的一声大叫,一拳捶在石桌上,石桌碎裂倒塌。他紧捏拳头,红着眼睛:

“小天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杀了那几个王八蛋!”

九斤急的打转:

“我跑回去,找长老爷爷,可是来不及啊,景瑞又不在,这怎么办啊?对了,找唐长老,两位师兄,能帮忙找到唐长老吗?”

雷岩摇头:

“联盟遭遇兽袭,唐长老一直在外协助防护,还未曾回宗门。掌门闭关,方长老决定的事没人能改变的。”

九方允:“你们俩先不要急,急也没用。只希望小师弟自己能挺过来。”

大嘴巴、九斤慢慢冷静下来了,只是不再说话,眼睛还是红的,拳头没有松开。雷岩、九方允见了,叹气离开。

石门关闭的那一刻,景天被一股力量托起,四周漆黑。他闭眼感受了一下,这个空间应该不大,不知道这些力量从何而来。突然,整个空间的压力猛增,景天全身上下都感觉在被人使劲的揉搓拉扯,好像要把他搓成面条,有感觉好像要把他搓成肉团,连呼吸都困难了。

这力道比白成武施展的禁锢还要强上几分,景天晃动两臂,扭动身子,太吃力。整个人被挤压的非常难受,骨头都被挤压的“咯咯”作响,好似随时都会断裂一样。有时候又觉得身体像被负重,比黑方印还重,还好他不用走路。

身体各个部位都感觉到剧痛,非常难受,景天挣扎了一会,马上就冷静下来。从被带到方长老面前他就变得冷静了许多,他知道要想挨过这十天首先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还得积极的应对,不然十天不到就会被挤成肉团。

他不在反抗,身体放松任由巨力挤压拉扯,手慢慢的伸向布袋,拿出了几颗炼体丹药,放进嘴里吞下。就这平常很简单的动作,在这里生生用了半柱香的时间。他默念炼体法诀,忍受着难以想象的力道带来的剧痛,他不知道能不能挨过十天,但是眼下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接下来就是慢慢熬着。

三天后,景天的皮肤开始渗血,他依旧闭着眼,手慢慢从布袋拿出了炼体还有疗伤丹药。布袋里被包成粽子的小乌龟,它的壳缺牙道人都花了好长时间才捣碎成粉,呆在这空间应该没事。

大嘴巴、九斤两个人盘坐在院子里,两人虽不是坐在一处,但都盯着门口,一动不动。想着正在遭罪的景天,他俩能想的办法不多,刚到九重山,还是被限制的学徒,那种曾经在东启域经历过的无助油然而生。他俩心里也难受,景天熬着,他俩又何尝不是在熬着。

七天后,雷岩跟九方允站在小溪石拱桥上,望着院子里的两人,叹了口气摇头转身离开。大嘴巴、九斤还是坐着,只是眼睛都闭上了。这七天,两人没有修炼,甚至都没动过。他们知道景天在遭罪,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这样等着。

空间的力量一直如常,景天衣服上的血已经有了深浅不一的层次了。血还在渗着,景天的鼻子、眼睛、耳朵、嘴巴都有血流出来。他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感觉意识都在慢慢模糊。他又一次慢慢伸手从布袋拿出了所有的炼体、疗伤丹药,放嘴里全部吞下去。

方长老或许都忘了这件事,但作为监察跟执行景天受罚一事的人,常姓少年不可能忘。到第十天,他来到浑力空间,插入玉简打开石门,景天被虚托空中,血肉模糊看不清面容。他感到诧异,跟他想象的不一样,在这里呆十天后的景天应该就只剩下一团肉,而现在他看到的景天还有人形,虽然惨不忍睹。

他跃起抱住景天,手搁景天鼻子下,尽然还有略微的呼吸。他赶紧退出浑力空间,一路飞奔,出洞府腾空而起朝景天他们洞府飞去。

到了院子门口,他没进去,大嘴巴、九斤早看到他的到来,起身到门口接住血肉模糊的景天。九斤“啊”的一声哭,大嘴巴侧头对正要离开的常姓少年说:

“这个仇我兄弟五人记下了,我五人只要不死,迟早会跟你们算!”

姓常的表情冷漠离开了,大嘴巴含泪抱着景天进洞府,九斤跟着。看着嘴巴眼睛都紧闭,一脸血迹的景天,九斤在一旁跳起来,两手拍打大腿“哇哇”边哭边叫,愤怒、憋屈、无助让他一时不知道做什么好。

大嘴巴清理景天脸上的血迹,他现在三人中最大,以前有景瑞、福海,可现在就他三人他很冷静。只是见了不成人形的景天,眼泪还是落下打在景天血衣上。

雷岩、九方允赶来了,看了景天还有呼吸连忙吩咐:

“去弄点温热水!”

九斤这才赶紧去准备,端来碗热水,水里还化开了几颗疗伤丹药。大嘴巴捏开景天嘴巴,轻轻喂下。九方允又对九斤说:

“你们去准备些吃的吧,十天没吃东西了,醒过来后肯定饿的。”

九斤连连点头,这十天他跟大嘴巴又哪里吃过,这一说起才发现肚子确实饿了。他马上去伙房买了一大堆,两手提着风风火火赶回洞府。雷岩、九方允退出洞府,九斤跟出来搭手一礼:

“两位师兄这些时日的帮助,等小天醒了必登门拜谢!”

雷岩九方允两人同时挥手:

“你们家族与我二人家族都是联盟大族,且关系亲近。我们在九重山又是师兄弟,些许小事就不要挂在嘴上了。还是去照看小师弟吧!”

说完两人离开,九方允看着雷岩:

“你不感到奇怪吗?戊字门呆十天,还能活下来?要知道他连法力都没有啊。”

雷岩:“假如只是听说我会感到奇怪,但是亲眼目睹了也就没什么奇怪了。他们几个都是炼体,没有筑基就来我九重山了,不知道是哪位长老选的,很有眼光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