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麻烦不断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56字
  • 2021-12-21 01:55:38

福海盯着小乌龟笑着说,小乌龟好像听懂了似的,脖子猛的一缩,只是依然咬着肉不松口。几人看着嘴馋的小乌龟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每天的修行景天再也没必要爬到山顶了,一上一下费时太久,每天还要留点时间修炼身法拳法。小乌龟的好动越来越明显,景天回到洞府坐在院子里,拿出小乌龟一看,眼睛都直了。只见小乌龟嘴里含着筑基丹,眼睛盯着景天。景天两指捏着筑基丹一阵抖:

“哎呀,偷吃我的丹药,吐出来,吐出来,吐出来!”

小乌龟脖子一伸一缩的紧紧咬住丹药不松口,景天气极,布袋里就剩下两颗爷爷给的回阳丹了,其他疗伤、炼体跟三颗筑基丹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给小乌龟吃了。

景天把小乌龟丢在石桌上,小乌龟几口就吞下了筑基丹,伸长颈,眨眼看着景天。

“疗伤炼体丹药就不说了,筑基丹你吃了有什么用?那可是十五万灵石呀,嘴真馋!”

小乌龟正要朝旁边爬,景天一把抓住正要把它放布袋里,停了下来。他找了块布撕成条把小乌龟缠上,把四肢跟头封在壳里。颇为满意的看了看,放进了布袋。

没了丹药,刚好也打算炼丹,景瑞修炼之余景天找上他一起去太平城买草药。太平城本是太平道门所建,因五大宗门挨着,城的规模一扩再扩。景瑞有法船所以两人没用多久就到了。

望着城那边的太平道门,景天想到了姐姐。只是一直修炼不得空,他很想去看看的。

买了各种草药,当然有补灵丹跟回阳丹的草药,不过这两种只是尝试所以没有买多。出乎景天意料的是炼制这两种丹药的草药特别贵,花了差不多五万。

付三天的租金,马不停歇的炼制了三天。疗伤跟炼体丹药五人的量全部备好,补灵丹跟回阳丹全炼废了。景天估计要等筑基了才有可能炼制成功,只是太贵了,心疼灵石。

疲惫的景天回到小院子,刚坐下就发现布袋有动静。拿出小乌龟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小乌龟咬烂了缠着它的布条。只见这家伙嘴里含着回阳丹正睁着眼睛看着景天:

“哎呀,又偷吃我丹药,终究还是没防住你,这都是我救命的丹药啊,你给我吐出来!”

景天气急败坏,丹药瓶被打开了,两颗回阳丹就剩一颗在小乌龟嘴里。他两指捏丹药,一手拿着小乌龟,想扯出丹药,奈何小乌龟不松口。景天没办法,把小乌龟扔石桌上,指着小乌龟:

“你真能败呀,知道这丹药多精贵吗?多少灵石都买不来的,你这哪里是吃丹药,你在吃我的命呀!”

小乌龟含着丹药看着景天,小脑袋一抖,吐出了丹药,然后脑袋一撇,不理景天。丹药已残缺,布满口水连着小乌龟的嘴巴。景天看着丹药卖有残缺,吃有口水,气的蹦起身指着小乌龟:

“你个八败,说你两句还使性子。像你这样吃,多少家当也给你吃光。我养不起你,谁养的起你你跟谁去好了!”

小乌龟不理景天,咬住丹药一口两瓣,几下就吞了。景瑞他们修炼完了回来,还没进院子就听到景天骂小乌龟。福海手里掂着块灵石,进院子来到石桌边:

“既然什么都吃,吃块灵石吧?”

福海把灵石丢在小乌龟嘴边,小乌龟扭头朝旁边爬。

“呦呵,高消费啊,不值钱的不动嘴!”

景天一把抓起小乌龟,朝洞府走去,找了一块长的布条,这回不光缠上了四肢跟头,连壳也裹上了,裹的像个粽子,扔进布袋:

“叫你吃,这下看你怎么吃,封你十天!”

有加入了灵药的丹药支撑,几个小家伙的修为提升很快,福海进入了九重境又巩固一段时间,跟景瑞一起回了族里筑基。大嘴巴、九斤有些着急,景天淡然,知道急也没用。

清晨,三人负重来到山脚,刚要踏上台阶,面前突然站出来四个人。年纪都在十岁左右,脸带轻蔑,拦住景天三人,中间一人向前一步:

“上山修炼要排队,不知道规矩吗?”

景天依旧走上前,想从他们四个旁边绕过去,四人中又上来一个人:

“聋了吗?没听见给你说的话?”

景天抬头看着他们:

“这么宽的台阶,又不碍着谁,干嘛排队?”

旁边一个个子明显高一些的人,双手抱在胸,走上前:

“最看不惯凭家族关系进宗门的家伙,都没筑基就进九重山,当是你家啊?在九重山学徒就得让着弟子,等弟子都上去了你们再上!”

九斤气呼呼站出来说:“每天上上下下的人没个完,我们还修炼个屁啊!”

高个子冷眼看着九斤:“修不修炼是你们的事,规矩得遵守!”

几个孩子在这里对上了,周围围了一群修炼的弟子们。景天看了一圈四周,人群里有两个他们熟悉的两弟兄,白族白成武的儿子跟侄子。他们身边还有两三人看样子跟他俩是一起的,都穿着九重山弟子道袍。正脸带坏笑的看着景天三人。

不用想都知道,白成武拿了他们五人的令牌让自己儿子侄子,还有族人成了九重山弟子。搞不好当前的麻烦都是他们几个怂恿的。

景天扛着方印硬闯,高个子的孩子手顶着景天到肩膀,景天一手抓住,恼怒的猛抬头看着面前的家伙。高个子的孩子不屑的说道:

“怎么?还想动手不成?”

说完用力推开景天,景天放下方印,大嘴巴、九斤上来拦住景天,四个人马上上来围住景天三人。景天捏紧两拳,跳起来轰在中间两人胸口,落地垮开步,左拳打在另一人胸口,高个子退后,景天赶上去照着他面门打出一拳,高个子捏拳对上,只听“啊”的一声,他的手臂震退,身子后退不及倒地,景天上去一脚踢在腹部,高个子飞起落向人群,人群散开。

“打死人啦!打死人啦……”

白族的几个家伙见景天动手就叫嚷开了,景天朝拦他们的几人走去,还想揍他们,就听人群里有人喊:

“住手!”

随着一声喝,一个清瘦神情冷漠、大概十四五岁的少年从天而降,还没落地就掐诀打出一道术法禁锢了景天,景天还能挣扎但仅仅也只是挣扎。

“宗门内禁止打架斗殴不知道吗?”

大嘴巴、九斤急着想解释就听人群里有人高喊:

“常小子,这几个小孩明摆着被陷害,你眼瞎吗?还是得了些许好处来这里胡乱栽赃?”

大嘴巴、九斤见有人帮着说话心头一热,看向人群外,两个长的挺结实的少年正望着这边,两人修为绝对高过筑基,甚至比场中姓常的年轻人都高。

“我负责监察只看到有人逞凶,至于如何决断如果处理是刑律长老的事。”

姓常的少年头偏向一边解释道,没有看两个场外的少年。场外一个少年手指着被他禁锢的景天:

“他法力都没有,还是凝气期能跟筑基境的逞凶?你瞎眼睛昧良心监察个毛啊!九重山就是被你们这帮小人搞得乌烟瘴气的!”

常姓少年眉头微皱,话难听却也只能听下,他没有再说什么,抓起景天提着腾空飞起,朝第五重山飞去。一直没说话的另一个少年朝常姓少年飞走的方向啐了一口:

“呸,稀烂!”

周围看热闹的都没出声,只有小声的互相议论,白族的几个家伙早跑的不见人了,拦景天的四人也散了。两个帮忙说话的少年朝大嘴巴九、斤走过来:

“他们是方、苏、潘家的几个家伙,仗着刑律方长老的势专门欺负新来的。”

大嘴巴、九斤连忙搭手行礼:

“谢两位师兄仗义执言!”

吐口水的年轻人笑着一挥手:

“不必客气,你们是景族的小师弟吧?我雷岩,他九方允,以后有难处可以找我们俩。今天被带走的小师弟可能要吃点苦头了,不知道方长老怎么惩罚他。”

大嘴巴、九斤听了心里一紧,大嘴巴捏着拳头咬牙说:

“明明是那几个家伙挑事,干嘛只抓、只罚我们?”

九方允走上来拍了拍大嘴巴的肩膀:

“忍忍吧,慢慢你们就习惯了。那几个家伙就是欺软怕硬,你们要是强过他们,他们就不敢招惹你们了!”

大嘴巴九斤两人很着急,担心景天,也没心思修炼了,九斤又搭手行了一礼:

“两位师兄,我们现在想回洞府,麻烦师兄帮忙把这个方印拿回洞府。”

九斤说完,手指黑方印。雷岩嘴里说“小事”伸手隔空一抓:

“嗯?”

“怎么?很重吗?”

九方允纳闷的看着雷岩,雷岩增加法力,抓起黑方印:

“难怪没有筑基就到了九重山,看来刚才那个小师弟没有用全力呀,要我说既然想动手就应该打的他们爬不起来,这样被罚也值了!”

雷岩帮着把方印拿回洞府,大嘴巴又请求他们帮忙打听,景天被带到了哪里,他跟九斤还不是九重山弟子,不能到处跑。雷岩两人爽快答应了,说一有消息就来通知他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