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被抓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95字
  • 2021-12-20 09:58:00

巡防头想着对付不了景瑞,炼气的小家伙应该没问题吧。他走向景天四人,福海上来一剑砍下,重剑撞上宝刀,“锵”巡防头大惊失色,手上的刀差点没脱手。景天一步就到他身边,一拳打出,巡防头感觉有人影靠近,挡下重剑的同时撑起防护。

“嘭”防护被打碎,拳头落在脸颊,打的他头一甩,人也甩出去了,歪着身子转了半圈才稳住。今天是怎么了?这几个没法力的小孩都是什么怪物?重剑的力道让他震惊,这个小孩凭拳头打破了他的防护?他一手提刀,一手摸着下巴,太难以置信了。

新来的年轻人看到了这边的情形,暗道:废物。捏拳再次轰向景瑞,景瑞压力挺大,这人应该在筑基中期了,还没有用法器。他心中默念法诀,黑铠甲上身,然后撑起防护,打出一拳,然后长枪横扫。两道拳风撞击,这次年轻人出拳力道大过上一拳几倍。撞散景瑞的拳头,防护也碎裂,重重打在铠甲上,景瑞翻飞。

景瑞的枪势被对方挡下,景瑞稳定身形直接飞身持枪冲向年轻人,年轻人口念法诀,枪尖盯在防护无法突破。年轻人嘴脸露出冷笑,一记重拳打开枪头,起脚踢在景瑞胸口,景瑞躬身飞起,年轻人接连几拳又打在胸口。最后跃起赶上,一脚踏在景瑞后背,景瑞“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景瑞翻身嘴角流血。年轻人随手一甩,一根法力绳把景瑞捆上了。

年轻人落地,巡防头鼻青脸肿的赶紧跑到他身后,景天看着被捆的景瑞,捏拳就轰向年轻人。年轻人根本没把他放眼里,随手一拳对轰“嘭”的一声,年轻人身子一扭,惊讶的看着景天:

“原来是炼体,难怪这么难缠。”

福海挥重剑砍来,年轻人一拳轰开,景天又冲过来,两拳对上,这次年轻人差点摔倒。景天后退几步,再次赶来,年轻人甩出法力绳,绳子缠绕着景天,景天想挣脱,奈何法力绳符文闪烁,没丝毫反应。然后又捆上了福海他们几个。

收拾景天方印的时候,巡防头皱眉了,他收不进储物袋,还是年轻人帮忙。这几个小孩子着实让他们吃惊。

一行人押着五个孩子回到小坎城巡防驻地,都懒得审问,直接搜身,为的就是这些东西来的,费了这么大劲。三个储物袋,巡防头儿迫不及待的就打开了,丹药、丹方还有那么多灵石,书册、衣物等。景天瞪着大眼吼道:

“你若敢动我东西,我就要你的命!”

巡防头刚摸到黑牌没来得及看呢,听景天开口,他想起被这个法力都没有的家伙打的转了半圈,心里来火了,上去就是一拳打在脸上,景天嘴角流血,怒目圆瞪。

“操尼玛,有种放开我单挑,靠境界高算什么本事!”

福海扯着喉咙就骂,巡防头走过去一脚蹬向福海肚子,

“单挑?你咋被绑这儿了呢?”

大嘴巴、九斤都骂开了,只是被绑上了,就是拼命也没办法。旁边巡防人上去就一通打,都被福海几人揍过,现在绑这里了,那还不打回来。

“我的东西要少一样,你们都得死!”

景天嘴角流血咬牙切齿的说,他还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哪怕是在东启域。

巡防头儿看着黑牌,没理会景天,牌的周边是纹路中间三个字:九重山。他有点懵了,事情有点大,他凝重的拿起黑牌走到年轻人那里,年轻人看了脸色也立马垮下来:

“你是揩油想疯了吧,瞎了眼?东西先不要动,这事已经超出了我们能处理的范围,让我去问问我爹。”

白族。一个中年人白族长老端坐太师椅子上,手拿着九重山令牌,旁边桌子上还有四块。面前毕恭毕敬的站着筑基巅峰期的儿子。让儿子跟侄儿两人帮着家族管理小坎城,正是他想方设法给他们谋的差事。平日里小打小闹的揩油他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日却揩到九重山头上,还真给他出了个大难题啊!他看着自己的儿子:

“那五个孩子有没有说是哪族的?”

年轻人:“没有,五人只有一人是筑基初期,其他都是凝气境。”

白长老低头看着手里的黑牌,自言自语:

“九重山正在考核招收弟子,难道他们是被选中去接受考核的?”

等了一会儿,他似乎有了主意:

“牌子先留下,把他们放了。”

白长老起身,

“算了,我还是亲自去一趟。”

景天他们五人还被绑在大厅柱子上,巡防头儿见白长老亲自出马,他走上去行了一礼:

“大伯。”

白长老没理会,直接走到景天五人被绑的地方:

“九重山令牌你们在何处所盗?”

景天他们没有答话,白长老又接着说:

“令牌我会亲自送还九重山,念你们年幼,又是初犯,我白族不与追究。放了他们吧。”

白长老大手一挥,年轻人就收了景天五人身上的法力绳。大嘴巴、九斤赶紧收拾好储物袋,景天盯着白长老:

“今日之事,我们景族五兄弟记下了,他日定要你们百倍偿还!”

白长老不动声色,心里却打起了鼓:两个小王八蛋真能惹事,一个九重山就够头疼的了,现在又多了一个景族!

“快走吧,等你有那个实力了再说。”

白长老活了一把年纪什么没见过,狠话听的多了,更何况是人小孩子的话,根本就没当回事。

景天:“我说过敢动我的东西,我就要你们的命,狗头先留在你们肩上,来日我来取!”

白长老脸上挂不住了,被一个孩子当人面骂,身上法力陡然释放,景天整个身体被禁锢猛的一沉:

“小孩子目无尊长没家教,今日我就代你家大人好好管教管教你!”

景天承受着巨压,嘴里依然不依不饶:

“老狗,你管好你自己,管我你还不配!”

白长老脸上难看至极,被一个后辈小孩子接连辱骂,怒气冲天。不断加大法力,景天皱眉,身体颤抖变形。福海见了冲上来:

“老王八,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小的如此老的更甚!”

他一冲过来,就被法力禁锢笼罩,再也迈不动步了,只感觉身体不受控制想要跪下。他跟景天一样咬牙死撑。景瑞他们几个被年轻人跟巡防头儿拦着,干着急。

福海:“老王八蛋,你有种杀了我们,我兄弟五人闯东启域什么阵仗没见过?今日你不杀我们,来日只要有一人活着都会回来取你狗命!”

白长老被两人骂的发毛了,有些不顾后果了。不断加持法力,景天、福海被压的不能说话了,两腿颤抖,七孔流血,皮肤呈红色,两人都死撑,就是没让身体跪下。眼睛死死的瞪着白长老。

“成武收手!”

这时候突然一位年长者出现在白成武面前,拦在他与景天他们之间,对着景天他们一挥手,

“你们快走吧!”

一股法力劲风卷着景天五人,直接送出了城外。景瑞、大嘴巴、九斤赶紧扶住景天、福海。福海吐血晕过去了,景天感受到了白成武的杀意,嘴里一边冒血一边说:

“快走,往山里走!”

景瑞默念法诀,法船出现装上几人跟法器奔深山飞去。景瑞虽然是炼体,又泡过神血,带着五人跟法器还是非常吃力,一口气飞出了几十里,再也支撑不住了,连人带船直接从空中栽下来。景瑞脸色苍白,无力的对大嘴巴、九斤说:

“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年长者送走了景天五人,转头对着白成武说道:

“身为白族长老尽然跟几个小孩子置气,丢不丢人?”

白成武一脸怒气,没有看年长者一眼,眼睛看着景天他们消失的方向:

“几个小王八蛋坏我道心,着实可恶!不行,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

说完纵身飞起,落在城外景天他们刚才落地的地方,眼睛四处查看。

“成武,成武……”

年长者跟着赶出来,还没落地就叫着:

“成武,你想发生族战吗?”

白成武:“那就更留他们不得!”

年长者:“这几个景族小孩在东启域参加擂台比试,回来的时候东启域王家一长老想抓住他们,最后莫名其妙死了,你不知道吗?”

白成武正要放开神识搜索,听年长者这句话后,震住了,愣在那里半天没说话。年长者走近他身边继续说道:

“你觉得景族放心几个小孩出来历练?你觉得景族不会因为几个小孩开战?不说景族,就这几个小孩的父母长辈也够你喝一壶的,就此罢手,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如果杀了他们,结果无法预知,但是麻烦不断是肯定的!”

白成武冷静下来沉默了。

大嘴巴、九斤把景天、福海背进了一个山洞,景瑞连收起法船的法力都没有了,等了一会儿见没人追来抓紧恢复法力。景天、福海吃疗伤丹药盘坐山洞里疗伤。四个时辰后,五人集中在洞里商量何去何从。东西倒是没有丢,就是没了令牌。一想起这事,几人就怒火中烧,九斤站起来:

“我们回去,反正没了令牌,我们回去跟长老说跟族里说,跟他们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