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无理搜查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75字
  • 2021-12-20 13:23:12

他哭过之后又开始对着天大骂,大口喝酒,又哭又笑,他没有化开酒劲,穿着明显宽大不合身的长袍在洞府外摇摇晃晃。七万年的逃避,他曾振作、颓废、绝望、麻木,浑浑噩噩、反反复复多少遍,今天他要彻底发泄自己的情绪,证明自己还活着,血还是热的。

折腾许久后,他跌坐在地,低着头,嘶哑的喉咙断断续续哼唱着一首类似哄幼儿睡觉的民谣:

“清风不扰,

虫儿不闹,

莫要搅我儿睡觉。

明月昭昭,

长路迢迢,

妖魔于儿梦里绕。

娘亲在旁把儿轻轻摇,

……”

轻松了没几天,又开始负重了。这次景天、福海两人同病相怜,走在一起:

“我们就不该来,一来就让我们扛这么重。”

景天慢慢挪着脚步,抱怨道,可不是吗,刚刚活蹦乱跳没几天又扛上了。福海跟他走在一起,扛的也很吃力:

“行了,我们修行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缺牙老道说你炼体十二重,怎么回事?”

福海倒是想的开,问景天。

景天:“我也不知道,丹老跟爷爷都不知道,感觉在稀里糊涂的修炼。”

福海:“哈哈哈哈,我觉得缺牙老道说的对,谁都不知道就他知道,他还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

景天一听,确实在理,福海接着说:

“所以按他的来,没错!”

景瑞三个人走在前面,他们轻松点,正琢磨着身法。五人用了十多天才回到族里,这还是景天他们慢慢适应加快了速度。一到丹老的洞府,景天的爷爷就迫不及待的问:

“小天,那个缺牙前辈对你的修行问题怎么说?”

丹老也很想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他说先天逆转,天机蒙蔽。”

景天回答道,景天的爷爷皱眉的看了看丹老:

“说的好像很不凡,听着却是云山雾罩。”

景天又补了一句:“他还说炼体十二重。”

丹老有些明白了,难怪没有灵力,原来还在炼体阶段。那怎么就是十二重了?没听说过啊!

“不用多想了,反正要去九重山,交给九重山解决吧,这事已经超出我们能力范围了。”

丹老对景天的爷爷说,然后拉着景天进了炼丹房,很慎重的拿出了几张兽皮卷:

“小天,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了。这几张兽皮卷是你以后炼体汤药丹方,这些都是无数代炼丹师一点一点总结下来,最适合你炼体汤药配方。无数炼丹师的智慧结晶,你要小心收好,不可泄露,不然会带来大祸!”

景天小心翼翼的收好兽皮卷,丹老又拿出了好多丹方:

“你最初炼丹就是辅助你修行,虽然炼丹也能成就大道,但显然你的道不在此。留着这些丹方,将来你用的着。”

景天有种要分离的感觉,他只是去九重山修行,又不是不回来了。他没有说话,对着丹老深躬一拜,丹老于他是再造之恩,只是现在他不知道该怎么报答。

丹老又跟福海他们几个交代了几句,让他们去了九重山好好修行,筑基前就回来。汤药时刻为他们准备着。福海、大嘴巴、九斤还有景瑞对着丹老躬身一拜,丹老微笑着抹着胡子,几个娃娃终于走上了自己的修行路,能为他们打下基础,他也很欣慰。

景天回到家,跟娘亲说了要去九重山修行。林芸芝笑摸着景天的头:

“天儿长大了,要走自己的路了。娘亲也想出门走动走动了。”

景天大眼看着林芸芝:“娘亲也要出门么?那我回来再也看不到娘亲了,我不想娘亲离开,我不去九重山了,我就在家陪娘亲,等姐姐跟爹回来了,我们一家人在一起。”

林芸芝捧着景天的脸:

“天儿,分开只是短暂的,还会有团聚的时候。这些都是你成长的阵痛,将来在你的人生当中,常会伴随着悲欢离合甚至是生离死别。勇敢的去面对、适应它。”

景天大眼泪汪汪:“我不要长大,我不要娘亲离开!”

他抱着林芸芝大哭,林芸芝依旧笑着说:

“迟早你会学会坚强,会适应、面对这一切的。我想去寻回你的爹,到时候我们一家就在一起了。”

景天无法改变,但是他现在有了期盼,他停止了哭。他跟林芸芝说了第一次去东启域,景瑞的猜测。林芸芝笑着听景天讲述那次的经过,再没有说话。景天不知道,随着他长大,经历的事越来越多,这将是他人生当中最后一次在娘亲怀里撒娇。

第二天早上,景天拜别了娘亲、丹老、还有爷爷,带着九重山令牌,踏上了九重山寻道路。

一路上,几人走的很慢,这里不比东启域,他们没有刻意去走山路,而是走人多的城镇。景天还是走在最后,很少说话,他还没有从跟娘亲离别的情绪中走出来。

两天后,他们路过一个不大的城镇,几人打算歇一晚,在城镇歇息比深山里强多了。找了个客栈,一间房,通铺,底层有院子。店家掌柜看几个孩子虽小,但猜到是大族子弟,估计出来历练的,很是客气,因为这几个孩子都是灵石结账。

晚饭几个人点了一大桌子菜,福海又开始唠叨,景天笑了,几天来第一次笑。他知道福海想什么,对于唾手可得的食物福海不在乎,好不容易出来了,就该吃点新奇没见过的。

景天不在乎,盘里的肉大口撕,他拿出了小乌龟,放在大盘子里。小乌龟看到肉就飞快的爬,由于盘子滑,小乌龟怎么爬都在原地,只有伸长了脖子咬向肉,景天看着哈哈大笑,离别的愁绪一扫而光。

走走停停,他们都是选城镇停留,哪怕绕一点路也愿意。一个半月后,他们已经离景族族地越来越远了,几个孩子根本不在乎,每天都想着在哪里停下来住宿,晚上吃什么,反正有灵石。

小坎城离白家族地还有五十多里,因一条河在此改道而兴,本来小坎城是以河的名字命名的,因为白族在族地旁边兴建了个大的城府——坎城,慢慢的人们就把此城叫小坎城。

天色暗下来,大嘴巴几人迫不及待的进了城,找好了客栈,点了一桌子菜,这是他们最期待的事情。五人的有滋有味吸引了同在一起喝酒人注意,这其中就有一个穿制式铠甲的家伙,他是小坎城的巡防,也就十几岁的样子,负责维护管理小坎城治安。

他旁边的两个人更是眼睛放光的看着景天他们:

“头儿,这几个小家伙挺有油水的,住宿、点菜都是灵石付账,而且其中三人都有法器,那几个小家伙没法力都用上了法器。”

巡防的头依然看着景天他们:

“看样子好像是大族的孩子,有些扎手,不好弄啊!”

旁边的一个家伙见头儿有些动心,出主意道:

“先找他们麻烦,按以往经验多少都会弄点油水,肥羊路过不剐层油没道理啊!”

巡防头儿想了一下,似下定决心:

“好,就按你说的办,你们先盯着,有动静马上通知我。”

歇了一晚,第二天景天五人出了城,没走多远就被人叫住了:

“站住!”

景天放下方印问道:

“何事?”

前面的景瑞几个人赶紧跑回来,巡防头腰挂宝刀带着十几人就把景天几人围上了。

巡防头:“昨日小坎城有商户失窃,尔等离开要接受搜查!”

九斤:“你说搜就搜,凭什么?”

巡防头:“凭我是小坎城巡防,小坎城治安管理我说了算,我现在怀疑你们与昨日商户失窃有关,我要搜查你们!”

景天:“假如我不让你搜呢?”

巡防头:“由不得你!”

说罢一挥手,十几个人冲上来,景天几个一顿拳打脚踢,景瑞直接奔巡防头,因为巡防头是筑基期,两人都还没怎么动手,景天他们就把十几人打倒在地鬼哭狼嚎。景天、福海两人来到景瑞这里,三人围着巡防头。巡防头见势不妙,抽刀劈向景瑞同时腾空而起,法力撑起防护。

景瑞早已长枪在手,斜着一挑,刀势划破消散。他平地一跃,空踩几步,单手持枪刺向巡防头。巡防头见景瑞速度太快,枪头刺破了法力防护,急忙横刀,枪尖顶在刀身压在巡防头的胸口。

景瑞单顶着巡防头空中倒退,巡防头觉得自己打不过景瑞,法力防护轻松就破了,这么耗下去没法力了落地就会被围殴。下面的两个家伙速度也快,一直盯着他呢。巡防头后退同时单手拍开枪头,顺势宝刀横扫,景瑞撑起法力防护,挡下刀势。巡防头趁机飞走了。

景瑞落地说了声“走!”几人没有理会地上的十几个人,匆忙上路。没过多久,巡防头又赶上来了,这次又带来一个人,两人从天而降,一前一后堵住了景天他们。

新来的年轻人面带笑容看着景天他们:

“几个小孩子都打不过,丢人!”

巡防头脸上有些挂不住,景瑞持枪站在了新来的年轻人面前。年轻人看着景瑞:

“伤了人就想跑?当小坎城是什么?”

说着隔空一拳打来,景瑞捏拳迎上,“砰”的一声,景瑞倒飞十几米停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