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隐蔽天机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42字
  • 2021-12-20 09:22:33

景天的爷爷带着景天跟景瑞来到族里收藏阁,每个景族族人筑基成功以后,都可以继承本族的传承功法《赤阳神功》。景族的强大全仗此功法。只有出过神的族群称为神族,出过神的功法才能叫神功。他还可以选择两套法术,还有一个储物袋跟法器。

法器景瑞有景天给的那杆枪,他想选一个飞行法船。不过,由于法船太贵重不在赠送之列,可以买。景天储物袋里有一千万灵石,他给了景瑞,景瑞花了五百万灵石买了一个法船。

收藏阁的长老不给景天功法,原因很简单没有筑基。景天的爷爷很惆怅啊,最看好的孙子怎么就没有筑基成功?到底是不是没有成功他都不知道,现在连景天的境界都看不清了。

景天的爷爷不甘心,找族长说好话,求情。族长是真拿他没办法,知道他疼孙子,有什么都只记得他孙子。抖狠,耍无赖都用过了,他这回又说好话又求情,搞得族长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要是跟以前一样抖狠耍无赖,一句:你孙子筑基失败了还要什么功法?就可以打发了。可是现在,看着一脸愁容的景天的爷爷,想着他的大儿子在与兽族大战中牺牲,族长说不出口。

族长也没了以前的不客气,放下身段说软话:

“你也先别着急,孩子还小,将来筑基成功了还是有机会的。大家都看着呢,你说法力都没有你要的哪门子功法?”

景天的爷爷好似突然醒悟,是啊,法力都没有要哪门子功法?愁糊涂了。他不好意思的满脸陪笑,正要离开,族长从怀里掏出来一本书册:

“这是我整理的一册练习身法的术法,没法力也可以练习,当然有法力更佳。还没来得及收录进收藏阁,对景天这些小辈应该挺实用的。”

景天的爷爷接过术法,大致看了看,很满意。对族长点头哈腰的:“我代我那孙子谢谢族长,谢谢族长!”

族长:“行啦,别以后翻脸又吵着要叛出去就好!”

景天的爷爷:“哪能啊,闹笑话的,都是闹笑话的。”

传承功法都是由本族修为最高者,以法力凝成玉简,功法信息存于内。影响后辈修行成就的因素很多,功法、个人天赋,环境等等。两人修行同一种功法,修为都会存在差异,因为对功法领悟不同。如果后辈接受其传承,成就一般也就只能达到所传授人的修为,想要突破就要看天赋。这就是景天的爷爷在意本族传承功法的原因。

景天的爷爷跟两人分开的时候,给了他俩两件黑光锃亮的法力铠甲,用在四柱山打死大鳄的皮甲炼制的。景天试穿了一下,大小正合适,打架穿上它,想必再也不会被打的吐血了吧。因为没有法力,只能让景瑞帮着放进储物袋里。

景瑞能在天上飞,着实让福海他们几个眼馋,修炼到了筑基后能在天上飞,对于几个小家伙来说那是修炼有成的象征,是成功修行人的标配。几人暗下决心,修炼的更加刻苦、勤奋。

景天修炼完了也开始练习族长给的身法,打开第一页:《三步无影》,这是身法的名字,这么牛么?景天想起了在东启域擂台比试,那个叫卫靖的身法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就是不知道这本号称《三步无影》的身法到底怎么样?看这名字怎么像是专门用来逃跑的,不过我要用来进攻!

被神韵浸染过的景天,神识都具有神性。这册身法的练习没半天功夫就掌握了,接下来就是要精通。力量他有,对力量的控制,对周遭环境的感知,需要灵性,有灵性才能收放自如,才能最大限度的利用环境。这些都不算难事,他不间断练习的同时也增加练习难度。只有这样才能快速掌握精通这门身法。

他扛着黑方印练习身法,还在九重境就已经适应了方印的重量,现在负重练习如果放下了方印,那效果一定比卫靖强不知多少。他还到深山树林里,跑起来的时候,树木突兀的出现在前方,要及时规避。跑的越快反应也要快,一段时间后,景天对这门身法已经相当熟悉了。他已经感觉修炼法诀,炼体,包括练习这门身法都比以前快而且轻松。是因为泡了汤药?

福海:“景瑞,你就别跟我们眼前晃悠了,过不了多久我们也能飞的。”

景瑞:“我在敦促你们修行,你们看我都能飞了,你们还在地上蹦!”

大嘴巴:“福海你说能飞,你打算怎么飞,靠你那剑吗?”

福海:“我也买条法船。”

大嘴巴:“你有灵石吗?”

福海:“小天那里不还有五百万灵石吗,刚好够买一条的。”

正说着,一道人影从他们身边跑过,速度快的看不清人脸。

大嘴巴:“什么玩意跑过去了?”

九斤呆呆的看着远去的身影:“好像是小天,他怎么跑那么快?”

景瑞笑着对几个小家伙说:“小天刚得了一册族长给的身法,想来已经修炼有成了。”

刚说完,那道身影远远的朝这里跑来,快到身边的时候福海大喊:

“小天,停下!”

景天停下来,福海几人围上去跟他说做人要厚道,做兄弟要讲义气,并且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他交出《三步无影》。景天拿出身法,天上的景瑞也下来,收了法船跟他们一起修习《三步无影》。

自从小乌龟醒过来后,家里大门口总是传来景天的开怀大笑。每次吃肉的时候,景天就会把小乌龟拿出来摆旁边,他让娘亲也给小乌龟准备一份小一点的肉块。开始肉放在小盘子里,小乌龟前腿乱扒拉经常把小盘子扒拉翻,后来景天准备了一个大盘子,直接把小乌龟放进盘子里。可是盘子滑,小乌龟四肢扒拉身体不动,只能伸长脖子咬住肉左右摆。

景天手抱大陶碗,两腿绞着前后荡,嘴里嚼着肉,看着小乌龟的样子,景天仰头大笑,满嘴的肉,油水顺着嘴角流到了脖子。林芸芝见了笑着摇头走开。

九重山的令牌送到了景族,丹老跟景天的爷爷一直对景天的修行感到困惑,想让他们去问问在破败山门的缺牙道人,景天他们也想去看看。福海带上酒,大嘴巴准备了几个菜,景天买了一双布鞋,九斤、景瑞买裤子长袍。

船一直停在那里,就好像等着他们一样,划到对岸,来到缺牙道人的洞府。缺牙道人背对着景天他们:

“来啦?”

缺牙道人转过身来盯着景天看,脸上露出从来没有过的表情,这世间能让他感兴趣的事不多。

景天五人小心翼翼走上台阶,把酒菜摆在缺牙道人面前,长袍鞋子摆一边,然后下来脱衣服进池子里。当然还有小乌龟,一放进池子里就不停的划水。

不知道过了多久,缺牙道人出现在紫叶荷那里,抓起正在啃食莲叶的小乌龟。

“吃一点就好,吃多了也无益。”

缺牙道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新长袍鞋子都穿上了,长袍裤子都大了,但是缺牙道人好像不在乎,长袍束腰,把下摆扎在腰里,裤子长了绑在脚踝。看着挺滑稽,让买衣服裤子的景瑞、九斤脸都红了。他手抓小乌龟看向洞口外的天:

“你重伤能活下来,他们都还好吗?”

景天他们出了池子,穿衣服。缺牙道人把景天的黑方印,福海的重剑重新封印,捏着小乌龟走过来递给景天,景天趁机问道:

“缺牙前辈,我筑基失败了,前辈见多识广,能知道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缺牙道人往嘴里倒了一口酒说了八个字:

“先天逆转,天机蒙蔽。”

然后走上台阶,盘坐下来。景天、福海扛着走都走不动的方印重剑,走到洞府门口,景瑞转头:

“缺牙前辈,我们以后要去九重山修行了,有机会了再来看你!”

“走吧!”

缺牙道人低头一挥手,突然抬头大声说:

“先天逆转,天机蒙蔽,炼气十二重!”

然后闭目久久的一动不动。景天他们听到了,回头看看洞府,离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缺牙道人的眼角滑出了一滴泪,他伸手一抹,睁开眼睛:

“我流泪了,我居然流泪了……”

他起身捏着酒囊,朝嘴里倒了一口酒。摇摇晃晃的下了台阶,回头看着打坐的地方:

“七万年了,岁月已经把我变成了一截等死的枯木,行尸走肉,行将就木。直到今天才发现,我的血依旧是热的!”

他摇摇晃晃走出洞府看着天大声说:

“先天逆转,天机蒙蔽。哈哈哈哈,景尧天尊看到了吗?你的后辈炼气十二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只存在于算卜推演之中的境界,也只有算卜推演之人才能解释。这是变数,是希望。哈哈哈哈……”

大笑之后,他开始对着天大哭,眼泪婆娑像个孩子:

“师尊,老祖们,你们还在吗?还活着吗?弟子也想跟你们一起去战斗,也想拔刀照颈斩头颅,挥剑抵喉问生死,奈何…奈何弟子,根基尚浅,实力孱弱,只好逃避在此。我虽无能,但我会让这些有才华的后辈,继承先辈遗志,我会让他们杀入上界,继续跟那些妖怪邪魔战斗!可是,七万年了,你们还在吗?能等的到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