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小乌龟复活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97字
  • 2021-12-17 00:29:40

在联络点歇了一晚,第二天景天他们便随林家的人回了林家族地。景天三人在四柱山的大战传遍林家族地,甚至整个人族,这是迄今为止,人族与兽族对峙以来发生的最直接的对战。

景天的外公得知景天被九重山看重,显得格外高兴,把景天专门叫到自己的修炼的地方:

“好好好,嘿嘿,炼体……”

拍着景天的肩膀,高兴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然后从怀里拿出两个小瓶:

“这是上古神魔魔猿的两滴精血,我林族都是剑修,少有炼体。你是炼体,又有我林族一半的血脉,给你了也不亏。”

景天眼睛发亮,神魔精血啊,拼死拼活才从东启域弄了两滴,对于他们五人来说少了点。他毫不犹豫的接过小瓶:

“谢谢外公!”

景天外公摸着景天的头:“这些精血也只有像我们这样的大家族还有一些收藏,都是用一滴就少一滴的。我也是跟族长求了半天才弄到的,好好修行吧,别辜负了它。”

人族与兽族的对峙依旧,还是有零星的摩擦,不过层次较低,双方都有不得已,所以尽量避免大的冲突。这种状态会一直存在,各大宗门家族都有准备,长老轮换值守。在景族轮换的长老到来的时候,景天他们随景天的爷爷一起回到了景族。

景天的爷爷看到孙子突破到了九重了,很高兴,一回到族里就去找族长。

“你这景族的长老当的可以啊,一有好事你就想到你那一脉,景族就你一脉吗?”

族长在他的小院子里,坐在茶桌边,笑着对景天爷爷说。景天的爷爷坐在廊沿背靠廊柱,两手拢在衣袖里:

“不就是滴神血吗,不给后辈用留着好看吗?”

族长:“怎么好处都该给你这一脉吗?其他族人怎么看?”

景天的爷爷站起身来,大声说:“孩子之前修行功法、丹药不给,还说天赋差,现在他自己已经走到了这步了,族里支持滴神血过分吗?他不姓景吗?”

族长:“你这段时间从族里各集市淘换草药,从族里拿炼制好的法器、法诀还少吗?几位长老都颇有微词,我都眼红何况他们,还想要神血,门都没有!”

景天的爷爷脸红脖子粗的大吼:“他们后辈不争气、没用,那怪谁?族里的好东西就该给有天赋有前途的孩子用!今天不给我神血我就叛出去,兴许会活的更好!”

族长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景天的爷爷大声说道:

“景轩,你少跟我这里耍泼皮无赖,你若不要脸,信不信我当着全族人的面,暴揍你一顿!”

景天的爷爷看了族长一眼,转身又坐回廊沿下,两手又拢在衣袖里,头靠廊柱没再说话。族长见他没有说话,背着手走到他身边,停下来:

“要神血我是没有,你去找你那一脉的老祖问问看,我要神血也是问他们几个老祖要。”

景天的爷爷一听,马上直起身子,然后招呼都没打就走了。族长看着他背影,微笑着摇头。眼睛停在院子里的一簇竹子,嘴里念叨:

“景族五子……”

景族族地深处,跟深山里任何一处都没什么区别,只是这里被景族阵法圈禁,安静祥和,少有人来打扰。这里是景族几位老祖的闭关地。在一座山腰的洞府外,景天的爷爷恭恭敬敬的弯着身子。他已经拜门半天了,才从洞府内传出两个字:

“何事?”

景天的爷爷说了来由,所求之事。又等了半天,里面传出一句:

“把你说的那个娃带来我看看。”

景天爷爷一听,躬身一拜,转头去找景天。找到景天好好交代了一翻,带着景天到洞府。尘封不知多少年的石门打开,景天爷爷推着景天进去,一进门,景天感觉跟他想的不一样:洞府宽敞明亮,充满了古老气息,没有腐朽,这是一种静谧祥和,让人愿意沉浸其中的气息。

洞府内有座平台,平台坐着位一身白袍,发须皆白的老者。景天对着老者跪下一拜:

“后辈景天,拜见老祖。”

老祖睁开眼睛,长久以来没有表情的面孔露出了微笑:

“蒙祖先荫德,景氏一族也有炼体者,起来吧。”

老祖盯着景天,景天爬起来看着这个跟爷爷有些相似的老祖,老祖手抚胡须:

“炼体一路艰难,所需甚大,希望你能坚持走下去。炼体再配合我族功法将会有何景象,我很期待。”

老祖头微抬,视线离开景天盯着某处:

“我年轻时也有炼体的想法,只是条件、环境不支持,只得作罢。”

老祖收回目光,低下头,然后又看着景天:

“不管多难,希望你都要走下去。我这有两滴神魔黄金狮的精血,早年灵玉寺主持所赠,今日就给你一滴。”

景天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开口:

“老祖,晚辈不易,为一点修行之物都得尽全力甚至拼命。神血既然于炼体最有用处,不如都给了晚辈吧。”

景天说完,可怜巴巴的看着老祖,老祖想起当初的自己,不就跟眼前晚辈一样:

“罢了,这么些年也难得有炼体的后辈,就都给你了。”

景天马上跪下磕头:

“谢谢老祖,谢谢老祖。”

老祖一挥手:“去吧,跟外面的那家伙说,让他以后别总是来烦我!”

景天爬起来应了声“是”,走出了洞府,洞府石门关了,景天爷爷在等着景天。爷俩一起直接到了丹老这里。神魔精血、灵药都准备齐全了,景天、景瑞都是九重境,该为筑基前的汤药作准备了。

景天拿出了一直没动静的小乌龟,让丹老帮忙跟它也准备一份汤药,小乌龟虽然一直没动静,但是它的变化景天清楚,景天也一直在准备。以前的灵药和跟老祖讨神血都有小乌龟一份。

丹老看着执着的景天,没有阻拦,开始配制三份汤药,景天把碎裂龟壳的粉也给了丹老。景天、景瑞接下来调整状态,福海他们几个在拼命修炼,争取早点跟上景天、景瑞的脚步。

三天后,丹老的汤药炼制好了,两个药鼎摆出来,就等景天、景瑞两人进去。还有一个小药鼎,打开盖子霞光神韵,药香扑鼻。景天把小乌龟放进鼎里,丹老合上盖子。景天、景瑞脱光衣服爬进了为他们准备的药鼎,一切就看辛苦准备这么久之后的结果。

景天躺在药鼎里,汤药带着热力裹着五彩神韵,从里到外改造着景天身体,塑造筋骨。景天运行法诀,引导药力游走全身,以致全身都有胀满的感觉。景天的神识经神韵浸染,越发壮大、有灵性,这是将来诞生灵魂的基础。这是后话。他的整个人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这一切还在继续。

景瑞跟景天一样,默默运行法诀,筑基前有灵药神血的汤药,这将为他打下牢实的基础,为将来走的更远铺路。一天后,景瑞药鼎这里,灵力蜂拥而来,聚集,渗入药鼎里景瑞丹田,为景瑞筑基。

一直守护着两人的丹老跟景天的爷爷,好奇的看着这一幕,他们没有泡过这种汤药,出现什么,发生什么他们也不了解。但是有灵力进鼎,差不多就应该是在筑基了。这个他们曾经经历过。

可是景天这里没动静,一天过去了也就发生了一次微震,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只有耐心等待,等着结束了再看结果。小乌龟的小鼎平平稳稳没什么动静,不知道怎么了,丹老跟景天的爷爷都没怎么关注,只当是满足一个孩子的心愿。

景瑞的鼎这两天都是灵力包裹,到第三天才慢慢减少,直至没有。丹老打开鼎盖,景瑞一身神霞,灵力尽敛。丹田道台筑成,很顺利,根本就没要什么筑基丹,景天的爷爷满脸笑容。可是看向景天的药鼎,景天的爷爷又一脸愁容。这三天,除了微震了三次一点灵力不见,难道筑基失败了?

景天的药鼎里没了动静,丹老还是打开了,景天睁眼起身,神霞晃眼,神韵自现。比以往庞大的气息扑面而来,只是没有灵力,丹田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身紫色随景天起身慢慢隐退。隐退的还有那股气息,丹老、景天的爷爷皱起眉头,现在连景天的境界都看不清了,这……?

景天爬起来穿了衣服,他还是挺关心小乌龟的,惦记着泡汤药的小乌龟。轻轻打开鼎盖,药渣里伸出一个小脑袋,睁着水灵灵的小眼睛到处瞄。景天高兴的叫起来:

“哇,我就知道你是活的,我就知道你能活过来!”

景天抓起小乌龟,小乌龟胆小的把头缩进壳里,景天对着缩进壳里的头叫着:

“小乌龟,小乌龟……”

丹老跟景天的爷爷互看了一眼,景天的爷爷摇头:

“孩子还太小,怎么像没心没肺似的,咱们为他的情况愁死了,他却关心这只小乌龟活过来没?”

丹老:“小天说它从天上来的,也许非凡呢!”

景天的爷爷:“一只乌龟从天上掉下来?说给谁听都不会信,能有多不凡?”

丹老:“我相信小天说的话,我也看了乌龟背上的伤,解释不了的事情太多。随他们去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