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小乌龟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4662字
  • 2022-01-14 20:09:59

莽莽深山,没人知道多大,没听说过有人穿越过。传说在从没人到过的深山里有兽族,有实力堪比长老的凶兽。采药狩猎的人族都是在外围,很少深入山里,活下来比诱,惑更现实。

几个孩子这次跑到了山里很少有人来的区域,在一个山谷谷口外歇息。

本来一路有说有笑,这会却都没了声音,都开始打量起周围。面前都是葱郁古树,也就他们休息的地方稍微空旷点。

突然,面前似有一阵阴风刮过,景天扫视一周,回头看见一双黄、色大眼正盯着他们几个。

一身的长毛,野猪一样长着獠牙,牛一般大小,鼻子冒着丝丝热气。这是深山不怎么常见的长毛獠兽。

“快跑!朝树林里跑!”

景天一声吼,抓住鼎就跑向树林。他跑最前面,回头看伙伴们,福海他们几个都跟着跑向树林。

后面山谷冲出来两头长毛獠一前一后,紧追不舍,大嘴巴、九斤掉在了后边。整个过程太快,景天也没仔细看,没想到会有两头长毛獠。

长毛獠在树林里一路横冲直撞,溅起泥土碎石,碰到细一点的树直接獠牙连根挑起。

五个人就景天手里还抓着鼎,这么跑下去不是办法,掉后面的大嘴巴、九斤怕是有危险。

景天提鼎慢下脚步,景瑞、福海看景天慢下来,他们两个也放慢脚步。

“你们两个缠住一头,我来对付另一头。就在树林里,长毛獠块头大,受限制。小心!”

景天盯着长毛獠指着福海景瑞说。大嘴巴、九斤连呼带喘的跑到景瑞身后,停下来紧张看着景天。

景天抓起鼎朝冲前头长毛獠头上砸去,

“嘭”

长毛獠被砸的猛的低头,然后用力一拱,鼎被拱翻在一边,长毛獠侧翻倒下了,爬起来盯着景天。

另外一头长毛獠冲向福海四人,依靠着大树周旋。

景瑞抽身回跑,他想拿回刚才没来得及带上的鼎,福海吸引长毛獠注意力,给景瑞创造机会。

景天靠近鼎,长毛獠不给机会,喘着粗气冲过来,景天贴着它闪到一边。长毛獠再次冲过来,景天又一次躲开了。

几回合下来周围被折腾的空旷起来,树木折断,有的连根拔起。泥土变的蓬松,掺杂着碎石。

景天每次的躲避都不会离鼎太远,他在找机会捡起鼎。

景瑞把丢下的鼎都找回来了,看着两边的情况都还好,扔下其他的鼎,走向长毛獠,替换下福海。

长毛獠依旧朝福海冲过去,景瑞单手挥鼎砸在长毛獠肩胛,长毛獠受重击,一支前腿半跪,又立刻站起来,眼睛盯着景瑞。福海几人都拿到了自己的鼎,加入进来。

景天面前的长毛獠嘴里吊着白唾沫,喘着粗气,眼睛盯着景天。从开始追赶到现在的每次冲击,消耗挺大的,但也不是几个孩子能力抗的。

景天主动慢慢走向鼎,长毛獠再次冲击,气息虚浮,力道不稳,一支前脚侧滑,长毛獠庞大身体差点倒下,景天抓住机会,抢到了鼎。

景天看了一眼景瑞那边,几个人围着长毛獠主动进攻,他放心了,到这个时候了,该主动攻击了。

景天抡起鼎,走向长毛獠,长毛獠像是受到了挑衅,脑袋一甩就过来了。景天抡鼎猛砸向长毛獠的头,这次长毛獠倒下,鼎没被挑开。

景天拖着鼎跳开,长毛獠这次站起来没之前快了。起来后,眼睛看向两边,没有盯着景天,显然是砸懵了。

景天谨慎的走近,长毛獠眼神迷离看着景天,本能驱使再次冲向景天。

景天不避不让,举鼎就砸头。伴随着闷哼,倒下去的身躯再也没有站起来。

景天又在头上补了几下,直到长毛獠头骨下陷,口鼻流血,没了气息才停下来。

扭头看景瑞他们几个,你一下我一下,也放倒了凶兽。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先是“嘿嘿嘿”,接着是“哈哈哈”放肆大笑起来。歇息了会,拖着凶兽走走停停回村。

刚到村口,族人都跑出来帮忙,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凶兽,尽然被几个孩子放倒了,难以想象。福海父亲跟几个猎户开始分肉,村里像过节一样,

“我们这些打猎的见了这么大的凶兽,早就吓的跑了。几个孩子胆子大啊,敢跟凶兽搏斗,了不得!”

村里族人议论着。

“我们前面跑,它跟后面追,越追还越起劲。索性斗上一斗,杀了也就杀了!”福海娇傲的说。

“几个娃娃初生牛犊不怕虎,以后进山还是小心点好,万一碰到厉害的凶兽,只怕连跑的功夫都没有!”

有年纪大的老人嘱咐他们几个。

“我们才不怕呢,再碰到,我们依然要跟它斗。以后让它们见了我们就跑,而不是相反!”

大嘴巴的一席话,让族人面面相觑。

两个多月的修炼,加上泡药后的余泽,让景天顺利突破炼体四重。景瑞凝气五重,福海跟景天一样四重境,九斤、大嘴巴三重境,不过大嘴巴快突破了。

景天坐在门槛上,手捧陶碗,手撕熬炖好的兽肉,手上脸上都是油,心里很满足。

丹老让景天学一些草药知识,开始尝试学习炼丹,修行怎么能离得开丹药。

药园里,景天对比草药,认识了解。当然大多还是没实物比对,只能死记硬背。

景瑞、福海、大嘴巴、九斤在景天学习炼丹的时候,九斤顶着锅福海、景瑞带着长毛獠的肉跟骨头,来到族里长老的果园。

山坡上,几个小家伙还没有靠近果园,大铜就如约出现,远远警惕的盯着几个小家伙。

景瑞他们就地停下来,拣来石头垒起灶台,架起锅。

大铜墩下身子背对着果园,眼睛看着远处,不过时不时的瞥向景瑞他们几个:这几个家伙到底想干嘛?

大火烧起来,锅里煮着肉跟骨头,给上从家里带来的佐料。

福海又在旁边生起堆火,拿树枝串好肉在火堆里边烤边抹佐料。

当肉跟佐料的香味弥漫山坡的时候,

“嘿嘿,”

几个小家伙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贼眉鼠眼偷偷打量着远处的大铜。

大铜闻到了肉香后,眼睛瞥向景瑞他们这里就再也离不开了。

小家伙们“哇哇”叫着开吃,而且嘴上动静不小,大铜强忍着不看,然而嘴巴两边的口水却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福海捞起跟大骨头,扔向大铜,

“大铜,赏你根骨头!”

不过却扔在了大铜面前坡底下。大铜没有理会,大嘴巴捞出来一块肉:

“大铜,吃肉!”

肉也扔在了坡底下,大铜依旧不为所动,几个小家伙也不在意,吃完了肉,收了摊子嘻嘻哈哈的回了村落。

大铜确定景瑞他们几个走了之后,跑到坡下,嚼起了骨头跟肉。

“我觉得上次跟凶兽打了一架,收获很大。天天扛着鼎跑太没劲了!”

几个孩子跑到了河边,鼎扔在一边。躺在地上的福海坐起来说。

“我们的实力还是太低了,长毛獠哪里算凶兽?只能说是野兽。”

景瑞很谨慎的提醒道。

大嘴巴说道:“虽然打架很刺激,但是小命要紧。现在除了小天能够单独应付长毛獠,你们两个都不敢说能,我跟九斤就更别谈了!”

景瑞接着道:“老老实实的修炼吧,靠嘴走不进深山的!”

福海信心十足:“总有一天我会凭实力走进去看看。不过眼下我想先游泳!”

说话间,福海脱了衣服朝河里走去。景天、景瑞、大嘴巴、九斤也脱了衣服,大呼小叫的扑进了河里。

虚空中,出现一座光门,从里面走出一个中年人。身材颀长,一身锦袍,面容干净,略带笑容,给人的感觉亦正亦邪。

挥手抹去光门,闭眼散开神识,许久,负手凌空踏步,一步不知多少万里。走了会儿,又停下脚步,并指头顶一划,空间破开。

缝隙慢慢扩大,裂缝外混沌扰动,五彩流光闪烁,男子迈步跨入混沌,裂缝弥合。

男子闭眼行走在混沌中,突然“嗯”了声停下脚步,等了一会儿,混沌中飘过来一物。

男子伸手摄来,手里抓着一只小乌龟,只是小乌龟四肢跟头缩在壳里。背上有个凹陷的坑,坑周围的龟甲布满裂痕。显然因锐器而伤,险些穿透。

“有一丝熟悉的气息,不生不灭状态。”

男子自语,双手背于身后,一只手拿着小乌龟继续行走。

“战龟,是你吗?为何于混沌中飘流?若是,你在混沌中又飘了多少岁月……”

男子看着手里的小乌龟,摇头自语。

“不管是不是,遇见也算有缘。”

男子手指点在小乌龟背上伤处,逼出两滴精血,精血渗透进甲壳。又负手行走了不知多久,停下来,伸手在面前一挥。

面前出现一个似五彩的薄膜。透过薄膜能清楚的看见这个处在混沌中的世界。

男子久久的站在薄膜前凝望,

“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不知道这里又还能存在多久?”

男子看了一眼手里的小乌龟,依然没有动静。

“假如你已陨落,就让这里成为你的墓地吧!”

男子划破薄膜结界,把小乌龟扔进去,又以法力抹平裂缝。搅动混沌,遮盖结界,刚才的世界消失。男子转身踏空而去。

几个孩子在河里挥臂拍水,打闹、扑腾,伴着欢笑叫喊声。

“哎呦,谁砸我?!”

突然景天怪叫,手捂着额头。景瑞几人围过来,都摇头表示没有。景天开始在周围摸索,福海也跟着过来帮忙摸。

“摸到了!”

景天手从水里举起来,大家仔细一看,是只小乌龟。景天朝周围看了一眼,没有人,那这只砸到自己的乌龟从哪里来?

景天朝天上望去……

忽然,景天感觉整片天空黑了下来,就似一块巨大的黑幕。九头蛇,大青鹏等远古大凶跟各种面目狰狞的神魔,显化在漆黑的天空,栩栩如生……

天幕下,站立着一个身材瘦长,黑发飘逸的男子,他背对着景天,一身白袍,负手而立,其中一只手握着一杆布满鳞纹的古拙长矛。

似觉察有人窥探,男子转过身,他身后天空出现一头金色大虎,腰里两只巨大的翅膀接连天地。虎口大张,眼睛放着金光望着景天。

转身男子面部被一片金光遮挡,金光刺的景天睁不开眼,闭眼摇头再看,刚才的景象消失,

“是只受伤的死乌龟,扔了吧?”

福海的声音把景天拉回到了现实,

“我不扔,它可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景天想着刚才的一幕说道。

“一只死乌龟,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

福海从水里走到岸边,穿衣服。景天想留着看看。

他确信没人故意砸他,那这小乌龟就只有一个可能,天上掉下的。还有刚拿到手上看到的那情景,让他好奇。

回到家,景天跟娘亲讲了小乌龟的事,拿出来给她看。

林芸芝也说小乌龟因背上的伤已经死了,让他扔了。

景天没答应,还要林芸芝帮忙缝一个布袋,专门装小乌龟。林芸芝摇头笑笑,没办法只有随他去。

负重炼体,打磨气力,更重要的是磨练人的意志。

虽然不是修法力,只是炼体,景天一样非常珍惜这次机会。

修炼之余还要学习草药知识,这是丹老的要求。

景天知道他跟别人走的路不同,需要大量丹药辅助,所以学习草药知识也非常认真。

在丹老这里,丹老还有意识的让景天接触丹方,为他讲解丹方各种草药相生相克的关系,炼丹所需注意的地方。

炼丹的时候也不避讳让景天观摩,丹老说了:

炼丹就像是一个庞大而系统的工程,接触的多了,积累的就多,一通百通。甚至走上丹道也未尝不可。

每天景天的学习告一段落,丹老都会拿出简单的丹方让景天揣摩,说出草药特性药效,自己要炼的话该怎么做,注意哪些等等,算是考核。不对或是不足丹老都耐心指点。

景天从他爷爷那里得知,丹老打他出生就为他调配汤药,还有从没断过的糖豆。

丹老所为,已经远远超出了喜欢,甚至还有期盼。景天虽然还小,但是他能感受的到。

福海总在念叨要去深山打凶兽,只是景瑞不允,景天不吭气,只好作罢。

围着村落周围跑了几圈的五个小家伙,路过大树下停下来。

“小天,为了媳妇开始修炼了么?”

又有村里的人逗他,景天没有理会,心里嘀咕:干嘛总拿我开心。

“几个小家伙以后打了凶兽拿去集市里卖了,换些草药啥的,村里族人不差这口。你们几个修行才是最紧要的。”有老人大声喊道。

“听说你的小拳头挺厉害。来,照阿叔这里打一拳!”

一个壮实的汉子掀起衣服,手指结实的腹肌对景天说。

“我的拳头挺重的。”

景天偏着头,一本正经的说。

“没事,让阿叔掂量掂量,能打死凶兽的拳头的份量。”

壮汉走到景天身边,景天跨一步捏拳直捅。拳头落在腹肌,猛的弹开。壮汉后退两步,弓着身子,强忍着一口气,表情凝固。

“阿叔,这次不算,我没使全力,再来!”

景天看着自己的拳头,认真的说。

“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

福海的父亲走过来,扒拉着景天,对着孩子们开赶。几个小家伙没心没肺的扛着鼎跑了。

福海父亲:“你就别硬撑着了,跟小孩子面前还在装。”

壮汉手捂着肚子,面容扭曲慢慢走到石条凳坐下来:

“一丁点大的孩子,拳头还真够劲!”

修炼的村里人都乐开了,一个年纪大老人笑着说:

“小天说了没尽全力,我看五成都不到,要不然你就躺这儿啦!哈哈哈…”

“那是,你以为那两头长毛獠是几个小家伙从深山里捡回来的啊,是被他们打死了拖回来的!”福海的父亲接着老人的话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