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缠斗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73字
  • 2021-12-17 00:26:48

在福海他们陷入苦战的时候,景天扛着方印赶到了,他来到关隘,看见一只铁甲鳄趴在隘口。他试着从旁边绕过,可还是被大鳄发现了,张着大嘴对着景天“哈……”喘气。景天也听到了山谷里的打斗声,他直接放下方印,一个纵跳就到了大鳄鱼身上,大鳄鱼摇晃身体,景天用手紧扣大鳄鱼皮甲沟壑,慢慢朝大鳄鱼头部移动。

福海他们注意到了这边隘口的动静,紧捏重剑鼓舞大家:

“挺住,景天到了!”

林欣望向来时的隘口:那个小表弟?……他能行吗?

大鳄鱼摇头晃脑,想摔下景天,奈何两者之间身形差距太大,未能如愿。景天已经到了头部,大鳄鱼仰头摇晃,景天一手紧扣鳄甲,一手捏拳朝脚底猛轰,鳄头一震,眼睛震得闭合又打开。

景天的拳头破不开皮甲,但他的拳头多大的力量,一拳接一拳打不死也能捶懵你!大鳄张嘴,头两边猛晃,就是摆脱不了拳头的猛轰。它掉转两边猛甩头,巨石乱滚,大树被扫断。景天一直不松劲,大鳄鱼真被打懵了,这个时候哪还管守隘口了,它直想解决掉头上一阵阵的拳击。它直起身体,朝旁边树林里蹿去,一边跑一边甩头。景天又捶了几下,找着机会跳下来,大鳄鱼跑了。

景天来到关隘,捡起方印进了山谷。看到守在外围的铁甲鳄,他举起黑方印就扔,方印太重,没到鳄鱼身边就掉下来,滚下去了,有大鳄掉头,盯着景天。没了黑方印的景天身轻如燕,几个闪纵就到了福海他们这里。两头熊罴转身,举掌拍向景天,景天捏拳左右开弓,两熊都被冲击的倒退,景天也跟着倒退,趁着熊罴倒退他走到了福海他们身边。

“九斤带上林锋三人,大嘴巴、景瑞护送,快突围出去叫人!”

福海吼着,九斤把受伤的三人装进鼎里,大嘴巴、景瑞扛着鼎跟着朝外跑,熊罴又一掌由上而下拍向他们,景天跳到他们身边举拳迎上,“砰”一声闷响,熊罴后退,景瑞他们趁这空档跑出去。

附近的两只大鳄鱼赶来,先到的大鳄张嘴朝几人咬过来,景瑞挥鼎扫在嘴巴上颚,大鳄的头撞向一边。又赶来的大鳄调整身形重尾扫过来,景瑞挥鼎迎击,大尾巴依旧扫过带起横风碎石,被鼎撞上的尾巴靠后部分向相反方向弹开,没有伤到他们。趁这个时候几个人彻底跳出了包围圈。又赶来的一条大鳄见拦不下他们了,停下了脚步。

九斤、大嘴巴迅速朝隘口奔逃,出了隘口一路奔附近的联络点。景瑞见他们出了关口,又转过身来,进了包围圈。三人背靠背,面对四头熊罴的围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四个小山一样大的熊罴围着景天他们,就像逗弄着几只小蚂蚁,冷不丁的就拍下一掌,景天他们还在支撑。强行突围外面还有六条大鳄鱼,会受伤甚至危及生命。

这个时候守在另外三个隘口的铁甲鳄也进了山谷,其中一条封堵了景天他们的来路。多次的攻击,几只熊罴慢慢‘照顾’景瑞就多一点,两只熊掌先后到来,景瑞挡开一掌,紧接着第二掌扫来。

景瑞被扫出了包围圈,砸在大鳄旁边,鼎掉落一边。就在大鳄转身咬向景瑞的时候,景天快步抓起鼎,扫开袭来的熊掌,跳到景瑞身边单手挥鼎砸在大鳄的嘴巴上。然后抓起吐血的景瑞回到福海这里。

景瑞的受伤让景天愤怒了,他单手挥鼎回击两只熊罴拍来的熊掌。其中一只放下了一直立起的身子,景天冲到它跟前,熊罴张开大嘴咬过来,景天跳起单手重鼎捶下。“当”的闷响,熊罴摆头,跛着脚退出了包围圈。

景天没有追击,攻向旁边的一只,重击之后这只熊罴也掉头离开了。六只大鳄围上来,大尾横扫,景天持鼎横击,鳄尾弹开。外围的三只大鳄比这六只要大的多,见攻击没效果,横尾扫来,不管围着的鳄鱼跟熊罴,景天横挡,只阻止了其势,却未能挡下。景天被弹开倒退数十步。

两只鳄鱼被扫的翻滚,其他的见状都飞快的爬开,还剩两只熊罴也退出了。三只铁甲鳄直接接管了战场,三条大尾先后扫过,福海挥重剑迎击被击飞撞上石头,嘴里吐血,但他马上爬起来一抹嘴角的血又回到战场。

景瑞靠石头躺着,石头被扫飞,他躺地上躲过了。景天过来又一次都被弹开,福海的受伤让他很着急,击退了熊罴又被这几只庞大的鳄鱼围上,只有拼了,一次次被弹开一次次迎击。福海想过来分担,但是又被扫中,贴在大石头上,嘴里吐血,起不来了,只能看着景天拼命。

在经过不知道多少轮的迎击和被弹开,景天身体突然一震,气息陡然猛涨,他感觉力量也在猛涨。他突破到了九重了,力量的增长让他信心十足。这次他挡开了鳄鱼尾,没有倒退,只是鼎有些不趁手,他有意识的靠近黑方印。

当他捡起方印,单手挥动的时候,他哈哈的大笑,一直扛着都不能跑的方印现在被他单手挥动了,他高兴。大鳄尾巴扫来的时候他直接迎上去,“轰”的闷响,尾巴被弹开,差点没让大鳄掉个头。

景天直接面对鳄鱼,三条大鳄一直攻击的都是有条不紊,现在被动了,因为有可能扫到另外的同伴。而景天根本不在乎了,扫来他就挡,根本伤不到他了。景天面对的鳄鱼咬过来,他横甩方印打在大鳄下颚,大鳄的头被撞的猛摆,景天又绕到它面前,它还想张嘴咬,景天直接砸在大嘴上,“轰”嘴巴合在一起,陷入石头里。

“好!打死它们,打死它们!”

福海看着叫好,只是嘴里血还在冒,最后几个字声音小了很多。

大鳄抬起陷入石头的嘴巴,景天猛击它的侧脸,庞大的身体猛的一震,这条鳄鱼懵了,掉头缓慢爬开了。景天没理会,又转身面对另外的两只。

隘口,这个时候到了两个人,凌空踢脚,停在隘口,带起的风卷着灰石四散。一个是林家长老,一个是雷长老。他们看了一眼山谷的情形,林家的来人准备帮忙,却被雷长老脸带笑的拦下了。两人没动,就这么看着,不住的点头。

另一个山头,老狼见人族来人了,它知道行动失败,毫不犹豫的掉转头:

“废物,活该被人族当食物!”

说完跳下山头,消失了。一直立在旁边的褐背隼,一跃飞起,向着深山飞去。

剩下的两只铁甲鳄在景天猛攻下也渐渐不支,都掉头爬走,景天不依不饶,拦下一只,左右开弓每次都甩在大鳄的嘴巴上。大鳄不再张开大嘴,闭嘴一门心思想跑,景天总拦前面不让它跑。

在老狼退走后,山谷的凶兽都跑了,就只剩下三只大鳄。两只爬开的鳄鱼快到隘口的时候,两位长老从天而降,单脚踩在头部。大鳄抬不起来头,长老们一拳就击穿了头部。景天面对的大鳄已经很狼狈了,嘴巴两边的牙齿都被打掉了,头也打懵了,只知道朝前爬。景天爬上它的身体走到头部,举印重砸,直到它嘴里冒血沫,不动了才停下来,瘫坐鳄鱼头上。

“景族的小子,你挺猛啊!”

雷长老笑呵呵的朝景天走来,林家来的长老走向福海,福海吞了丹药伤势稳定了。景瑞也爬起来,半撑着身体。

一艘法船载着雷长老跟景天三人,在山里飞着,林家来的长老载着三条大鳄去了小村子那里,四头金角犀还真不能随便丢,那是不错的食物。

当景天他们到达联络点的时候,一直等着的大嘴巴、九斤他们松了一口气。

“我们到的时候,都已经快打完了,小家伙们猛啊,景族出了几个了不起的娃娃!”

雷长老一边说一边竖起大拇指,联络点又走出来身材魁梧,一脸胡子的中年人。

“这位是九重山的唐长老。”

雷长老指着来人给孩子们介绍。唐长老直接走到景天他们面前,惊讶的看着他们说:

“你们是炼体?嗯不错,有没兴趣到我九重山修行?”

雷长老抹着胡须,笑呵呵的说:

“孩子们,这是你们的机缘,九重山炼体一道很有名气的,从上古至今,久经不衰。”

景天只是愣愣的看着唐长老,大嘴巴、九斤急了:

“唐长老,我们也是炼体,我们也想去。别看我们现在不行,我们修行晚,还没成长起来。我们可是景族五子!”

两人真急了,怕景天他们去了,他俩留下了,这可不行。唐长老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景族五子,虽然从东启域传出来的,西启域知道的不多,但在大宗门大家族里怎么会不知道。

“既然你们愿意,筑基以后就去九重山报到,过段时间我九重山就把令牌送到景族。”

大嘴巴、九斤高兴的跳起来,一旁的林锋三人忽然间觉得跟景天五人在修行上差的太远,不光体现在实力,还有对修行的态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