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被围四柱山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86字
  • 2021-12-17 00:23:09

福海搭箭对着绿眼睛便射,只听“嗷”的一声,一只丛林狼倒下,接着所有的狼望山里奔逃。

福海再搭箭射向落后的一只,又一声惨叫。再搭箭,狼群已跑进树林不见了。

大嘴巴、九斤赶上去,拖回了两只狼,跟东启域那头领的狼差不多大。几人回到屋子,一夜无话。

天亮以后,林锋他们收拾了狼,肉留给了老人,他们带走了皮毛。

福海他们没要,这两只狼价值不高,现在的他们看不上这些了。林锋远眺深山手一指:

“看到没有,那里是四柱山,传说那里出过灵药。直到现在都还有人去那里找寻,岂知传说中的灵药又哪里是那么容易找寻到的!”

景天他们顺着手指的方向,远远的就见四座高峰插入云雾之中,一看就是险地出奇物。只是景天他们知道灵气缺乏,这片天地不再可能有灵药了。

“走了!”

林锋一声喊,他们决定去发生伤人事件的村落看看,没有找寻到金角犀,心不甘啊。一行人拜别两老人朝村落去了,景天掉在后面。林欣看着景天摇头。

天总是雾蒙蒙的,既使是在白天。快要靠近村落的时候,就发现了好多树木拦腰折断只剩下的树桩。

不大的村落里到处房屋倒塌,没一间完整的。走近了,有的倒塌墙壁上依稀还能看见血迹。看来是真的有人被袭击了。

一根半截树桩的顶端带勾,勾下突然睁开一双琥珀一样的眼睛。它扫了众人一眼,猛的腾空飞起,原来是只伪装成桩茬的鸟。

福海搭箭便射,奈何鸟飞的太突然太快,箭在鸟身后穿过。

“你说我们总跟凶兽过不去,你只要来山里,见了活物便射,连只鸟儿也不放过!”

大嘴巴看见了这一幕笑着说福海。

林锋看着已飞远的鸟:“别小看这只鸟,它可是灵禽褐背隼,通灵的,饲养一只很不错的。”

几人在废墟里寻找着什么,那只褐背隼一直朝着深山飞,在一座高峰上,一个青面的中年人负手站立,身边跟着只皮毛晦涩无光亮的老狼。

周围各个山头站立着跟牛一般大小的群狼。他伸手鸟停有他的手臂上。人鸟对眼看了会:

“应该就是他们了,昨晚射杀了我同族。嗯,不错,有五个人族炼体小娃娃,肉身味道一定不错。”

老狼:“狼王,此地界是熊罴跟铁甲鳄负责的。”

老狼没变形就能说话,应该跟破败山门的那条蛇一样,早慧通灵。而且看似是狼王身边的军师。

狼王:“那就让他们两族协助吧,你应该能办到!理由是人族射杀了我狼族!”

老狼:“此次因这些外来者不断蚕食我兽族栖息地,而发起针对他们的侵扰袭击,目标已经实现,人族收缩到了他们族地周边。

目前的对峙双方都极为克制,如果杀了这几个孩子……”

狼王:“放心吧,几个孩子失踪而已,就算人族比我们强大,也不会为了这几个孩子与我们开战!”

老狼:“既然如此,那老狼我就去布置了。还请我王离开前沿,去往深山,万一跟人族修士对上了,我狼族损失不起!”

狼王:“嗯,等你的好消息。”

景天到达村子的时候,林锋他们已经离开了,他只得扛着方印继续跟着走。

在一片低洼的开阔地,林锋他们碰见了四头银背金角犀。

安静的四周,几头银背金角犀正瞪着大眼盯着林锋七人,然后毫不客气的对着他们冲过来。

七人迅速散开,福海、景瑞各对付一头,大嘴巴、九斤打一头,林锋三人对付最后一头。

只是三人的法剑无法划开皮厚如甲的金角犀,一时打的辛苦。福海挥重剑横拍金角犀冲过来的头,即便是小山一样大小的金角犀也扭头侧翻倒地。

对于如今的福海几人,只要能躲开金角犀的顶撞,打杀只是迟早的事。

福海最先结束战斗,他盘坐在一边。景瑞跟着也捶倒了金角犀。大嘴巴、九斤虽然费了些劲,还算比较顺利。

林锋三人就只能围着金角犀翻飞,没有法力支撑的法剑无法对金角犀造成实质伤害,划几道口子对于庞大的金角犀就是挠痒痒。

大嘴巴、九斤过来帮忙,一人砸了几次,就砸翻了金角犀。林锋三人一脸尴尬。

林锋砍下犀牛角送给福海,福海当然不能都要,要不是想给丹老炼丹,他都不会理会什么犀牛角。

留了两只算是两伙人对半分。福海架起了火,这么好的犀牛肉带不走,不尝一尝可惜了。

七人大口撕肉的时候,景天到了,放下方印吃起了烤犀牛肉,林锋三人对这个总掉在后边的小表弟也习惯了。

吃好了后都起身,打杀金角犀的愿望实现了,该回去了。只是没吃几口的景天显得有些悲催。

要不是因为福海他们想吃犀牛肉,景天没到这里就要打转了。

林锋他们还带了一点肉,想着回去经过云来镇的时候,留给两位照看商铺的老人。景天胡乱吃了几口,就扛着方印跟着走了。

在到达云来镇的时候,就听到“叮叮乓乓”打斗的声响,几人加快脚步朝镇上两老人的屋子走去。

这时候突然从老人屋子里先后蹿出两只丛林狼,福海弯弓搭箭射向落后的一只。

箭矢扎进了丛林狼尾部侧边,丛林狼扭头张开大嘴空咬一口,然后三条腿,跟着前面的丛林狼朝四柱山跑去。

几人冲进屋子,满屋子的血腥,两老人倒在血泊中。一个老人开膛破肚,脖子被咬碎,没了气息。

还有位老人,同样开膛破肚,浑身是伤,嘴里冒着血沫:

“离开这里,回归族地!”

老人还睁着眼,说完最后一句话就断气了。林锋咬牙紧捏剑柄,猛的起身转头冲出屋子,奔向快要从视线消失的丛林狼。

福海他们几个也跟着冲了出去,林欣让林向东留下等景天,自己也跟着跑去了。

林向东在屋子后面的山脚,刨了个坑,景天到的时候他已经埋了两位老人。

他给景天说了事情经过,然后朝四柱山跑去了。景天随后跟着,他着急,只是没办法,跑不起来。

林锋追至四柱山外围,他看着两只狼从山口进去了。四柱山,四座山,山势陡峭直入云霄,山峰云雾缭绕,常年看不见山峰。

四座山山脚相连,形成了一个开阔的山谷,四个隘口分布不同方位。林锋追进了山谷,福海他们几人也都跟进来。

进了山谷,林锋放慢了脚步,搜索着两只丛林狼的踪迹。福海他们也靠了过来,打量着周围环境。

除了山脚有些树木,山谷空旷的古怪,山谷散落着大小不一的石块,福海他们脚下起伏并非一平如展,而是沟壑纵横分割成无数块。九斤指着脚底:

“福海你看,像不像我们打死的铁甲鳄皮甲?”

众人都看着脚下,在一处山脚看似石头的堆里,睁开了一只草绿色的眼睛,紧跟着“轰隆”声响起,一个巨大的鳄鱼头摇摆,晃动藏在山谷的整个身体。

周围跟着整个山谷晃动,巨石乱滚,带起阵阵灰尘。四条身形庞大的鳄鱼头尾交错排列在山谷,几乎在同一时间撑起身体朝隘口奔去。到了隘口掉转头,张着大嘴守在那里。

站在山谷鳄鱼背上的林锋几人,惊愕的闪转腾挪,待大鳄鱼离开山谷,他们这才看清山谷原貌,布满大大小小的石块还有被压折的树桩茬。

远出一个挨着隘口的小山头,蹲着一头丛林狼,旁边石块上站立着一只褐背隼。

紧接着就听见“轰隆隆”的声响,一个隘口冲进来四头熊罴,后面还跟着六条大鳄。

一路向着福海他们几个冲过来,带起石头乱滚,卷起阵阵灰尘。

“我怎么觉得被那两畜牲带进了伏击圈!”

福海双手持重剑朝旁边石块啐了一口,林锋他们表情凝重,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些凶兽为他们几个准备了这么大的阵仗。

还没到,一头山一样的熊罴挥掌一拍身边的大石头,“砰”石头直奔福海他们而来。

福海双手挥重剑迎向大石块,“乓”的一声,碎石乱溅,大石块弹飞。一头赶到的熊罴一掌由上而下拍想几人,景瑞单手绕鼎撞上熊掌,“当”熊罴后退几步景瑞也后退数步。

四头熊罴围上七人,六条大鳄鱼在外围。林向东紧赶慢赶,进了山谷没想到是这结果。

一只熊掌朝他扫来,旁边的林锋跟他一起举剑迎击,在熊掌上留下两道口子,而两人却被扫飞,摔在了一边,口吐鲜血。

旁边一只大鳄见了他们,飞快爬过来,九斤几个纵跳抢在大鳄之前,抓起他俩回到内圈。

熊罴看见他们起掌就拍,大嘴巴看见挥鼎替他们迎挡,熊掌被挡开,大嘴巴也被弹飞。林欣早已吓懵了,脸色苍白,把受伤的林锋几人拖进包围圈里。

“这样不行,你们得想办法突围!”

福海盯着周围的熊罴,对已经没有战力的林锋三人说。可是他们看看周围的大鳄鱼,心底绝望了。

“等景天来了,你们就突围出去叫人!”

福海又看了一眼景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