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人族联盟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50字
  • 2021-10-14 12:55:16

缺牙道人:“说了都给你,你想采摘多少是你的事。”

景天:“那我现在就想去。”

缺牙道人:“随便!”

景天他们几个来到众山环绕的山谷草药园,缺牙道人等在这里,挥手去了符文阵法,景天走进灵气充足的草药园内,奔九珠草、望月花而去。

“这片天地很久以前不说灵药,神药都有!”

缺牙道人看着天空,感慨道,

“就是因为灵气缺乏,现在连灵药都找寻不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灵气消失,连这方天地也跟着消失掉……”

缺牙道人低头,像是对景天他们几个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景天心里震撼,神药?都没听说过。那是什么药?这片天地会消失吗?

采摘了十几株灵药,又采摘了几十株炼体稀缺的草药,他退出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缺牙道人。

“灵药要赶紧用,要么就封存。”

说着拿出一个小瓶,瓶里装着乌黑的粉末递给景天:

“这是小乌龟碎裂的壳磨成的粉,对它有好处的,老道费好大劲才磨成粉。那个给你泡汤药的丹药师会知道怎么用的。”

景天接过小瓶,缺牙道人挥手重新封印草药园。景天又对缺牙道人一拜:

“那我们就回去了。”

“去吧,船在那里,需要草药再过来的时候,船就在那里。”

景天几人拜别缺牙道人,来到河边,船依旧靠在那里,几人上了船,景瑞要划船,就依他了。

大嘴巴:“这世界真的会消失吗?就因为没了灵气?”

福海:“那些离我们太远,想它干嘛?”

九斤:“我觉得缺牙前辈说的有道理,以前有灵药,现在灵药都没有了。谭长老说过的,这灵药都来自天上的灵药园。”

福海:“他还说有圣药,圣药是什么?都没听说过。”

沉默,是因为没人能回答这些问题,他们还小,不知道的太多。

九斤:“我们还来吗?感觉缺牙前辈挺孤独的。”

景天:“来,缺灵药草药的时候来。”

福海:“我给他带酒来。”

……

船靠岸后,景天他们沿以前的路回到了村里。这次出去的时候够久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跑这么远,收获不错。

要是丹老跟爷爷知道灵药神血都有了,不知道该高兴成什么样?

回家真好啊,门槛上景天捧着大陶碗,撕着肉,边上摆着小乌龟。

没有冷漠,没有冷嘲热讽,更没有敌视。只有亲人温情,温暖还有娘亲烹煮的香喷喷的兽肉。所有在外头的苦,此刻都烟消云散了。

景天喜欢跟娘亲说外头的人和事,娘亲总是一脸笑的看着他,听他说,一直说。

好像很感兴趣,所以景天喜欢跟娘亲说。他还拿出了储物袋,说里面有好多灵石,本来想着给娘亲买礼物却不知道买什么好。

林芸芝两手挤着景天的小脸,头挨着景天的头,闭着眼说:

“你的平安就是娘亲最大的礼物。”

回家第二天,福海他们就约上景天去了丹老那里。当景天把方印“咚”的一声,放下来搁院子里,丹老从洞府里跑出来一看是景天五人。

丹老愣住了,像从来都不认识似的看着景天他们几个。五人的成长超出了他的预料,特别是景天、福海已经很难以正常的眼光看待了。

五人一起对着丹老一拜,景天拿出了二十多株灵药,两滴银色的神血。

还让丹老打开储物袋,里面有泡汤药的珍稀草药,这些筑基前汤药所需曾经让丹老跟景天爷爷都头疼不已,被几个孩子弄到,现在都摆在面前,怎么能不让丹老震惊!

“好好好,哈哈哈……”

景天爷爷也来了,高兴的跟个孩子似的,压在心头的愁云终于散去了。

“五个孩子,精血只有两滴,还不能高兴的太早吧?”

丹老提醒道。

“没关系,我找族长去讨,哪怕耍赖都行。”

两位老人看着景天他们几个,这么小就跑去东启域,换了自己那就是有去无回。

两边敌对,长老或者更高级别出现在敌对地域,那绝对会被打杀没二话的。

低端修行人虽然不被视为威胁,但也同样会被敌视。

两个老人能想象的到景天他们经历了什么,难为他们了,要不是没办法怎么会让这么小的孩子出去。

丹老封印了灵药,交给景天两张药方,一张回阳丹,就是景天爷爷给景天救命的丹药。

还有一张是还灵丹药方,丹老告诉景天,这丹是补充灵力的,先记住所需草药,熟悉丹方。

景天看了一下,两种丹药都需要灵药,其他草药他身上也没有,所以不着急炼制,等凑齐了再来炼制,再说他现在不需要。

这天景天端着大陶碗坐门槛吃肉呢,门外来了一个老者。

老者负手,一身束腰青袍,灰白发须,两眼炯炯有神看着景天,一脸微笑。

“你找谁?”

景天满嘴肉的问老者。

老者:“我找景天。”

景天瞪大眼睛:“我又不认识你。”

老者哈哈大笑,林芸芝出来见了老者:

“爹!您怎么来了?”

景天抱着碗站起来,林芸芝拉着他:

“天儿,这是你外公,叫外公!”

景天嘴里嚼着肉,喊了声:“外公。”

林芸芝把老人迎进来,老人就在院子里坐下,景天也跟进来,老人依旧笑着看着景天。林芸芝想起来要奉茶,正要转身:

“芸芝不用麻烦啦,我就是来看看你,这么些年也不回族看看,你娘亲想你啊,总是念叨着你!”

林芸芝低头,没有说话,眼有些红。老人接着说:

“当初反对你跟雨淳,因为什么你也看到了……算了不说了都过去了。

我来景族代表咱们林族商议事情的,顺便来看看。有机会带着小天,小兰回族里去看看吧。”

说完,老人起身摸摸景天的头,就要朝外走。

“爹,您不再多坐会?这刚坐下就走?”

老人:“不了,景族召集十三大族、五大宗门还有一些小派小族商议事情,我也要赶去了。

最近一段时间,人族各个地方都有凶兽族群侵扰,已经有很多人伤亡。我林族与它们也处在对峙中,时间紧迫啊。唉!”

老人叹了一声,走出去了,

“外公慢走!”

景天端着大碗喊着,老人回头挥了挥手。

在景族腹地,一处大殿里,十三大家族、五大宗门以及一些小家族门派,几十人在里面脸红脖子粗的争论。

哪有修行人平日里的温文儒雅,倒像极了集市里为了些许的蝇头小利争吵的凡人。

景族大长老居首位,望着殿堂里吵吵嚷嚷的各族各宗门代表,脸色阴沉,提高了调门说道:

“邀诸位前来商议兽族侵扰人族聚居地一事,这本是人族联盟内的大事,诸位却在此吵吵嚷嚷的不知所谓,成何体统!

联盟内向来都是我十三大家族跟五大宗门商议做主,今日为何小家族小宗门也跟着在此喧闹?”

一个小家族吴姓长老颇有不服的说:

“景族是大族不错,一直以来都只是联盟的召集人,不是盟主!

我等小宗门小家族虽然力小卑微,却也是联盟一员。连叛徒林家都能参加为何排斥我等?”

“对,林家叛徒都能参加,为何我等联盟成员不能参加?还是说:景族做为盟主一言九鼎,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那还用的着商议,直接下令就好了!”

旁边有小宗门代表跟着附和。周围的有一些人觉得有理点头,有的交头接耳。

雷家长老敲着桌子:

“多少年前的事了,有意思吗?谁认定了,你有证据吗?”

苏家长老看着雷长老说:

“当年是他林家老祖不入联盟,没人逼他们。

联盟大事必须由每个成员决定,不是成员的人都能参加,为何是成员的人倒不该来了?这是何道理?”

“对,叛徒都能参加,我们为什么不能参加?”

“每次东启域给联盟灵药园配额都还要分给林家,这又是何道理?”

“景族还不是盟主,这么做未免太武断、太霸道了些吧?”

……

周围各种各样的言论传开,且听着个个义愤填膺。

九方家族的长老:

“林家是人族大族,虽在联盟之外,这么些年为人族所做的事是有目共睹的。

哪一次与对岸大战林家不是身先士卒?第三次更是连老祖也战陨,说话要凭良心的。人如此,联盟更应如此!”

一直没有说话的景天外公站起身来:

“我林家老祖只所以不想进联盟,想来诸位也都知道,我辈修剑道者宁在直中取,不可弯中求。

这么些年过去了,还在拿捏此事,你们不就是为自己的一点私利?

找条缝划道口扯个大窟窿,趁机捞点好处吗?林家背叛了谁,投靠了谁?”

“不管你怎么说,你林家不在联盟内,好处一分不落,有事了就想到联盟了,我们念头不通达!”

有人高喊,在几大家族的支持下有恃无恐。景族大长老一直眯眼看着这一切,五大宗门代表也没有说话。

整个以‘人族遭兽族侵扰’为议题的会议,被七扯八拉不知道歪到哪里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