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缺德道人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75字
  • 2021-10-14 07:15:37

说完就要起手抓向头领,头领吓得哆嗦:

“前辈,我打我打,只是请问前辈打到什么时候?”

缺牙道人指着景天:

“看到了吗?他要突破了,打到他突破,他突破了你就可以活!你要使劲打,拼命打!这是你唯一能活的机会!”

头领明白了,只要景天突破他就可以不打了,招出长刀,快步跑向景天他们几个。

景天他们几个一直站那里看,因为刚才动手就没过来,接着怎么又看见缺牙道人跟头领在说话。

正准备过去,跟缺牙道人打招呼。头领莫名其妙的冲过来了,顾不了那么多了,挥黑方印就上!

长刀砍在黑方印上,震的景天气血翻滚。福海见景天干上了,挥剑就砍。

景瑞见又打上了也跟着上。一阵“叮叮乓乓”在山谷里乱响,

不一会儿都挂了彩了,福海背上被划了一道,景天又吐血了,景瑞也挨了刀,吞了丹药接着打。头领这回使力了,被三人缠着耗着。

两个时辰后,山谷里还在“叮叮乓乓”,三个小家伙都很累了,伤势虽有,但有疗伤丹药还能挺住。

他们早就跟头领打出经验了,不要被他重创,跟他耗。

头领开始着急了,这么耗没法力了,他快挺不住了,他拿出了法力符,增加法力。怎么还没突破呢?

景天三人见头领贴符了,知道头领快撑不住了,劲头更足了。

三个人只有景天能勉强挡下头领长刀,

福海、景瑞只要硬扛一刀就会失去战力,景天就要面对那天树林里的情形。所以他俩只能敲边鼓,就这么耗着。

半个时辰后,头领又贴了法力符,总共三张,上次打架用了一张,最后一张了。

他苦着脸看着景天,怎么还没突破呢?完了,要被这几个小屁孩耗死在这里了。

景天见头领又拿出法力符,更猛了,信心十足啊。

福海、景瑞慢慢感到头领防的多攻击少了,他俩胆子大了,也放开了。

三人开始围着头领了,大嘴巴、九斤发现后也加入进来。头领撑不住了,没法力了,脸露绝望。

这时就见景天血气一震,气息翻卷,他突破了,炼体八重。

景天力量十足,挥黑方印就砸向头领,头领也看出来了,他看到了活的希望,望着天喊:

“哈哈哈突破啦!”

“嘭”景天黑方印砸在他身上,头领吐血倒地,福海、景瑞、大嘴巴、九斤都砸向他,他嘴吐血还在喊着:

“突破啦……”

最后,五个孩子围着头领尸身站在那里看着,缺牙道人慌忙走过来,扒开景瑞:

“死啦,打死了啦?哎呀,我答应过他的,你突破了就放了他的……唉!”

福海他们几个看着缺牙道人,终于明白了打之前缺牙道人跟头领在聊什么了。

他喊了半天你不过来,死了你跑来了。什么人啦?

“算了,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

缺牙道人看着头领尸体说道。然后看着景天,

“八重境了,这黑方印要加份量了。”

说完掐诀把黑方印的份量增加了,不知道加了多少,还给景天的时候当时就掉地上了。接着缺牙道人看向福海:

“你的份量也不足了,也该加一点了。”

说完拿来重剑,掐诀增加重量。福海接到手,差点没把住,还好能慢慢上肩,比景天强一点。

“好了,你们的鼎不是法器,老道我没办法。顺山谷方向一直走,就会看到界河。我只是一缕神识,就要散了。”

说完缺牙道人的身形慢慢模糊,消散了。

“走喽!”

大嘴巴扫了一眼地上的头领,扛上鼎走了,景瑞、九斤跟上去了,福海步履沉重缓慢跟着,景天提不起来黑方印,想拖拖不动。很着急,

“你们等等我呀!”

大嘴巴他们几个回头看了一眼,以前景天力气最大,单手都能挥动方印,应该可以的,没当回事。

福海自身难保,头都没回。景天一咬牙,运足气力慢慢搬起方印搁在肩上,躬着小身板慢慢往前挪。

“小天,快点啊!”

前面九斤大喊,三人坐在大树底下,福海掉在后面,景天还在慢慢挪。

“太重啦!”

景天回应到,景瑞看着心里不忍,跑过来,可是围着景天伸出两手不知道怎么帮,谁都帮不了,只有景天能拿动。

等了好久,终于到大树底下,福海躺地上了。“咚”的一声闷响,景天气喘吁吁的放下了黑方印,摊坐在地上。

大嘴巴他们几个早就歇好了,也是在等景天。他们看着也着急,太慢了。

“我们晚上在前面休息,我们先去打凶兽,把肉烤熟了等你!”

说完三人就跑了,福海起身扛着重剑继续走,他还好能走,景天就只能慢慢挪。

看着他们都走了,景天没办法起身搬起方印继续挪,前面就再也没有看见大嘴巴他们的身影了。天暗下来也没见到他们说的休息地。

一直在挪,整整一夜,在天刚刚亮的时候景天看到他们几个了。

福海依旧躺地上,他慢慢靠近。九斤第一个醒了,揉了揉眼睛:

“小天,你来啦!”

都醒了,在揉眼睛。景天放下了黑方印,再次摊坐地上,火堆已经熄了,旁边倒插的树枝串着肉。

景天抓起肉就开吃,也不管冷不冷的。大嘴巴、九斤、景瑞都起来了,福海也坐起来了:

“小天,你慢慢吃,我们到前面等你!”

景天感到很无奈,总是一赶上他们几个,他们又说到前面等。

嘴巴塞满了肉,点点头。他们又走了,福海也跟着。吃完歇息了会,站起来搬起方印继续挪。

他现在恨死这方印了,都想扔掉,要是轻一点也行啊,起码像福海能走就行,可是他现在只能挪。

“都怪缺牙道人,把方印封的这么重,我看他是故意的。对,就是故意的。

什么缺牙道人?应该叫缺德道人,因为缺德被人打掉了牙。他不光缺牙,我看他缺心缺肝缺肺,什么他都缺……”

景天一边挪一边抱怨。不知道挪了多久,不知道挪了多远。

大嘴巴、九斤、景瑞他们看见正在躬着小身板慢慢挪的景天,福海依旧躺地上。景天没有看见他们,因为他低着头:

“你个老王八,老乌龟,老不死,老不正经……”

挪一步骂一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支撑。在到达休息地时,老规矩大嘴巴他们要走了,还是那句“我们前面等你!”

景天都习惯了。福海也爬起来了,扛上重剑走了。景天发现福海好像变轻松了许多。

景天休息了一会,再次把方印上肩,继续挪。遇到他们几个家伙的时候,又过去了一夜。

依然是在他嘴里塞满肉的时候说他们几个在前面等他,好像如果听到景天说什么,会让他们觉得几个难为情。

山里的日子就是这么过去的,景天已经麻木了,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再次见到福海,福海已经能够跟上大嘴巴他们几个了,虽然还有点勉强。

景天很受感触,这么久了他怎么还是觉得很重?他下次赶上了一定问问他。

在一个背靠山洞的开阔地,景天看到了他们。一边嚼着肉,一边看着福海:

“福海,你现在扛着剑不吃力了吗?”

福海:“怎么不吃力,重的要死。恨不得扔了。”

景天:“我怎么见你好像很轻松了,你不觉得吗?你现在都勉强跟上大嘴巴他们了。”

福海眼睛朝上,想了一下:“好像是的,我就是想着反正扛着重剑就当修行,默念运行炼体法诀。”

景天恍然,以前自己累了坐下来就默念运行法诀,似乎很快就不累了,这段时间天天咒缺牙道人,尽把这忘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景天边挪边运行默念法诀,慢慢的开始小步走了。

大嘴巴他们总是要等景天,所以他们几个放慢了脚步,有时候还到处跑跑看看。

景天也习惯了负重走路,只是不能跑。

再次遇到大嘴巴他们几个的时候,他们几个都大眼看着景天,景天放下方印,盘坐下来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你们走吧,还是在前面等我。”

大嘴巴:“我们也刚坐下来。”

两个多月后,景天他们几个风尘仆仆,终于回到了破败山门,来到了缺牙道人的洞府。

缺牙道人依旧背对着他们,都没有说话。

景天他们几个互相看了一眼,又看向灵乳池,都很默契的脱了衣服下到池子里泡,景天还没忘带上小乌龟。

几个孩子在池子里开始打闹,嘻嘻哈哈的,泡了一个晚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缺牙道人转过了身,望着景天他们:

“回来啦?”

几个孩子赶紧爬出池子,穿好衣服站在缺牙道人面前,揖手深躬。

这次出门收获很大,最后还是幸亏缺牙道人出手,才得以平安归来。

“嗯,不错,只是离筑基还有距离。”

缺牙道人看着他们说道。景天对着缺牙道人又一次揖手一礼:

“前辈,我们泡汤药还差点草药,能不能去草药园一里采摘一些?”

缺牙道人:“行啊,都给你,都是你的。”

景天发愣了,不确定缺牙道人什么意思:

“前辈确定都给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