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悲催的磨刀石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87字
  • 2021-10-13 10:32:06

在靠近树林后面五人快要赶到时,福海突然停下来,单手持重剑猛冲上来。

五人挥刀砍过来,福海挥剑抡一圈,两八重境的刀被撞开,还有两个七重境的刀撞脱手飞了,另一个靠后还没来得及冲上来,见福海这么猛,呆住了。

福海剑扫一圈后由上而下砸向一个八重境,这人横刀拦截,刀断,重剑砸碎肩膀跪地口吐血。

接着起剑横扫另一个八重境,这个反应快躲开了。

驻地这里,九重境冷漠的看着这边。福海一人持重剑对五人,攻势凌厉。

福海见八重境跳开,直接追上去,八重境赶紧退后,最后直接选择往驻地跑。

四个七重境的都跟着跑,福海搭箭射向八重境,一箭穿胸,八重境身形踉跄,还在跌跌撞撞的跑。

福海没有理会,搭箭再射最近的七重境,又是穿胸,七重境踉跄两步跌倒,福海接连两箭七重境全倒地上翻滚。

九重境在福海射杀七重境时就赶过来了,只是距离,关键是距离。

八重境捂着胸口吐血还在移动,福海再次补射,倒地上了。

福海转身,持重剑砸向跪那里的八重境,之后持重剑看着九重境。

九重境看着地上的五人,两八重境没治了,还三个七重境倒地上等死。狠啊,一眨眼五人失去战力,他看着福海,其实他也没底能胜此人。

福海不能等了,时间已经够久了,不知道景天什么情况,他要尽快拿下。

福海冲向九重境的家伙,重剑砸下,

虽然他只七重境,但他有倚仗,就是法器重剑,砸烂你手中的刀,你拿什么抵挡我的重剑?

九重境现在只希望头领快回来,他一边拿刀拨挡,一边退后。福海越战越猛,九重境的家伙十分被动,连连后退。

“过来帮忙!”

九重境的家伙喊着看守景瑞的两人,两人七重境,手抖腿打颤,慢慢走过来。

福海根本不理会,一顿猛砸,“咔擦”刀断两节,福海更来劲,七重境的停下来了。九重境持断刀掉头跑向景瑞。

福海开弓搭箭,一箭射穿肩胛,再射穿胸。九重境的家伙口吐鲜血倒在景瑞面前。

两七重境的扔下刀,跪地上磕头求饶:

“我没动手……”

“我也没动手。我们是被找来充数的……”

福海根本不理会,走到景瑞那里,捡起断刀,划断绳子救下景瑞。把断刀给了景瑞,他走到那两个人跟前,用脚一踹“滚”!两人爬起来:

“谢不杀之恩!”

两人朝着来路跑了,

“我要去看看景天,”

福海把疗伤丹药给了景瑞,朝树林里跑去。景天被头领追的在树林里到处跑,头领想转身出去看看,这半天都没手下过来,他有点担心。

但一想到两人九重,四人八重,那个拿重剑小孩才七重境,再厉害也翻不了天。所以他铁心了要抓住景天。

景天就是跑,你赶上了我挡一下,再跑,反正就是拖,福海说了吃饱睡好养足精神就是为跑。

但每次追上被迫挡长刀压力大啊,每次都震的口有腥甜。头领也很有耐心,看你撑到什么时候!

福海在树林里寻找打斗痕迹,突然听到了撞击声音,马上朝发出声响的地方跑去,景天已经举步维艰了,

还在苦撑,撞击一次吐口血,筑基初期还不是他能抗衡的,只有勉强支撑,撑这么久很不错了。

当看到福海,景天立马精神又有了,他知道景瑞他们得救了,苦撑值了。

头领看到福海心头一沉,在福海快到的时候,他突然飞身而起,提长刀砍向福海,

“福海小心!”

福海身体一歪,刀由上而下落在脚边,切开地上石头,头领抽刀横扫,福海低身后仰。

头领踏步而来,一脚踢向福海胸口,福海横重剑于胸,脚踢剑上福海后退,喷出口血。

景天赶上来了,单手扔出黑方印,砸向已落地的头领,头领单手持刀,拍向黑方印。

“嘭”黑方印被拨开,飞向一旁砸在石块上,碎石乱飞,砸出了一个石窝。

福海回身重剑横扫,头领刀柄竖挡。景天运气捏拳,奔向头领,风煞兽吼一拳,

“虎吼龙啸!”

打向头领,头领横刀于胸,

“嘭”拳风重击刀刃,头领后退数步,景天拣起方印。

头领没想到被两个孩子打的这么狼狈,这个时候,景瑞他们几个也赶来了。大嘴巴、九斤站在一边,景瑞上来帮忙。

景天单手持方印,冲上来,“当”头领刀跟黑方印撞在一起,福海重剑横扫,头领刀柄挑开,

景瑞单手持鼎砸向头领,景天也砸过来,头领抡长刀一圈,挡开再次踏空而起。

他冲大嘴巴、九斤两人而去,福海搭箭射向头领,头领回头挥刀扫落箭矢,景天、景瑞都赶上来跟大嘴巴、九斤合一处,

头领手拿一张符贴身上,冷眼看了一眼景天他们几个,腾起一树高踏步离去。

福海一挥手,

“我们也跑!”

五人再次跑进深山,边跑边吞丹药疗伤。

几天后,在一处紧挨着山谷的山洞,五人围着火堆,大口撕扯着烤肉。大嘴巴看着景天:

“小天,这回的疗伤丹药不错,比以前强多了!”

福海几人都看着景天,似有同感,救回了景瑞他们景天高兴,一脸得意,笑着说:

“我加了两株疗伤的灵药!不光疗伤丹药,炼体丹药我也加了灵药。”

福海:“好好好,我们太辛苦了,该用点好药。”

九斤:“好什么呀?这次才弄几株灵药,等吃完了哪里弄去?再说以后我们再吃普通疗伤丹药没效果的。”

福海、大嘴巴看着景天,

“是这样的,吃过了灵药再吃以前的疗伤丹药效果差了。”

景天点头说道,承认九斤说的对。

福海:“没了那就再去挣!天地这么大,唯独缺了我们几人的灵药?”

大嘴巴:“哪里去挣?怎么挣,去打凶兽?”

福海:“办法总会有的,东启域多,大不了拿丹药换。”

景天:“放心吧,有地方可以弄到的。”

景瑞:“缺牙前辈那里吗?”

大嘴巴:“怕是不那么容易吧?人家凭什么给我们?”

福海:“我拿酒跟他换!”

几人同时看着福海,像看傻子一样。

景天:“我感觉应该可以,到时候再说。”

景瑞:“走吧走吧,小心那提长刀的家伙又来了。”

福海:“他又打不过我们,怕什么?”

几人正准备动身,头领提刀御空飞来,跟他一起的还有一个老人。

老人一身华服发须都白了,而且有些凌乱,面部皮肤干涩毫无光泽,满脸沟壑,似笑非笑,整个人就像刚从坟墓里拉出来的一样。

福海:“快跑!”

然后带头,景天他们也跟着跑了。头领纵身一跃,空踏几步就到了他们前头,横刀拦住了。

老人盘坐一块大石头上,就这么看着。

景天拎着黑方印就上去了,头领一刀斜砍,景天抡印两圈撞上长刀,“锵”刀弹开被头领斜指向天。景天黑方印也弹回来带着他倒退数步。

福海也来了,景天跟他一起上,景瑞随后跟上。头领腾空而起,看向石头盘坐的老人:

“王老不动手吗?”

王老眯着眼睛看着头领:“若不是之前事情败露不想惹麻烦,老夫才懒得找你这样的废物。

老夫亲自动手,反正也活不了几年了。几个孩子你都收拾不了,你活着干嘛?”

“你这要死的人都不死?还关心别人活着干嘛?”

不知道什么时候缺牙道人坐在王老身边,接他的话说道。

王老一激灵,猛的跃起在离石头十几丈远的地方停下来,瞪着混浊的双眼看着石头上的缺牙道人。

头领来到他身边,也一脸惊讶的看着。景天他们也好奇,缺牙前辈什么时候来的?

“你是谁?”

一个能不声不响坐他身边的人,不得不让他警惕,而且这人还从没见过。

“要死的人,关心的还真多。”

缺牙道人都没有看他,扫了一眼景天他们几个。

“话不投机半句多,恕不奉陪!”

王老心里没底,先退了再说。

“我都说了你要死,你觉得你还能活?”

缺牙道人翘起下巴看着王老,王老丢下头领腾空而起,飞速离开。

快要消失不见的时候,缺牙道人探手抓向王老,空中的王老瞪大眼睛,面部扭曲,他不明白对方怎么坐那里没动就抓住了他。

都不来得及叫一声,“嘭”空中就剩一团血雾,缺牙道人收回了手。

头领脸色苍白,知道这人强的离谱。王老都没能逃掉,自己想都不用想了。

“你知道这个老家伙为什么抓这几个孩子?”

缺牙道人看着头领问,头领抱手躬身:

“回前辈,好像是抓住了跟景族换什么东西,或者是图这几个孩子身上的东西。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

缺牙道人点点头:“我给你指条活路,”

头领躬身一拜:“请前辈示下。”

缺牙道人看向景天他们几个,用手指着:

“你去跟他们几个打,不许飞。”

头领面露难色:“前辈,我们打了多次,他们太难缠了。我若不飞会被他们耗到死……”

缺牙道人:“那你确实如王老所说,是个废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