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反击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239字
  • 2021-10-13 09:30:03

头领提刀拨开福海砍来的重剑,“锵”重剑被弹开,头领心头一震,这小孩力气真大,而且重剑看着也像是法器,比他的长刀级别要高。

他慎重起来,没了轻视之心,景天的黑方印砸向狼头,丛林狼仰头对景天发出吼叫,头领回刀拍在方印上,景天连人带印弹开。

头领心情凝重,这两孩子都只有七重境,却都有法器且比自己的法器级别高。力气还大,特别是持方印的孩子。

难怪王家死老头再三嘱咐,他们是炼体打过擂台的,没输一场。

头领刚回过神,福海持剑又冲上来,景天也跟着砸狼头。

震开了福海,连忙持刀挡方印。福海不顾一切又一次砍向狼尾部,丛林狼痛的跳起,头领两腿用力夹住,稳住了狼身。

景天被震的胸腔内翻江倒海,没有犹豫,再次冲上来。

头领因为护着丛林狼,被两个孩子一前一后搅的有些忙乱,索性跳下来对着景天一刀从天而下,景天举方印迎击。

“咔”刀剁在方印上,火星乱扑。景天双臂猛震,强忍一口血咽下,嘴角还溢出一些,双脚下的石头“砰”的碎裂。

在头领攻击景天时,福海冲向丛林狼,丛林狼见福海冲过来,猛摆头咬向福海,福海单手挥剑砍在狼头,

“昂”的一声嚎狼头凹下去一个深槽,趴地上刨着大爪。头领心痛死了,又损失一头丛林狼。金雕、丛林狼都是他在这深山干活的倚仗:

“小屁孩,你找死!”

说着冲向福海,景天怕福海吃亏赶紧跟过来,单手挥方印朝头领砸来,头领被迫回身拨开方印

“当”,方印又被弹开。福海解决了狼,转过头来跟景天合击头领。

景瑞这里不容乐观,大嘴巴、九斤被众人围攻,毫无招架之力。

景瑞被两个九重境的拖着,有心救援却走不开。九斤被打趴下了,大嘴巴跟着也被人架起了。

解决了九斤大嘴巴,所有人都过来围上景瑞,两个九重境的有了帮手,景瑞处境不妙,连遭重创吐血。被两个九重境的架上了。

“啊!”景天见景瑞他们被抓着急大叫,奈何他们这里也只能勉强支撑,从那边过来的手下要围上福海的时候,

福海见情势不妙掉头拉上景天,头领紧跟上一刀劈下,景天、福海同时举方印重剑格挡。

“别管我们,你俩快跑!”

景瑞催促景天福海大吼道,旁边的人一记重拳砸在胸膛,景瑞又吐了一口血。景天红着眼,还要继续打,福海拉上他就跑了。

头领快跑几步,双脚踏空,抡起长刀猛的一甩,长刀带着法力裹挟风煞,直奔景天。

景天回头,单手挥黑方印横扫杀劈过来的大刀,“当”的一声,长刀横飞拍在旁边的树上,树被拦腰砸断倒下。

长刀掉落地上,闪着符文。

景天身形也被震的踉跄,被福海拉着朝山林里跑了。

头领落地,望向景天福海逃跑的方向,低头看着地上的长刀一声叹:

“穷啊,跟这几小屁孩比,我这长刀就是把破烂刀。”

景天十万斤的方印,单手横扫,这个力,不谈法器级别高低,对于筑基初期的头领想要对抗,法力的消耗也是极大的。

即便你每次都能打的他吐血,他能扛住,你法力消耗经的住?炼体难缠啊,当然是在境界差距不大的情况下。

假如景天境界再高一点,对于头领,他拖都能把你拖的够呛。

反过来,假如头领有跟黑方印相当的法器,刚才那一击景天就会栽那里!这也就是头领为何有此一叹的原因。

“原地驻扎,歇息。周围加警戒。”

头领吩咐下去,九重境的两人过来问:

“头儿,刚才怎么不追?”

头领看了两人一眼:

“本来想着一网打尽的,只是没想到这两孩子这么难缠,还有级别不低的法器。

已经损失了金雕、丛林狼,再追下去鱼死网破,会损失兄弟的。

我们在这里,有了这三个小孩在,我不相信这两个孩子会不管不顾,到时候你们缠住一人,另外一个我解决起来就简单多了。”

九重境界的两人直点头,拿出了六包丹药交给头领说:

“这是这三个孩子身上搜的。”

头领看了一眼:

“拿去跟弟兄们分了,这几个孩子是大族的孩子,法器丹药都不错,让他们警醒一点,这次活干完了,还有重赏!”

两个九重境界的手下点头:“是是是!”

“你们两个也快筑基了,这次王家死老头答应了保证你们筑基成功。”

头领继续说道,两人听了有些激动。头领看着自己的长刀:

“把那三个小屁孩吊起来打,隔断时间打一次,最好打的鬼哭狼嚎。但是别打死了,要交差的,散修不容易,想挣点修行资源就要把活干好!”

两人按头领吩咐,把五花大绑的景瑞、大嘴巴、九斤吊在树下。

绳子直接勒着他们的脖子,脚尖刚好点在一根树做的圆木上,脖子吊着,这些手下做事还是挺用心的。

接着就有人轮番的揍他们了,三人都被打的鼻青脸肿,到处是血。

大嘴巴脚尖要点在圆木上,还要挨揍,觉得太憋屈“啊”的一声大叫,

“不许叫!”

景瑞大吼,大嘴巴马上闭嘴。这些手下想尽各种办法折磨大嘴巴,想让他再喊叫,大嘴巴牙关紧咬,轻了皱眉,重了闷哼。

景瑞咬牙,拳头紧捏,九斤闭着眼,不想看见同伴被揍的惨状。

远处山上,景天红着眼看着这里的一切,福海走上来了,手拎两只山兔。找了一个平坦地,生了火,开始收拾山兔。

“先吃饱,然后休息!”

福海边烤肉边说,景天走过来在火堆边坐下。

福海递过来一串肉,景天红着眼、嘟着嘴、板着脸没有接。

福海用力把串插在地上,然后自顾自的吃起来。

“他们在钓我俩出去,他们不敢把景瑞他们怎么样的,景瑞他们了不起受点皮肉之苦。此战最关键的是什么?”

福海站起来,肉串指着头领的驻地,

“是那两个九重境的家伙,他们围攻景瑞的时候你也看到了,如果想全杀死他们,我俩不能硬拼。

要跑!所以要吃饱,睡好,养好伤!等我俩养足了精神,他们就危险了。”

说完肉串放嘴里一拉,大块肉在嘴里嚼着,眼睛依旧盯着驻地。

景天听完了,抓起肉串大口的吃起来。

吃完了景天不再看景瑞那里,他在山上打了一通拳,吃了几颗疗伤丹药在地上盘坐,福海躺在地上睡觉。

天亮以后,头领跟手下都围在火堆边。景天单手抓方印,站在树林边盯着这里。两个九重境的手下起身要过去,

“你们别动,我去,你们守好这里就行了!”

头领说着起身,手在空中一抓,长刀飞来。然后朝景天走去。

在还有十几丈距离的时候,头领飞奔而起,景天掉头就钻进了树林里。

这个时候福海出现在驻地,搭箭就朝九重境的家伙射去,九重境的其中一人猛的推开另外一个,箭矢“嗖”的一声贴着一人耳旁飞过。

福海又搭箭在手,看着这十多个人。一个九重境的看着福海,对另一个九重境说道:

“你带两个八重境的去把他抓来!”

“头领让我们守在这里的。”

“头领把刚才的那小子抓了,这个你去抓了活就干完了。”

九重境点了两个八重境的,一起朝福海跑去,福海后退然后掉头就朝树林里跑。

三人跟着追进树林里,却不见了人影,三人品字搜索前进。

一颗大树上,福海脚踏树枝背靠树干,三人路过时,他瞄准了一个八重境一箭射下。

弓箭是在族里祭炼过的,属于法器了,速度极快,只见一条带符纹的直线,射向地面一个八重境。

“啊”的一声惨叫,箭矢穿透脖颈,八重境手捂脖子嘴吐血沫倒地。

剩下两人看着福海,福海又一箭射向剩下的八重境。这人躲避不及,箭矢穿透肩膀,“啊”的一声愤恨的看着福海。

福海跳下来,九重境持大刀砍过来,福海重剑迎上,“咔擦”大刀断成两节。

八重境的看了赶紧退后,往回跑。福海挥剑劈来,九重境看了一眼手上断刀,扔掉断刀就跑。

福海剑插地上,搭箭射向九重境,箭矢穿前胸透出,九重境差点摔倒,捂胸口继续跑,福海再次搭箭射向九重境,依旧是穿透前胸。九重境跑了几步倒地。

福海赶上去,找到箭朝八重境追去,快走出树林,一箭穿胸,他跌跌撞撞走出树林倒下。

看管景瑞他们的这群人看着林边自己人倒地,接着福海走出来,拔出刚射出的箭矢,所有人都站起来。

福海搭箭在手,慢慢朝驻地走来,持弓瞄着这群人,这群人神色紧张。

一箭射倒个七重境的手下后,再搭箭瞄着,这些手下开始慌乱。

“慌什么!”

九重境的吼道。

一个八重境的刀搁在景瑞脖子上,

“信不信我宰了他!”

福海低下箭头:

“我们兄弟五个跟任何人都没有仇怨,想抓我们的人无非想换点好处。想来你的老大已经答应了,你想害死他?”

九重境这时候开口:

“你们五个去,把他摆平,只留口气就行,实在不行死了也算。”

福海要的就是这样,其实他的刀搁景瑞脖子上,他能做的不多。

了不起上来找九重境硬拼,但是旁边那么多帮手,有把握吗?

福海快速后退,收起弓箭。他在计算着距离,能在九重境赶上来之前杀掉这五人的距离。

五个人有两个八重境,见福海收起了弓箭,都冲上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