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深山逃亡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06字
  • 2021-10-26 19:01:06

一行人大包小包的总是吸引人注意,不过即使没有包人家也都认识他们几个,这段时间的擂台比试在自己教派怎么会不去看?

景天挑了一间火力最稳定的丹房,交了七天的租金,带着草药进去了。

这里跟丹老的丹房一样都是地火炼丹,这很好,省了很多麻烦。

挑出炼制疗伤丹药开始炼制。挺顺手的,一炉成功,这个时候景天突发奇想,把锦盒打开,有两株疗伤可以用到的灵药。

疗伤丹药都加入了灵药,没什么变化都成功了。

接下来要炼制的是炼体丹药,他把草药挑出来,灵药就一株望月花,

“灵药再多也嫌不够啊!”

他边嘀咕边开始炼制。以前是没草药,其实都还是简单丹药。

对现在的景天来说,筑基丹都能炼制了,只是要提高药力。

接下来炼筑基丹,挑出草药,这次谨慎很多,要提高药力还要保证成功。

景瑞几人轮流在外面守着,怕是景天有什么需要。

景天在炼丹房没白天黑夜的炼丹,在筑基丹药的草药都完了,他站起身来。

检查一下有五十四颗丹药成功了,他很满意。炼丹房里还剩下一些草药,被他扔进了地火,虽然浪费,可是没办法,他要提防着点,在别人地盘上呢。

出了丹房,景瑞他们都在,看到景天出来很高兴。

几人一起到了那天的丹药铺面,接待他们的那个老者笑开了花,引景天到单独的房间。

景天拿出五十四颗筑基丹,五十颗换五株灵药,这是谈好的,不过景天提出拿他手上的两株灵药换成望月花。老者满口答应,望月花他们用的不多,老者马上让人拿出四株望月花,三株九珠草,泡汤药需要的两种灵药。

老者还想要换另外四颗筑基丹,景天没答应,买卖做完了,说了些以后有需要再来的话,景天他们回到了院子。

本来想买点礼物回去的,丹老跟爷爷有灵药跟神血就是最好的礼物,只是娘亲,他又不知道买什么好,以后再说吧。

景天拿出疗伤丹药、炼体丹药几人分了,给小得留了十颗疗伤丹药,又另外给了小得一颗筑基丹,小得感动的哭了。

外门弟子不容易这是老人说的,其实小得更不容易,从穿衣还有对人对事的态度可以看出来的。

做完了这些就准备回家了,各人扛上各人的鼎,老人拿出法船,五人登船。一句‘有缘再见’法船冲天飞去,留下小得站在院子门口,望着远去的法船挥手。

法船离开了东启教,离开了东启城,往来路飞驰。

五个孩子第一次出远门,回家心切,高兴的乱叫。这次出来,景瑞他们几个实力都提升了,福海在景天炼丹的时候也突破至七重了。

大嘴巴、九斤不用说也提升了,景天实力也有增长,炼丹也是,一直困扰丹老跟爷爷的难题也解决了。没什么烦心事了一切都美好!

法船行至两座山峰之间,环绕山峰的雾气里隐隐走出来个人,近了一看:是黑蛟潭长辈,擂台比试见过的。

“等你们很久了,舍得出来了吗?拿了我族神血、伤我侄儿的账还没算就想溜,欺我黑蛟潭无人么?”

送景天他们回的打坐老人焦急的说:

“你们朝山里快跑,我拦住他!”

老人踏空而出,法船慢慢降下来,落地。景天他们几个赶紧出法船,往山里跑。黑蛟潭长辈想追上去,被老人阻拦,

“东启教要为几个外来者小家伙跟我黑蛟潭翻脸不成!”

黑蛟潭长辈对老人怒吼,老人见景天他们跑远,平静的说:

“我在尽我的职责而已。”

黑蛟潭长辈直接出手,二人就这么打起来了。景天他们一路疯跑,也不知道跑了多远,迎面一颗大树,树后走出来一个人,是王家中年人长老。福海打伤王家孩子他曾站出来被裁判拦住了。

“景族的小崽子,交出神血灵药,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

景天他们几个站着没动,还没来得及想该怎么做,从天空冲下一个黑影,一身黑衣手持剑,正刺向王家长老。

黑影蒙面,只露出眼睛,回头盯着景天看,喊着:

“快跑!”

景天他们撒腿就跑,认准一个方向一路狂奔。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跑了多远。景瑞边跑边说:

“那个蒙面人像是小叔!”

景天一愣,停下来,景瑞说的小叔不正是自己的父亲么?

那个心里只有模糊印象的父亲,如果是他,他跑东启域来做什么?为什么蒙面?

景天看着来路,他一停下来大家都停下来了。景瑞赶紧拉上他:

“不管是不是,让我们跑,就赶快跑,我们没能力管其他。我们留下只是累赘!”

景天缓过神来,又继续跑,山里的路都是顺着山谷,容易被跟踪,景天他们又绕了几座山。

在山里跑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平常的修炼,直到他们都觉得累了,在一座山的半山腰,找了一个山洞,他们躲进去吃了炼体丹药,开始打坐休息。

这是逃命几天第一次休息,又累又饿,一歇半天功夫过去了。

跑的时候不觉得,可以吞炼体丹药坚持,可是一停下来歇过后,就感觉很饿,几个孩子商量得吃点东西,在东启城想到所有要买的就是没买食物。

想着饿了打凶兽,打凶兽容易,生火怕惹来麻烦。

福海拿着弓箭周围转了一圈,拖着一条碗口粗的蛇回来了,几个孩子赶紧收拾,九斤拿出了佐料,福海见了问:

“吃的不买买佐料,打算吃佐料吗?”

九斤:“这是以前剩下的,小天让我们几个买,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你怎么不买吃的,灵石留着打算吃灵石吗?”

景瑞:“都这个时候了还斗嘴,赶紧吃完了离开,还生着火呢!”

景天没有说话,看着他们斗嘴在一旁傻笑。大嘴巴慢悠悠的说:

“吃吧吃吧,吃饱了好亡命天涯。”

几个孩子胡乱填饱了肚子,熄灭了火继续跑路。还是担心被追上,又绕了几座山,换了山谷。

他们不知道,在他们刚离开一伙人就追到了那个山洞。

领头的提把长刀,筑基境,骑着一头牛一般大的丛林狼。血盆大口里吊着舌头,口水从舌头上掉落,嘴巴里有两颗獠牙,猩红的鼻子冒热气,两只眼阴森森的泛绿光。

提刀头领骑丛林狼站在洞外,进入洞中查看的人出来说:

“头儿,火堆还是热的,应该还没走远!”

头领点头:“发信号,把人都集中过来,让金雕也过来协助空中查探。”

“嗖”的一声尖锐的哨响,信号冲天飞起,拖着尾焰。头领拍丛林狼的脖子,掉头面对跟来的手下:

“大家辛苦些,只要抓住了这几个孩子,王家长老重赏,而且许诺保证诸位将来筑基成功。

大家散开沿周围山谷搜索,注意不要放过任何细节。一经发现,立刻发信号,出发!”

人群散开奔周围山谷,头领跟在后面。景天他们听到了哨音,回头看向驻留过的山峰,好险啊,几人对看了一眼继续狂奔。

不知道跑过了多少座山,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突然一声鹰唳划破长空,景天他们停下来回头望着天,一只体形庞大的金雕盘旋在他们头上,被发现了。

“继续跑!”

福海低吼,五人山谷树林里飞奔,空中盘旋的金雕又尖叫了几声,俯冲下来,紧贴树林飞行。

福海停下来,开弓搭箭射向金雕。

“嗖”的一声,

箭矢穿透金雕毛羽,扎进金雕前胸,金雕斜着撞向山脚,压倒一片树林。

没多大功夫,骑丛林狼的头领就赶来了,看着尚有气息的金雕,愤怒的提刀挥向一旁的大树,大树从中间截断倒向一边。

这金雕即使救治过来怕是也废了,他是个散修,聚拢一帮散修干点杂活挣灵石,弄些修炼资源,攒点家当不容易,这金雕没什么战力,但在这深山中探查搜索却是一大助力。

没有它,王家死老头还不一定给他这活呢。活没干完没得好处就损失了,他心痛啊!

“继续追!”

头领吆喝刚赶上来的手下,他从后面超过,靠着丛林狼的鼻子跟踪。

跟在他后面的手下跑的也是气喘吁吁,累的够呛。一个时辰后,景天一行人的身影渐渐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轻哼一声,双腿一夹,丛林狼加快步伐赶上去,绕到前面拦住了景天他们。

“倒是会跑啊,害的本头领好一顿追!”

头领骑在高大的丛林狼背上,轻蔑地看着几个孩子,俯身没好气的说。景天瞪着大眼:

“我们又没请你追,是你自己害自己!”

头领似乎觉得,几个孩子胆子挺大啊,还敢顶嘴:

“好吧,是王家死老头让我追的,但是你们射杀了我的金雕,我得在你们身上找补。乖乖束手就擒,免得遭罪!”

头领骑丛林狼围着景天他们转着,景天举起方印,福海手抓重剑,景瑞、大嘴巴、九斤抓起鼎,都做好了战斗准备。

这时候十几个手下赶到了,福海趁手下还没缓过劲大吼:

“打!”

第一个冲向了头领,景瑞几人明白,举鼎冲向十几个手下,景天见福海一人对付头领,他也冲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