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养伤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25字
  • 2021-10-26 13:20:06

景天身体倒飞跌落擂台上,嘴里已经没有血吐了,咳嗽了几声,全身无力。

白袍女子似是被巨大声响吸引,看向擂台,过了一会收回目光,身体踏空而去,消失不见。杨开盛一行人长嘘一口气,有长老一抹额头。

黑蛟潭长辈上擂台来,裁判老者赶紧跟上,站在景天附近。黑蛟潭长辈抱起蛟化龙,回头一直盯着地上的景天,“哼”了一声最后离去。裁判老者紧张神情放松了下来。

景瑞、福海赶紧上擂台,景瑞抱着脸色苍白的景天眼泪直掉,边抹泪边说:

“小天,哥错了,哥错了,那天你说要回家,我不该拦你的。走,哥背你回家!。”

福海红着眼睛,看着景天的惨状:

“我不该胡说八道,我不该胡说八道,装大尾巴狼说什么炼体人勇往直前,我们太小了,我们还太弱,我就是傻逼!”

景天虚弱的睁开眼睛:“这是我的选择跟你们无关,打都打完了,慌着回去干嘛?”

景瑞:“好好好,那就不回,赖都赖着不回,玩够了回,听你的,都听你的。”

景瑞一推福海:“去把神血拿回来!”

虎行风来到景天身边:“你小子真经打,有空来我虎谷玩啊。”

景天看了虎行风一眼,无力的朝他挥挥手。

景瑞背上景天走下擂台,福海拿了神血灵药锦盒追赶上来,人群让开一条路。那几个押景天赢的孩子老远大喊:

“景族五子,好样的!”

景瑞背着景天回到院子,让景天躺在通铺上,喂服了丹药让他休息。

大嘴巴、九斤、小得回来了,老远就听到怪叫,鬼哭狼嚎。提着几个大袋子,小得仍然提着食盒跟酒。

进了院子,来到厢房展示收获。看到景天受伤跟苍白的脸,收敛了一点。

不过,想着不用打了,都过去了,一会儿功夫几个孩子又闹开了。

“赢了一千多万,我们现在不穷啦,想买啥就买啥,哈哈哈!”

九斤当着景天的面宣布成果,福海他们也开心的笑,景天看着大家开心,他也笑了,只是紧跟着就咳嗽了起来。

大嘴巴手举着一个袋子:“知道这是什么吗?储物袋,这里装了一千万灵石,剩下的我知道要买草药,都装那几个普通袋子里了。”

九斤:“谭长老叫我们买的,灵石太多拿不了,就装这里了。等咱们有法力了就能用了。十万灵石一个啊,不过咱们现在不差这点灵石。”

大嘴巴:“小得也赢了不少,原来灵石这么好挣,发财了!”

福海把储物袋翻来覆去的看:“真的装了那么多灵石?以后再也不用去山里打凶兽了,现在觉得那段时间的我们太没出息了。”

景瑞:“你确实没出息,以后修法力了都有储物袋的。”

老人在大嘴巴他们回来的时候就回来了,只是没说话,打坐在老地方。

晚餐送来了,寒梅花没有来。把食盒的菜摆出来,酒倒好,景瑞把景天也扶出来,然后请老人一起喝酒。

老人也没推脱,今天的菜还是参考了老人意见的。小得也在,喝着酒吃着美味,听老人说着天南地北,很开心。

席间,景瑞拿出一个锦盒,递到老人面前:

“前辈,从踏入东启域至今,前辈就守护我兄弟五人,更有昨日修行指点之情,我们也没什么好东西,这株灵药还请前辈收下!”

老人看了一眼几个孩子,也没有客气,收下了锦盒,并打开了,取出了灵药:

“灵药啊,好东西,每一株都浸透着年轻鲜活生命的鲜血。”

老人看着手中的灵药,感慨。景瑞他们一头雾水,不知道老人为什么这么说。老人把灵药放进锦盒,看了几个孩子一眼:

“是不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么说?东西两域第二次的大战就是因为灵药,开始是因为它,结束也是因为它。”

景天几人瞪大眼睛看着老人,因为小,涉世未深他们懂的不多,对太多的未知充满了好奇。

“几个月前,天空中的异象都有看到吧?”

老人扫了孩子们一眼,景天他们知道的,那是他们打了熊罴、黄金雕,福海还受伤了。

准备回村天空出现的景象。后来韦族来赎人时,寒柏松说是什么灵药园要开了,缺牙道人还要了五个名额。

景天:“是灵药园要开了吗?”

老人看着景天笑着说:

“对,估计十年之内就要开启。这方天地很少或者根本没有灵药,灵气不足以让草药达到灵药级别。

东西两域的灵药基本都是来自那里。本来只有东启域能开启进入,西启域也想要名额,两边打起来,最后东启域拿出部分名额,两边停战。”

“那里究竟是个什么地方,怎么在天上?”

九斤问出了大家的心声,都想知道。老人接着给几个孩子介绍:

“那里是个小世界,据说以前是试炼之地。凶兽横行,每两千年开启一次,每次都有一万名修行人进入,但活着出来的十不足一。

里面由于无人打扰,灵药尤其多。这些灵药都是从里面活着出来的人带出来的。”

景天几人想着老人刚才说的,每株灵药都浸着鲜血,确实啊,进去十人出来一个都不到。

难怪感觉这里灵药这么容易挣,打擂台都可以得到。在西启域,景天几个都很少见到。原来是马上又有灵药要从灵药园带出来了。小得似乎想起什么:

“天空中的那火球据说也是从里面带出来的。”

老人好像很喜欢跟这几个孩子聊,又接着小得的话说道:

“不错,是我东启教弟子罗旭东两千年前带出来的。那火球让东启域白天晚上分明,让这里明亮、温暖。”

说到这里老人低下了头,一脸的哀思:

“可惜,从那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他是我东启教的天骄,他若在,现在一定会是掌教!”

景天问:“消失了吗?”

“不知道。”老人摇头。孩子们也都沉默。

接下来老人又跟他们聊了很多,从界河到莽山深处,从人族到兽族,特别是虎谷跟黑蛟潭,还聊了些修行的人和事。

喝完了酒,老人开始指导景瑞、福海他们几个练拳,连小得也被指点。

景天没有练拳,只是在旁边看着,很开心的。从来没有人指导他们几个的,丹老只知道炼丹,爷爷更多的是到处跟他们寻草药。

第二天,几人除了景天以外都在修炼,景瑞好的差不多了,福海也在恢复中,景天能自己下地了,只是还没开始修炼。

难得这么清闲,从前哪天不是扛着鼎到处跑。福海他们几个也没什么事,除了修炼就是修炼,景瑞突破至八重了。

景天开出了两个单子,让景瑞他们几个跟小得去买草药,反正修炼后没什么事,让他们去买买买,想买什么买什么,不差灵石!

老人依旧跟着他们。回来的时候,都是几大包,草药跟他们自己想买的东西。

福海也买了个储物袋,花了十万灵石,几万灵石的不要,嫌里面空间不够大,说将来装灵石,装好多的灵石。当然,食盒跟酒不能少,晚上继续天南地北。

第三天,景天能活动了,脸色还是有点苍白,跟前天比已经好很多了,那天吓的景瑞哭,福海自责。

只是还是不能太使力。福海他们几个修炼完,景天依旧给他们开了两个单子,跟第一次的不一样,让他们去买。回来的时候草药,食盒,酒。

第四天,景天又开了两个单子,一切照旧,买!景天脸色虽然还有些白,感觉挺好精神也不错。

他们几个都出去了,他在院子里试着举有些日子没有举过的黑方印。抓住,慢慢举起来,院子门开了:

“你在干什么?准备拆房子吗?前几天把院墙拆了刚修缮,平静了两天又开始折腾?

你们这群外来者,打你们一来我就警告过你们老实点,没动静日子过得不舒坦,是吗?”

寒梅花进了院子,板着小脸,抱着双臂正拿眼睛鼓着景天,景天慢慢放下方印:

“没有,我只是……”

“不想和你说话!一看你们就是坏人来的,这是你们要的交代!”

寒梅花打断景天的话,把锦盒还有一个布袋丢在石桌子上,扭头转身就走了。

景天走到石桌打开一看:一株灵药——望月花,还有布袋里的一万灵石。

景天看着望月花,泡汤药用到的两种灵药之一,擂台比试赢的奖励有五株灵药,需要的两种药一株都没有,这个时候送来了一株?

来东启域之前丹老交代泡汤药的丹方不能泄露,不得不让景天小心谨慎。

福海他们几个回来了,依旧几大包的草药。屋子里堆满了都,福海他们几个知道缺草药,但是买这么多有些离谱了,他们也没多问。

晚上酒后的修炼,景天加入了进来,他举黑方印,磨练气力,也是想尽快恢复。

又一天的早上修炼完之后,小得来了。景天找老人打开了储物袋,把泡汤药的草药装起来,然后他们几个拿上所有的草药包,去了东启教的炼丹房,景天要炼丹。

这段时间的疗伤丹药消耗挺大的,还要补充炼体丹药,以前在族里集市买不到,现在有了,可以炼制了。还有就是筑基丹,他想拿筑基丹换灵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