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虎吼龙啸(二)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42字
  • 2021-10-26 13:07:32

景天手背皮破,露出骨头。他举起手擦拭嘴角的血,这次着挨一记拼掉对方一只手,接下来就好打了,只是代价大了些。

景天朝卫靖走去,卫靖现在只能动一只手很被动。

景天举拳扫对方耳根部,卫靖丢开把着的手臂,下意识的竖肘挡开攻击,

景天蓄势已久的另一拳重重的捶在卫靖袒露的胸膛,卫靖大口吐血,几个闪纵拉开了距离。

卫靖脸色难看,接下来他是真的被动了,要不是身法好他已经输了。

攻击防御都失去一半,靠身法的出其不意已经没有意义,难道要靠身法逃避,可是往后呢?

景天两手捏拳,周围气流扰动,风煞渐起。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是卫靖依靠身法逃避,他要拼着再挨一拳,把对方击倒。

卫靖见景天的气势,脚步后退,景天突然加快步伐,卫靖身体纵跃想拉开距离,景天照着卫靖人影一拳打出,

一团煞风伴着似虎吼似龙啸轰在跃起的身影上,卫靖身体飞出擂台,拳风远去直至消散。景天看都没看一眼,边掏出丹药边嘀咕:

“打成这样了还不认输,蹦蹦跳跳的,你以为我真把你没办法?”

景天吞了丹药,擂台盘坐歇息。

台下的人群都站立起来,裁判跟那两个兽面人身都瞪大眼睛,想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法器吗?

大殿里众长老望向寒柏松,寒柏松笑着说:

“我也就见了他一面而已,你们这么看着我,好像我应该知道了解一样。”

众长老有的移开了目光,投向擂台,有的低头思索。

寒柏松:“我只能告诉你们,第一次见他他扛着重鼎,而这次他扛方印,目测那是法器,级别不低,应该封印在十万斤。

他的力量很大,大到超出了我们对一个孩子的认知。”

有长老盯着擂台上:“这孩子留不得!”

有些长老若有所思的点头,有的看着寒柏松,寒柏松没有说话,丁长老也想知道寒柏松的看法,直接问道:

“寒老怎么看?”

寒柏松:“我邀请他们来擂台比试时保证过:护他们周全。你们有没有想过,就凭几个孩子也敢闯遍地仇视的东启域?

缺牙老道就没施一点手段?你们若有把握,不如去抢灵乳池!”

“缺牙道人是何境界?”有长老问道。

寒柏松:“依我看,深不可测。具体,只有掌教清楚。”

众长老望向一旁的杨开盛,杨开盛收回望着擂台的目光:

“我也只见过一面,还是碍于情面陪韦山河走了一趟,去讨要灵乳池,我没交手,韦山河被一招击败,而且对方还只是分身。”

大殿所有人都倒吸凉气,杨开盛接着说道:

“据东启教代代传下来的资料显示,此人如避世一般,从不理世事。

只是在很久以前,大概六百年前,出手从我教跟韦族手中抢了灵乳池,占了山门。”

丁长老:“此人应该不是本土修行之人,为何从来都没有看到关于他的历史记载?”

有长老似有不甘:

“这缺牙道人到底什么修为?”

杨开盛继续说:“据交过手的先祖们推测:神级。”

“嘶”长老们又一次吸凉气,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杨开盛没有理会:

“这方天地有记录的最高境界悟道,你们猜的不错,他是外来者!

就如同第一次大战,帮西启域出手的那个女扮男装的女子,都是外来者,而且那女子修为似乎更高。

这些只有历代掌教跟太上长老知道,整个东启域知道的屈指可数。”

寒柏松:“据我猜测,他们似有使命。而且你们眼中的这些外来者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从哪里来,

也许族中或者宗门内最高掌舵人知道,这缺牙道人跟那女子绝对知道,甚至还知道怎么回去,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飞天而去!

蠢货们为一己之私裹挟着众修行人跟所谓的外来者大战,殊不知我们从一开始就不可能赢!”

大殿里的长老们震惊的无以复加。

在裁判那里的蛟化龙动身前往擂台,中年裁判起身:

“黑蛟潭的长辈,请遵守约定。”

盘坐一旁的蛟面人身的中年男子斜眼看了一眼裁判,从怀里拿出神血丢给了中年裁判。擂台上景天起身站立。蛟化龙开口:

“黑蛟潭蛟化龙。”

“景族景天。”

蛟化龙一纵而起,景天也跟着跳起,一拳打在蛟化龙胸膛,自己胸口也挨了一记。景天落地倒退几步,蛟化龙落地背着手跟没事一样。

景天看着蛟化龙,这蛟化龙的肉身强大,拳头打在他身上反弹卸力,不愧出过神的兽族。

蛟化龙前行几步,又一次握拳冲过来跃起,景天也再次捏拳跳起来,拳头风煞包裹直奔蛟化龙胸膛。

自己胸口又挨了一记蛟化龙的拳头。景天落地倒退,喷出一大口血水。

观看的人都认为是蛟化龙拳头打的,只有景天自己知道,蛟化龙肉身古怪,反弹震伤的,还有之前跟卫靖战斗遗留的影响。

蛟化龙这次落地也后退了几步,他看着景天觉得不可思议,卸力了还有这么大的力量?

景天看到了力量提升后对蛟化龙还是有效果的,只是自己也被震伤有点麻烦。

蛟化龙又冲过来,景天这次想尽全力看看效果。双臂打开捏紧拳头,虎吼龙啸响起。

在蛟化龙快到的时候他纵身一跃,一拳猛击蛟化龙身体,蛟化龙回击一拳,仍然打在景天胸口。

“嘭”

蛟化龙倒飞落地,再后退至擂台边强行定住了身形,兽吼随之消散。蛟化龙手捂胸口忍着一口血没吐,嘴角流出一滴。

景天也跟着倒飞落地,身形踉跄,口吐血水。

景天看到了效果,伤敌八百自损一千。蛟化龙见景天伤比他重,又冲过来,他就是仗着这个没有花哨不讲技巧,拼垮景天。

景天冷静的运气捏拳,他知道对方的想法,他没退路除非认输,但那怎么行,神血都摆桌子上了。

蛟化龙近身,景天迎击,兽吼伴随风卷黑煞把两人包裹在一起,“嘭”又一声响,两人同时倒飞分开,风散吼声消。

景天吐血,蛟化龙衣衫褴褛,这次也没忍住血水喷出。

蛟化龙双臂一震,衣衫撕开离身,露出了一身的铮亮铠甲,铠甲布满鳞片。

这是黑蛟潭祖辈遗蜕所祭炼的铠甲,由于血脉相通,铠甲与身体更契合。与虎行风的虎盾类似,却没有虎盾的麻烦。

景天看着蛟化龙的铠甲,难怪让他觉得这家伙这么小肉身就这么强大,古怪在这里。

这场比试现在明朗了,比的是力量,肉身,还有意志。也是福海说的:勇往直前!

两人再次轰在了一起,一个似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而且还在一步步靠近。

一个靠着强大的力量、意志,嘴里念叨着:勇往直前!两人都不退让,一次次的发起攻击……

福海、景瑞红着眼睛盯着场上的景天,他们知道景天打的辛苦。连那几个押景天赢的,都捏拳在胸上下抖。

场下的人都站起来看着这简单枯燥却有点残酷的比试,没人说话,没人喊‘加油’。

不知道什么时候,远处雕像那里来了一个人。

一袭白袍,一白头发束起,齐眉白丝帽扣白发于内,帽沿边的绳,沿两鬓角而下,结结于下巴。

一双丹凤眼久久盯着雕像,整个面孔清秀冷漠,冷漠的拒人千里之外,好似这世间不会再有任何事能让她热心。

来人一看便知是女扮男装,她没有看擂台,只是盯着雕像。

大殿里看擂台的杨开盛跟长老们发现了她,能够不被他们察觉的来到这里,让他们心有余悸,个个如临大敌。

一群人赶紧出大殿,来到广场雕像这里,站在一边。杨开盛上前揖手一礼:

“前辈大驾光临,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白袍女子冷漠的看了一眼杨开盛,杨开盛全身一阵冷寒:

“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白袍女子:“离我远点,我只是路过来看看!”

杨开盛应了声“是”,就赶紧退后,跟长老们站在一起。

擂台上,景天小脸惨白,嘴角带血,衣服上也有大片的血迹。

两只手一只肿了,还有一只之前跟卫靖打就骨头外露的,现在更甚。

站他对面的蛟化龙情况也不好,铠甲已经黯淡无光,松垮。嘴角带着血迹,两只手都在抖颤。

又一阵虎吼龙啸声响起,景天冲过来,两人又一次的对轰在一起。景天身体倒退,险些摔倒。

嘴里吐出不多的血,还咳嗽了两声。蛟化龙倒退不知多少步,嘴里喷出鲜血,两腿打绞也差点摔倒,铠甲鳞片也开始掉落。

他已经快力竭了,他不明白:对面的家伙明明都不行了,怎么还能打?

景天稳定下来,他已经到极限了,准备发起最后一次冲击,

他知道再次全力出击后,自己可能再也没有力气了,如果不能打倒对手那也没办法了。

再次提气,拳头紧捏,兽吼响起,景天冲向蛟化龙。

风煞卷起似有龙虎之影,一拳打在蛟化龙的胸口。“轰”的一声巨响,蛟化龙都没出拳,身体倒飞落在场边,身体的铠甲解体,鳞片散落一地。

嘴里吐出血沫,头扭一边。大眼无神:那一抹胜利的曙光,开始的时候是慢慢靠近,现在又慢慢的远离,直至不见,他闭上了眼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