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虎吼龙啸(一)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24字
  • 2021-10-26 12:53:45

伴随着兽吼声渐起,

“运气全身,集力于一握,拳头所向,无往不利!”

一拳打出,就见一团黑煞之风伴随着似虎吼又似龙啸,席卷一切一往无前,冲破院墙冲向虚空,动静之大,引得练习拳法的几人像傻子一样呆呆的看着这景象。老人睁开眼望向景天笑着摇头。

景天满脸是笑,看着自己的拳头,拳法终于小成了。

福海几人见景天有成也很高兴,景瑞、大嘴巴、九斤打的更起劲了,福海伤重只能琢磨了。

早上一如既往,景瑞让大嘴巴、九斤、小得去城里,接着赌而且全押上,老人跟着他们。

景天三人来到了广场,他们没有直接去擂台,而是沿台阶来到了石像这里。对着石像揖手深躬,没有做作只有敬佩和感恩。

三人经过人群,人群里那几个押福海赢的孩子挤到他们跟前,这次人多了几个:

“我们又押了你们赢,加油!”

几个孩子显得很兴奋很高兴。福海笑着对他们说:

“你们又押对了,肯定赢!”

景天走上擂台,挨着裁判那里盘坐一个老者,虎面人身,一个像中年男子,蛟面人身。

虎面人身边上站着一个像老虎样子的孩子,两只耳朵长头上额头有‘王’纹,嘴角两边有豁口。

蛟面人身的中年男子身边也站着似蛟龙的孩子。头顶两个突起,眼睛又大又圆,鼻子宽大,大嘴巴,下巴略方。

中年美妇走上擂台对景天说:

“今天每一场的比试,不管输赢你都会得到本教奖励灵药一株。如果能赢他们两个,那你将得到他们两族的神血。”

中年美妇指着裁判那里。景天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场下的人热闹了,灵药啊神血啊,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传说,

“我要能上场就好了,挨打只要不死输赢都有灵药。”

“那是一般人能上去的吗?你去挨打人家还不稀罕呢!”

“只怕神血不好拿啊,那两个凶兽孩子都在凝气九重了,景族的孩子才七重。”

“又不是你家的孩子,操那冤枉心?”

……

下面都在议论,远处山上大殿里也在议论。

寒柏松几个长老都在这里看着,其实这段时间他们都在关注着。丁长老走向寒柏松:

“寒老心思通透,让人来打擂台,还要带上本族神血,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寒柏松:“你以为他们傻吗?不是为了一个进灵乳池的名额,他们会这么听话?”

有长老有些担心的说:“七重打九重,寒长老觉得这景族娃娃能有机会拿到神血?”

寒柏松:“这次我没想到缺牙老道这么好说话,居然答应了每年允许五人进灵乳池。

虽然他要了五个进灵药园的名额,可是他答应的是每年。

他好说话我觉得我们也该做点什么,他看重这几个孩子,我就让这几个孩子有机会如愿以偿得到神血,但没本事拿那就怨不得人了。”

丁长老:“虎谷一直都跟我教走的很近,没什么说的。只怕黑蛟潭不好说话。”

寒柏松:“我东启教作为东启域第一大教派,如果连这点事都做不好,那就不是第一大教了!”

“说的好,如果连这点事都做不到,有何脸面以东启域第一大教自居?”

话说着,东启教掌教杨开盛负手走进大殿,众人连忙对着掌教揖手一礼。掌教一挥手:

“众长老不必虚礼,我也是专门来看看这惊掉下巴的一战!”

寒柏松笑着摇头。

擂台上,中年美妇离开擂台,虎面孩子留下一个小瓶有裁判那里走上擂台,搭手一礼:

“虎谷虎行风。”

“景族景天。”

虎行风:“我境界比你高,还有法器,这种比试对你不公平。”

景天:“我也觉得不公平。不如你不用法器,如何?”

虎行风:“哈哈哈…我族的神血,不是那么好拿的,再说我的法器是血脉赋予的,就像长在身上的肉一样,除非我死。”

景天:“好不好拿,打过了才知道。你现在还没法力,法器对于我的影响可以无视,至于你说的境界,那是你的,不是我的!”

虎行风:“牛逼是要有实力支撑的!”

说完就冲向景天,景天捏拳“轰”两拳头轰在一起,两人弹开。

稍微调整,景天冲起拳头直奔虎行风的面门,虎行风双臂交叉防护,拳打在双臂,虎行风后仰,起脚踢向景天腹部,

景天收拳双脚起跳,身体空中旋转一圈单脚先着地,重拳击打在虎行风的肋骨。

“嗡”的一声,一个椭圆形的虎面盾牌显现,虎面露着獠牙,虎盾周围银色符文闪耀。

拳头打在虎盾上,虎行风没事只是朝侧边后退数步。

虎行风:“想要击穿虎盾,这点力量不行。”

景天:“那就再来!”

景天运足气力,风尘卷起奔向虎行风,虎行风脸色微变,他这次没有动,景天快靠近他时景天跳起来,他举拳打在景天前胸,景天没避让一拳轰向他的面门。

虎盾又一次显现,拳头又一次打在虎盾上,力量虽被挡了不少,但巨大反震使虎行风倒退。景天中了一拳只是忍了一口气。

景天见虎盾总能护着他,而且全方位的,他这是立于不败之地啊,要是没能力破开防护就输了。看来只有蛮力了,技巧无用。

景天朝虎行风慢走几步,最后捏拳奔向他,拳头黑煞隐现,虎行风觉得景天很难破开虎盾,也不再保守,提拳冲向景天根本不守。

这次景天直接轰在虎行风胸膛。虎盾又显现,这次被打的虚晃,虎行风被震飞。

景天胸口也被重拳击中,后退数十步停下来。

见虎行风从地上爬起来,景天再次冲过来,拳头裹挟黑煞直奔虎行风面门,虎行风感受到了威胁站起来举手:

“认输,认输!”

景天拳头停在虎行风面前,再进虎盾就又出来了。一股气流扑打面门,黑煞消散。

虎行风:“我知道你没尽全力,你也有能力打碎虎盾,我的虎盾让我能立于不败之地,但也是我的累赘,我伤了几天就好,它伤了要养好几年。不打了,不打了,神血归你了。”

景天发现这个小凶兽挺可爱的,就像人族孩子带着虎面。

景天:“你们兽族修行不到,不是不能化形吗?”

虎行风:“我族是出过神的神族,化形早就融入进了血脉里,从出生开始想化形就化形。你的力气怎么比我们兽族还大?”

景天:“我不知道,”

景天想了一下:“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修炼是以远古大凶、神魔的幼年为标准。”

虎行风竖起大拇指:“厉害,你要小心蛟化龙他很阴险。”

景天朝裁判那里看了一眼:“他没你长的可爱。”

虎行风扭头看着景天:“噢?我也这么觉得。”

景天目送虎行风走到他长辈那里,他站擂台上等着。中年美妇走上来对景天说:

“这一场你赢了没神血,是灵药,两株灵药。你用休息吗?”

景天:“开始吧。”

从擂台下,走上来十岁左右的孩子,背着手看着景天:“卫族卫靖。”

景天:“来吧。”

景天跑动朝卫靖冲过来,卫靖在他快到身边的时候只后退一步,景天跳起来拳头指取对方脸颊,卫靖挥拳轰向景天胸口。

两臂交错而过都没有避让,卫靖被打的头部摇晃,景天身体倒飞,落地后退至擂台边才停下来,胸口一热,喉咙翻滚,一大口血喷出。景天站稳,嘴角还留有血水。

一直安静的台下“噢”的一声,伸直脑袋想看清到底擂台上发生了什么,怎么一动手就吐血?

景瑞福海站起身紧张的盯着台上,以景天的身体素质,不可能一拳就打的吐血,可是台上发生的事太过反常,他们非常担心景天。

卫靖手捏下巴张嘴摇了摇头,然后一甩两手朝景天走来:

“七重境,不动法器,我看不出来你凭什么来擂台上打?你以为你是谁?”

景天眼睛盯着卫靖两只带着法力祭炼过的手箍,没有不甘:

“我大意了,我应该想到你凭什么跟我打?”

卫靖边走边说:“接下来你会看到的!”

说完突然启动冲过来,景天没有动,卫靖来到景天跟前跳起,带箍的拳头直奔头部。

景天偏头扬起手臂撇开拳头,化解攻击,另一只手捏拳打在卫靖腹部,卫靖中拳倒退。

景天跟上挥拳照对方耳根横扫,卫靖五指张开捏住景天的拳头,但冲击力太大,最后撞在脸上,景天突然起脚,踹在卫靖胸膛,卫靖又一次倒退。

景天朝卫靖走来,卫靖突然身形诡异两个闪烁就快到景天身边,第三次人已经跃起速度奇快,

重拳打在景天胸膛,景天意识到无法防挡,只能回击一拳,打在卫靖肩头,之后又一次喷血倒退到了擂台边。

这应该是对方的倚仗,这样的身法太快无法有效防卫,再继续下去景天觉得还会受伤,为了下一场,他要尽快结束战斗。

卫靖见景天吐血,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再次冲来,一路只见人影。

景天捏拳黑煞起,看见面前出现的拳头直接拳头对轰,“咔擦”,卫靖现身,出拳的肩膀突起,

他借着拳头对轰的冲击力急速倒退,手把着受伤的手臂,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景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