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指点一二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79字
  • 2021-10-26 12:06:23

王长老还要继续争辩,中年美妇走过来:

“王长老还是赶紧救治孩子吧!”

王长老一甩衣袖,抱起地上的孩子离开了。

景天、景瑞两人赶紧上擂台,福海已经嘴里开始溢出血来,景天泪水在眼里打转。替福海擦嘴里的血,福海依旧笑着说:

“我没事。”

血又从嘴里流出来,景天后悔答应来打擂台了,景瑞赶紧喂丹药给福海。两人扶起福海,景天说:

“走,我们不打了,我们回去!”

中年美妇对他们说:

“这次是个意外,我们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景天、景瑞没有理会,直接扶着福海就要走,身后又传来小女孩的声音:

“我要跟你打一场,你赢了奖励你一株灵药。灵石照拿。”

景天、景瑞没有理会,福海停下来对景天说:

“我们是炼体的修行人,炼体就该无所畏惧勇往直前,别忘了我们来的目的!”

景天松了手,景瑞扶着福海下去了,中年美妇离开了擂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景天转身,红着眼睛看着站在擂台上的小女孩,女孩八九岁的样子,头发短,很简单的扎在脑后。一手拿着根长鞭,一手拿着一个锦盒。

“我可以把先灵药押在裁判这里。”

女孩说着走到裁判那里,把锦盒放有石桌上,又回到擂台上:

“东启域寒青竹凝气八重。”

擂台上的变化,场下的人都看着,有的人听到灵药奖励哗然。

景天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寒青竹。寒青竹抖开鞭子,鞭子平在地上,长十三节,通体乌黑。

寒青竹提起十三节鞭再一抖,“啪啪”空中两声脆响。接着寒青竹甩一圈,抽向景天。

景天没动,十三节鞭打在景天肩头至后背,衣服切开肩头至后背开出条血槽。血顺着槽滴下。

寒青竹再次绕圈抽向景天,景天起手一绞,鞭子缠绕有景天手臂,被他的手抓住。

寒青竹用力拉扯,景天一动不动。景天突然冲向寒青竹,一拳打在她肩膀上,

“啊哟”

寒青竹叫了一声,松了紧攥鞭子的手,后退不及坐地上了。

景天收了鞭子丢进布袋,不管你认输没有,也不管有没有宣布胜者,直接走到裁判那里拿起锦盒,朝福海他俩走去,路过寒青竹旁边:

“你还打擂台?你都捞不上手,纯粹是送灵药!”

在福海受伤时今天的比试就该结束了,寒青竹非要来送灵药,只得再打一场。

场上中年美妇宣布:今天先打到这里,明天接着打。景天扶着福海回到了院子。

景天扶着福海坐在树下,景瑞也坐下。给福海伤口敷上了药,景天小脸紧绷,福海笑着说:

“出门的人受些气,遭点罪很正常。在村落家里,有亲人哄着捧着,出门了谁把你当回事?你就受不了?

我们是为了灵石、灵药、神魔精血而来,更多的是来历练。只要我不死,受的气遭的罪将来有实力了,我都可以讨回来。

所以小天,别忘了我们来是为了什么。炼体的人就该勇往直前!”

景瑞:“现在我们没实力只有忍着,等有实力了我们就能让他们忍着。”

两个受伤的人轮番开导景天,都觉得景天小,还是个孩子,他们两个又有多大,何尝不是孩子?

也算是互相帮助成长吧。人生路上能有这样的伙伴朋友兄弟,何其幸哉!

天快暗下来的时候,大嘴巴、九斤他们回来了,没进门就大呼小叫的。两人手上都提着几个大布袋,一进院子门就喊:

“发财了发财了!”

小得提着食盒,跟一壶酒。后面的老人跟进来,回到了老地方。大嘴巴九斤把袋子打开:

“看看,都是灵石,一百多万呢,我们发财了。”

福海大笑着说:

“好,以后再也不用为灵石发愁了!”

景天见大伙开心,他也笑了,虽然知道这灵石再多也买不了灵药。

几人进入正堂,围坐桌子边,听着九斤讲赌坊里的事,高兴啊。景瑞福海的受伤带来的郁闷一扫而光。

九斤:“因为人太多,又跑了几家回来晚了。灵石多了也愁啊,不好带呀,人家要给我们一个玉简,里面记录着多少灵石。

到指定的地方才能拿到手,我们没答应。小得也赚了不少。”

小得走到门外打坐老人跟前,行了一礼,递上一个布袋:

“谭长老,这是孝敬您的。”

老人睁开眼睛,看了看布袋没有接,对小得说:

“这些对我已无多大用处,你留着吧,外门弟子不易。”

这个时候院门打开,送晚餐来了。寒梅花跟在后面气鼓鼓的,带来了灵石奖励跟擂台比试名单。晚餐摆上了桌,寒梅花来到景天身边:

“你为什么打我姐?”

景天想到了今天跟他擂台比试时的寒青竹,当时谁想到这些。站起来,抬头瞪着大眼嘟嘴对寒梅花说道:

“她也打我了!”

寒梅花不依不饶的:“把我姐的鞭子还我!”

景天想着不是因为寒青竹,今天还收获不了灵药。

她又是寒老头的孙女,鞭子自己也用不了,遂从布袋里掏出十三节鞭往桌上一扔,寒梅花一把抓住:

“不要以为打赢了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你有什么了不起,能收拾你的人多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

景天心里憋屈:你们被打伤了,小的不服气,老的想动手,我们伤了就活该?

福海:“来来来,摆上,今天开心喝酒庆祝一下,把不开心的都忘掉!”

景瑞把小得拉到桌子边坐下来,然后到门口,对着打坐老人揖手一礼:

“前辈,我兄弟五人多谢前辈,这些日子以来对我们的守护,今日刚好有酒有菜,何不一起喝两杯?”

老人看着景瑞:

“也罢,老夫今日就跟你们几个小家伙喝两杯。”

老人起身随景瑞进来,坐下。大嘴巴赶紧给老人倒酒。兄弟五人先敬老人一杯,福海放下杯子,拿起筷子在桌子上停住了:

“让你们买点好菜,不是凶兽的心啊肝啊就是凶兽爪子尾巴,这都到东启域了,怎么还老是跟凶兽过不去?”

老人哈哈一笑:

“东启城还是有些好去处的,有很多美食佳肴在这周遭也小有名气,他们只是没找对地方而已。”

老人看来也是好酒、好佳肴美食之人,大嘴巴、九斤都不好意思了,他俩确实也就知道这些。

酒过三巡,老人的话也就多了,完全不是前段时间给人的印象。

几个孩子也是听的有味,他们才多大经历才多少,没见过听过的多了,他们都感到好奇。

从美酒佳肴到东启域的风土人情,从传奇佳话到坊间琐事。只是说到修行人跟东西两域的关系,老人停住了口。

“你们几个小家伙阳光、上进,也对老夫的脾气。唉,要是我东启域子弟就好了。罢了,不说这些了。”

老人仰头灌下一杯酒:

“喝了你们的酒,承了你们的情,老夫身无长物,唯有在修行上给你们指点一二。

老夫也是炼体之人,炼体曾在我东启域风靡一时,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没落了。你们看到广场上的石像了吗?

传说中的人族领袖帝启,带领人族反抗压迫、奴役,打的远古大凶、漫天神魔闻风丧胆、见之退避三舍,甚至避世不出。

传说他也炼体,这里是他的故乡,以他的名字命名‘启域’,只是现在分成了东启域、西启域。”

老人停下来,低头。景天他们几个孩子屏气凝神,深怕打扰到了老人。老人抬起头:

“扯远了,年纪大了长时间不说话,一说话就没完,没完就容易扯远。

回到正题吧,我观你们练习拳法,形松意散有时连动作也不规范。这应该是没有师傅指点,自己瞎琢磨着练习的。”

景天几人听了愕然,不就是自己摸索着练习的么,丹爷爷是炼丹师哪里懂什么拳法,给他们拳法就没再过问过。

爷爷没修习过拳法也不懂,没人指导啊。老人从他们的表情也看出了一二,接着说:

“我师尊拳法造诣颇高,对我修习拳法帮助颇大,今天我就在拳法上给你们点拨点拨。”

老人说着起身朝院子里走去,景天他们几个赶紧跟上,这是难得机会不容有失。老人边走边说:

“一套拳法都是由天赋卓绝的大师高人创造出来的,这里面有大师高人的对战经验,还有对人体的了解以及应战时的随机应变。

后辈没到他们那个层次,所以修习时就不能造次。不然,发挥不出拳法效果甚至损伤经脉,阻碍修行。”

老人站立在院子里,然后跨步出拳,打起了拳法。边打边跟他们几个解说:

“修习拳法最注重姿势标准,动作规范。只有标准的姿势才会有规范的动作,动作的规范才能让人体的气与力,随你的意志以最大最快最有力的方式运行,为你所用。

运气全身,集力于一握,拳头所向,无往不利!”

老人最后一拳出,地上的跟树上的树叶被拳风吹起乱摆。老人收势:

“能领悟多少,对你们能有多少帮助就看你们自己了。”

说完走到了老地方,闭目打坐。

景天站在院子里闭目,老人打拳的影像在脑子里重过,

虽然没有多大的力度,但动作连贯如行云流水,给人以美感。

他开始一边迈步行拳,一边脑子里拆分老人动作,结合《万象拳法》他要打出标准规范的拳法。

拳头黑煞隐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