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福海出战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10字
  • 2021-10-26 11:37:03

说完,寒梅花掉头就走了。小得在寒梅花走后进来,对老人点了一下头,来到正堂:

“对战名单公示出来了,不光东启教甚至连东启城都闹开了,各大赌场都开盘了,人都疯了啊!”

福海笑呵呵的:“有这么热闹吗?这都是为了什么啊?”

小得咽了一口水:“想赢呗,打到现在一直输。赌场下注更是一边倒,都压东启域这边赢。”

景瑞:“大嘴巴、九斤你们明天不去擂台了,跟小得去城里下注,把这两天赢的灵石全押上,押福海赢。”

福海:“对对对,场上场下都要赢,晚上回来记得买点特色菜跟酒,要庆祝的。”

景天卖筑基丹的灵石全买了草药,不然也买福海赢,在这充满敌视的异域、身处孤立的环境,五个族人兄弟只有抱团才能互相有些温暖。

这也算是对福海的一种声援,一种支持,虽然力度有些微小,但它义无反顾!

晚餐后的修炼,一段时间没有扛方印,只能练习拳法。

景天想把拳法练到小成阶段,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是难遂愿。

提拳风起,拳行风随,运足气力打出最后一拳,似有啸声,终究还是湮灭。

丹老说的虎吼龙啸怎么才能打出?难道还是力量不够?

景天不知道,在他最后一拳啸声湮灭的时候,一直不说话的打坐老人,睁眼看了一下,又闭上了。

早上起来,洗漱后接着修炼,等小得来了,几个孩子一起出门。

景天本来让景瑞歇着,但景瑞坚持要去,没办法。小得带着大嘴巴、九斤去城里下注。

景瑞让老人跟着他们几个,自己几个在东启教内,应该出不了什么事。老人想了想跟着大嘴巴他们去了。景天三人来到了擂台这里。

“来了来了……”

远远的就有人看到他们三个。今天的擂台还没开始,都等着他们呢。福海三人走来,人群分开,让出了一条道。

有三个比他们稍大一点的孩子,看着他们说:

“加油,景族小子,我们买了你们赢!”

声音不大,好像怕人听见。福海对他们笑了笑,他们直接来到老地方坐下。

福海走上了擂台,等了一会走上了一个跟福海差不多大,也很结实的孩子上台来,抬手一礼:

“五极宗梁顺开。”

“景族景福海。”

福海面对着对方,见对方冲过来,他也冲过去,拳头对拳头“轰”,两人分开。

福海知道这个梁顺开应该也是个炼体。不过他不怵,你打我胸口一拳,我也回敬你一拳,直接怼垮你,凭实力说话。

擂台才开始,可能底下人群情绪没上来,今天还没有喊叫。

关注擂台比试的可不是只有擂台底下的人,还有远处山中大殿里。今天这里的人比昨天多了些。

这时大殿里进来一人,手拿一颗筑基丹,正是景天卖出去的那颗。他把丹药交给寒柏松,然后两人低头接耳的说了一通,最后出去了。寒柏松举起手中的丹药:

“诸位长老,这是下面丹药铺面送来的一颗筑基丹,应该是在擂台比试的景族几个孩子卖出的。景族的筑基丹在西启域也是稀罕物啊。”

旁边有人伸手,寒柏松把丹药递过去接着说道:

“此丹据下面反馈,还有本教丹师云长老所说,这是新手炼制的,药力还有待提升。

但此丹一颗堪比我们的三颗。如果提升至九成药力,这一颗丹药就能让资质普通的人筑基成功。”

长老们互相传看,听完寒柏松的介绍都惊叹不已。有长老问:

“这真是那几小孩子炼制的?”

寒柏松:“据下面所说,属实无误。这些都不是重点,据云长老所说,此丹从草药组合到炼制的每个环节都很精细,与其相比我们炼丹太过粗糙太落后。”

有长老顺着他的话:

“我们想办法弄到丹方,慢慢研究不就行了吗?”

寒柏松:“小家伙卖了丹又买了很多的草药,有疗伤、炼体、筑基,还有些不知道用处,根本无法知道。人家防着呢。”

“干脆抓住逼问,不行就让山里闭死关的老家伙搜索神魂。”有长老发狠。

寒柏松:“一颗筑基丹就能让我们这样?那石头堆里还有个灵乳池,怎么不去抢过来?

这几个景族小家伙可是在那里泡过的,他们能有今天也是得益于此。”

众人沉默。

寒柏松:“对岸的丹药、功法、法术都比我们先进。三场大战,除了刚来的第一次是靠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

后来两战,哪一次我们讨到过好?你们觉得两边谁最有可能培养出顶尖战力?

假如有一天,对面培养出哪怕一人,都会让整个东启域臣服。再大的地盘,再多的修行人在绝对实力面前无用!”

寒柏松停了一下,接着说:

“两边不交流不会了解,这次借小辈擂台比试就让你们,让整个东启域看看,两边的差距。这才只是赢了几场,接下来,就让你们惊掉下巴!”

擂台上,梁顺开心惊,这景福海根本不在乎你的拳头,不讲技巧,一味的猛冲猛打,而且全面压制。人群开始有人着急喊道:

“梁顺开加油!”

“景族的小子加油!”

那三个押福海赢的家伙也跟着喊,只是这声音就像特别刺耳,所有的人都看向这几个家伙,以至于喊到‘加油’两个字时,声音陡然小了。人也极力回避着众人的目光。

福海的做法很简单,你打我就接,你出手就露破绽,就得被我打,看谁拳头重,看谁经扛。

他真不相信,同在一个境界他会输,那他鼎白扛了?汤药、灵乳白泡了?即便你也是炼体!

慢慢的随时间推移,梁顺开挨拳头多起来了,因为在防与攻之间他乱了。不想继续吃亏,只有认输。

台下从那一声‘加油’之后一直安静,擂台结束后到处是叹息声,想赢一场就这么难吗?

除了押福海赢的几个家伙,开心的在拳打手掌。一脸兴奋的看着擂台上的福海。

裁判依然没有说话,福海站在擂台上恢复。景天、景瑞两人很平静,对福海的实力他们很放心。

场边一个中年人领着一个孩子走到擂台边,中年人点了一下头,孩子上擂台。

他没有说话,福海看着他也没有说话,反正说不说都要打。场下有人议论,这是大族王家领着子弟来打擂台。

底下开始有人喊:

“王家加油!打倒景族五子!打倒外来者!”

王家孩子捏拳冲福海而来,福海没有避让,两拳头轰在一起,两人都退了一步。

福海又冲过去,王家孩子也不避让。这次对轰胸口,福海侧了一下身,王家孩子皱眉。

虽然七重境,但身体抗打击能力,王家的孩子觉得没福海强。开始躲闪福海的攻击,福海想硬对硬有些难了。

两人擂台的表现让台下人振奋,叫喊的更厉害,也有为福海加油的,只是被紧接着如潮般的‘王家加油!打倒景族五子!打倒外来者!’给淹没。

福海想找机会,靠近对方,王家孩子明白福海的意图。

当福海再次走向对方时,王家孩子启动捏拳冲过来,福海胸膛迎向他这一拳,同时举起右拳准备击打对方面部。

可是王家孩子的拳头快要靠近福海胸膛时,指缝间突然弹出一把小刀。

“噗”

扎进了福海胸膛,以至于他举起的右拳停在半空,没有攻向对方,而福海低头看着自己胸膛,血水开始印透衣服,朝孔洞四周扩散。

王家孩子几个翻身就跟福海拉开了距离。台下叫喊声骤停,

“哗”人群被这意想不到的事炸了锅,有的人都站起来了。

景天也站起来了,捏拳嘟嘴鼓眼睛。盯着王家孩子,景瑞扯着他的一只手臂。王家孩子看着福海:

“擂台上好像没有说不让用法器!”

一脸得意的举拳亮出指缝间黑色小刀。

福海抬头看着王家孩子,脸上没有表情,血顺着印透的衣服滴有了擂台上。

那几个押福海赢的孩子也站起来,焦急的看着福海。大声喊:

“景族小子加油!”

打破场了上的宁静,这次没有如潮般的压制。声音富有穿透力,整个广场都听的见。

福海猛的跑起来,龙行虎步,哪怕王家孩子又一次举起了有刀的拳头,他直接冲上去了。

一阵刺痛,王家孩子的刀从身体一侧的肋骨插进来。

福海一拳打在他面部,他头一偏,两只手臂甩开,小刀飞出去了。

福海又一拳打在腹部,王家孩子身子躬着后退,福海快步赶上,人跳跃而起,膝盖顶在王家孩子面门,王家孩子身子被打开,平着朝后飞,他彻底被打晕过去了,福海再次快步赶上,一记重拳打在他胸口。

王家孩子直挺挺的落地,身体周围烟尘四起,没了动静。

“小王八蛋,你心狠手辣,找死吗?”

擂台下王家长辈怒吼,就要跳上擂台,三个裁判中的老者,纵身一跃,直接落在他的面前:

“王长老,之前说好的,任何人不得干扰擂台比试!”

王长老怒目圆睁:

“难道你们东启教要帮西启域外来者小崽子?”

老者:“他们被我教邀请来擂台比试,我们只是维护擂台比试的秩序和公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