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景族五子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91字
  • 2021-10-09 14:12:39

“请!”

丁芒伸手一请,然后摆开了架势。看得出来,也是练过拳法的。

大嘴巴也摆出架势,两人对上,拳来拳往战在了一起。对战拳法没有法术对攻精彩,旁人看不出什么。

但是对于丁芒和大嘴巴两人来说,心里明镜似的。对方的身体素质,拳头的力道谁都没他两人体会的深刻。

战的时间长了,丁芒感觉对方一如既往,而自己已经呈现力有不逮之势。

有时候出招后身体略带漂浮,颓势已现。为免出更大的丑,他举手认输了。

人群里那些叫喊的厉害的都长叹一声,更有人怨怼,怒其不争。

还好这是在东启教内比试,不然早骂街了。其实不敌就是不敌,只是你不懂而已。

裁判没有宣布胜者,也没说下一场开始,大嘴巴就这样站擂台上,闭眼恢复。

一个比大嘴巴高更壮实的孩子上台来,满不在乎的抬手一礼:

“东启教内门弟子胡大满,向你挑战!”

大嘴巴也抬手一礼说道:“景族,景大嘴巴,哎呀不是……”

胡大满冲过来:“管你是不是,打了再说!”

两人一拳对轰,胡大满倒退几步,惊讶的看着大嘴巴,他本就以力量见长,没想到对方力量也不小。

大嘴巴也倒退数步,他已经清楚对方力量比他要强,不过他觉得没什么。

上一场的战斗让他有了点经验,这个胡大满是猛,但是只要扛住了,拖下去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两场比试都没让自己报上名字,为了灵石我忍!

赢家才能拿到灵石,为了灵石我拖也要拖垮你,输赢难不难看无所谓。

胡大满的猛攻让大嘴巴应对艰难,鼻青脸肿了,这还只是眼睛能看到的,身上挨了多少拳都数不过来了。

胡大满也不好看,只是比大嘴巴要强一点,他喘着粗气想着:这人看着不怎么样,怎么这么经打。

这就是大嘴巴的倚仗,也是他唯一能胜过对方的地方。再打下去这个优势就会体现出来,而且会越来越大。

在胡大满没了刚开始的猛劲,大嘴巴依然不急不躁,见形势如自己所料他显得信心满满。

打在胡大满身上的拳头慢慢多了,胡大满没了信心连斗志也丧失了,认输垂头丧气的下去了。

开始时来势汹汹让擂台下的人都以为赢定了,哪知道虎头蛇尾。

失望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让置身其中的景天他们都感受到了。东启域打赢一场就这么难吗?

难道这几个来自西启域景族的家伙就这么厉害?

大嘴巴满脸伤走到景天他们这里,满场不善的目光都扫过来。

一直离他们有些距离的打坐老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身后。福海揪着脑袋周围看了一眼:

“这都是咋地了,不就是赢了几场擂台比试,至于吗?”

“东启域李族李力山凝气七重,挑战西启域景族子弟。”

不知道什么时候,擂台上去一个人,眼睛看着景瑞。景瑞走上擂台:

“景族景瑞请指教!”

“又是景族?”

台下有人惊呼,

“他们是景族五子,是外来者!”

有人大喊着指出,景天他们寻声望去,叫喊的不是别人,正是跟他们打过架韦族的孩子。

擂台已经开打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擂台。

“李力山加油!”

场下有很多人喊着,更有人叫喊着

“东启域加油!打倒外来者!”

景天他们看着热情高涨的人群,深处在人群中的他们感受到了孤立。

“不就是赢了几场擂台比试吗?怎么感觉结了多大的仇似的!”

福海觉得莫名其妙,私下嘀咕。

“越喊的厉害越不让他们赢,憋屈死他们!”

大嘴巴鼻青脸肿,口齿不清的说,今天的他,有资格说这话!福海拍了拍他的肩。

站在一起的小得,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

远处山中大殿里,有几人正盯着这里,其中就有发出邀请景天他们来参加比试的寒柏松。

虽然不在现场而且还是小孩子们的擂台比试,但并不影响他们对比试的关注。

寒柏松望着擂台那边:“没有实力,光靠呐喊,有用吗?”

一旁的丁长老不服气的说:

“我不相信我诺大的东启域,就没有一个孩子能胜过这几个景族的小子!”

旁边有个长老上前看着寒柏松:

“寒长老未免太长他人志气,我东启域地大物博,修行之人远胜西启域,这次来比试的并非全部。再说了,凝气期的输赢说明不了什么。”

寒柏松:“西启域景族对后辈的培养确实有独到之处,我初见这几个孩子时,他们都扛着重鼎,凝气期也是炼体期,有了坚实的基础才能走的更远。至于丁长老说不信,那就往下看吧!”

旁边有长老说:“我们也可以让孩子们负重修行。”

寒柏松:“呵呵,这次来,五个孩子中有一个孩子换成了一方黑印,我敢说整个东启域凝气期没一个孩子能拿起来他的印。而且他还不到五岁!”

听了寒柏松的话,这几个长老愣住了,接着下来是沉默。

擂台上的李力山相对于景瑞来说,力量不行,身体素质不行,人家是炼体,没有克制炼体的本事你跑上来干什么?

脑袋发热吗?挨了一通打,认输跑下去了。

擂台下的人群有人摇头低叹,打了这么多场没能赢一场,对这结果他们感到很无奈。

有人捶胸顿足,恨不能上场一展雄姿,让这几个西启域景族五子见识见识东启域的厉害。

只是能上场的都是大教派内门弟子,大家族里的核心子弟。

自己能强过他们吗?也有人恼怒的看着擂台上的景瑞,还有擂台下的景天他们几个。

人群里不同方向都有人走出,想上擂台,一下带动了场上人的情绪,人群看到了东启域还有斗志,还没有输。还没人上场就有人高喊:

“东启域加油!东启域雄起!打倒景族五子!打倒外来者!”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只有一人直接蹦上了擂台。来人抬手一礼:

“凌天阁秦有诚。”

“景族景瑞。”

景瑞还礼,两人都同时捏拳冲起,猛攻向对方。景瑞胸部硬扛下一记重击,他的一拳也重重的打在秦有诚腹部,

秦有诚没料到这拳这么重,他捂着腹部,嘴里口水流出来掉在擂台上。

场下“哦…”的一声,都停止了喊口号,失望啊,刚上来的情绪就被一拳打下来了。

不甘啊,一直都在输,而且是输给西启域的家伙。

两人分开不远,景瑞见秦有诚很难受的样子,不知道还能打下去不。

走上前刚探手欲扶起秦有诚,哪知秦有诚猛的蹿起,一拳打在景瑞胸口。

接着趁景瑞没缓过神又是几记重拳,都打在胸口。景瑞踉跄后退,差点摔倒,一口血喷出。

“好!”

场下人群振奋,看到打的景瑞没还手之力,都兴奋的大叫起来:

“打的好!”

更有人直接喊出:“打死他,打死他!”

景天他们几个都站起来了,景天捏着拳头,嘟嘴鼓着眼睛盯着擂台上。

秦有诚趁景瑞受伤又攻上来,景瑞拼着胸口又挨一记,回了一拳,打在秦有诚下巴上,秦有诚后退数步,两手作撑地动作,还好没摔倒,摆了两下头。

景瑞强忍一大口血没吐出,只是嘴角有血溢出。

这次景瑞冲上去,左拳攻向秦有诚头部,秦有诚挥臂挡开,景瑞右拳接着攻上,秦有诚又挥臂挡开。

景瑞不停左右开弓,秦有诚知道景瑞的拳头厉害,一上场就打的直不了身,只有低头左右挡,完全放弃了进攻,陷入了被动。

景瑞突然一记上勾,又打在秦有诚下巴,秦有诚仰头往后,胸膛露出破绽,景瑞抓住机会,一记重拳打出,秦有诚倒地,爬起来都艰难了,认输。

这一阵连续猛攻,让本就打吐血的景瑞有些脱力。身形晃动,景天他们几个赶紧冲上擂台,扶住景瑞:

“我没事,接下来你们打擂要小心,这里是擂台,更是对我们充满敌视的地方,不能心存仁慈。上来就是为了打倒对手!”

景瑞环看一周对福海、景天说道。九斤赶紧拿出疗伤丹药喂给景瑞。

景瑞嘴里说没事,但景天知道他受了重伤。

裁判中年美妇宣布:

“今天先打到这里,明天接着打。”

然后走到擂台上,对景天他们几个说:

“由于挑战的人太多,接下来的比试由裁判指定对手。晚些时候会给你们送过去,同意就公布出来。你们怎么看?”

景天没有说话扶着景瑞走了,大嘴巴看了一眼裁判跟上去了。福海说了两个:可以。

然后追上去了,九斤对中年美妇躬身一礼没有说话也跑了。

回到院子景瑞脸色苍白,坐在大树底下。不一会,老人进来打坐在老地方。

小得拿来了名单,这是从挑战的人当中挑出来的。或者说为福海挑的对手,福海看了一眼扔在一边,没有说什么。

晚上,寒梅花送来了晚餐,她等着景天他们五个围桌子坐下,把今天的灵石奖励往桌子上一丢,没好气的说:

“不要以为赢了几场就了不起,我东启域大了,你们不可能每次都赢,等着瞧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