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为灵石而战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217字
  • 2021-10-09 11:39:30

底下人群很少人关注,什么景族,哪里的景族?挑战?哪一场不是挑战?

不是特别有名气,大家族宗门的弟子吸引不了人的兴趣。更何况一个凝气五重孩子的挑战!

上次打架,九斤被两个韦族孩子打的惨,今天挑战直接点他,九斤站起来,走上擂台,抬手一礼:

“景族,景小九。”

韦族孩子冷着面孔,什么也没有说冲过来照九斤胸口就是一拳,九斤侧身闪避不及,拳头落在臂膀上。

韦族孩子一击得手,脸上泛起冷笑,接着又捏拳冲过来,九斤拨开回击一拳,打在韦族孩子胸口,虽没尽全力但也打的韦族孩子直皱眉头,两人错开。

九斤大步上前,韦族孩子不想挨拳头,低身扫腿,九斤防着此招,一脚踢在对方大腿根。

韦族孩子身子翻转,九斤贴身跟上又一拳打在他胸口,韦族孩子身子踉跄倒地:

“认输。”

爬起来就跑了。

“我来战你!”

又一个韦族孩子跳上擂台,九斤定睛一看正是那天打架围殴他的其中之一。

裁判那里中年美妇问九斤:

“你可愿?”

九斤:“没事.。”

擂台下看的人多了些,好奇此人要打两场,惹得裁判都问询,有人议论:

“韦族的小子怎么跟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家伙杠上了?”

九斤比景天大不了一岁,偏瘦,看着斯文。加上上次打架被围殴,韦族孩子有些轻看他:

“两个月不见变厉害啦?”

九斤笑了:“厉不厉害打了才知道。”

韦族孩子:“灵石不好赚的,会出丑的!”

说话间就冲过来,九斤迎上去。两人都不躲让,一通乱拳,看谁快,看谁打出去的拳头多。

九斤是炼体拳头比这孩子重,慢慢的韦族孩子不支,倒在地上,九斤上去又一通乱捶,打的韦族孩子在地上叫喊:

“停停停……”

九斤没有停下来了,因为没听到他喊认输,

韦族孩子在地上边躲边叫唤,最后终于喊出了认输,九斤停下来了,韦族孩子郁闷道:

“认输了你还打?”

九斤心想你若继续喊停不喊认输,还会继续揍你:

“早认输不就得了。”

“轰”场下在看的人一下都笑开了,连没怎么关注场上的人都看向擂台,三个裁判也笑着摆头:规则是认输了才会停,自己喊停不作数的。

本来擂台打到现在就没什么精彩,很沉闷。这下好了,热闹了。

这个时候三个裁判站起来,中年美妇说道:

“今天先打到这儿,明天接着打!”

三个裁判笑着摇头离开了。场上的人都站起来,离场。

九斤下了擂台,来到景天他们这里,福海一拳轻捶九斤胸前,笑着说:

“你在报仇啊?打的爽吗?”

九斤:“不爽,没见血。”

大嘴巴:“行啦,轻轻松松两千多灵石到手。”

景瑞:“这是打擂台,他们的作战意志不强,赶不到上次打架。”

大嘴巴:“受伤了赢了还好,输了两百灵石都不够疗伤的。”

景瑞:“这应该也是对作战意志的考验吧。”

福海:“炼体意志最强,上去了不倒下,不下场。我为灵石而来,我为灵石而战!”

景天看了一眼福海,心里想着:我是被骗来的,只有灵石鬼才来打什么擂台比试,说好的灵药神血呢?

几人回到院子里,老人也跟了回来,不声不响盘坐在老地方。景天拉上了小得:

“我们去城里逛逛吧?”

小得好像有点为难:“这不好吧?”

福海上来搂着小得后颈:“有什么不好?反正时间还早,我们第一次来,想到处看看。”

小得看看旁边闭眼打坐的老人,面露难色,不知道该怎么办。大嘴巴在旁边添火:

“哎呀,走吧走吧,我们一没仇家二不做坏事,怕什么?”

福海搂着小得往外走,景天他们也跟着,打坐的老人又起身,远远跟在他们后边。

城离东启教不远,应该是依教而建的城。出了山门,天空中火球醒目,亮且暖和。

整个天空因为这个火球,呈浅蓝色。不像西启域每天雾蒙蒙的。

没几步就到城门口,景天让小得直接带他们去草药铺面。

这里比景族边上的集市繁荣,商铺多人多,也许是因为擂台比试的原因吧。

整个城池到处都有卖草药的,小得带着景天他们到卖草药比较集中的地方。

找了个大的商铺,几人进去了。几人除了景天懂一些,能看出个道道,其他人都跟着来看热闹的。

景天发现这个商铺草药挺齐全的,以前在集市看不到炼制炼体丹药的草药,这里都有。

筑基丹草药也齐全,还不贵,景天有些动心,只是没灵石,要是回去能买一些就好了。

走到高档药材的地方,景天惊讶的发现居然还有几株灵药,其中有一株是汤药丹方需要的,

景天压下心中的激动,看着这灵药都没有标价格,不知道怎么才能得到,要是卖,不知道得花多少灵石?

景天小声的问小得:

“这几株灵药为什么不标价格?”

小得:“这灵药不卖,摆那里充门面的。假如能拿出东家想要的东西,也许会跟你交换。

一般人都不知道,我在外门,所以了解一点。”

景天很苦恼,看到了弄不到,干着急。这时一个发须都白了却红光满面的老者,带着微笑走到景天他们跟前:

“小娃娃,想卖点什么草药?”

景天突然大着胆子指着灵药说:

“那药卖不卖?”

老者笑着说:“卖,也不卖。”

景天一头雾水,老者解释道:

“卖,不是多少灵石就卖,是拿物品换。不卖,是因为你小娃娃拿不出我们需要的物品。”

景天听出来了,嫌他们小没阅历没底蕴,很简单没货。景天没有生气,相反在心里还感激老者的直接。

对老者揖手一礼出了铺面大门。一行人走在街上,景天摸了摸布袋里的那颗筑基丹,他想去丹药铺面看看。

小得找了间大点的铺面几人走进去。

各种丹药都有,找来找去就是不见筑基丹。景天嘀咕:

“怎么没有筑基丹呢?”

小得听到了他的话,遂说道:“筑基丹一般在大教派、宗门、大家族的弟子要筑基了才有,市面上很少出现的,一出现便会被抢走,非常紧俏。”

一个铺面伙计走过来问道:

“几位需要点什么丹药?”

景天:“请问你们这里收丹药吗?”

伙计愣住了,卖丹药的收什么丹药?我要卖丹药给你,你却跑来卖丹药给我,反过来了。心里这样想但还是多问了一句:

“你有什么丹药卖?”

景天拿出丹药:“筑基丹。”

伙计又愣住了,过了一会说:“你稍等一下。”

伙计说完就跑到柜台后面去了,不一会儿有个老头跟过来,很客气的对景天说:

“小友,筑基丹能让老夫看看吗?”

景天递给老头,老头接过来,看了一会说:

“不知道小友想卖多少灵石?”

景天:“我不知道值多少?要不你开个价?”

老头:“四万怎么样?”

景天想着买草药需要灵石,这颗丹药丹爷爷说了勉强能用,反正自己还能炼,马上答应道:“好吧。”

老头到柜台取了一袋灵石,又问景天:

“不知道小友还有吗?”

景天:“应该会有的,只是我不需要灵石。”

老头:“不知道小友想要什么?”

景天:“灵药。”

老头:“灵药无价,不过也不是不可以商量。只是这筑基丹就不是一两颗了。”

景天:“估计多少颗筑基丹换一株灵药?”

老头:“老夫直说了吧,如果小友的筑基丹品质再提高些,十颗筑基丹换一株,如何?”

景天:“我现在不能答复你,再说我也不是什么灵药都要,等有机会了我再来。”

老头:“也行,考虑好了再谈,什么样的灵药我们都有,这个小友放心。”

景天收了灵石走出了铺面大门,老头看着一行人若有所思。景天问小得:

“我想在东启教炼丹,不知道可不可以?”

小得:“炼丹房租一间就可以了,不过不是本教弟子要贵很多,差不多要三百灵石一天。”

福海:“你们东启教够黑的!”

小得:“一般人谁租,租的人谁在乎这点灵石?”

景天找了个草药铺面,把炼体丹药、筑基丹、疗伤丹药、泡汤药的草药都买了些,四万灵石花光了才回到小院子里。

寒梅花送晚餐来的时候没有说话,甚至都没进正堂。站在院子里让小得把奖励的两千多灵石拿进来的。晚餐后,几人修炼了会就休息了。

第二天来的广场擂台,擂台跟昨天一样,早就打上了,人还在慢慢聚集。

景天对擂台上没兴趣,眼睛又看向高大的石像。这时擂台上传来一个声音:

“东启教内门弟子,丁芒,凝气六重,挑战西启域景族子弟。”

台下的人眼光都看向擂台:

“快看,东启教内门弟子都出来了。”

“这是我教内门丁长老的孙子……”

“景族?我说哪里来的景族,原来是西启域来的,他们也跑东启域打擂台?”

“……”

擂台底下人群都在议论。景天望向擂台,只见一个跟他们差不多大的孩子,很平常,也很普通,站在擂台上看着景天他们这里。

他们这里就大嘴巴跟福海六重镜,福海对大嘴巴挑了一下下巴:

“去,打趴他。”

大嘴巴走上擂台:

“景族,景……”

“丁芒加油!”

大嘴巴还没介绍完,底下有人就喊上了,一人开口,马上很多响应都在为丁芒加油。主场优势体现出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