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前往东启域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31字
  • 2021-10-26 12:27:06

半个月后,景天终于得偿所愿,突破炼气七重了。黑方印能够单手挥舞当武器用了,没了压力炼体意义就不大。

缺牙道人把黑方印封在了十万斤,把福海的重剑封在了五万斤。既然是炼体就不能太舒坦。

景天感到了沉重,黑方印让他每天的修行步履蹒跚,他清楚要尽快适应。

福海没有他这么艰难,虽然做不到单手挥剑。

身负奇重有炼体丹药的支撑,还有灵乳池的浸泡,让他们对未来的东启域之行增添了不少信心。

约定的日子不经意间就到了。清早,缺牙道人提醒早起正在练习拳法的景天一行人,该出发了。

洞府内,几个孩子在相互整理收拾。缺牙道人让景天把以前收起来的龟甲留下,几人拜别缺牙道人转身离了洞府。

在景天转身的时候,缺牙道人在景天身上留下了一缕神识:

“还是太小啊!”

五人刚到以前打架的地方,就见天空出现一艘船,船上站着两人,一个跟他们打斗过的孩子,还有一个是年纪很大的老人。

法船停在他们身边,面无表情的老人说了一句:

“上来吧。”

五人上了法船,法船腾空而起,向着来路快速飞去,一路没有人说话。

景天几人第一次天上飞,显得有些小兴奋。法船飞过无数的山、树林,还有庞大的古城。

跟他们那边没什么两样,只是这里的天空更明亮,气温也似乎高一些。

看着没两样的风景,几个孩子不觉得无趣,第一次来东启域,第一次坐法船天上俯瞰,反而让他们觉得有味。

飞行了小半天的时间,远远的看见了一座很大的城池,虚空中有一轮正熊熊燃烧的火球,照亮整个城池甚至更远区域。

景天他们好奇的看着,难怪感觉这边要比西启域更明亮暖和一点。城池四周被大山包围。

法船在城池边停下来,面无表情的老人一句:到了,景天他们下了船。

跟着老人朝山里走去,此山比周围的山都要高大,可以望见山里到处是殿堂阁楼,想来这就是东启域第一大教——东启教了。

跟其他教派也没什么两样,依山而建,大殿亭台阁楼,不一样的是布局还有建筑样式更古朴。

进入了山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老人一起的孩子离开了。

老人领着景天他们几个继续朝里走,沿途有很多人好奇的看着他们,负重走路不想引起注意都不行。

路过一个小池塘,塘边古树亭台,老人带着他们沿池塘来到一个带院子的厢房。

老人在院子里的正堂门口盘坐闭眼,不再说话。

几个孩子放下负重,到处查看。院子里有口井,院中一颗大树,树下一个石桌两个石凳。

两边厢房类似客房,小家伙们选了个通铺。几人刚蹦上通铺就听见院子里有童声喊:

“远道而来的西启域客人到了么?”

景天他们来到院子里,院子里站着一个跟他们差不多大的孩子,穿着朴素洗的发白的大褂,对着闭眼盘坐的老人行了一礼。

“想必几位就是来参加擂台比试的西启域客人?”

孩子抱拳行礼,然后一挥手继续说道:

“这里是我教外门负责接待的地方,我叫小得,是东启教外门弟子。

负责这段时间几位的接待,有什么需要和不明白之处都可以找我。几位现在先歇着,晚饭的时候我再来。”

小得说完行了个礼转身出去了,随手关上了院门。

院子里很安静,孩子们都没有说话,老人像座石像盘坐在那里。没什么事景天索性在院子里打起了拳。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院子门被推开,进来两男子跟个小女孩。

小女孩扎两根小辫,板着个小脸,两手臂交叉在前,跟在两男子后面。

两男子提着食盒端着大盘,径直进正堂,路过盘坐的老人点头躬了一下身。

景天一行人跟进了正堂。两男子摆上五碗肉几碟小菜跟一大盘瓜果,还有一壶茶跟杯子。

景天他们围着大桌子坐下,看着香喷喷的兽肉,景天撕下一口,手从布袋里掏出小乌龟放在桌子上。

“你们几个外来者在我东启教,不要想着折腾闹事,吃饭的时候还玩小乌龟?”

小女孩站在一旁,气鼓鼓的说。景天趴在桌子上低着头,轻轻抓起小乌龟放进了布袋。

“不是寒老头死乞白赖的请我们,我们才懒得来!”

福海淡淡的回了寒梅花一句。

“还不是因为看上了破败山门的灵乳池,这就是寒老头的一个阴谋!”

大嘴巴跟着说道,景天跟着抬头望着寒梅花:

“是的!就是阴谋!”

“这里不是西启域,你们最好都老实点!要不是我爷爷,我才不伺候呢,懒得搭理你们!”

小女孩说完转身就走,这时候小得推开院门走进来:

“小得,他们是外来者,别想着跟他们套近乎!”

小女孩对错身而过的小得说,

“是是是…”

小得笑着点头应付,小女孩出了院门。小得对正堂门口盘坐老人点头,进了正堂。

“刚才的小女孩是内门寒长老的孙女寒梅花。”

小得跟景天他们介绍着:

“几位慢用,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退下了,明天我来带几位去广场擂台。”

说完小得走了。

孩子们都没有说话,显得很安静。

吃完了到院子里练拳打坐修炼,对于门口盘坐的老人,几个小孩子基本无视了。

修炼了段时间洗漱完,就都进了有通铺的厢房。

不一会儿,厢房里传来嘻嘻哈哈,打闹声,最后在景瑞的呵斥下安静了下来,一夜无话。

天一亮,景天他们就爬起来了,洗漱一番,小得没有来,只好在院子里修炼。等了好一会儿,院门推开,小得进来,

“几位准备好了吗?随我去擂台比试广场吧?”

几人跟着小得走出了院子,这个时候,一直盘坐的老人起身,远远的跟在几个孩子后面。

一路上人很多,来来往往的,没有人注意景天他们一行人。

小得:“擂台比试已经开始二十多天了,近入尾声了,这段时间山门对外开放,

所以进进出出人很多,整个东启域教派宗门家族,只要收到消息的,都赶来了,有的参加比试,有的来观看,很是热闹。”

景天一行人走进广场,诺大的场地已经坐满了人,人群围着一个凌空擂台,擂台上已经有人在比试。

奇招妙术、各显神通,远远的就传来打斗的声音。

擂台边盘坐三人,一个中年男子,一个中年美妇跟一个老人,三人面前是一方石桌,桌子上架着面铜锣,应该是裁判。

小得带着景天他们几个朝擂台走去,在离擂台不远处,找到几个空位坐下来。

景天没有去看擂台比试,侧身看向广场边沿台阶而上的一座石像。

石像身形庞大,高入虚空。体格威武雄壮,身披战甲,一手拄锏于脚前,一手负于身后。

两腿分开而立,面部轮廓分明,胡子连鬓角,浓眉大眼,望着远处,似到天际。

雕像人物表情显得云淡风轻,又不失睥睨天下敌的气势,即使是一座雕像,观望也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景天收回思绪,周围的人群有的看着擂台,有的在闲聊。

“此次擂台比试是全东启域筑基期以下的比试,不过来的都是宗派家族的小辈。

很少有散修,我东启教举行此次比试意在检测小辈修行,发现好苗子。”

小得为景天他们几个介绍情况,

“前段时间由长老们安排指定对手,现在是挑战,只要双方愿意打就行。

不管输赢都有两百灵石的奖励,赢的还有一千灵石的奖励。

所以这段时间大家兴致都挺高的。不过也要看清形势的,不然受伤了就得不偿失。”

小得继续说道。

福海接话道:“这灵石也太好赚了吧,随便找个人打,上去就认输,赚两百灵石。”

小得:“认输没有灵石的。”

大嘴巴问道:“只要上了台,为了赚这两百灵石打不赢都得打?那不得打死了啊?”

小得:“打到没战力了就行,要不认输。”

九斤:“这两百灵石就是疗伤药!”

福海:“看来要是上去了就得赢,不然毛都没有。”

小得:“是这么个理,所以说要看清形势。”

景天:“不是说赢了有灵药甚至神魔精血的吗?”

小得:“谁说的,没见过奖励灵药的,更别谈什么神魔精血了。”

景天心里猛沉,那个寒老头骗人的吗?

不可能吧,不怕缺牙道人扫了他的教派?如果只是为灵石,今天的景天虽然穷,但炼制疗伤丹药卖,还不至于穷疯了。

再不济大不了到山里打凶兽卖,又不是没搞过。

不是为灵药神血,他才懒得跑这么远打什么擂台!

擂台上不管打的怎么样,景天没有兴致看。

他眼睛扫向周围,大都是跟他们差不多大的孩子,也有年长的,应该是陪孩子们来见识一番的。

景天的眼睛扫向一处,发现了几个熟人,应该说是曾经跟他们打过一架的熟人——韦族的几个孩子。

韦族的几个孩子都面色不善的看着景天几个人,嘴里发出冷哼。景天没有理会,收回目光。

场上有人认输结束了一场,接下来韦族有个孩子走上擂台,手指向景天他们这里:

“我挑战景族的家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