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东启教来人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00字
  • 2021-10-09 13:19:18

大嘴巴的对手看景天太猛了,也没心思打了,跑了。

福海还在打斗,景天没有理会,他来到景瑞身旁。景瑞已经被九斤扶到大石头上靠着了。

吃了疗伤丹药,前后伤口都上了外伤药,只是脸色苍白。九斤也有伤,不过都是外伤,容易恢复。

景天脸色不好看,瞪着眼鼓着嘴。跟福海打斗的家伙被福海近身缠斗,长枪使不开被福海一把抓住。

本来舍不得放手的,挨了一鼎,看向周围,都跑了就剩下他一个人,算了,枪不要了,我也跑!

被景天一拳打倒的家伙,还躺倒在地上。大嘴巴过去把他拖过来,跟昏了的弓箭手堆在一起。

他来到景瑞这里,看景瑞伤的这么重,他又跑去把地上的两个家伙一顿揍。

这时树林里又走出来两个人,十岁左右的样子。修为比刚才的几个要高,一个凝气八重,一个凝气九重。

走到景天他们面前,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人,凝气九重的开口说:

“放了他们,把弓箭长枪交出来!跪地上道歉,然后滚出这里!”

景天跟福海走向两人,景天忽然跑起来,捏拳一拳轰向开口说话家伙的面门。

九重境的家伙交叉双臂格挡,重拳冲击人体倒飞,最后后退不知多少步才停下来。

刚停稳景天又已近身,跳起来挥拳横扫,拳裹黑煞对着脸颊。

九重境还没从第一拳缓过神来,匆忙单臂格挡,拳压手臂,轰在脸庞。

九重境的家伙闭眼,头猛的扭向一边甩出血水,景天一记膝顶,顶的他鼻子蹿血,仰头倒地不省人事。

跟福海对峙的家伙还没动手,看景天两拳一膝顶就把人打昏了,转头就跑了。景天拖着不省人事的家伙,跟另外两人堆在一起。

“哥,你现在能走动吗?”

景天问景瑞,景瑞点头缓慢站起来,九斤看着景瑞有些晃赶紧过来扶住。

景天把昏了的三人扔进鼎里,扛起鼎,另一手抓着景瑞的鼎朝山门走去。

福海捡起长枪弓箭也跟着走了,大嘴巴扛鼎带着九斤的鼎,没走多远就听身后传来大吼:

“小王八蛋,你们想死吗?”

一个身影从树林里腾空而起,大踏步奔景天他们而来,人未到,一双大手向着景天他们抓来。

这时又听到一声:

“哼!”

从破败山门方向传来,同样一只大手隔空探出,两指捏住奔景天他们来的中年人,就像是从青菜里摘出了只小虫子,扔进了树林里。

“想要人,找能说的上话的人来!”

大手缓慢朝山门收回,慢慢变的虚幻,直到消散。景天他们看着消失的大手大感意外,更多的是震惊。

“是老头,没看出来他这么厉害!”

九斤仍看着天空先开口。

大嘴巴:“不厉害能一个人占着山门,能守着那么大的草药园跟灵乳池?早被人抢了!”

福海:“不是老头,是前辈,以后客气些,不是他出手我们麻烦大了。”

九斤看着福海:“是不是还想着找他弄些灵药?”

景瑞受伤让景天心情难受,没说话,扛鼎往山门走了。

几人回到洞府外,景天从鼎里拽出三人扔在地上。

三个孩子,两个昏迷一个捂着腹部虚弱的哼哼。老头随手丢了个符文阵法封了三个孩子。

几人跟着老人进入洞府,发现老人依旧背对着他们盘坐台阶上。出来接他们的是个分身,分身走上台阶与老人重合。

接下来的两天,景天他们就在周围修炼,没再跑远。景瑞的伤在慢慢恢复,这让景天心里舒服了一点。

第三天,一直不动的老人头扭向一边,分身走下台阶出洞府。景天他们几个在外面练习拳法。

“走吧,人来了。”

老人分身说着手一点,解了三个孩子的阵法。

景天拿鼎装上三人,老人一挥手卷着众人来到了那天打架的地方。老人盘坐在一块石头上,景天他们围在一旁。

不一会儿,树林里走出四个人,来到了石头这里。

其中两小孩是跟福海交过手:一个凝气八重和拿过长枪的孩子。年纪大的青袍老者揖手一礼:

“东启教寒柏松。”

锦袍中年男子同样揖手一拜:

“韦族韦凡秀,还未请教前辈名讳?”

盘坐石头上的老人分身睁开眼睛:

“活的太过久远,远到都忘了自己的名字。自己又给自己取了一个,缺牙道人。”

韦凡秀与寒柏松对望了一眼,在石头一旁盘坐下来。

韦凡秀:“前辈,不知我韦族的几个孩子,现在何处?”

缺牙道人看了一眼景天,景天从鼎里倒出来三个孩子,伤痕累累、气息萎靡,韦凡秀见了脸立马沉下来,寒柏松的脸也直抽抽。

韦凡秀压着火气:“前辈在我东启域,霸占此地,纵子行凶……”

缺牙道人满不在乎的打断他的话:“怎么,不服气?不服气让杨开盛、韦山河来找我!”

寒柏松轻咳两声:“额,前辈,小孩子打架而已,我们还是来商量怎么解决此事吧!”

缺牙道人:“你们想怎么解决?如果想动手,我一个人横扫你东启教跟韦族,你信不信?”

韦凡秀窝火,想着是来解决事情的,索性闭嘴,让寒柏松交涉。寒柏松闭眼低头心想:

这哪里是解决事情?这分明是在斗狠!算了,解决事情为大。睁眼抬头:

“不知前辈想怎么解决?”

缺牙道人偏头望向景天,景天瞪着大眼睛:

“我不知道。”

缺牙道人:“想想你们缺什么。”

福海走到景天身边,在耳朵边嘀咕几句。

景天站直了身子挺起胸:“我想要灵石,灵药还有神血!”

韦凡秀一听差点没从地上蹦起来,寒柏松瞪着大眼,看着景天好半天都没缓过劲来。

缺牙道人从下往上扫了一遍景天,心想:你还真舍得张嘴,也不怕嘴张大了扯着脸!

缺牙道人:“算了,我来做主吧。”

接下来三人商议争论讨价还价,在缺牙道人七分真诚三分威胁下有了结果。

韦凡秀拿出三万灵石和一颗回阳丹了结。跟来的两个孩子过来扶走了被扣押了几天的孩子。

寒柏松:“前辈,还有件事想跟前辈商量商量。”

缺牙道人看着寒柏松没说话,寒柏松继续说道:

“我东启教虽是东启域大教,然小辈们炼体资源欠缺,不知道能不能让我东启教小辈跟他们几个一样,进灵乳池修行。每年只要有五个名额就行。”

缺牙道人点头:“可!”

寒柏松、韦凡秀互相看了一眼,激动的喜不自禁,没想到缺牙道人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寒柏松:“不知前辈有什么条件?”

缺牙道人:“几个月前,天空异象。怕是两千年一现的灵药园就要显现,我想为这五个孩子提前预订五个名额。”

韦凡秀:“自从东、西两域为名额发生第二次大战,东启域都有名额配发给西启域。

即便发生第三次大战也没有断过。以这几个孩子的资质,在他们家族名额应该不成问题。”

缺牙道人:“东启教乃东启域第一大教派,五个名额应该不成问题!”

韦凡秀还想说什么,寒柏松手搭韦凡秀腿上压下来了:

“灵药园显现根据以往经验,也许还要等几年,五个名额我们应下了。不知前辈还有什么要求?”

缺牙道人:“那就以后想到了再说!”

寒柏松:“行,那就这样了。接下来要谈的事是关于这几个小家伙。”

寒柏松说完看了五人一眼,最后落在景天身上:

“再有两个月,我东启教举行筑基期以下擂台比试,不知道你们几个小家伙有没有兴趣?”

福海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景天兴趣不大没有理会,又要修炼又要炼丹,很忙的。

疯了,跑东启域打死打活的,有那闲功夫打凶兽去。寒柏松感觉到景天兴趣不大,摇头笑着继续说:

“擂台比试输赢都有奖励的,当然赢了更多。不光奖励灵石,还有灵药甚至神魔精血!”

福海、九斤、大嘴巴走到一起在低头说着什么,景天心里已经“咚咚,咚咚……”跳开了,压都压不住啊,

筑基前的汤药丹老跟爷爷愁坏了,现在有机会自己去挣,当然不能错过。再怎么说应该比打凶兽强!

福海想对景天说什么,只见景天开口:

“我们去!”

寒柏松笑着不住的点头起身:

“两个月后的今天我派人来接你们。”

韦凡秀见事情谈的差不多了也起身对景天说:

“小辈,长枪弓箭是不是该还回来了?”

景天瞪着眼捏拳在胸:

“他们射伤了我哥!”

寒柏松脸带笑看着景天,手推韦凡秀:

“算了算了,小事小事。”

韦凡秀扫了一眼缺牙道人,幸幸转身。一直风轻云淡的缺牙道人看着寒柏松说:

“几个孩子去了,你们能保证安全?”

寒柏松:“前辈放心,这个我东启教保证!”

缺牙道人:“那最好,不然我就去平了你东启教再立山门!”

寒柏松抬手一礼,赶紧转身走了,不想听他七凶八狠,听够了。

缺牙道人递给景天一大包灵石跟一个小瓶,里面是颗回阳丹。

“这回阳丹不错,再重的伤只要还有一口气都能救过来。”

缺牙道人说完飞身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