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扎心窝子的顾漾

按理说这样的资源轮不到她,但每次只要她在顾漾面前表现得无奈可怜遗憾,顾漾就会展现她的优越感,帮她获得这个资源。

对于顾漾这样施舍般的行为,阮烟虽然嫉恨厌恶,但却又恰恰需要。

顾漾在花园中鹅卵石小路上散步,清晨的阳光撒她身上,给她渡了层柔光。

听到阮烟的话,她抬眸怜悯地看着她道:“没关系的阮烟表姐,见不到季影帝也正常,毕竟你现在咖位不够嘛。”

阮烟:“……”咖位不够……

顾漾到底会不会说话?!

她暗示了那么多,她就给她来这么一句扎心窝子的话?!

阮烟心底暗恨,深吸一口气,从包里拿出一盒护肤品,浓妆艳抹的脸上挤出笑容:“对了表妹,听说上次我送你的那套护肤品被小畜生碰坏了,这次我特意又拿了一套来。”

顾漾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小畜生,是在说封玦?

原身和阮烟关系好又是表姐妹,倒是在阮烟面前直呼过封玦“小畜生”。

顾漾收下护肤品,“那就多谢阮烟表姐了。”

阮烟眸光微亮,想着顾漾都收了她的礼物,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应该会答应帮她在顾兆明面前提一提这件事吧?

然而,一分钟过去……

两分钟过去……

整整十分钟过去,顾漾都没提这件事。

就在阮烟忍不住都要明示顾漾的时候,顾漾抬手看了眼手表,先她一步道:“阮烟表姐,我要去琴房练琴了。”

阮烟:“……”

阮烟看着顾漾的背影,忍不住捏紧包,直到出了顾家别墅,才冷笑一声。

从前顾漾是顾家真千金她也就忍了 ,现在她都是假的了还这么傲慢!

想到这,阮烟拿起手机……

顾家是锦城豪门,很重视对子女的培养,所以顾漾除却要保证基本的学习外,从小就得学音乐、舞蹈、书法、礼仪等。

并非要完全精通,但都得熟悉,才能避免在与其他豪门名媛社交时搭不上话。

当然,顾漾穿书前是顶级豪门的千金,从小学的东西比原身在顾家学的更多,只是有些地方和原身学的有出入。

就比如乐器,穿书前顾漾学的主要是民乐,古筝古琴之类的,而原身学的主要是钢琴。

顾漾推开琴房的门,最先看到的不是那满屋子的乐器,而是坐在钢琴前的顾矜。

琴房内没开灯,窗帘紧掩着,有些昏暗。身穿吊带黑裙的顾矜几乎和漆黑的钢琴融为一体,若非她的手臂和脖颈白得醒目,顾漾也不能一眼看到她。

顾漾皱了皱眉,觉得这样的环境有些压抑。

于是她走过去拉开窗帘,露出了窗外的蓝天白云和绿树枝桠,阳光照进琴房,室内亮堂了起来。

顾矜抬眸望去,神情散漫慵懒:“为什么?”

大佬言简意赅,问得好似无厘头,但顾漾却是听明白了。顾矜是在问她昨晚为什么放弃陷害她,今早又为什么承认自己是假千金。

顾漾当然不能说“我穿书了,你们都是小说里的角色,我知道你是大佬,惹不起”,当然说了估计也没人信。

于是随口说:“大概是摔了一跤,把我的三观矫正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